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15 狹路相逢

碧空萬里,茫茫平原上,正有一群體大如山、毛發金黃、四蹄似鐵柱的金鱗駒在狂奔,蹄聲如雷,震蕩天地。
  金鱗駒,一種太古異種,又叫龍駒,奔跑如飛,可穿梭時空奔騰于星空之上,性情暴烈,以吞吸神魂為生。
  這一群金鱗駒足足有上百頭之多,由為首的一頭金鱗駒王帶隊,在平原上狂奔呼嘯,聲勢浩大,一路上所遇到的狩獵子弟見此,皆都紛紛閃避,不敢攖其鋒芒。
  這一群兇獸看似只有洞微真神的修為,可為首的金鱗駒王卻是可怖之極。
  此獸不止實力已達到洞光靈神的地步,且在這一境界之中,堪稱一流,這些天不少狩獵子弟都盯上了它,可最終皆都鎩羽而歸,甚至凄慘的,更是被淘汰出局,無一成功。
  有此可見這金鱗駒王的能耐何其之不凡,遠非尋常的靈神階兇獸可比。
  忽然——
  哧啦一聲,一道煌煌劍氣自蒼穹落下,長達萬丈,劍意滔滔,似瀚海席卷而至,一舉攔在了那金鱗駒群的前方。
  幾乎是同時,一道峻拔的身影隨劍氣而至。
  獸群頓時大亂,為首那金鱗駒王猛地仰天一聲長嘶,沒有任何滯留,四蹄踏碎時空,轟隆一聲朝那一道身影狠狠撞去。
  在前些日子,它便是憑借此等狂暴野蠻的方式,淘汰了起碼二十余個洞光靈神境領隊者,這一次,它同樣自信足可以能夠將對面那卑微的家伙淘汰。
  唯一令它惱火的是,每一次它成功之后,卻無法吞噬掉那些家伙的神魂,這讓它行動時,不免怒氣洶洶,攻擊也變得愈發恐怖。
  “老天,居然又有家伙找死,要獵殺這頭殘暴的孽障!”
  “看來,今天又將有一位領隊者被淘汰了……”
  極遠處,一些狩獵者敏銳注意到了這一幕,皆都禁不住睜大眼睛,或驚詫,或幸災樂禍。
  唰!
  可就在此時,在他們的視野中,一抹寒芒驟然乍現,璀璨熾盛,刺得他們眼睛都生疼不已。
  可僅僅一剎,這一抹寒芒便消失。
  然后眾人就看見,那一道峻拔身影依舊立在原地,那一頭金鱗駒王卻早已沖到那一道身影后方。
  它再怒吼,在狂奔。
  難道被那家伙躲開了這一擊?
  眾人疑惑,可就在此時,他們眼瞳驟然收縮,神色呆滯,視野中,赫然看見那金鱗駒王噗通一聲,四肢鐵蹄齊根而斷,鮮血飛灑,而后身軀跌倒在地,將地面硬生生砸出一個大坑。
  吼~~
  它發出痛楚凄厲無比的嘶吼,卻再無法掙扎起來。
  噗!
  也就在此時,一道倩影出現,一劍破殺而下,將那金鱗駒王的頭顱一劍洞穿,鑿出一個血窟窿,徹底暴斃當場。
  嘩啦啦~~
  血水兀自從金鱗駒王的尸骸中迸射,染紅蒼穹,那些金鱗駒群見此,轟然大亂,悲鳴嘶吼著朝四面八方逃竄。
  遠處眾人見此,皆都驚呆,猶自不敢置信。
  一劍之下,竟斬落金鱗駒王四只鐵蹄,令其徹底喪失了戰斗力!?
  放眼此次參加狩獵大會的所有領隊者之中,除了官洪羽、璇拓子、羿遜等寥寥數人,又有誰能夠辦到這一點?
  這家伙是誰?
  難道也是來自某個頂尖大勢力中的翹楚人物?
  眾人忍不住仔細望去,可卻只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帶著一個少女飄然而去,消失在茫茫天地間。
  見此,眾人頓時炸開鍋,紛紛議論起來。
  “那家伙究竟是誰?好恐怖的劍道修為。”
  “沒見過,也沒聽說過,不過我好像認得他身旁那個少女,在報名參賽的時候,她的資料上顯示的是紫冥神宗,鐵韻娉。”
  “紫冥神宗?鐵韻娉?這又是何方神圣?”
