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13 濁靈之星

血雨飛灑,澆灌大地。
  三頭藍魔神魚的尸骸落地,暴斃當場。
  這一幕發生太快,快得令那些大羿氏眾人皆都措手不及,神情都不禁有些呆滯。
  鴉雀無聲。
  一場完美無比的圍獵,卻在最后的關鍵時刻功敗垂成,這讓羿坤的臉色瞬間扭曲成一團,猙獰無比。
  他目光殷紅,死死望著遠處,咬牙道:“是那個小子!”
  眾人望去,就看見極遠處的一塊巨巖陰影中,赫然站立著一道挺秀身影。
  果然是他!
  一眾大羿氏弟子的臉色也是變得鐵青無比,他們已經意識到,這家伙是在報復!
  陳汐見此,索性帶著鐵韻娉現身,唇角露出一抹燦然笑容,朝他們揮了揮手,便轉身快速離去。
  羿坤極為憤怒不甘,厲聲咆哮道:“追!給我殺了這混賬!”
  幾名洞光靈神境領隊者閃身而出,全速追攆了上去,但是速度最快的一個人卻猛地身影一滯,看見原本逃走的陳汐忽然轉過身來,唇角泛起一絲嘲弄的弧度。
  唰~
  一抹劍氣劈殺而來。
  那人反應不可謂不快,毫不遲疑就祭出神寶,硬生生將這一抹劍氣震碎,誰知就在此時,他頭頂處傳來一絲異動,心中猛地閃過一個念頭:“不好!”
  唰!
  一抹詭秘無比的無形劍氣憑空而出,狠狠斬下,噗的一聲血花飛濺,一只斷臂橫空飛起。
  旋即一陣時空波動,這人身上的神諭自主爆碎,被強制帶走,淘汰出局!
  一剎那間而已,一位洞光靈神就徹底敗北。
  另外幾名領隊者在后方看見這一幕,駭得連忙閃身躲避,而陳汐則早已帶著鐵韻娉從容挪移而去。
  羿坤又是不甘又是驚恐,他完全沒有想到,一個來歷不明的家伙,居然敢和他們大羿氏如此作對!算一算直至現在,他們這邊已經有兩位洞光靈神折在了這家伙手中!
  對方究竟是誰?
  為什么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對抗他們大羿氏?難道他就不怕秋后算賬?
  不止羿坤,其他大羿氏子弟神色也是陰晴不定,震怒不已。
  最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受到如此冒犯,他們竟還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和來歷。
  這簡直就像在街頭上忽然被一個路人冷不丁抽了一巴掌,令他們措手不及,又感到無比的羞憤。
  “這家伙實力毋庸置疑很強大,那等劍道,更非我等可比,或許只有羿遜公子才能對付得了他。”一名領隊者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憤怒,緩緩開口。
  這個觀點,得到了不少認可,之前那一道劍氣,竟能把他們這些領隊者逼迫閃避,這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
  再加上,那家伙連續兩次在剎那之間,淘汰掉他們這邊兩名洞光靈神強者,令得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單憑他們根本不是那家伙的對手了。
  “難道就這樣算了?”羿坤煩躁莫名,在虛空中來回踱步,這次本該是他獵殺的三頭目標,可如今卻盡數落空,他著實咽不下這口氣。
  旁邊一名領隊者勸道:“公子,只是一場狩獵而已,等結束之后,咱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
  “我不甘心啊!”羿坤騰空而起,仰天長嘯。
  見他忽然騰空,那領隊者不禁連忙道:“公子,還是小心一些,那小子異常狠辣狡猾,說不定會殺一個回馬槍。”
  “哼!他不抓緊時間逃走,還敢殺回來?”羿坤冷然笑道,話音還未落下,猛地一道劍氣憑空而下,唰的一聲狠狠鎮殺而至。
  一剎那間,羿坤臉色驟變,嚇得慘嚎一聲,像沙包似的直接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不好!
  眾人心驚,連忙出手欲要相助,可令他們意外的是,那一抹劍氣甫一出現,就嘭的一聲炸開,化作了一行字:“來而不往,非禮也。”旋即便消弭不見。
  看見這一幕,眾人臉色頓時變得精彩無比,這該死的東西,居然如此作弄他們,簡直能惡心死人!
  噗通,羿坤跌落在地,吃了一鼻子灰塵,幾乎氣得昏厥過去,咬牙咆哮道:“老子一定要殺了你,一定!!”
  幾名領隊者連忙奔跑過來,道:“公子,小心那小子還在附近!”
  羿坤神色一滯,頓時嚇得閉嘴,憋屈得臉扭曲鐵青,渾身都在哆嗦。
  “唉,這家伙明顯打算和我們徹底耗下去了,再留在此地,只會對我們越來越不利,與其如此,不如我們立刻出發,去和二公子他們匯合吧。”
  看著這烏煙瘴氣,人心惶惶的一幕,一名領隊者禁不住嘆息出聲。
  ……
  “真是一群慫包,居然逃走了……”極遠處,陳汐看著化作遁光沖霄而去的大羿氏眾人,不禁搖了搖頭。
  “前輩,剛才可真是解氣。”鐵韻娉在一旁輕笑,湛然若寶石似的眸子里盡是歡喜。
  “其實若不是因為我,他們只怕也不會氣到你了。”陳汐笑了笑,腦海中卻在想另外一件事。
  鐵韻娉怔怔道:“這是為何?”
