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610 躋身榜單

一抹污濁劍氣,一抹清色劍氣,在這片宙宇的夜幕上交鋒,爆綻出混亂的清濁神光,擴散八方。
  這一幕,被所有修道者注意到,渾身顫粟,如墜冰窟,那等交鋒太過駭人,令他們內心不可抑制地生出一抹恐懼。
  “阿鼻濁劍!”
  而在星空之上,一眾大人物們皆都失聲驚呼,果然如他們所預測那般,那傳聞中的雪墨域第一兇兵便藏在這梼杌星系!
  “女帝大人,您這是要……”眾人心顫,齊齊把目光望向了一側的羽澈女帝。
  她似渾然不覺,雙手負背,修長雪白鵝頸抬起,一對清眸開闔間,蒸騰億萬冷光神輝,遙遙凝視著遠處的戰斗,一襲如火鳳袍在風中搖曳翻滾,勾勒出綽約曼妙的曲線。
  而在她身旁,灰袍老者云擎宛如化身劍神,雪發飛揚,面容肅殺,渾身涌動出大道神光,他手持犁天神劍,當空劈斬。
  嗤啦嗤啦~~
  一道道清色劍氣掠空,橫跨無垠虛空,穿梭無數星辰,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沖殺而去,直似要將那梼杌星系都斬殺毀掉!
  于此同時,遠處的梼杌星系深處,一道道濁色劍氣也是瘋狂涌現,橫沖直撞,威勢可怖,擁有毀天滅地之力。
  可最終,這些濁色劍氣牢牢被清色劍氣壓制,不斷被碾碎,化作混亂濁氣轟然潰散。
  直至盞茶功夫后,那濁色劍氣徹底蟄伏,收斂氣息,沉寂下去,空氣中縈繞的陰寒罪愆之氣也是隨之消弭,一切恢復平靜。
  鏘!
  一聲清冽劍吟,云擎收起犁天神劍,蒼老的容顏上猛地泛起一股潮紅之色,旋即又在一瞬間變得煞白無比,僅僅眨眼時間,他周身氣勢消褪,有些萎靡不振,眉宇間盡是掩不住的疲憊之色。
  “辛苦了。”羽澈女帝輕聲道。
  云擎搖頭,旋即有些遺憾道:“只是老奴法力粗淺,沒能把它逼出來。”
  “不急,我們還有很多機會。”羽澈女帝淡然道,清眸中盡是冷電睥睨。
  一眾大人物見此,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禁不住暗暗心驚,終于明白,羽澈女帝是打算在這次星狩大會的同時,一舉將那阿鼻濁劍也給降服煉化了!
  ……
  山洞前,陳汐眸光湛湛,猶如幽邃的星空在發光。
  好強大的神寶!
  之前他目睹了蒼穹上的一切,很清楚,那是兩件先天神劍在交鋒,一清一濁,威能震天,超乎想象。
  直至此時,戰斗雖結束,可這天地間卻兀自有著余波在擴散,那是崩碎的劍氣在流竄,一清一濁,所過之處,山岳崩滅,大地龜裂,時空為之紊亂,驚世駭俗。
  “怎么會這樣?難道那羽澈女帝舉辦此次星狩大會,還另有目的不成?”
  陳汐皺眉。
  呼~~呼~~
  就在此時,一股渾濁不堪的細碎灰色寒芒,倏然從遠處席卷而來,還未抵達,就彌漫出一股邪祟、陰森、嗜血般的懾人氣息。
  是那一抹灰色劍氣崩碎之后化作的寒芒!
  陳汐心中一凜,手掌一抓,鏘的一聲劍箓便騰空而起,不過就在他正欲出手時,忽然體內宙宇中的蒼梧幼苗猛地一顫,產生一種近乎渴望似的躁動,就好像野獸嗅到了血腥。
  嗯?
  陳汐微微一怔。
  咻!
  就在這一剎,一抹青翠欲滴的渺渺神輝從他體內掠出,宛如一道清瑩瑩的神鏈,倏然就將呼嘯而來的灰色寒芒拘囿。
  嘩啦啦~~
  那些灰色寒芒來自阿鼻濁劍,其內蘊含著足以令祖神都聞風喪膽的恐怖邪祟、罪愆、污濁之氣,可如今,在這一抹清瑩瑩的神輝下,那些灰色寒芒卻化作了娟娟細流,被一股腦汲取一空。
  陳汐心中一震,蒼梧幼苗居然在汲取這種污濁力量?難道是把它當做了養料?
  早在抵達末法之域的時候,蒼梧幼苗的力量就被壓制到了最低點,所噴吐出的仙力雖可以轉化為神性力量,可數量極其有限,已完全無法滿足陳汐的戰斗需求。
  換而言之,進入末法之域后,蒼梧幼苗已淪為了雞肋般的存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可此時,這株早已被陳汐快要遺忘的寶物,竟是在此刻產生異動,輕而易舉便將那一抹灰色寒芒汲取,令得陳汐頓時意識到,這似乎有可能成為蒼梧幼苗蛻變的一個契機!