  “查!快快查一查,這等人物居然如此低調,萬一和他們產生競爭,那后果簡直不堪想象。”
  ……
  從這一天開始,像這樣的事情幾乎天天都在發生著。
  陳汐帶著鐵韻娉展開殺戮,不斷朝梼杌星系深處靠近,所經過的星球上,只要被陳汐盯上的兇獸,無不最終重傷垂死,最終由鐵韻娉將其性命收割。
  兩人就這樣一路前行,一個負責重傷對手,一個負責收割性命,效率之高,速度之快,宛如一道龍卷風似的,所過之處,堪稱是所向披靡,摧枯拉朽。
  而一路上有幸目睹這一幕幕的參賽子弟,則都不可避免地心生驚濤駭浪,震驚于陳汐那干脆利落、凌厲無雙的戰斗手法。
  有關陳汐和鐵韻娉的討論,在這一路上已成為了一道亮麗風景線,從未衰竭,反而愈演愈烈。
  直至后來,在有心人的打探下,那些參賽子弟也終于知道,那伴隨在紫冥神宗弟子鐵韻娉身邊的年輕人,名叫陳尋,一個幾乎是名不見經傳的陌生名字。
  可如今,這個名字的主人,卻在這一場受雪墨域三千宙宇所有修道者矚目的星狩大會中,開始展露鋒芒,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所引起的波瀾,更是在不斷擴展……
  ……
  不止是在狩獵區,在那星空上,一眾大人物們的注意力,也是開始被鐵韻娉這個名字所吸引。
  因為就在這短短幾天內,這個紫冥神宗的女弟子排名,便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提升,顯得異常的吸引目光。
  像直至此刻,她的排名已經一躍占據在第四十九的行列中!
  而早在五天前,她的排名才僅僅不過只有一百名而已,看似只提升了五十左右的名次,但一眾大人物們可都是很清楚,在這星狩大會的最后階段,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有多么的不可思議,甚至堪稱是一個奇跡!
  “了不起,實在是了不起,短短五天時間,平均每天斬殺八十三頭靈神級兇獸,并提升十個名次,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不少大人物們嘖嘖稱奇,驚嘆不已。
  “諸位可還記得,五天前,就是這女弟子受到了女帝大人的贊賞,可如今看來,顯然,她的領隊者也開始插手她的獵殺行動了。”也有大人物對此表達不滿。
  此話一出,并未引起多少波瀾,因為明眼人都看出,這個成績很不正常,也根本不可能是那鐵韻娉單獨一個人就能夠辦到。
  但不管如何,這可并不違逆規矩,否則那排名前十的弟子只怕早在狩獵開始時,就已經因為觸犯規矩而被強制退賽了。
  “我真正好奇的是,她身邊那位領隊者,究竟是何方神圣,為何在星狩大會開始時,久久不曾動手,若是他早這樣做,如今那前十的名次之中,只怕也有這鐵韻娉的一席之地了。”
  玉霄神宗的大長老墨詹若有所思,將目光望向了一側的紫冥神宗長老王麓。
  這也正是其他大人物們心中的疑惑,間墨詹問出聲來,也都是把目光齊刷刷望向了王麓。
  這已經王麓第二次受到這種待遇,可心中卻是苦澀無比,甚至有些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解釋。
  因為幾天前,在得知鐵韻娉躋身前一百名之后,他便已經囑咐子弟打探了一下鐵韻娉的消息,可得到的接過卻令他大吃一驚。
  對方,竟是紫冥神宗一個外門弟子,且才剛剛在不久前才有資格進入外門。
  尤為令王麓無語的是,在鐵韻娉身邊的那名領隊者,都沒人知道是她究竟從哪里找來的!
  這讓他如何解釋給其他大人物們聽?
  只怕說出來之后,那些大人物們反而根本就不會相信,畢竟,誰能想到,一個才剛加入紫冥神宗外門,且資質平庸普通的女弟子,居然能夠在星狩大會中表現得除此優秀?
  甚至,連王麓自己得知這些情況時,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難以置信。
  “王麓道友,你們紫冥神宗隱藏的好深啊,培養出了這樣一名卓絕子弟,我等居然在之前連一絲風聲都沒聽說過,如今既然已經曝光,又何必再藏藏掖掖呢?”
  大羿氏老古董羿聞慢條斯理開口,有些不滿王麓遲遲不語。
  其他大人物們也紛紛附和,一下子令得王麓壓力驟增,頭皮都有些發麻。
  最終,迫于這種壓力,他只能一咬牙,把這一切和盤托出,至于他們信不信,他已懶得去在乎了。
  話音一落,全場鴉雀無聲,以這些大人物們的心境修為,此刻都禁不住感到一陣暈眩,神色精彩無比。
  紫冥神宗一個剛加入外門不久的女弟子?領隊者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陌生年輕人?
  這他媽誰會相信啊!
  一下子,眾人望向王麓的眼神都變了,帶著一絲慍怒,感覺這家伙故意找了一個借口在糊弄他們,關鍵是你哪怕不說也好,為何要找這樣一個蹩腳不堪之極的借口?
  “諸位,我發誓,所言字字屬實!”王麓都差點憋屈哭了,僵硬著臉拍胸脯發誓。
  “依我看來,問題顯然出在這個名叫陳尋的年輕人身上。”靈真道觀的妙崖長老沉聲開口。
  一眾大人物們略一思索,也便即反應過來,心思一下子轉動在了這個“陳尋”身上。
  “去查查這年輕人的底細。”
  “快,我要第一時間知道這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時之間,一眾大人物們紛紛傳達出意念,命令自己那些侍從子弟們去查探這一切。
  也就在這一天,陳汐的名字才開始進入雪墨域這些大人物們眼中,可惜,這陳尋卻僅僅只是一個化名而已……
  ——
  Ps:月末最后一天,懇請大家動動手,投下寶貴的月票,金魚感激不盡,另外,那些吐槽金魚更新渣的盆友們,金魚在這里說聲抱歉,更新不給力,本非我意,但終究是我的錯,金魚會彌補的,四月看金魚表現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