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607 蒼梧之變

火牛踏空,昂首長吼,震蕩天地。
  這是一頭火靈夔牛,誕生于混沌火靈本源中,力大無比,天生操縱神火,其防御力之強悍,足可以冠蓋絕大多數同階神獸。
  當它甫一出現,頓時吸引了在場不少目光的注意,一名錦袍高大青年騎坐在火靈夔牛上,旁邊還立著一名背負雙劍的中年。
  “有趣,這王道劍宗的樂無忌居然帶了一頭火靈夔牛充當神奴,顯然是看中了它的超強防御力。”
  有人若有所思,輕笑出聲。
  這一下,陳汐也是恍然,但旋即就收回了目光,這火靈夔牛雖防御力超然,可終究只有洞微真神境的能耐,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活生生的肉盾而已。
  “吼~~”
  幾乎在那火靈夔牛甫一出現,再次有一聲咆哮傳達而開,旋即一頭足有十丈高大的黑色神熊橫空而現,立在了那蕭天龍身邊。
  它宛如一座小山,皮毛蒸騰烏光神輝,眼眸冰冷暴戾,充斥著一股蠻橫霸道的恐怖氣勢。
  “啖日神熊!”
  人群再次一陣騷動,此熊性情兇厲無匹,傳聞可一口啖下一輪烈日,端的是狂霸無比。
  顯然,這啖日神熊便是那蕭天龍的神奴了。
  “看來,這家伙早就沒打算帶你前來啊……”陳汐見此,唇角不禁泛起一絲冷意。
  之前鐵韻娉苦苦征求蕭天龍意見,欲要和他們一起參加星狩大會,卻遭受到了蕭天龍和陸燕的百般刁難和羞辱,原來他們根本就沒打算帶鐵韻娉一起。
  這一刻,鐵韻娉顯然也明白了過來,看向蕭天龍和陸燕的目光都變了,帶上了一抹難以言喻的憤恨。
  “九尾紫電貂!”
  “云紋螣蛇!”
  “神獸諸犍!”
  ……接下來,參與星狩大會的弟子相繼將所攜帶的神奴亮出,幾乎都是各種罕見的神獸和兇禽,引起了場中一陣又一陣嘩然。
  這也很正常,在星狩大會中,神奴的存在完全就是輔助參賽者的,可以一起戰斗,也可以幫參賽者化解危險,甚至當參賽者出現性命威脅時,還可以當炮灰來用。
  直至鐵韻娉將自己的碧眼赤兔帶出來時,現場那原本火熱的氣氛頓時變得凝固,沉寂下來。
  碧眼赤兔?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旋即,一陣哄堂大笑傳出。
  “居然有人那碧眼赤兔當神奴?老天,我沒看錯吧?這可是戰斗力最弱的神獸族群。”
  “哈哈,或許這小姑娘是看小兔子可愛,所以帶來玩的吧?”
  “荒唐!這可是星狩大會,帶上這樣一只寵物似的玩意,簡直就是自暴自棄。”
  眾人議論紛紛,或調侃,或不屑,或莞爾,令得鐵韻娉清秀的臉頰登時漲紅,不禁有些難為情。
  尤其是蕭天龍、陸燕、蕭若若他們望來的目光,帶著濃濃的戲謔味道,令得鐵韻娉渾身都一陣不自在。
  但旋即,她就昂起頭,清秀的小臉上盡是倔強堅韌之色,這是和她相依為命的伙伴,哪怕再弱,也是那些冷眼和嘲笑無法取代的。
  一旁的陳汐見此,不禁暗暗點頭,鐵韻娉的道心之強韌,的確非尋常可比,這是一種極為卓越的品質,哪怕現在還體現不出來,可當她在道途上步步前進時,便會給予她無窮的幫助和支撐。
  就在此時,陳汐忽然注意到,一道目光不著痕跡地打量了自己一樣,那目光極為獨特,清冷如冰,又虛無縹緲,令得陳汐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想起了一個人——雪墨域域主羽澈女帝!
  可當他扭頭望去時,卻見后者一襲火紅鳳袍,孑然而立,紅紗遮面,遙遙凝視著遠處的蒼穹。
  難道是錯覺?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嗡~~
  就在此時,那星空中凝聚的門戶中,傳出一陣晦澀波動。
  “開始出發吧!”
  羽澈女帝見此,輕聲開口。
  唰!
  早有弟子蓄勢以待,見此,當即在自己領隊者的帶領下,朝那門戶中飛馳而去。
  接下來,一道道絢麗的遁光破空而去,沒有人怠慢,唯恐慢上一步,便會失去先機似的。
  “我們也走吧。”陳汐深吸一口氣,朝身旁的鐵韻娉笑了笑。
  “嗯。”鐵韻娉狠狠點頭。
  “走。”
  陳汐身影一閃,就帶著鐵韻娉挪移虛空,眨眼已沖入到了那門戶之內,消失不見。
  ……
  “打開天幕。”
  當這些弟子的身影全部消失在那門戶之內后,羽澈女帝輕聲朝身旁的灰袍老者囑咐道。
  “喏。”
  灰袍老者點了點頭,縱身來到星空之上,攤開掌心,嗡的一聲浮現出了一柄青銅劍。
  唰~~
  一剎那間,在場一眾大人物的目光皆都齊齊挪移過去,凝聚在了灰袍老者手中的那柄青銅劍上,目光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熾熱無比的光。
  犁天劍!