  他開始審視體內宙宇,果然就看見,蒼梧幼苗在汲取了這一抹灰色寒芒的力量后,周身發生了一絲極其微弱的變化,通體枝葉青翠嫩綠之中,多出了一縷不易察覺的神性光澤,雖然極其暗淡,可終究是一種變化。
  顯然,這一絲微弱的變化來自那灰色寒芒!
  “如果能汲取到足夠多的這種力量,只怕真有可能讓蒼梧幼苗產生蛻變了……可是,這種力量又是來自哪里?為何蒼梧幼苗會以此為養料?”
  陳汐在心中飛快推演,在他看來,如果蒼梧幼苗能發生蛻變,以后戰斗時,自己或許根本就不必再為神力枯竭而發愁,從而徹底擺脫神力對戰斗時的束縛!
  “沒想到,這一次星狩大會,竟會讓自己碰到這等機緣,無論如何,也一定要牢牢抓住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中閃過一抹堅定。
  蒼穹之中,那鋪展而開的“狩獵榜單”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很快,如墨夜色似潮水散去。
  一抹晨曦亮光,破曉而至。
  天色大亮,新一天的狩獵又將開始。
  鐵韻娉從打坐中醒來,這少女的恢復力極為驚人,原因倒并非她天賦有多好,而是她道心堅凝,打坐時很容易便可以坐到心無旁騖,內外如一的地步。
  “感覺如何?”陳汐扭頭看著走來的鐵韻娉,問道。
  “回稟前輩,我忽然發現,直至昨天,我方才初步領略了戰斗的奧妙所在,可是……還遠遠不夠。”鐵韻娉認真回答道。
  陳汐點了點頭,道:“那就抓緊時間去狩獵吧。”
  ……
  接下來的幾天,陳汐帶著鐵韻娉橫掃了這顆星球上所盤踞的一群又一群兇獸,而在這種血腥殺伐中,鐵韻娉的戰斗力也是得到不斷磨煉,時時刻刻都在產生著變化。
  一方面是因為她內心堅定,刻苦努力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有陳汐在一旁指點。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是獲得了大量的獸核,可惜直至此時,卻是并未遇到一頭實力達到洞光靈神境的兇獸。
  “以你如今的戰斗手段,再去殺這些兇獸已經很難得到提升。”這一天,陳汐看著從打坐中醒來的鐵韻娉道。
  “前輩,您的意思是要我去獵殺更高實力的兇獸么?”鐵韻娉問道。
  “不錯,我觀你如今的實力,差不多已經可以和尋常的洞光靈神一戰,雖然勝利的機會極為渺茫,可是通過這種強大的實力壓迫,卻是可以足以讓你的戰斗手段進一步得到提升。”陳汐點了點頭。
  “我聽前輩的!”鐵韻娉并無擔憂,反而有些興奮,這幾天的狩獵行動,讓她雖然時常陷入九死一生的處境,可每一次勝利之后,都讓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像蛻變了一層一樣。
  這種不斷變強的感覺,讓她欣喜還來不及,又哪可能會去拒絕了。
  至于兇險,她早已看穿了,戰斗,怎可能不存在兇險?
  “那好,明日天亮,我們就離開這顆星球。”陳汐見此,當即作出決定。
  這時候,夜幕上在此浮現出那一道鋪展而開的“狩獵榜單”。
  那排名前三的,依舊是蘇婉兒、蕭若若、羿天,甚至排在前十的子弟名單,也并未產生變化。
  變化最多的是排名在前十以外的名次,尤其是五十名以外,一百名以內的名字,幾乎天天都在新舊交替,有此便可見這一場星狩競爭是何其之激烈。
  同樣,這一次星狩大會也是殘酷的,這才僅僅是第七天時間,淘汰者名單上,已經足足有一千二百余名弟子出局!
  鐵韻娉的名字雖未躋身那“狩獵榜單”上,可相較于那些被淘汰的子弟,也還算是幸運了。
  只不過她若想沖擊進入前一百名,顯然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很快,夜幕中在此籠罩上那一股污濁、邪祟、森然的氣息,一道道灰色劍氣騰空,斬殺向那蒼穹上的“狩獵榜單”。
  毫無例外,那清色劍氣也再次出現,又一次將灰色劍氣的攻擊挫敗。
  這七天來,每一個夜晚幾乎都會發生這樣的一幕。
  陳汐搞不懂這究竟意味著什么,但他可沒有停歇了,每到此時,他便會主動出擊,去搜尋那些被崩碎的灰色劍氣寒芒,然后通過蒼梧幼苗去汲取。
  遺憾的是,所獲雖然不菲,但數目終究還是太少,遠遠無法滿足蒼梧幼苗蛻變的需求。
  “等明天離開這顆星球,就朝那一道道灰色劍氣產生的地方靠近,雖然兇險,可為了蒼梧幼苗進行蛻變,也不得不拼一次了……”
  夜色下,寒風獵獵,吹動衣袂,陳汐孑然負手仰望極遠處蒼穹,眼眸中盡是幽邃沉思之色。--5362+dpataioin+4006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