  “因為我之前曾殺了大羿氏不少人,但他們并不清楚我的身份,在我看來,他們之前的舉動,與其說是趁火打劫,不如說是在試探我的身份。”陳汐淡然道,幽邃的黑眸中涌動著冷冽的光澤。
  世事無偶然,一切的巧合之中,必然用著千絲萬縷的關系,那些大羿氏子弟的舉動,讓陳汐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或許那羿天已開始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了。
  鐵韻娉大吃一驚,有些不敢置信,大羿氏可是雪墨域赫赫有名得頂尖大勢力,宗族勢力遍布諸多宙宇,堪稱權柄滔天。
  可陳汐卻說,在之前曾殺了大羿氏不少子弟,這無疑等于是徹底得罪死了大羿氏,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前輩,您……為何要告訴我這些?”鐵韻娉禁不住問道。
  “我只想你做好準備,這一次的星狩大會,有可能會因為我,讓你被不少人仇視。”陳汐直視著鐵韻娉,“你若是后悔……”
  不等說完,就被鐵韻娉打斷,她一臉堅定道:“前輩,我從不后悔,若不是您,也斷然沒有今日的鐵韻娉。”
  陳汐道:“可你要清楚,等這次星狩大會結束后,你極有可能再沒有機會返回紫冥神宗修行了。”
  鐵韻娉揚起清秀的小臉,笑道:“我早就不想呆在那里了。”
  陳汐也不禁笑了,心中卻是頗為感慨,很清楚這小姑娘說的輕巧,實則這樣一個決定對任何人而言,都可謂至關重要,而她卻能毫不猶豫做出決斷,這讓陳汐頓時決定,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幫眼前的少女贏取一個耀眼名次了!
  ……
  接下來的數天,陳汐帶著鐵韻娉縱橫在這顆星球上,白晝狩獵,夜晚靜修打坐,再無任何波瀾發生。
  就在這血腥而充實的狩獵行動中,鐵韻娉也是不負所望,已足可以獨自去抗衡殺死堪比洞光靈神境的兇獸。
  不過相較而言,那些兇獸的實力都并不怎么強悍,充其量只能勉強達到尋常洞光靈神境強者的標準。
  這也沒辦法,時間終究太短,鐵韻娉的天賦又有限,能夠蛻變到這等地步,做到跨境滅殺對手,已稱得上是無上造化了。
  擱在以前,她甚至都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可以做到這一步。
  終于,在狩獵大會進行到一個月的時候,鐵韻娉的名次終于躋身在了狩獵榜單前一百名之列!
  紫冥神宗弟子鐵韻娉,斬殺靈神級兇獸九頭,真神級兇獸二百九十頭,位列第一百名。
  這就是鐵韻娉的成績,擱在此次星狩大會中,已足稱得上是耀眼了。
  畢竟,此次星狩大會中,可是匯聚了來自雪墨域三千宙宇中年輕一代最拔尖的子弟,數目極為龐大,而鐵韻娉能夠在這一個月時間中,通過自己的努力和戰斗,一步步躋身第一百名之列,已足可以自豪了。
  甚至,當看到這個排名時,連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神色間又是驚喜,又是恍惚,看向陳汐的目光中除了感激,更多出了無盡的崇敬。
  她很清楚,這一切雖是自己一人辦到的,可若沒有陳汐在一旁護法和指點,她斷不可能獲得今日之成就了。
  可在陳汐看來,鐵韻娉如今的排名和前十名的差距實在太大,甚至完全無法對比。
  像如今排名第十的,是來自王道劍宗的一位弟子,名石堅,當前成績是獵殺靈神級兇獸七十三頭,真神級兇獸一千二百頭!
  兩相對比,單論獵殺靈神級兇獸的數目,都足足是鐵韻娉的八倍有余。
  而這僅僅只是第十名的成績。
  如果和排名前三的弟子對比,差距還要更大。
  “走,換地方,這里的靈神級兇獸已經稀少無比,想要躋身前十名之列,只有往梼杌星系更深處行動。”
  這一天夜色褪去,天光破曉,陳汐忽然開口,決定離開這顆星球。
  “躋身前十名?”鐵韻娉呆住了。
  “有什么問題嗎?”陳汐反問,平靜中帶著一股睥睨,仿若在說一件在尋常不過的事情。
  鐵韻娉心中狠狠一震,連忙搖頭:“沒,沒……”
  “那就出發。”陳汐笑了笑,袖袍一揮,帶著鐵韻娉瞬間消失原地。
  “沒想到這位前輩也會這么霸道,偏偏還不讓人討厭,哪個女孩子會忍心拒絕他呢……”鐵韻娉在心中暗自嘀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