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09 以牙還牙

嘭!
  一抹劍氣若激射寒光,橫掃而下,將最后一頭白龍鹿一斬為二,鮮血如瀑飛灑,染透蒼穹。
  鐵韻娉大口喘息,渾身都在顫抖,體力快要透支。
  足足三個時辰,她一直在和白龍鹿群戰斗,受了不知多少傷,遭遇到了不知多少致命危險,直至此時能夠將這上百頭的白龍鹿全部殺死,她自己都感到很勉強。
  “這一場戰斗中你遇險十七次,負傷二十六次,這也就意味著若無外力幫助,你已經死亡十七次。”
  陳汐來到鐵韻娉身邊,將一塊玉簡遞了過去,“這是我對你戰斗時暴露出的一些缺陷的指點。”
  “多謝前輩。”
  鐵韻娉將玉簡小心收起,沒有再過多去思考,當即盤膝而坐,開始全力修復傷勢。
  陳汐則開始清理戰場,剝取白龍鹿尸骸中的獸核。
  經過初期的磨合,在陳汐的絕對掌控下,兩人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陳汐負責尋覓和確定獵殺目標,并在一側進行保護,鐵韻娉則負責行動和戰斗。
  這樣一來,不止可以令鐵韻娉獲取狩獵成就,且在這種廝殺的過程中,對她也是一種難得的磨礪。
  ……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
  陳汐眉毛一挑,叫醒鐵韻娉,“夜幕來了,我們先小心躲起來!”
  說著,他施展時空挪移,帶著鐵韻娉便消失在原地。
  “夜幕來了!”
  “快藏起來。”
  “夜色下,濁氣蒸騰,萬象顛覆,此時群魔亂舞、萬獸癲狂,最是兇險,連祖神都不得不藏匿!”
  “快快快,不能再行動!”
  這一刻,整個梼杌星系所有狩獵區域中,分布在各個角落的參賽子弟皆都停止手中動作,紛紛開始藏匿,沒有一人敢大意。
  這是狩獵的規矩。
  但最重要的是,夜幕下的狩獵區中,是最兇險也最恐怖的,哪怕祖神在此,都不得不藏匿起來。
  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么。
  也沒有人知道那夜幕之下,究竟藏著多恐怖的風險。
  ……
  “夜幕降臨了……”
  星空中,羽澈女帝倏然起身,清澈的眸子凝視遠方,一片墨汁般的黑色悄然從梼杌星系最深處彌漫而出,覆蓋每一個星球的蒼穹上。
  這一刻,一眾大人物們也都霍然起身,面露凝重驚疑之色。
  不正常!
  達到他們這等境界,所能感知到的東西,自然和尋常修道者不一樣。
  就像此刻,當這一抹如墨夜色擴散而開,一股難言的恐怖森然氣息也是彌漫而出。
  這一股氣息太過森然,充斥著令人心悸的味道,宛如一尊誕生于罪愆渾濁中的魔尊從沉睡中蘇醒了一般。
  “這是?”
  “難道傳聞是真的?”
  “阿鼻濁劍嗎?”
  一眾大人物心顫,臉色陰晴不定,他們隱約知道,為何羽澈女帝要把此次的星狩大會選擇這梼杌星系了。
  阿鼻濁劍,一柄誕生于混沌濁氣中的先天兇兵,代表著罪愆、殺戮、邪惡、孽障!
  傳聞中,阿鼻濁劍代表著雪墨域本源混沌中最污濁的神寶,而犁天神劍則代表最本源的一抹清氣。
  一濁一清,互為兩極,恰似水火不相容,正邪不兩立。
  如果這阿鼻濁劍真的存在于這梼杌星系之中,那可就駭人聽聞了,傳出去只怕會引起整個雪墨域轟動不可。
  “待會見機行事。”
  對于這一切,羽澈女帝似渾然不覺,只是凝視著遠處如墨夜色,輕聲朝身旁的灰袍老者囑咐。
  她一襲如火鳳袍,頭戴鳳冠,面籠紅紗,綽約修長的身影孑立星空下,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無上尊威。
  一旁的灰袍老者默默點頭,蒼老而平靜的眼睛里,倒映著那星空墨夜,電芒涌動。
  ……
  一處幽邃崎嶇的逼仄山洞中。
  鐵韻娉正在靜心修煉,清秀的臉頰上盡是恬靜之色。
  陳汐卻立在山洞之前,雙手負背,遙遙望向漆黑蒼穹,一襲青衫在夜風中獵獵作響。
  進入夜晚后,他心中有著一絲警兆,遲遲無法入定,故而夜觀天象,欲要推演出一些根源所在。
  夜色濃稠,看不見任何的星光,天地間一片黑暗,黑得令人心悸。
  遠處的山林中,傳來一陣陣癲狂嗜血的獸吼,在這如墨的黑暗中顯得愈發懾人。
  “這夜色之下的氣息污濁不堪,宛如置身渾濁煉獄,受百般罪愆侵擾,千般邪祟攻心,萬般欲孽纏身,若道心不穩,只怕非被無聲無息之間玷污了道基,徹底走火入魔不可。”
  陳汐凝眉沉思,幽邃若星空似的黑眸中盡是智慧的光澤。
  嗖~
  就在此時,一道熾盛亮光劃破蒼穹,映現在漆黑如墨的夜幕中,旋即,徐徐擴散而開。
  一剎那間,就仿似一道明亮奪目的卷軸在夜幕中大開,上邊赫然映現出一道道名字。
  玉霄神宗蘇婉兒,獲取靈神級獸核三枚,真神級獸核二百九十七枚,排名第一。
  靈真道觀蕭若若,獲取靈神級獸核三枚,真神級獸核一百三十三枚,排名第二。
  大羿氏羿天,獲取靈神級獸核兩枚,真神級獸核一百五十七枚,排名第三。
  ……
  一個個燦然生輝的名字映現,攏共有一百個,代表著此次參與星狩大會的弟子中最卓越的一百名存在。
  他們排名最低的,都已獵殺了一頭堪比靈神境兇獸,可想而知此次參與狩獵的子弟,天賦和戰斗力是何等之不凡。
  不過絕大多數弟子還是沒能將名字位列其上,甚至不乏被直接淘汰的。
  就像現在,在那第一百個名字后方,赫然標注著淘汰者數目——三百六十七人!
