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61 白婉晴的決定


  第一更!拜求收藏!
  ——
  從潛龍榜大比結束,陳汐在流云劍宗恪心峰閉關一個月,憑借大量的靈液、強大的神魂之力、以及對天道的種種領悟,厚積薄發,一舉把煉氣修為修煉至紫府九星境界,體內紫府大湖已是浩瀚如海,深邃如淵,九顆真元星辰懸掛于紫府大湖之上,璀璨奪目,清輝飄灑,只差一步便能進階黃庭境界。
  而如今,在這九宮星煞滅仙大陣中,陳汐化危為安,因禍得福,再次把煉體修為突破至九重境界,并以自己對天道的感悟,自創巫紋,凝聚出風之巫紋和雷霆巫紋,周身巫力磅礴浩蕩,濃稠如液,匯聚著十種不同的力量氣息,煉體修為比之從前更是足足暴漲了十倍有余!
  無論是煉氣、還是煉體,其進階速度之快,簡直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稱得上是驚采絕艷,曠古爍今!
  不過,這一切皆沒有半分的僥幸。
  修煉一途,七分勤修,三分機運,陳汐修煉之刻苦已無需贅述,而機運,因為有瑞獸貔貅伴護,陳汐也并不欠缺。無論是在劍仙洞府內歷險,還是在南蠻深山中征戰殺伐,在瀚海沙漠閉關修煉、在浮屠試練塔競技比賽……陳汐的處境可謂都是危險之極,但正因如此,他所獲得的機遇之大,也超乎常人想象。
  也正是在這種不間斷的修煉、殺伐、歷練中,在這血與火的洗禮下,在這危險與機遇并存的處境里,陳汐才能安然走到今天這種地步,取得耀眼無比的成就。
  “星辰、風、五行、陰陽、雷霆……這些道意我還只是初窺門徑,修為便能突飛猛進到這種地步,真不知道日后領悟的更深,凝聚出道之領域,又能厲害到什么程度。”陳汐感受著血肉皮膜內涌動的強大力量,一股縱橫八荒,獨尊六合的自信感油然而生。
  然而即便如此,他卻仍舊發現,頭頂的黑白漩渦,依舊在源源不斷地朝自己體內灌注星煞之力……
  想想也是,那黑白漩渦足足有千百丈范圍,所吸納吞噬的星煞雷霆之力,幾乎抽空了九宮星煞滅仙陣的四分之一力量。這種力量可是星羅宮耗費幾千年積蓄,血祭數萬名弟子的血肉靈魂才引發的,簡直就像汪洋大海一樣取之不盡,陳汐所汲取的力量連萬分之一都不到,九牛一毛。
  轟隆隆!
  身軀鼓脹的感覺再次襲來,更伴隨著筋膜被撕扯的劇痛,像潮水一樣,不斷在周身每一個毛孔中肆虐游走。
  “看來必須沖擊煉體黃庭境界了!”陳汐暗自一咬牙,正打算運功,驀地發現,在那戍土巫紋中,原本安靜不動的混沌息壤,突然像活過來一樣,開始吞噬從外界涌來的星煞之力。
  混沌息壤一動,乙木巫紋中的無名神木、庚金巫紋中的無名金屬,丙火巫紋中的無名火晶,壬水巫紋中的無名水珠,頓時都像從睡眠中蘇醒過來。開始不斷地汲取混沌息壤中傳來的力量。
  這五件神異的寶貝,是陳汐從浮屠試練塔四象中獲得,能夠吞吐出精純的五行之氣,然而轉化為五行屬性的巫力,涌入陳汐的血肉之中壯大煉體修為,神奇之極。
  以前陳汐還擔心,混沌息壤消失之后,這五件寶貝會失去功效,但如今看來,這種擔心明顯有點多此一舉了。
  那黑白漩渦中涌來的星煞之力,就像傾盆而下的甘霖玉露,滋潤、壯大著混沌息壤,而混沌息壤的力量又間接孕育著其他四件寶物,循環往復,周而復始,玄妙無窮。
  有了混沌息壤攔截黑白漩渦中涌來的力量,陳汐頓時就感覺渾身的脹痛感一點一滴飛快流逝,那種舒服的感覺,就像在溫泉中浸泡著一樣,美妙之極。
  不過陳汐依舊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那黑白漩渦皆是星煞雷霆組成,只要稍稍出現一絲不妥,就可能當場炸掉,別說是他,就是一位地仙,也得尸骨無存,魂飛魄散。
  “看來也只有等黑白漩渦的力量消失,我才能自由行動,也不知白姨他們怎么樣了……”陳汐心中喃喃不已。
  ——
  ——
  北衡立在陳汐身邊,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如今也在黑白漩渦的籠罩范圍內,并且是核心之地。
  他不知道自己一旦行動,會不會引爆那黑白漩渦中的星煞雷霆,為今之計,也只有等陳汐從修煉中醒來了。
  一想到這,北衡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復雜情緒,就在剛才,他還想著丟下陳汐獨自活命,而如今,情形卻逆轉過來,離開了陳汐去維系那黑白漩渦,他也要遭殃,換句話說,他如今也是得到了陳汐的庇護,這讓擁有地仙二重天修為的他,如何不心生感慨?
  嗖!嗖!嗖!
