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621 一鍋端

陳汐眼睛瞇了瞇,卻是不屑道:“這樣的家伙我見多了,不必放在心上。”
  鐵韻娉道:“可是……璇拓子背后可站著靈真道觀,若他們因此而對我們動手……”
  陳汐笑著打斷道:“放心,當年我還是洞微真神時,被一位洞宇祖神追殺了一個多月,還不是安然活到現在?”
  鐵韻娉瞠目結舌,差點都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前輩他未免也太生猛了吧?
  “更何況,等星狩大會結束后,咱們便立即離開雪墨域,他們即便想對付咱們,只怕也是無計可施。”
  陳汐又安撫了眼前的少女一句,在他的計劃中,的確是如此打算的。
  鐵韻娉點頭道:“嗯,我一切聽前輩的。”
  旋即,她眼眸凝視著陳汐左胸口處那血淋淋的傷口,擔憂道:“前輩,您的的傷勢……”
  “無礙,很快便可以恢復。”陳汐一邊說著,一邊目光一掃四周,道,“我們先離開這里,剛才動靜太大,只怕已驚動了不少人。”
  “嗯。”
  當下,陳汐施展時空挪移之法,帶著鐵韻娉瞬間消失原地。
  ……
  “璇拓子居然被擊敗了!”
  “老天,那陳尋的戰斗力太逆天了,他究竟是從哪里來的?為什么之前從沒聽說過他的名字?”
  “剛才他施展的是鯤鵬神術,很有可能便是北冥域鯤鵬一族的后裔!”
  “不可能吧,北冥域距離咱們雪墨域,擱著足足數百個域,鯤鵬后裔怎可能跑來這里?那些家伙可都驕傲的很,除了中央帝域外,其他地方很難入他們的法眼。”
  “不說這些,你們剛才注意到了嗎,連大羿氏二公子羿遜也是在偷襲的情況下,傷害到了那陳尋。”
  “嘿,怎么說呢,若不是那個紫冥神宗的小丫頭,羿遜想要得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在陳汐和鐵韻娉離開不久,從四面八方忽然涌來一道道神念,籠罩在這片戰場中,彼此交流不已。
  聲音中,無不對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感到震撼和難以相信,他們很清楚,因為這陳尋的橫空出世,這一場星狩大會的格局……要變了!
  ……
  夜幕降臨。
  熟悉的“狩獵榜單”一如往常般浮現在蒼穹之上,鋪展而開,一顆顆耀眼的名字在其中閃爍著。
  這已經是星狩大會進行的第五十五天,還剩下五天,便將落下帷幕,無論是星空中那些大人物們,還是分布在這片宙宇各個星球上的修道者,早已對那榜單上的名字司空見慣。
  尤其是那位列前二十的名字,自星狩大會至今,都幾乎沒有發生過變化,保持著一成不變的格局。
  但出于慣性,在今天晚上這一道榜單出現時,人們還是禁不住抬眼掃了一下那排名前二十的名字。
  旋即,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那排名第二的位置上,蕭若若的名字居然消失了!
  眾人差點都以為自己眼花了,再仔細看去時,卻依舊如此,那排名第二的名字,已經由之前排名第三的羿天取代。
  頓時之間,無數嘩然聲響徹在這同一片夜幕之下。
  “排名消失了!這豈非意味著蕭若若已經被淘汰出局?”
  “誰這么厲害,居然能夠打破璇拓子的守護,是官洪羽動手了嗎?”
  “或許是大羿氏二公子羿遜,畢竟,大羿氏箭道無雙,實力比之官洪羽、璇拓子也并不逞多讓。”
  “老天!這一次星狩大會的格局居然在這時候發生了變化,著實出人意料。”
  對于那些分布在各個星球上的修道者而言,也僅僅只能憑借狩獵榜單上的排名變化來推測事態發展,而無法真正知道,究竟是誰將蕭若若、璇拓子一舉淘汰掉。
  可對星空中的大人物們而言,卻一下子判斷出,這個驚天變故絕非官洪羽、羿遜他們能夠辦到。
  或者說,他們決不會在這一刻就對璇拓子、蕭若若動手。
  “沒想到,沒想到啊!”靈真道觀的長老妙崖喃喃,臉色已是逐漸變得陰沉,快要淌出水來。
  眼見只差五天時間,星狩大會便將落下帷幕,可卻在這等關鍵時刻,蕭若若和璇拓子一舉被淘汰出局,這讓他如何接受得了?
  附近其他大人物們神色皆都變得怪異,有憐憫,有疑惑,有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妙崖這老家伙這一刻只怕氣得快瘋掉了吧?
  “嗯?不對,似乎這次躋身前一百名種得靈真道觀弟子,皆都被淘汰出局了……”
  有大人物驚疑出聲。
  其他人一看,發現果然如此,臉色也都是微微一變,好狠辣徹底的手段,竟把靈真道觀的參賽弟子一鍋端了!
  這么做,簡直跟徹底得罪靈真道觀都沒什么區別,以這些大人物們的了解,官洪羽、羿遜這等弟子絕對不會這么干了。
  那么,出手之人究竟是誰?
