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18 轟動全場

癸冥星。
  此星迥異其他,體積奇大無比,足足是其他星球的千倍有余,遠遠望去,宛如懸浮在星空上的烈日,奪目之極。
  而想要抵達那梼杌星系最深處的濁靈星,不可避免便要經過這癸冥星。
  嘩啦~~
  虛空中一陣波動,映現出陳汐和鐵韻娉的身影來。
  “此地果然不凡,阿鼻濁氣已經滲透進星球的每一寸土壤,令得此地山川草木皆都變得堅固無比。”
  陳汐飄然落地,抓起一塊巖石,五指微微用力,竟沒能將其捏碎,不禁微微有些驚訝。
  “前輩……”鐵韻娉身軀忽然一陣搖晃,臉色陡然變得蒼白,恍惚不已。
  陳汐眉頭一挑,猛地祭出蒼梧幼苗,撐起一片清瑩瑩的光幕,將鐵韻娉籠罩。
  一剎那間,鐵韻娉就如同還魂似的,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眉宇間卻是兀自殘留著一抹驚悸。
  “這是阿鼻濁氣的侵襲之力,切記不要分心,以免被其有機可乘,動搖你的神道根基。”陳汐叮囑道。
  “好可怕。”鐵韻娉心有余悸。
  “你跟在我身邊便可以了,依我看來,從此地開始,已經不是洞微真神能夠踏足,或許,這正是比賽規則中必須有領隊者參與的原因吧。”陳汐隨口說著,目光卻是在打量四周環境。
  這癸冥星上因為被阿鼻濁氣籠罩的緣故,一片荒蕪,死絕一片,雖是白晝,卻給人陰森可怖的感覺。
  尤為令陳汐凜然的是,那大地上,不時能夠看見白骨遺骸,有的披著殘破腐朽青銅甲,有的甚至破碎的分不出究竟是兇獸遺骸,還是神靈遺骸。
  風沙吹過,甚至可以看見諸多殘碎的神寶,大都已腐朽不堪,被阿鼻濁氣沾染,毫無靈性。
  顯然,在這無垠歲月長河中,這顆癸冥星上曾發生過諸多殺戮、征戰之事,埋沒了諸多生靈。
  而今,這一切都隨風而去,化為滿地的遺骸和殘片。
  “看來,這些遺骸的主人,當年也曾為奪取阿鼻濁劍而來,可惜還未成功,便身隕此地,化為一抷黃土。”
  陳汐倒是聽說過,在雪墨域的無垠歲月中,不少神靈冒險來此,為的便是那阿鼻濁劍,可惜至今無一人能夠得逞。
  對于此,陳汐倒也沒什么感慨,自古至今,像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嗯?”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行動時,忽然眉頭一皺,臉色瞬間變得淡漠起來,眼眸中隱隱流溢著一縷縷肅殺之氣。
  “呵,沒想到他們倒是急不可耐,主動找上門來了。”陳汐心中冷笑,隨口吩咐鐵韻娉,“站著別動。”
  鐵韻娉怔了怔,有些惘然。
  但下一刻她就明白過來,因為在極遠處的虛空中,忽然一陣波動,顯現出一道道身影來。
  那為首的,赫然是璇拓子、蕭若若、蕭天龍、陸燕等人,足足有二十余人。
  顯然,其中有不少必然來自靈真道觀,乃是蕭若若、璇拓子的同門。
  “鐵師妹,我們可總算見面了。”
  一看見鐵韻娉,那陸燕心中就不受控制地升起一股怒火,尖聲冷笑出聲,一個外門卑微愚蠢的女弟子,居然能做到這一步,這簡直讓她無法接受。
  鐵韻娉臉色微微一變,倒并非是因為陸燕的譏諷,而是因為她看見了璇拓子!
  這位名揚整個雪墨域的年輕一代翹楚人物,居然也親自前來,這讓她心中不禁有些擔憂。
  對于此,陳汐反倒笑了,笑的很燦爛:“看來,你們已經開始擔心名次被超越之后的下場了?”
  什么下場?
  自然是跪地道歉,自廢神道根基!
  蕭天龍、陸燕他們皆都聽出話中含義,臉色皆都一沉。
  “陳尋,都到了這種時候,你還能笑的出來,也算是一號人物了,不過,從今天起,恐怕你就是廢人一個了。”蕭若若站了出來,美麗的面龐上帶著一抹驕傲,更是一抹冷意。
  “哦?”陳汐瞥了對方一眼,道,“你的意思是,我注定會在賭約中失敗了?”
  “當然。”蕭若若毫不猶豫答道,顯得很自信。
  “那好,你既然如此自信,敢不敢現在和我立下一個賭約,要求很簡單,同樣是跪地道歉,自廢神道根基,敢嗎?”陳汐抬眼望著她,眸中波瀾不驚。
  “你……”蕭若若神色一滯,萬沒想到,此時此刻,陳汐竟會提出這等要求。
  “笑話!你馬上就要被淘汰出局,有什么資格要求我姐姐和你對賭?”蕭天龍在一旁呵斥,眉宇間盡是不屑。
  “那就是不敢了?”陳汐笑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拋去身份不談,你們也不過一群草包罷了,毫無膽魄可言,實在讓人失望。”
  一句話,直接把一群人罵了,令得他們臉上都是變得不善起來。
  “大膽!”