  誕生于雪墨域混沌本源中的第一件先天靈寶!也是雪墨域威能排名第一的先天靈寶!
  有關這柄神劍的傳說,早已衍生出無數個版本,可真正見過這柄神劍的卻沒有幾個。
  因為它一直掌控在羽澈女帝手中,而羽澈女帝自從踏上雪墨域域主的寶座上之后,便再未曾有人見到過她動手,自然也沒有人能見識到這柄神劍的真面目。
  如今,因為一次星狩大會,羽澈女帝竟罕見地吩咐侍從祭出了這柄神劍,這又意味著什么?
  難道這一次星狩大會還有不同尋常的意義?
  一眾大人物心潮起伏,思緒紛飛。
  嘩啦~~
  星空下,那灰袍老者手持青銅劍,輕輕在虛空中一斬,旋即,一股奇異的波動倏然在這片宙宇中擴散而開,于剎那之間,就遍布在了整個梼杌星系!
  這一刻,這片星系所覆蓋的星球蒼穹上,皆都浮現出一個無比巨大的光幕,宛如覆蓋的琉璃,將梼杌星系上的一切都纖毫畢現地投影。
  這些星系上的修道者在這一刻也是齊齊心生反應,目光齊刷刷望向了蒼穹。
  然后,他們就看見了一片浩瀚星系在頭頂旋轉,可惜,憑借他們的力量,卻是根本無法具體看清楚那星系中的一切。
  不過,這些星球上的修道者卻似早已知道會如此,皆都激動地議論起來。
  “這就是天幕!星狩大會已經開啟了!”
  “瞧好了,待會參與狩獵的弟子所取得的成績,就會一一呈現在那天幕之上!”
  “老天,這次的天幕很不尋常,覆蓋了整個蒼穹,其中更彌漫著一股宛如混沌本源的法則力量!”
  “別管這么多,你們說,這次誰能夠取得第一名?”
  “自然是玉霄神宗的官洪羽!”
  “我倒是感覺,大羿氏二公子羿遜很有可能取得第一。”
  “別忘了,此次的競爭者還有靈真道觀的璇拓子。”
  “你們莫要爭了,他們都只是帶隊者,真正參加的弟子,可都不是他們,更何況,眼下星狩大會才剛開始,誰又能保證其中不會發生一些意外?我們安心等待著就是了。”
  這一刻,每一個星球上,各大勢力、各路修道者皆都把注意力落在了蒼穹上,所有的話題也都圍繞著星狩大會而展開。
  而有關此次誰能取得第一的名次,更是成為了最熱門得話題。
  與此同時,在那星空之上。
  那一道幽邃的通道已經完全閉合,羽澈女帝和一眾大人物卻并未離開,皆都憑空盤膝坐在了原地。
  另有侍者送來案牘蒲團、呈上神果仙釀,倒也愜意無比。
  “敢問女帝,此次星狩大會,與以往有何不同?”忽然,一名紫袍老者開口詢問,他是玉霄神宗大長老墨詹,輩分極高。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留心起來,這也正是他們心頭疑惑之處,畢竟以往的星狩大會可絕對沒有此次這般盛大,單單看那前三名的獎勵就可以品出一絲端倪。
  再加上此次大開天幕時,竟動用了犁天劍這等神器,就愈發顯得此次星狩大會非同尋常了。
  “這梼杌星系中有一些地方并不太平,若無犁天劍威懾,容易出現不少紕漏。”
  回答的并非是羽澈女帝,而是她身旁的那位灰袍老者,“至于其他方面,等大會結束之后,你們便會知曉。”
  說出的話模棱兩可,信息極其模糊,令得那些大人物非但沒有解開心中疑團,反而愈發好奇了,搞不懂這葫蘆里究竟賣著什么藥。
  但不管如何,他們總算還是明白,為了震懾梼杌星系中的兇險,甚至令得羽澈女帝祭出了犁天劍這等神器,可想而知那兇險有何可怖了。
  如此一想,這些大人物們心中皆都一緊,不免有些替自家那些參加狩獵的弟子擔憂不已。
  “諸位不必多想,有犁天劍在,那些弟子只要按照狩獵規則行事,幾乎不虞會遭到滅頂之災。”
  灰袍老者目光一掃眾人,又補充了一句,令得在場那些大人物們這才安心不少。
  畢竟,那可是他們自家門中最優秀的子弟,一旦出現任何差池,都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開始了!”
  就在此時,一名大人物忽然開口,眾人聞言,頓時收斂心神,目光齊刷刷朝遠處星空中望去。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