  換而言之,在這星狩大會開始的第一個白天,已經有三百多名弟子被直接淘汰出局,連名次都拿不到!
  這個名單甫一出現,就引起了這片宙宇所有星球上的修道者注意,一時之間,也是喧嘩議論不已,尤其是那排名前十的弟子,更是受到了萬眾矚目,成為了最熱門的話題人物。
  而在星空之上,那些大人物們同樣無法免俗,要么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十之上,要么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家弟子身上。
  “這狩獵榜單雖說一天一公布,并無法決定最后的名次,可從這短短時間的表現之中,便可以看出一些弟子的威能了,依老夫看來,此次狩獵最終排名前三的弟子,當在那前十名中誕生。”一名灰衣清瘦中年笑著開口,他是大羿氏老古董羿聞,一位成名許久的祖神境存在,在此之前已經很多年未曾出世。
  “羿聞道友此言不錯,甚至在我看來,最終前三名的角逐,必然會發生在蘇婉兒、蕭若若、羿天這三人之間。”另一名青衣白發,手拄拐杖,頜下三縷柳須的老者沉吟道。
  他是來自靈真道觀的一位祖神境長老,道號妙崖,威望極高,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都是赫赫有名。
  “此話不妥,依我看來,排名前十的子弟皆有可能角逐前三之名次。”玉霄神宗的大長老墨詹搖頭,并不認同妙崖的觀點。
  其他大人物也是紛紛開口,加入議論,雖無法達成共識,但他們卻皆都認為,排名前十的子弟,無疑最有希望去沖擊最終的前三個名次。
  “云擎道友怎么看?”忽然,大羿氏老古董羿聞將目光轉移在了羽澈女帝身邊的灰袍老者身上。
  聞言,其他大人物們也都是把目光掃來,在場之中,無疑當屬羽澈女帝最具發言權,其次便是這灰袍老者云擎。
  別看他只是羽澈女帝身邊的一名神奴,可實力卻是深不可測,令在場這些大人物們也都是不敢怠慢。
  “現在說這些,為時尚早,老夫可沒辦法妄下定論。”云擎搖了搖頭。
  一眾大人物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他們可都想聽聽云擎是對自家弟子的表現如何評價的。
  “云擎,準備動手。”忽然,一直沉默不言的羽澈女帝倏然抬頭,清亮如水的眸子猶如一抹冷電,掃向梼杌星系深處。
  眾人心中一驚,皆都抬頭望去。
  轟隆!
  就在此時,那梼杌星系深處,猛地產生一股劇烈的轟震,那轟震的余波猶如實質,于剎那間就擴散到整個星系。
  旋即,一股難以言喻的冰冷邪惡氣息,倏然彌漫而開,令得在場那些大人物們心中都禁不住一顫,臉色驟然變幻。
  發生了何事?
  幾乎是同時,在狩獵區中藏匿起來的所有弟子也都有所察覺,渾身一僵,毛骨悚然,宛如被一尊大魔神盯住了一般。
  哧啦~
  就在這令人悚然的氣氛中,一抹混混冥冥、充滿污濁灰光的劍氣,倏然從梼杌星系最深處飆射而起,朝那蒼穹上的“狩獵榜單”斬殺而去。
  這一刻,時空都仿若凝滯,天地經緯都如同崩塌,整個梼杌星系于剎那間陷入死寂之中,唯有那一抹灰色劍氣當空飆射!
  萬眾呼吸一窒,如墜冰窟,這一抹劍氣太恐怖,令他們道心都產生悸動,快要把持不住!
  這是?
  陳汐眸中爆綻出一抹冷電,臉色剎那間變得凝重無比,他在這一刻,也是感受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威脅。
  鏘!
  幾乎在那一抹灰色劍氣騰空的一剎那,一道清冽若龍吟似的劍鳴倏然響徹,擴散整個宙宇,旋即一道清澈猶如明凈琉璃的劍氣,也是沖霄而起,和那灰色劍氣硬生生碰撞在了一起。
  這一刻,天地清濁轟然大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