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17 一舉鎮壓

一天后。
  怒海狂濤,驚浪卷空。
  這是一顆完全被汪洋大海覆蓋的星球,颶風呼嘯,時空亂流充斥每一寸空間。
  奔騰洶涌的海浪,猶如發怒的狂神咆哮,震蕩九霄,隆隆作響。
  唰!唰!
  兩道身影破時空而來,一道峻拔,一道嬌小,屹立在狂濤海浪之上,看似若草芥浮萍,隨時都會被海浪淹沒,可當兩人甫一站立,卻穩若磐石,任憑八風吹來,巋然不動。
  這兩道身影,自然是陳汐和鐵韻娉。
  嘩啦~
  一股青翠欲滴的靈光閃動,一株枝干遒勁,綠葉盎然的神樹飄然從陳汐身上浮現,根須猶如靈活的觸手,扎根虛空之中。
  蒼梧幼苗!
  它甫一扎根,就產生一股無形的漣漪,擴散八方,漣漪中產生著可怖的吞吸之力,空氣中充盈著的阿鼻濁氣頓時像被大網捆縛,不斷被汲取,化作了蒼梧幼苗的養料。
  這顆星球已位居梼杌星系深處,天地之間覆蓋著如若實質的灰‘色’阿鼻濁氣,極為濃郁,宛如‘陰’霾,四處可見。
  它們看似無害,實則一旦被它們侵襲入體,道基必將被玷污,令神靈墮入無邊罪愆之中,可怖之極。
  可對蒼梧幼苗而言,這阿鼻濁氣卻是大補之物,且有它坐鎮,陳汐也不再用擔心來自阿鼻濁氣的威脅。
  若換做其他子弟,可沒那么輕松了,起碼要分出小半的‘精’力來抵御阿鼻濁氣的侵襲。
  陳汐見此,便不再理會,強大的意念轟然掃視而出,覆蓋方圓數十萬里海域。
  很快,他便鎖定目標,帶著鐵韻娉飄然而去。
  ……
  “吼~~”
  “哞~~”
  一陣又一陣驚天獸吼聲在這一片洶涌狂暴的海域中響起,震‘蕩’得水柱沖天,時空紊‘亂’。
  旋即,一頭冰靈九頭獅,猛地沖出海面,九個頭顱仰天咆哮,直似要吼碎星辰。
  幾乎同時,一頭體積足有萬里大小,龜甲龍身,四蹄若擎天之柱的龍黿浮出水面,宛如一片大陸浮現而起。
  嘩啦啦~~~
  這還不算完,在冰靈九頭獅、龍黿出現后,一頭足有百丈高,‘毛’發濃密,面目猙獰,氣息殘暴而兇狠的長臂神猿一躍而起,血盆大口一張,吞吐天地風云!
  這明顯是三頭蟄居在海底中的霸主,一個個氣息滔天,神‘性’力量狂暴,實力足可以堪比頂尖級得‘洞’光靈神境存在。
  而就在它們齊齊出現后,目光和意念齊齊朝同一個方向鎖定而去。
  那里,站立著一男一‘女’,自然就是陳汐和鐵韻娉。
  “運氣還算不錯。”陳汐目光一掃,笑了笑。
  唰!
  一瞬間,他身影便消失原地,當再次出現時,人已來到了那三頭兇獸之前。
  這一刻的陳汐,濃密烏黑長發飛揚,衣衫獵獵,一對比星空璀璨的眼眸中流竄著冷冽幽邃的神光。
  遠遠望去,相較于那三頭兇獸,他身影雖渺小無比,可氣勢卻宛如掌控乾坤的蓋世帝王,君臨天下。
  鏘!
  一聲劍‘吟’,神箓出鞘!
  戰斗,在沒有任何緣由之下轟然爆發!
  ……
  幾乎是同時,遠處的鐵韻娉睜大了眼睛,清秀絕俗的臉頰上盡是認真專注之‘色’。
  自從陳汐開始‘插’手獵殺目標的行動,像這樣的戰斗,一路上鐵韻娉已經不止見過一次,在這些戰斗中,她只能淪為旁觀者,可即便如此,單單是去觀摩這些戰斗,都讓她震撼到無以復加。
  她之前已經清楚,陳汐的戰斗力很強,比尋常‘洞’光靈神境存在都要強,可陳汐在這一路上的表現,卻一次又一次顛覆了她的預測,直至如今,她都不敢去揣測,陳汐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因為在這前往梼杌星系深處的路途上,所遇到的兇獸實力幾乎是節節攀升。
  可陳汐卻總是能在極短時間內,以一種輕描淡寫的方式將其重傷,從未失手!
  遠處傳來一陣臨死前的悲鳴,那頭龍黿頭顱被斬,神血如瀑布洪流,染紅了這一片海域。
  這一幕將沉思中的鐵韻娉驚醒,她幾乎下意識地行動起來,手持靛青神劍,一劍將那重傷垂死的龍黿徹底殺死,動作顯得嫻熟而自然,跟陳汐的配合也已達到了默契十足的地步。
  這一路上,她就是這樣獵殺目標,將狩獵榜單上的排名一次次提升的。
  對于此,鐵韻娉倒是并無任何負罪感,因為她很早就知道,其他參賽子弟幾乎全都是采取的這種策略,同樣,這么做并不違逆規矩,這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不違逆規矩,既然別人都這么做,為什么自己不可以?
