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16 真武伏魔

深夜。
  蒼穹上,狩獵榜單鋪展而開,熾盛發亮,一個個耀眼名字宛如璀璨的星辰,點綴其中。
  蕭天龍和陸燕一起仰頭,凝視著那一道榜單,眉宇間皆都覆蓋上一抹陰霾。
  這已經是星狩大會的第五十天,僅剩下十天,這一場空前盛大的大會便將落下帷幕。
  換而言之,如今這一場星狩大會已經到了最后階段。
  局勢很緊迫!
  也很慘烈!
  在蕭天龍的幫助下,陸燕的排名早在半個月前,便躋身在了前五十行列之中,如今更是牢牢占據著第四十二名的位置。
  原本,這已經是一個足可以令蕭天龍和陸燕皆都驕傲無比的成績,可現在,他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這一切,僅僅因為一個名字——鐵韻娉!
  兩人皆都沒想到,這個被他們渾然沒放在心中的外門女弟子,不但在這一場星狩大會中沒有被淘汰,反而一舉將排名躋身在了第四十九名的位置!
  這讓他們完全沒辦法接受。
  “這愚蠢不堪的死丫頭,怎么可能辦到這一步!”陸燕心中極為不平衡,漂亮的臉蛋都顯得陰郁起來,聲音像從牙縫擠出。
  “肯定是那名叫陳尋的小子搞的鬼!”蕭天龍陰沉著臉,“我倒是沒想到,原來那小子還真是個高手,怪不得當初敢那么囂張。”
  陸燕聞言,不禁擔憂地看著蕭天龍,道:“蕭師兄,那家伙和你之間的賭約……”
  蕭天龍心中有些煩躁,揮手打斷道:“師妹放心,咱們如今的名次可遠遠在鐵韻娉那個白癡之上!”
  話是這么說,他心中卻也頗為憂慮,鐵韻娉名次提升速度太快了,若按照這種速度持續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被完全超越,到時候,在賭約之中,他也必將慘敗。
  賭約慘敗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他蕭天龍不僅要向對方下跪道歉,還要自廢神道根基!
  這讓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蕭師兄,那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陸燕有些手足無措,往日得矜持和傲慢,在這一刻轟然粉碎。
  “繼續狩獵!我已經聯系了姐姐,她和璇拓子如今正在梼杌星系深處一顆星球上獵殺目標,我們一邊行動,一邊和他們匯合,到時候,若真發生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姐姐她也絕不會袖手旁觀了。”
  蕭天龍深呼吸一口氣,咬牙說道。
  “如此最好,還是蕭師兄考慮的周到。”陸燕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宛如找到主心骨。
  “我只是想不通,那陳旭究竟是誰,他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蕭天龍恨恨道。
  陸燕怔了怔,頓時明白,這一刻的蕭天龍,也被這個措手不及的事實搞得方寸大亂。
  ……
  同樣的夜色下。
  一抹污濁似的光略一掙扎,就被一道青翠欲滴的鏈條汲取吞吸掉,旋即消失不見。
  嘩啦~~
  這一刻,陳汐清楚地感受到,體內蒼梧幼苗的體積,明顯長高了三寸,樹干遒勁若大道磐石,枝葉濃碧似瑩瑩翡翠,飄灑出濛濛若星辰似的神性光澤。
  那是神之力量,純凈、厚重、充盈著道之妙諦。
  蒼梧幼苗,原本就是一株幼苗而已。
  而如今,這株幼苗在沉寂許久之后,終于有了蛻變成長為參天大樹的可能!
  這一切,皆都源于那阿鼻濁氣。
  也是直至此時,陳汐才隱約推測出,為何蒼梧幼苗的成長,會以阿鼻濁氣為助力和養料了。
  這種阿鼻濁氣,是混沌本源中最污濁、邪祟、陰晦的一種力量,可以總稱為“道之濁氣”。
  而蒼梧幼苗就如同一道媒介,以道之濁氣為養料,所孕育出的則是最純凈、原始的“道之清氣”。
  這個過程,就好比兩種極致的力量,在蒼梧幼苗身上進行了一場互換,所謂物極必反,否極泰來,便是這樣一個道理。
  甚至再通俗點說,世俗中的莊稼果蔬,成長的時候,需要陽光、雨露,但更重要的卻是肥料,而那些肥料,往往污濁不堪!
  蒼梧幼苗的蛻變,便是同樣的道理,唯一不同的是,養料變成了那阿鼻濁氣,而成長結出的糧谷和果實,則是那神性力量。
  “越來越近了……”
  陳汐抬起頭,望向遠處。
  他其實并不清楚,梼杌星系最深處在哪里,一路行來,完全憑借一種對阿鼻濁氣的感知在行進。
  就像他此刻所在的這顆星球上,相較于以往所見星球,空氣中已多出了一絲揮之不去的阿鼻濁氣,尤其在這夜間,阿鼻濁氣的數目無疑要多許多。
  換做尋常修道者在此,只怕根本就抵御不住這等濁氣的侵襲,繼而被侵蝕道心走火入魔了。
  可這一切,顯得已難不住陳汐。
  因為他道心堅韌,但更重要的是,他身懷蒼梧幼苗!
