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606 阿鼻濁劍

華裳如火,宛如錦繡嫁衣,極盡濃艷,宛如出嫁之新婚娘子,可穿在羽澈女帝身上,卻令她氣質愈發清冷,令人生寒。
  這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令在場之人皆都心中凜然,無人敢與她的目光對視。
  在雪墨域,有關羽澈女帝的傳聞很多,她修為深不可測,來歷更是神秘之極,距今為止,還從沒有一人宣稱見過她的真容。
  因為她頭戴鳳冠,臉頰上常年籠罩著一層紅布,宛如出嫁新娘的紅蓋頭,遮蓋了容顏,神秘莫測。
  最有名得一個傳言便是,羽澈女帝這些年來之所以如此打扮,乃是一直苦苦在等待一位愛慕已久的道侶,在期盼他有朝一日歸來,揭開她臉上這一層紅紗。
  當然,這僅僅是傳言,是真是假,也只有羽澈女帝一個人清楚了。
  伽羅鳥清啼,拉動著青銅寶輦徐徐抵達,降落在水華山莊之中,旋即,在一眾敬畏的目光注視下,一襲火紅鳳裳的羽澈女帝從寶輦中起身,踱步來到了山莊主殿前。
  早有侍者上前,開啟主殿門戶,將羽澈女帝恭恭敬敬迎了進去。
  嘩啦啦~~
  這時候,一陣虛空波動從遠處泛起,映現出一道又一道氣勢滔天的身影,甫一出現,便大步朝水華山莊中走來。
  “老天,是玉霄神宗的大長老墨詹前輩!”
  “大羿氏老古董羿聞也來了,他可是成名已久的祖神強者,不知多少年未曾現身了。”
  “快看,那是靈真道觀的玄松子道長!”
  “還有王道劍宗、云崖古蠻族、紫冥神宗……”
  山莊中的一眾弟子頓時一陣躁動嘩然,這才注意到,原來還有一群大人物相隨而來。
  這一刻,陳汐也不禁瞇了瞇眼睛,察覺到,那跟隨而來的一眾大人物的氣息,大多都晦澀厚重,充盈返祖之氣,赫然都是一尊尊擁有經天緯地之能的祖神!
  “了不起,只是一場洞微境弟子參與的狩獵盛會,居然會引來一尊尊祖神前來,只怕這一切都是因為那羽澈女帝的關系……”陳汐若有所思,愈發感覺那羽澈女帝神秘起來。
  “諸位,女帝有請。”
  這時候,一名灰袍老者從大殿中走出,目光一掃在場眾人,便即淡然開口。
  當下,眾人神色一肅,跟隨著那灰袍老者一起進入大殿。
  ……
  此處大殿宏大空闊,石柱擎頂,空氣中氤氳著神霧,裊娜蒸騰,如夢似幻。
  羽澈女帝一襲火紅鳳裳,孤身一人坐在中央主座之上,頭戴鳳冠,面罩紅紗,神秘中透著一股無上威嚴。
  在她雙手兩側下方,一眾大人物依次而坐,各有各的氣勢,換做尋常人在此,只怕非被震懾得癱坐在地不可。
  當陳汐和鐵韻娉一起來到大殿中時,就看見了這樣一幕。
  “拜見女帝大人!”一眾弟子拱手行禮。
  羽澈女帝抬起清水似的眸,這一剎那,宛如一尊屹立在歲月長河中的神祗從沉睡中蘇醒,一股懾人的威嚴氣息瞬息籠罩整個大殿。
  “不必多禮。”羽澈女帝開口,聲音清冷如冰,字字浸透人心,令人不由自主便心生一絲敬畏之意,“云擎,宣布規則吧。”
  一側的灰袍老者拱手領命,旋即神色一正,把目光望向大殿中的一眾子弟,道:“此次星狩大會的地點便在這梼杌星系中,規則和以往一樣,以三個月為期限,殺死的獵物越多,最終成績便越優秀。”
  “在展開狩獵的過程中,領隊者一律不得幫助參賽子弟獵殺獵物,違禁者直接淘汰出局!”
  頓了頓,灰袍老者繼續道:“和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星狩大會的獎勵乃是往屆之最,最終堅持到最后,并且成績排名在前一百名的弟子,皆可以獲得一顆來自帝域丹道至尊青大師煉制的蘊靈移魂丹一顆。”
  聞言,在場不少弟子皆都精神一振,哪怕早已知道會有這樣的獎勵,可當親自聽到時,他們心中依舊不免產生一絲渴望。
  那可是丹道至尊青大師煉制的神丹妙藥,堪稱是有價無市!
  “對于排名前三的弟子,還另有豐厚獎勵相贈。”灰袍老者繼續開口。
  “排名第三的弟子,將獲得一份殘缺的秘圖,價值無法估量,具體為何物,還要你們自己去探尋。”
  殘缺秘圖!