  便在這時,三道遁光破空而至,赫然是白婉晴、白藤和白乾,他們三人似是也極為忌憚那黑白漩渦所凝聚的力量,遠遠立在半空中,不敢靠前。
  北衡一怔,目光一掃四周,瞬間就發現,星羅宮所布下的九宮星煞滅仙陣早已被破壞一空,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整個隕星山內,山峰斷裂、地面龜裂、滿目瘡痍,四處充斥著一股蕭瑟、寂靜的氣息。就像所有的生靈都已經滅絕了一樣,生機全無。
  “難道星羅宮所有人都被屠戮一空了?”北衡心中咯噔一聲,望著那遠處三人,心中暗自警惕不已。
  寥寥三人,滅掉了星羅宮整個宗門,甚至連九宮星煞滅仙陣都奈何不得他們,面對這等強悍的人物,任誰都不得不小心對待。
  “厲害,竟然拿星煞雷霆之力來修煉體魄,這等煉體方法,簡直巧奪造化之力,匪夷所思!”白藤目光在陳汐身上一掃,頷首贊嘆不已。
  “陳汐?真的是這小家伙……”近距離一看,白婉晴頓時就認出了陳汐,容顏會變,但身上的氣質卻是與生俱來的,更何況她幾乎是看著陳汐長大的,怎會認不出遠處那個正在閉目修煉的少年,就是陳汐?
  “這位道友認得我老弟?”北衡詫異道,他雖看出白婉晴修為粗淺之極,但身旁跟著一位地仙六重天的高手,他也是不敢以前輩自居。
  “嗯。”白婉晴點點頭,旋即意識到什么,訝異地看著北衡,問道:“你和他?”
  “我和陳汐小友已結伴兄弟,情同手足,”北衡毫不猶豫答道。他剛才還擔心這三人要殺人滅口呢,一聽白婉晴認得陳汐,渾身緊繃的神經頓時舒緩許多,心中不禁又是暗自慶幸起來,幸好剛才沒有拋掉陳汐不管不顧,要不自己哪怕能活命,恐怕也會遭到這三人的報復啊。
  如此一想,北衡愈發看不透陳汐了,擁有一個神秘強大之極的‘師姐’(女扮男裝的美少年,稱呼陳汐為師弟,所以北衡才會這么認為),如今更與眼前這三人有著一絲關系,這小家伙的背景究竟該有多通天?
  “哦。”白婉晴點點頭,心中的情緒也是起伏跌宕不已,她實在沒想到,這才兩年沒見面,陳汐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大,竟然能跟一位地仙境的人物稱兄道弟,差點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神情恍惚不已。
  好半響她才問道:“既然你是他的兄長,想必對他的事情很熟悉了,可不可以跟我講一講?”
  “當然可以。”北衡爽朗一笑,當即把有關陳汐的一些事情娓娓道來,在他得知陳汐與那位女扮男裝的美少年有著特殊的關系之后,花了大量的精力去搜集有關陳汐的事情,憑借其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整個流云劍宗的力量,很快便被他掌握了有關陳汐的各種資料,詳實之極。
  此時當眾說來,竟是流暢之極,從陳汐滅殺李氏家族,到被蘇家修士追殺,從滅殺蘇家六位黃庭修士和一位兩儀金丹境修士,再到潛龍榜大比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再到誅滅三十二名神秘的陌生修士……
  事無巨細,都被北衡繪聲繪色地描述而出,其中還夾雜著對陳汐的溢美之詞,論精彩程度,絲毫不亞于世俗茶館中說書人口中的神怪傳說,令白婉晴聽得津津有味,心情也隨之緊張、興奮、自豪、怨恨……不一而足。
  連旁邊的白藤也都聽得入神起來,望向陳汐的目光不知不覺發生了一些變化,有詫異、有欣賞。
  只有赤發如燃的白乾,眼神依舊桀驁,神態囂張跋扈之極,至于其內心如何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藤叔,我想去蘇家看看。”聽完了北衡的描述之后,白婉晴沉思許久,突然說道。
  “小姐,你可是答應我,滅掉星羅宮之后,就跟我一起回家的。”白藤輕嘆道:“再耽擱下去,恐怕老夫也擔不起家主的責罰啊。”
  “藤叔,自小您可是最疼我的,這少年跟我關系匪淺,他遭受這么多迫害,都是那蘇家引起的,我想幫幫他。”白婉晴眨了眨眼睛,央求道:“您也知道,我若回家之后,就再不可能來到這里了,這份請求您可一定要答應我。”
  “不是吧,小姑,你都這么大人了,還撒嬌?”白乾滿臉不可思議道。
  白婉晴惡狠狠剜了他一眼,再次望向白藤,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好吧。”白藤無奈嘆息道:“小姐,您打算讓我如何做?”
  白婉晴神色一喜,旋即眼眸里露出一絲殺伐決然之色:“自然是滅了蘇家,斬草除根,省得日后在找陳汐的麻煩。”
  旁邊的北衡直聽得心中一陣哆嗦,這女人太可怕了,星羅宮搶了她女兒,結果滿門被屠,如今因為陳汐,又要滅掉蘇家,這……這簡直是個女魔頭啊!
  “好!”白藤沉吟片刻,答應道:“小姐,此事一了,您再逗留下去,那我可就不得不出手帶您回去了。”
  白婉晴甜甜一笑:“放心,肯定不會了。”
  “哎,你呀你,這大楚王朝畢竟是皇甫家的天下,殺了這么多人,看來日后皇甫仲陵再拜訪家主,恐怕就不容易拒絕了。”白藤搖了搖頭,雖是責怪,語氣中卻是透著濃濃的溺愛味道,任誰都品味得出來。
  不過這話落入北衡耳中,頓時令他如遭雷劈,什么?皇甫仲陵可是當今楚皇啊,坐擁四海,至高無上,竟然拜訪其家主都被拒絕過?
  老天!
  這三人背后的家族,究竟有多恐怖?
  ——
  PS:有書友問我要TXT文檔下載,嗯,這里說一下,就在投票欄上方,點一下下載閱讀按鈕就可以下載全文了,免費的,所以不用去盜貼網站哦。當然,需要注冊縱橫的賬號,最好能收藏一下本書哈,拜謝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