  ……
  越往梼杌星系深處靠近,雖然兇獸的數目越來越多,可實力也是隨之越強大。
  哪怕它們僅僅只是洞光靈神境的修為,可戰斗力卻是節節攀升,一些兇獸的實力,甚至都已達到頂尖巔峰層次的靈神境存在。
  有些弟子自知無力抗衡,便果斷留在了外圍星球上,這里兇獸雖少,可只要用心尋覓還是能找到的,只是花費的時間有些多而已。
  而像蘇婉兒、蕭若若、羿天這等排名在前一百名之列的子弟,幾乎都選擇了不斷深入。
  因為這對他們而言,不僅意味著能夠碰到更多的獵物,且對他們自身更是一場難得磨煉。
  不過,這樣做同樣又一個問題,那就是太過兇險!
  一招不慎,便可能徹底被淘汰,而無法堅持到星狩大會落幕那一刻。
  ……
  “官師兄,此地阿鼻濁氣太重,不如暫且緩一緩步伐如何?”
  一顆黑云密布,流竄一股股灰色陰霾的星球上,蘇婉兒喘息開口,精致的眉宇間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疲憊。
  呼呼~~
  凜冽如刀的風怒嗥,灰霾翻滾,宛如神魔在迷霧中哭嚎,畫面極為森然可怖。
  “不行,想要奪得第一,必須早早抵達濁靈星,當年我參加上一屆星狩大會時,朱炫師兄便是帶前往那濁靈星,一舉奪得了那一屆星狩大會的第一名。”
  往日里溫和儒雅的官洪羽,此刻卻一臉嚴峻,眸光開闔間,神光流竄,懾人心魄。
  “濁靈星?”蘇婉兒怔然。
  “不錯,那顆星球上充斥著許許多多的污濁靈體,傳聞是墮落罪愆中的神祗靈魂所化,殺之不盡,只要抵達那里,我們便足可以在最短時間中殺死最多的獵物。”官洪羽解釋了一句。
  “那……危險嗎?”蘇婉兒追問。
  官洪羽沉默片刻,便即道:“放心吧,有我在,不會出問題的。”
  蘇婉兒眼眸一縮,她聽出了話中含義,知道那個地方,連官洪羽也是忌憚重重。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此次的星狩大會中,居然連阿鼻濁劍也出現了,這可是在以往星狩大會中不曾遇到過的,而我隱隱有一種感覺,那阿鼻濁劍的藏匿之地,很有可能就在那濁靈星上。”
  官洪羽皺了皺眉,自顧自說道,“不過,有女帝大人手持犁天神劍坐鎮,我們倒也不必去忌憚阿鼻濁劍的威脅了。”
  蘇婉兒又怔了怔,她忽然感覺,今日的官洪羽只要一提到濁靈星,心緒就好像有些飄忽,連說出的話都有些啰嗦了。
  “走吧,無論如何,這個第一可絕對不能拱手相讓了。”官洪羽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微微有些失態,灑然笑了笑道。
  “嗯。”蘇婉兒點頭。
  ……
  “濁靈星?”蕭若若蹙起眉尖,道,“必須去嗎?”
  “若想博得第一,就必須去。”一襲道袍,神色冷峻的璇拓子點頭。
  “也好,不過咱們還是先等我弟弟他們前來吧,他和那個陳尋立下賭約,我擔心……”蕭若若猶豫了一下說道。
  璇拓子皺了皺眉,旋即便平靜點頭道:“也好,只等三天時間,三天之后,必須出發。”
  蕭若若自是毫不猶豫答應。
  ……
  “二哥,先別著急去濁靈星,依據羿坤他們所描述,我感覺那個陳尋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另一顆星球上,羿天略帶興奮道。
  “哦?這倒是可以等一等。”
  羿遜慢條斯理拿出一個雪白手帕,輕柔拂拭著手中的寒刃,明亮狹長的刃面,泛著迷離虛幻的神光。
  這柄神寶名為“金烏神刃”,其中烙印著三縷金烏神禽的魂魄,乃是大羿氏祖傳的一件中階六品神寶,也就是中階神寶中最頂尖的神寶,威力凌殺狠戾。
  單論殺傷力,連一些先天靈寶也無法與之對比。
  “二哥,你……竟答應了?”羿天一呆,沒想到羿遜答應的如此爽快。
  “不搞定他,你只怕也無法全身心投入到濁靈星的行動中了。”羿遜瞥了對方一眼,淡然說道。
  羿天尷尬一笑,旋即便怨憤道:“那小子實在太可惡,二哥你都不知道,當初在末日之域時,若非我祭出老祖宗傳我的保命之物,差點就再回不來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哪怕這陳尋不是那小子,這一次在星狩大會上,他居然敢連續淘汰掉咱們大羿氏兩名洞光靈神領隊者,這簡直就是在打我們大羿氏的臉!”
  羿遜一對狹長的眼眸瞇了瞇,宛如刀鋒似的寒芒流竄:“不必多說,我心中已經明了。”
  聲音中,無聲息間多出一抹徹骨殺意。
  ——
  ps:4月3號魯迅學院的學習就結業了,5號到家就恢復更新,開始爆發!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