  聽到這個獎勵,在場一眾弟子都是一陣躁動,連那些大人物們也都微微一怔,在這之前,他們可也沒聽說,第三名的獎勵竟會是一份殘缺秘圖了。
  那究竟是怎樣一份秘圖?其中又藏著什么秘密?是機緣?還是神道寶藏?
  眾人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引了起來,愈發期待。
  “排名第二的弟子,將獲得一件先天靈寶,一朵誕生于雪墨域混沌中的血薔薇,威能莫測,擁有諸般奧妙,乃是羽澈女帝偶然間從一處混沌廢墟中覓得。”
  灰袍老者又丟出一枚重磅炸彈,令得在場不少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先天靈寶!
  單單聽到這個名字就知道,其價值何等不凡了,因為這等寶物根本無法煉制,完全就是從混沌中誕生而出,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修道者何止億萬,可也只有那些頂尖大勢力中方才能夠擁有。
  而今,羽澈女帝竟為了一次星狩大會,便拿出一件先天靈寶作獎勵,這等大手筆可是罕見的緊。
  至此,眾人的情緒完全被調動,愈發期待那第一名弟子又能獲得怎樣的獎勵。
  那灰袍老者倒也沒有遮掩,徑直道:“此次排名第一的弟子,可以獲得一次女帝大人的指點。”
  很簡單的一句話,很平淡的語氣,可當傳入在場眾人耳中,卻令他們心中狠狠一震,眸中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渴望!
  這個獎勵并無實物,僅僅只是指點而已,換做其他目光短淺之人,定然會感到失望和不解。
  可只有在場那些大人物和一眾出身大勢力的弟子清楚,這個機會有多么難得,有多么寶貴,其價值之大,甚至要遠遠在一件先天靈寶之上!
  因為,這可是羽澈女帝的指點,而羽澈女帝,可是整個雪墨域三千宙宇的主宰!
  若能獲得她的指點,雖無師徒之名分,可已經有了師徒之情分,單單是這一點,都能讓一名弟子在行走雪墨域時,再無人敢去小覷和挑釁。
  這可比一件先天靈寶所帶來的力量要更恐怖,寶物厲害歸厲害,可終究是死物,而這一層關系則不同,它意味著,只要在雪墨域中,就沒人敢去挑釁你,因為挑釁你就等于挑釁羽澈女帝!
  在這等情況下,誰還敢招惹你?
  尤其是在座那些大人物們,皆都極為清楚,若是自己門下的子弟能獲得這一次機會,對他們這些勢力也是有著莫大好處。
  所以他們此刻的心境也是頗有些不平靜,萬沒想到,羽澈女帝竟會拋出這樣一個令人無法抗拒的條件了,若早知如此,他們肯定會為自家那些參加星狩大會的子弟準備的更充分一些。
  在場之中,唯獨陳汐顯得很是平靜,他當然也希望鐵韻娉獲得第一名,如此一來,他便可以借此機會,向羽澈女帝打探一下神衍山、女媧道宮的事情。
  至于是否能借助羽澈女帝的庇佑而在雪墨域中無人敢惹,陳汐才懶得理會這些。
  歸根究底,他終究是不屬于雪墨域的,并且遲早也要離開雪墨域,故而對此反而看得很淡。
  規則宣布完畢,灰袍老者當即退身,立在了羽澈女帝身側。
  “規則和獎勵想必你們都明白了,那就隨我來。”說著,羽澈女帝起身,紅裳搖曳,飄然來到了大殿之外。
  嗡~~
  蒼穹下,一朵嬌艷欲滴的血薔薇從羽澈帝女手中飛起,化作一片紅瑩瑩的云朵,將在場所有人托起,倏然就來到了蒼穹之上,星空之下。
  佇足于此,放眼就可以看見整片梼杌星系,星辰密集,浩如煙海,壯闊無比。
  “云擎,將神諭發給他們。”
  羽澈女帝囑咐了一聲,便袖袍一揮,嘩啦一聲,星空中驟然凝聚出一道幽邃的通道來,宛如星空黑洞,令人難以窺伺其中究竟。
  與此同時,那位灰袍老者也是將一塊塊金色玉簡交給了參與狩獵的弟子們。
  那金色玉簡便是神諭,其中封印著一股神道偉力,在參與狩獵時一旦遇到致命危險,就會自動爆碎,將弟子從中挪移出來,從而達到挽救性命的目的。
  “這東西倒是有趣。”陳汐打量著書中的神諭,敏銳感知到,這其中烙印著諸多晦澀的神秘力量,遠非現如今的自己能夠掌握和參悟。
  “現在,帶著你們的領隊者和神奴,進入這一條通道,通道的那邊便是你們此次狩獵的區域所在。”
  羽澈女帝目光一掃一眾弟子,指著遠處星空中的幽邃通道,徐徐開口。
  哞~~
  話音甫一落下,一聲宛如渾厚驚雷的獸吼聲就倏然響徹星空,旋即,一頭宛如巨大山岳似的火牛腳踏烈焰而起,神駿非凡,氣勢甚是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