  “找死!”
  有兩個靈真道觀的弟子按捺不住,猛地沖出來,一個手持道劍,一個手持拂塵,狠狠朝陳汐殺來。
  轟隆~
  一下子,天地變色,殺機轟然擴散。
  劍氣沖霄,裹挾萬重劍影,瑰麗而燦然,涌動滾滾神道法則,拂塵若星河倒卷,白茫茫一片。
  兩種攻擊,肅殺狠辣,來自靈真道觀兩位洞光靈神境之手,聲勢駭人到了極致。
  不得不說,這兩位是這一境界中的一流高手,若實力不足,也斷無法在這一場星狩大會中堅持到如今。
  對于此,陳汐卻是屹立原地不動,臉龐上的笑意愈發燦爛。
  “一個賭約而已,就把你們逼迫得使出這種以多欺寡的下三濫手段,果真不要臉。”
  就在那攻擊快要逼近,陳汐忽然動了,駢指為劍,輕輕一掃。
  唰!
  一抹寒芒乍現,甫一出現,天地歸于沉寂,唯有一縷劍吟響徹九天十地。
  劍皇之境第一式——滅殺五行!凌厲肅殺,無物不摧!
  嘭!嘭!
  攻來的劍光、拂塵齊齊轟然炸碎,化作漫天光雨飛灑。
  然后,那兩個出手的靈真道觀弟子還沒來得及閃避,就被這一道余勢不減的劍氣掃中,一個被破開胸膛,一個被斬斷臂膀,神血飛灑,發出凄厲的慘叫。
  雖沒有被直接淘汰出局,可已是重傷在身!
  眾人頓時心中狠狠一震,眼瞳擴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才一剎那而已,快得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兩位洞光靈神竟已遭受重創!
  “怎么會這樣!?”那陸燕嚇得尖叫起來,漂亮的臉蛋都扭曲成一團。
  這實在太過駭人,那可是兩位一流洞光靈神,更是來自靈真道觀這等頂尖勢力,尋常難逢對手,可如今,居然在這一擊之中就被重傷,這讓誰能夠接受?
  不止陸燕,其他人也是臉色一變。
  之前他們已經預估到陳汐實力非同尋常,可卻沒想到,竟會強橫到這般地步。
  就連一直冷眼旁觀的璇拓子也不禁動容,眼眸微瞇,神色變得微微凝重起來。
  換做是他,雖說也可以做到這一步,但他卻無法接受,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年輕人,所擁有的實力居然能夠和自己相提并論了。
  “就這點能耐,也敢跑出來撒野,真是不知死活。”陳汐搖頭,言辭間盡是譏諷。
  這讓蕭若若、蕭天龍等人都是又驚又怒,目光齊刷刷望向了一側的璇拓子。
  “朋友,我來領教你的手段,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也就在此時,璇拓子猛地踏步而出。
  他身穿道袍,卻用的是一柄殺氣縈繞的戰戟,眼神如兩輪神月,瞳孔烙印一對神秘道紋符號,燦然無比。
  咔嚓咔嚓!
  伴隨著他腳步踏出,這片天地每一寸虛空都在龜裂,似承受不住這等神威壓迫。
  這一幕著實震撼了在場不少人,須知,這可不是尋常之地,天地被阿鼻濁氣浸透,最是堅固無比,堪比神寶。
  而僅僅只是釋放出的神威而已,就震碎天地時空,自然駭人聽聞。
  頓時之間,那蕭若若、蕭天龍等人皆都重新振奮起來,從璇拓子身上看到了無盡希望和信心。
  這一刻,陳汐眼眸也瞇了瞇,盛名之下無虛士,這璇拓子的實力倒是不容小覷,起碼比他所遇到的九伯、魔禮丑都要強上一大截。
  轟!
  沒有任何廢話,璇拓子揮動戰戟,撕裂長空,帶著一股古拙道韻,還有一種無堅不摧的殺氣,一下子橫掃而至。
  嘭!
  陳汐一掌拍出,將那戰戟震開,而后身影一閃,若一頭鯤鵬迎沖而上。
  轟隆~~~
  他一拳轟出,似狂嗨汪洋暴沖,氣勢磅礴,力道萬鈞,直似要將天地乾坤毀滅。
  這是陳汐最近才探索出來的全新戰斗方式,以無極神箓為核心,轉化為不同的神道法則力量,以求和自己的道法之間達到最完美的匹配。
  就像這一拳,蘊含五行神道,五行相生,循環不盡,恰似大道圓滿之兆,充盈著令人擋無可擋,逃無可逃的恐怖壓迫感。
  璇拓子眼瞳一縮,識得厲害,手中戰戟驀地爆綻萬重道光,氤氳玄妙道紋,硬生生與之對拼。
  轟!
  一剎那間,這片天地產生轟鳴,巖石齏粉,大地沉陷,爆碎的神光擴散,一片混亂動蕩,令周圍眾人皆都駭然,紛紛閃避,唯恐被波及到了。
  ——
  ps:今天下午的火車,凌晨2點到家,等回去略作休息,金魚便會全身心投入碼字戰斗!貓撲中文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