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12 聲名鵲起

水華神城的繁華鼎盛,完全超乎了陳汐想象,令他甫一走出那星際傳送陣,目睹這樣一幕時,也不禁微微怔了怔。
  能夠清楚感知到,整個水月神城的天地之間,籠罩著一道道強橫的氣息,甚至有些氣息強大得令陳汐都感到一絲忌憚。
  “這星狩大會的召開,只怕也吸引了不少大人物們前來觀摩。”陳汐心中暗暗感慨。
  能被他稱作大人物的,自然就是洞宇祖神以及洞宇祖神之上的存在。
  而聽到街道上眾人的議論聲,更是令陳汐清醒認識到,此次前來參加星狩大會的子弟中,不乏雪墨域中名聲赫赫的天驕人物。
  尤其令陳汐關注的是,那大羿氏的二公子羿遜也來了,還是充當著領隊者的角色,這讓陳汐心中頓時多出一絲推測,這羿遜該不會就是充當那三公子羿天的領隊者吧?
  畢竟,早在末法之域時,陳汐就曾聽說,那羿天要來參加羽澈女帝所舉辦的星狩大會。
  而當時在末法之域,羿天也是唯一一個逃掉的。
  “官洪羽,想不到他居然也來了。”
  就在陳汐思忖之際,鐵韻娉也是略帶震驚地開口,聲音中隱隱帶著一絲崇拜的味道。
  “哦?他很有名嗎?”陳汐略帶訝然地看了對方一眼。
  “豈止是有名,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若論洞光靈神中誰最優秀,公認的便是這官洪羽,他乃是玉霄神宗內門弟子中的領袖人物,這些年在雪墨域中干出了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這雪墨域中的修道者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的。”
  鐵韻娉侃侃而談,似早已對官洪羽的事情熟稔于心。
  “哦,看來這一次星狩大會的規格很高啊。”
  陳汐對于此,反應卻是很平淡,他如今的戰斗力,早已達到足可以和洞宇祖神硬撼的水準,當初和太上教弟子葉琰的一場戰斗,便是最好的證明。
  “哼,現在想后悔?那可來不及了!”
  便在此時,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卻是蕭天龍正站在遠處冷笑,在他旁邊,還跟著陸燕。
  說罷,兩人便齊齊轉身而去,消失在人海中。
  “走吧,我們去報名。”陳汐淡然一笑,渾然不在意,徑直帶著鐵韻娉朝另一側走去。
  ……
  水云宮。
  這里便是報名參加星狩大會的敵方。
  當陳汐帶著鐵韻娉抵達時,這里早已排起了一條長龍。
  陳汐抬眼感知著四周,發現此次的參賽者果然都是清一色的洞微真神境修為,而他們身邊相伴隨的領隊者,同樣則都是洞光靈神。
  吸引陳汐注意的,自然是那些洞光靈神境存在,不過在他仔細打量之后,心中頓時有數。
  那些領隊者中,實力大多和那大羿氏的九伯大致相當,也有一部分稍稍弱些,和紫冥神宗的魔禮丑大致相似。
  這些強者,自不會讓陳汐感到忌憚,早在洞微真神境時,他便可以殺死九伯、魔禮丑這等存在,又更何況是現在。
  不過,也有寥寥幾個洞光靈神令陳汐看不透深淺,這不禁令他心中也是暗自感慨,這星狩大會果然不愧是雪墨域中的一場空前盛會,單單看那些參與狩獵的洞光靈神數目和氣息,就可以窺出一絲端倪。
  換做在其他地方,斷無法會一下子碰到這么多高手了。
  “嗯?”
  當陳汐目光掠過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身上時,眉毛忽然不易察覺地挑了挑。
  因為就在此時,對方似有所察覺,扭頭望了過來。
  這白衣青年頗為俊秀,眉宇疏闊,印堂飽滿,唇紅齒白,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感覺,令人如沐春風。
  當他看見陳汐時,眸子中不易察覺地流露出一絲訝然,旋即便笑了笑,朝陳汐無聲拱了拱手。
  陳汐出于禮節,也還了一個禮。
  對方見此,笑容愈發燦爛,并未上前招呼,而是轉身開始和身旁的一名瘦削少年一起上前報名。
  “前輩,您……居然認識他?”旁邊的鐵韻娉略帶激動地看向陳汐。
  “誰?”陳汐微微一怔。
  “官洪羽啊。”鐵韻娉隨口道,“剛才他不是和您打招呼么?若不認識,像他這樣的人,怎可能會隨隨便便跟人打招呼?”
