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22 最后三天

當新的一天來臨,幾乎所有關注這一場星狩大會的修道者皆都知道了一件事。
  璇拓子和蕭若若等人的出局,竟完全是由一個人造成,這人的名字叫陳尋!
  一時之間,關于陳尋的討論儼然成為了最熱門得話題,風頭之盛,甚至都隱隱蓋過了玉霄神宗的官洪羽,大羿氏二公子羿遜。
  畢竟,那璇拓子可是和官洪羽、羿遜同一級別的存在,可如今卻慘敗在了那陳尋手中,這如何能不讓人震驚?
  “陳尋所守護的弟子名叫鐵韻娉,現如今排名在第四十位,你們說,在狩獵結束時,那鐵韻娉能否在陳尋的幫助下,躋身在前三之列?”
  “很難,就只剩下五天了,別說躋身前三,躋身前十都幾乎不可能,相差太懸殊了。”
  “我倒是感覺他可以辦到,你們之前誰能想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鐵韻娉能夠躋身前一百?又有誰能想到,她在短短幾天之內,一舉將名次提升到了第四十的行列中?這一切可都來自那陳尋的手筆!”
  “哼,既然咱們誰也說服不了誰,那就拭目以待,靜候最終結果吧。”
  像這樣得議論,幾乎發生在每個星球上,有此可見,陳汐和璇拓子這一戰所造成的影響力何等之大。
  ……
  癸冥星。
  一處隱秘的深淵巖洞中。
  經過一夜的修復,陳汐左胸處得傷口也已愈合,并未留下什么后遺癥。
  陳汐長身而起,來到洞口,那里蒼梧幼苗扎根在虛空中,青翠的枝葉飄曳,灑下夢幻似的點點綠光。
  僅僅一夜的時間,蒼梧幼苗的體積似乎又大了一圈,枝葉愈發青翠、宛如世間最純凈的翡翠,彌漫著濃郁的神性氣息。
  尤其是其莖稈、葉脈上,相較于之前,原本淺顯模糊的道紋也是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就是汲取阿鼻濁氣所帶來的好處,這癸冥星上的阿鼻濁氣極為濃郁,根本不必陳汐去尋覓,蒼梧幼苗便可以汲取到源源不斷的養料,轉為為自己的力量。
  “似乎……還是不行,看來想讓蒼梧幼苗徹底蛻變,只有去哪濁靈星了。”
  陳汐仔細觀察許久,發現僅僅只是單純汲取這些飄逸在天地間的阿鼻濁氣的話,還遠遠不夠令蒼梧幼苗進行徹底蛻變。
  換而言之,想要讓它蛻變,必須有一個大的機遇,而在陳汐看來,若想尋覓這等機遇,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濁靈星!
  那里極有可能便是阿鼻濁劍的藏匿之地,所孕育的阿鼻濁氣也必然十分驚人。
  同樣的,那濁靈星也必然整個狩獵區中最兇險的地方!
  不過陳汐對此倒并不忌憚,危機危機,越是大機運,往往伴隨著大危險,大恐怖。
  而最為重要的是,想要幫助鐵韻娉躋身前十之列,前往濁靈星進行獵殺行動也是勢在必行。
  想明白這些后,陳汐沒有再耽擱時間,帶著鐵韻娉直接展開了行動。
  ……
  濁靈星。
  通體漆黑,四周纏繞著厚厚一層黑霧,宛如實質,那黑霧全都是由阿鼻濁氣所化,顯得懾人無比。
  尋常修道者來此,別說踏足濁靈星上,單單是那籠罩四周的黑霧,都足以要了他們的小命。
  遠遠望去,整個濁靈星宛如一顆鑲嵌在梼杌星系最深處的一顆黑寶石,漆黑中透著陰森詭秘的味道。
  嗚嗚嗚~~嗚嗚嗚~~~
  當陳汐帶著鐵韻娉遠遠立在星空中,看見那濁靈星時,就聽到一陣宛如鬼哭狼嚎的聲音,從那星球上遠遠傳達而來。
  幾乎是同時,一股邪祟、陰森、罪愆、嗜殺的迫人氣息,也是猶如一道無形的枷鎖,將這片區域籠罩。
  僅僅遠遠往上一眼,就讓鐵韻娉心中一陣煩躁,腦海中雜念紛呈,生出一股強烈的嘔吐**,仿似神魂都似經受不住,欲要在此刻沉淪墮落。
  這讓她不禁駭然,神色變得愈發凝重,她很清楚,這次若非是陳汐帶自己前來,只怕早在之前自己就遭遇不測了!