  也是直至如今,鐵韻娉終于清楚,原來當初陳汐答應幫她躋身前十名的話,并不是夸口,也并不是一種安撫和鼓勵,而是真的可以辦到!
  哪怕如今她的排名還遠沒有達到前十,可鐵韻娉卻極為自信,照這樣下去,一定可以的。
  “吼~~”
  一陣凄厲痛苦的嘶吼響徹蒼穹,冰靈九頭獅的八顆腦袋被齊齊斬斷,僅剩下一顆腦袋在大叫,渾身雪白的皮‘毛’都被鮮血浸透。
  鐵韻娉再次上前,手起刀落,將其‘性’命收割,神‘色’平靜,動作老練,心中沒有泛起任何漣漪。
  雖一直充當旁觀者,可她同樣學到了很多,心境更是得到了一次次蛻變,不再畏懼那些兇狠的兇獸,哪怕她的實力還遠遠不如這些兇獸,可在心境上,卻已無法載被其兇威動搖。
  在以后的修行中,這種堅固鎮定的心境,必然會給自己帶來莫大的好處。
  鐵韻娉明白這些,她知道,這也是陳汐最希望看到的。
  鏘!
  遠處,陳汐收起劍箓,衣衫獵獵,不染血腥,灑然返回。
  而那頭僅剩下的長臂神猿,此刻已躺在海面上,氣息奄奄,僅剩一下一絲微弱無比的生機。
  鐵韻娉再次上前,將其斬殺,然后開始動作熟練的打掃戰場,剝取獸核,分解兇獸身上的神材。
  陳汐則一邊關注蒼梧幼苗的變化,一邊開始專注于尋覓下一個目標。
  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井然有序,又沒有‘浪’費任何一絲多余的時間。
  這種干脆利落的戰斗風格,毫不拖泥帶水的行事作風,烙印著陳汐強烈的個人作風。
  同樣,也在無聲無息之間影響到了鐵韻娉,讓她的行動不知覺間開始模仿陳汐。
  這就是潤物無聲,大道不言,處處皆為道,在道行高深之輩身邊待久了,就是一頭豬,都能開竅成‘精’。
  ……
  夜幕降臨。
  這一天,陳汐帶著鐵韻娉再次獵殺十三頭靈神級兇獸,排名再次得到提升,躋身第四十五名。
  “距離星狩大會落幕結束,僅僅剩下八天時間,若按照這種速度,只怕遠遠不夠讓你躋身前十。”
  陳汐望著蒼穹上的“狩獵榜單”,沉‘吟’道,“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行進了,我已大致判斷出,越往梼杌星系深處,兇獸的數目便越多,這對我們的行動極有好處。”
  “嗯,我一切聽前輩的。”鐵韻娉點頭。
  陳汐啞然,這小丫頭對自己好像崇拜過頭了。
  “那就這樣決定了,之前在路上時,我曾聽人言,梼杌星系最深處的一顆星球,名為濁靈星,其上充斥著殺之不盡的濁靈,按照我判斷,那排名靠前的子弟只怕都早已把目標鎖定在了那里。”
  陳汐若是有所思道,“而按照我推算,那阿鼻濁劍的埋藏之地,只怕就在那顆星球上了。”
  “阿鼻濁劍?”鐵韻娉大吃一驚。
  “不必擔心,有羽澈‘女’帝手中的犁天神劍在,那阿鼻濁劍對我們得威脅要小很多。”
  陳汐笑了笑,但旋即便眉‘毛’一挑,道,“對了,還有一件事你可要早早做好心理準備。”
  “何事?”鐵韻娉疑‘惑’。
  “難道你忘了蕭天龍和陸燕他們?”陳汐道,“不止是他們,我感覺那大羿氏也勢必不會就此罷手了。”
  鐵韻娉驚道:“前輩的意思是,他們有可能會在前方的路途上埋伏我們?”
  陳汐笑著拍了拍她肩膀:“這是必然的,等你歷經無數次戰斗之后,就會發現,有些事單憑直覺,就足可以判斷出其走向。”
  翌日一早,陳汐帶著鐵韻娉離開,加快速度朝最深處的濁靈星趕去。
  ……
  “三公子,前方來報,目標已經現身。”
  “預計他們會出現在哪里?”
  “癸冥星!”
  “好,調集我們的力量,全部趕往那里進行埋伏!”
  羿天聽完下屬的回報,當機立斷,下達命令。
  ……
  “癸冥星?”
  “是的,璇拓子師兄您看……”
  “罷了,我們親自去走一遭吧。”
  “多謝師兄成全!”
  蕭若若驚喜,朝璇拓子拱手行禮,說罷,她扭過頭,望向一邊的蕭天龍和陸燕,神‘色’已變得從容而驕傲,“你們跟著一起來。”
  得知璇拓子會親手對付那個陳尋,蕭天龍和陸燕心中早已是亢奮之極,自然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一股暗流,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一切的殺機都悄然開始朝癸冥星涌去。
  無論是那些參賽的大羿氏子弟,還是蕭天龍他們,已從諸多消息中判斷出,那癸冥星,便是那“陳尋”的必經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