  陳汐愕然,萬沒想到,那白衣青年就是傳說中在雪魔域久負盛名的玉霄神宗年輕一代領袖官洪羽了。
  “這只是一個巧合。”陳汐摸了摸鼻子,只能如此解釋給鐵韻娉,心中卻是暗暗生出一絲凜然,這官洪羽的感知好靈敏,自己只是隨意瞟一眼,就被他察覺到,這可不是誰都能辦到的。
  并且陳汐也是發現,周圍眾人雖未開口跟官洪羽打招呼,可望向他身影的目光中,或多或少皆都流露出一抹忌憚和敬畏。
  “有趣,在參加星狩大會時,倒是得注意一些這個官洪羽了。”陳汐若有所思。
  很快,便輪到了鐵韻娉報名。
  陳汐發現,想要參加星狩大會,看似修為只要達到洞微真神境,且帶著一名領隊者和一名神奴便可以參加,但其實這個條件已經阻止了很多修道者加入其中。
  原因就在于,大多數修道者并不是門派宗族弟子,他們大多數都請不來洞光靈神境強者來充當領隊者的角色,甚至,一部分修道者連神奴都沒有,自然無法參與其中。
  像鐵韻娉報名時,就被告之距今為止,已經報名的參賽者才不過三千九百余人而已。
  這個數目看似龐大,實則放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就顯得極為稀少了。
  鐵韻娉可是碧巖宙宇第一勢力紫冥神宗的弟子,若非陳汐出現,連她都沒資格參與進來,有此便可以知道,這星狩大會看似門檻極低,實則早已斷絕了一大部分修道者參與其中的希望。
  “報名之后,便前往水云山莊靜候聽令,明天午時,星狩大會便將拉開帷幕。”
  在鐵韻娉報名之后,那報名點的負責人囑咐道。
  ……
  水云山莊。
  這里位于水云神城的城郊,占地萬畝,其內空間疊嶂,古木參差、花草葳蕤、到處小橋流水、亭臺樓榭,縹緲著淡淡的神霧,布局極為雅致神秀。
  在明天星狩大會開啟時,雪墨域域主羽澈女帝便會親自駕臨,開啟通往狩獵之地的通道,屆時,也會公布此次星狩大會的具體規則和獎勵條件。
  當陳汐和鐵韻娉抵達時,正值夜幕,蒼穹繁星璀璨,灑下明亮清冽的星輝。
  山莊中,燈火幢幢,宛如火龍,一片通亮,許許多多的年輕子弟早已在其中等候,或三兩一群,或四五一伙,聊天品茗,相互寒暄,氣氛倒也頗為熱鬧。
  這些子弟大都來自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不同勢力,彼此之前或早有聯系,或早有耳聞,彼此交流時,倒也并無多少陌生感。
  不過對于陳汐而言,這里的所有人都很陌生,故而他挑選了一處幽僻的地方,囑咐鐵韻娉不要亂走之后,便打算調息一番。
  可就在此時,前邊人群一陣騷動。
  “璇拓子道兄!”
  “原來是靈真道觀的璇拓子道友,久仰大名~”
  “他就是璇拓子?聽聞他修為不弱于玉霄神宗的官洪羽,被譽為靈真道觀萬載難逢,驚世無雙的天縱奇才。”
  “嘿,我就知道,靈真道觀的蕭若若來參加星狩大會時,璇拓子肯定也會跟來,并且主動擔當領隊者。”
  “這是為何?”
  “因為璇拓子年少時父母雙亡,流落街頭,后來便是被蕭若若的祖父收養,璇拓子一直將蕭若若視作親妹妹看待,她來參加星狩大會,璇拓子怎可能會不來?”
  “原來如此。”
  議論紛紛中,令陳汐也不禁挑了挑眉毛,這璇拓子的名字他倒也聽說過,和那官洪羽、大羿氏二公子羿遜齊名,皆都是雪墨域中萬眾矚目的天驕人物。
  不過這些倒并不至于令陳汐驚訝,讓他感到不解的是,前邊人群忽然分開,一男一女并肩朝自己這邊走來。
  男的一身深灰色道袍,面容淡漠,毫無表情,女的則一襲水藍宮裙,秀發盤髻,露出一張俏麗十足的臉蛋,細長若一對彎月的眉宇之間,充斥的近視冷漠孤峭意味。
  這一男一女正是那靈真道觀的璇拓子和蕭若若!
  “他們這是要做什么?”陳汐眉宇不易察覺地皺了皺,隱隱感覺事態似有些不妙。
  “就是你和我弟弟打賭的?”那蕭若若走上前,毫不客氣將目光冷冷掃向了陳汐,聲音中透著一抹孤峭寒意,“果然是無知者無畏。”
  四周原本議論紛紛的氣氛,隨著這一句話,頓時變得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饒有興趣地把目光望向了陳汐,這家伙居然得罪了蕭若若的弟弟?
  陳汐眼眸瞇了瞇,一下子就恍然大悟,對方姓蕭,又說到打賭的事情,自然就是那蕭天龍的姐姐了。
  果然是來者不善啊!
  陳汐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嘴上卻是淡然說道:“怎么,你弟弟感覺勝算不過,于是求你來替他解除賭約的?”
  蕭若若嘿然冷笑:“你想得倒美,我只是來告訴你,你根本不可能是我弟弟的對手,而如今再加上我,你更是連一點勝算也沒有,所以,你最好別死在星狩大會中了,否則兌付不了賭約,那我可會很失望的!”
  ——
  Ps:抱歉,今天去找我的編輯們吃酒了,喝得有些熏~~回來有些晚,強忍著酒勁碼了一章,另外,明天要和魯院的老師們一起外出進行采風活動,沒更新,后天周末沒課,會把更新補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