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620 冤家路窄

陳汐曬然,在這狩獵區中,對方竟拿死亡威脅自己,還真是被怒火沖昏了頭。
  “知道剛才為何我不動殺機么,不是忌憚,僅僅只是想讓你嘗一嘗被羞辱踐踏的味道罷了。”陳汐笑說道,云淡風輕。
  璇拓子臉色愈發陰沉,咬牙暴喝:“休得放肆,哪怕你能活著離開狩獵區,得罪了,也別妄想能存活下去了!”
  言外之意,就是要和陳汐拼個不死不休了。
  陳汐神色淡漠,只哦了一聲,已懶得和對方廢話,他一路殺伐至今,都不知道聽到了多少像這樣的威脅話語,又怎會把這些放在心中了。
  轟隆!
  一個哦字,猶如最刺心的嘲諷,令得璇拓子再按捺不住,雙手持戰戟,猛地破殺而下,將這片時空斬裂,出現一道天痕大裂縫,似將乾坤都劈開。
  一時之間,戰戟重重,浮現出一尊尊神魔虛影,吟誦道經,釋放神威,懾人心魂,映襯得這一擊威勢愈發恐怖。
  遠處觀戰的鐵韻娉心頭狂跳,遍體生寒,這璇拓子的戰斗力似又比剛才強大了一大截,太過駭人。
  唰!
  陳汐身影也是在同一時刻動了,在時空中不斷跨步,主動迎上,一拳轟砸而去。
  轟隆隆~~
  繚繞著億萬神秘符文的拳頭和那萬千重戟影對撞,爆綻出若驚雷的轟鳴,響徹九天十地,神輝爆碎。
  “看來,對方身上被激發出來的力量可有些不尋常……”旋即,陳汐身影微微一晃,氣血有些翻騰,他眼眸微瞇,并未有什么驚懼。
  璇拓子渾身彌漫著滔天道門玄氣,臉色陰沉若淌水,目光中怒火洶洶燃燒。
  對方居然又擋下了!
  這是他的殺手锏,乃是來自靈真道觀一位老古董的力量,烙印在其體內,一旦激活,足可以讓他和洞宇祖神進行短暫的對抗!
  可如今,卻居然依舊奈何不得對方……
  這讓璇拓子差點都無法接受。
  轟!
  他猛地一聲暴喝,再次揮動戰戟,凝聚出一股更為強橫的力量,如滔滔江海一般,磅礴宏大。
  戰戟上,蘊生出神秘的道紋玄光,古樸厚重,似有開天辟地之神威,懾人無比,明顯不是一尊洞光靈神所能擁有。
  陳汐挑眉,這等戰斗方式倒是和他的“爆氣弒神功”有些相似,同樣是提升一個人的戰斗力,不過顯然,對方激活的并不是屬于他自己的力量。
  殺!
  璇拓子沖殺而來,愈發狂猛,似震怒天尊下凡,手中戰戟破碎萬物,無堅不摧。
  陳汐身影一閃,并未硬撼,施展鯤鵬神術,風雷并濟,陰陽交融,瞬息閃避開,看在璇拓子眼中便是在示弱和忌憚。
  “想躲?”璇拓子冷笑。
  轟!
  他動作毫無停滯,持戰戟再次殺來,一剎那間而已,戰戟已劈殺出萬千次,鋒芒點點,若億萬星光在流竄,越發恐怖。
  這片天地都被擊碎,無比可怕,映襯得璇拓子宛如蓋世戰神。
  陳汐眉頭皺了皺,再次閃避開,原本以為對方體內那一股力量,持續不了多久,可結果出乎他的意料,對方的戰斗力竟是一直在提升。
  這不得不讓人心驚,那究竟是怎樣一股力量,才能達到這般可怖的威能?
  “怎么,害怕了?哼,玩了,今日你必須為之前所做一切付出血得代價!”璇拓子渾身璀璨奪目,手持戰戟,長發飛揚,殺招愈發凌厲。
  “看來你還沒記住剛才的踐踏和羞辱,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不知死活。”陳汐曬然而笑。
  “殺!”
  璇拓子神色冰冷到極致,目光如刀,戰戟近乎燃燒起來,神輝沸騰,刺目無比。
  他不再廢話,他已憤怒的恨不得把陳汐當場撕碎。
  陳汐見此,不再閃避,他已看出,這樣下去,對方戰斗力只會愈發狂暴,他已不想再就此耗下去。
  轟!
  下一刻,陳汐體內迸發出無量神光,無極神箓全力元轉而開,億萬神道法則猶如神鏈,籠罩其全身,轟涌出熾盛無匹的神道之力。
  他猛地一探手,竟硬生生破開萬千攻勢,一舉抓住對方戰戟,手指發力,宛如鐵鉗牢牢將戰戟鋒芒禁錮,而后猛地一用力,這件神寶竟劇烈扭曲起來。
  看見這一幕,鐵韻娉驚得渾身都僵硬,再無法找出任何詞匯形容心中震撼,這位前輩也太強橫了,強大到讓人無言以對。
  這件戰戟明顯是一件先天靈寶,此時劇烈掙扎,并未受損,可卻令璇拓子驟然色變,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陳汐竟如此變態,居然敢施展空手入白刃!