  而這一刻,妙崖的臉色已是憋得鐵青無比,額頭青筋扭曲,內心的憤怒已刺激得他快要暴走。
  好大的膽子,好狠辣的手段!
  簡直是不把我靈真道觀放在眼中了!
  這絕對是挑釁!
  就在此時,一名弟子匆匆而來,附在妙崖耳畔也不知說了些什么,令得他眼瞳驟然一凝,旋即再控制不住怒火,叫道:“居然是他?這怎么可能!?”
  幾乎是同一時間,其他大人物們也得到消息,了解到了發生在狩獵區中的一切,頓時之間,臉色皆都變得精彩無比。
  陳尋!
  居然是這家伙!
  對這些大人物們而言,陳尋這個名字已不再陌生,早在半個月前,因為鐵韻娉的強勢崛起,殺入狩獵榜單前一百名之中,令得陳尋這個名字出現在了他們視野之中。
  且后來鐵韻娉的排名不斷提升,更是令他們側目,早已推斷出,這一切都是那個陳尋之功勞。
  可直至如今,他們也都是對陳尋的身份一頭霧水,根本就不清楚,這小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而當得知璇拓子、蕭若若一擊那些靈真道觀的弟子,皆都是被那陳尋一人給擊敗淘汰掉時,這些大人物們心中也不免升起一陣驚濤駭浪,震撼不已。
  洞光靈神這個境界之中,璇拓子早已達到了頂尖巔峰的高度,同輩之中幾乎難逢對手,可如今,卻竟被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一舉淘汰掉,這讓誰敢相信了?
  氣氛有些沉悶。
  一眾大人物們皆都在思忖,目光閃爍不已。
  “諸位可還曾記得,在兩個月前,整個雪墨域突降天地異象,誕生了一位神靈至尊?”
  忽然,玉霄神宗大長老墨詹沉聲開口,令在座一眾大人物們心中皆是一驚。
  “難道墨詹道友的意思是,那陳尋有可能便是那個剛晉級洞光靈神境,便一舉獲得‘神靈至尊’資質的年輕人?”眾人吃驚開口。
  “若非如此,他怎可能做到這一步?”墨詹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道。
  “不可能!”靈真道觀長老妙崖神色驚怒道,“即便他擁有神靈至尊的潛力,可畢竟才剛剛晉級洞光靈神境,焉可能會是早已立足巔峰地位的璇拓子的對手?”
  不少人也都深以為然,是啊,那神靈至尊潛質終究是潛質,而無法轉化為戰斗力。
  可如此一來,眾人愈發疑惑了,這陳尋究竟是誰?那兩個月前誕生的神靈至尊,是否和他有關系?
  這一刻,陳汐在這些雪墨域大人物們眼中的形象變得愈發神秘了。
  在場之中,唯獨羽澈女帝一直保持沉默,她紅裳如火,體態修長,紅紗遮面,一對如水清眸一直凝視著遠方梼杌星系深處。
  在他身邊,老者云擎手持犁天神劍,漠然不語,和羽澈女帝一樣,似對四周一切渾然不覺。
  “女帝大人,我懷疑那陳尋來歷有問題,必須得查清楚!”忽然,那妙崖一咬牙,沉聲開口,將目光望向了羽澈女帝。
  眾人心中一凜,萬沒想到,在這一刻妙崖居然會做出如此失態的舉動了。
  “你的意思是說,女帝大人放了一個有問題的人參與到了狩獵之中?”一旁的云擎開口,神色淡漠,語氣平靜。
  可僅僅一句話,卻令那妙崖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拱手道:“在下絕無質疑女帝大人的念頭。”
  “這陳尋沒問題。”羽澈女帝忽然開口,悅耳低沉的聲音似有一股魔力,令人不自主便心生一股信服。
  妙崖怔了怔,欲言又止,最終沉著臉不再多說。
  羽澈女帝乃是雪墨域域主,權柄無上,主宰雪墨域三千宙宇不知多少歲月,她說的話,至今還無人敢詆毀了。
  包括妙崖也不敢,哪怕他背后站立著靈真道觀這等頂尖大勢力,也不得不尊重羽澈女帝的尊嚴。
  見羽澈女帝都為這陳尋開口,其他大人物們也都是一陣吃驚,難道女帝大人她早已知道了這小子的身份?
  可為何她不點明呢?
  難道其中有什么隱情不成?
  “云擎,小心準備,那官洪羽已經踏足濁靈星,莫要讓他被阿鼻濁劍所傷了。”
  羽澈女帝再次開口,卻是說起另外一件事,一下子把在場眾人的注意力轉移。
  濁靈星。
  阿鼻濁劍藏匿之地。
  玉霄神宗弟子官洪羽居然已踏足其上!
  ——
  Ps:明天金魚生日,就用更新來度過吧,保底2更,起碼3更,竭力4更。這個月還會有10更爆發,容金魚一些時間恢復恢復戰斗力,求月票鼓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