  “滾!”他怒吼,運轉全身力量,渾身道光轟震流淌,涌入其戰戟之中,狠狠發力。
  陳汐目光冷冽,右手兀自鉗住戰戟,左手則偏執如劍,哧啦一聲,一道“歸去來兮”突兀浮現,在對方措手不及的一剎,硬生生斬掉其一臂。
  若非閃避及時,甚至這一擊都足以要了璇拓子的命!
  可也正因這一擊,他驟然吃痛下,猛地被陳汐奪走手中戰戟,整個人被震得倒飛,斷臂處灑血,狼狽之極。
  “這怎么可能!你……你……究竟是誰!”璇拓子神色扭曲,驚怒到極致。
  對方戰斗力太變態,連自己施展殺手锏,對方都能赤手空拳接住,且一舉傷害到自己,這簡直不可思議!
  轟!
  陳汐一抖手,將這柄戰戟擲出,插入地面。
  同一時間,他腳踏虛空,渾身符文交織,猛地迎沖上前,一腳朝璇拓子踏去。
  “你敢!”璇拓子目眥欲裂,猛地雙臂發力,如抱陰陽,狠狠硬撼而去。
  喀嚓!喀嚓!
  一陣骨頭爆碎聲響徹,他雙臂之力被陳汐一腳踏碎,力道迸發,將其臂膀筋骨全部震碎,神血迸濺。
  然后,嘭的一聲,如同之前那般,璇拓子再次被陳汐一腳踏在胸膛,狠狠踩下虛空,鎮壓在地面。
  這讓鐵韻娉悚然,太嚇人了!這位前輩的戰斗力究竟強橫到何種程度了?這哪可能是洞光靈神能夠施展出的威勢?
  “啊——!”
  璇拓子痛苦大叫,劇痛難忍,面孔扭曲,渾身痙攣,這一腳讓他幾乎失去戰斗力,神道根基都差點紊亂崩潰。
  陳汐見此,不禁冷笑:“就這點能耐,也敢……”說到這,他忽然眉毛一挑,臉色徹底冰冷。
  哧啦!
  就在這一剎那,一支青銅神箭飛來,撕裂長空,帶著一種凌殺萬物,破滅天下的銳氣,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洞穿之力。
  最關鍵的是,這一道神箭并非是瞄準陳汐,而是佇足在遠處的鐵韻娉!
  又是大羿氏!
  陳汐震怒,一下子就猜出偷襲之人的身份,在末法之域時,他就曾被如此對待過,如今,對方居然依舊敢故技重施,簡直無可饒恕。
  同時,他也清楚,來人極為自負,出手時機,恰到好處,精準的令人發指,尤其是這一擊的威勢,也是可怖到極致,非以往可比。
  就像現在,鐵韻娉戰斗力已經提升許多,可面對這一擊,竟是被震懾得呆滯在那里,無法動彈!
  唰!
  陳汐移形換位,在間不容發的一剎那,猛地擋在了鐵韻娉身前,可已沒有時間去抵擋這一箭。
  一剎,陳汐左胸處就被洞穿一個血窟窿,那強大的沖擊力,將其身影都震得倒飛出去。
  咚!
  這一道青銅神箭穿透陳汐胸口之后,余勢不減,將遠處一座巨山都擊碎,山巖崩滅,化作飛灰,消弭一空。
  有此可見,這一道青銅神箭的力量何其之可怖,若被它正面擊中,都讓人擔心,是否有機會被神諭的力量挪移救走。
  “混賬!”
  陳汐咬牙,左胸處傷口兀自殘留一股可怖的銳氣,在不斷沖擊他的身軀。
  但陳汐已顧不得這些,身影一閃,就帶著鐵韻娉離開原地。
  哧啦!哧啦!
  果然,就在二人剛離開原地,一道道青銅神箭破空殺來,時空爆碎,攝人無比,將這片天地都轟碎,萬物不存。
  這一下,陳汐總算感知到,極遠處的地方,不知何時佇立了許許多多的身影。
  而那為首的赫然是大羿氏二公子羿遜、三公子羿天!
  其中羿遜手握一柄青銅古樸大弓,眸光冷峻,正遙遙鎖定這里,氣機肅殺,凌厲無匹。
  可當察覺到陳汐的意念掃來,他忽然輕輕一笑,揮了揮手中的青銅大弓,動作輕佻,盡是不屑和挑釁之意。
  但旋即,他竟是不再停留,帶著身邊眾人轉身而去。
  陳汐臉色冰冷,動了真怒,也顧不上那璇拓子,身影一閃,轟然朝遠處挪移而去。
  可最終,卻沒能追攆上。
  再加上陳汐心系鐵韻娉安危,也只能強忍著心中怒意,放棄了追殺的打算。
  “這些該死的東西!”
  面對這些宛如刺客一般神出鬼沒,又精通箭道的家伙,陳汐也不禁恨得牙癢癢。
  可他很清楚,這就是大羿氏的可怕之處,他們的戰斗方式,注定最擅長的就是遠攻和偷襲。
  “前輩。”當陳汐返回時,鐵韻娉連忙迎了上去。
  “那家伙呢?”陳汐目光一掃,場中早已被自己打得幾乎徹底喪失戰斗力的璇拓子,竟是消失不見了。
  “自己主動出局了。”鐵韻娉神色復雜,又帶著一抹深深的憂慮,“他說,等咱們離開星狩大會時,就是咱們的死期……”
  ——
  第二更10點。--5362+dpataioin+403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