  “你拿著此物,緊緊跟在我身邊,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了。”陳汐凝視遠處的濁靈星許久,忽然拿出蒼梧幼苗,遞給了鐵韻娉。
  鐵韻娉并不清楚蒼梧幼苗為何物,可卻很清楚,這株神異的小樹能夠汲取阿鼻濁氣,這可不是尋常神珍能夠相媲美的。
  如今見陳汐抬手就把它交給自己,她又是感動,又是緊張,又有些不知所措。
  陳汐見此不禁啞然,道:“放寬心,那濁靈星又非龍潭虎穴,大不了就是被淘汰出局而已。”
  鐵韻娉期期艾艾道:“我不是擔心危險,我是擔心萬一損傷了這小樹可咋辦。”
  陳汐怔然,笑道:“別說是你,連我如今的力量,可都無法損傷這蒼梧幼苗的一片葉子。”
  鐵韻娉吃驚:“它這么厲害?”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解釋,帶著她倏然化作一抹金光,劃破那籠罩在濁靈星四周的重重黑霧,瞬息消失不見。
  ……
  “女帝大人,如今狩獵區中僅剩一百三十七名弟子,其他弟子皆都已被淘汰出局,那僅剩的弟子中,有八十九位在狩獵區外圍行動……”
  “你只需告訴我,如今有多少弟子進入到了濁靈星。”
  “不算他們身邊的領隊者和神奴的話,攏共有十九名弟子如今已抵達濁靈星。”
  星空上,云擎飛快將自己所了解到的消息一一稟告。
  “十九名弟子,十九個領隊者,外加一群神奴……能堅持到最后的,也不知會有多少了。”
  羽澈女帝雙手負背,孑然立在虛空中,清眸凝視遠處,“云擎。”
  “老奴在。”
  “把犁天神劍交給我。”
  “大人您……”
  “不錯,這次由我親手來對方那阿鼻濁劍,我已沒多少時間再等待下去了。”
  “喏。”
  ……
  黑色的蒼穹、黑色的大地、黑色的山巒……放眼望去,整個濁靈星上,一片漆黑,甚至空中呼呼作響的風聲,河流中流淌的水浪,皆都是漆黑一片。
  這等情景太過森然,宛如來到了一片黑色煉獄之中,空氣中充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之力,令人呼吸困難,神魂都受到一種恐怖的震懾之力。
  當陳汐帶著鐵韻娉抵達于此,臉色一瞬間變得凝重起來,單單是這天地中充斥的力量,都讓他嗅到一股恐怖危險的氣息。
  嗡~嗡~
  而此刻,鐵韻娉手中捧著的蒼梧幼苗卻忽然變得亢奮活潑起來,釋放出一縷縷奇異的波動,枝葉搖曳,飄灑出濛濛綠光,竟是開始不斷汲取空氣中那濃厚無比的阿鼻濁氣。
  顯然,它已把這濁靈星當做了一個天然的養料場。
  但僅僅一剎那,陳汐就臉色一變,因為在他的意念中,正有一道道陰森暴戾的身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朝這邊靠近。
  那些身影,莫不渾身殘破,有的披著碎裂青銅甲,有的衣衫襤褸,有的甚至四肢不全,渾身骨骼裸露,可無一例外的,他們的身軀呈現出如巖石般堅硬的黑色,他們的眼眸空洞而死寂,宛如一群沒有靈魂的行尸。
  濁靈!
  一種被阿鼻濁氣侵蝕,令道心墮落,而衍化成的可怖靈體!
  他們生前,乃是一尊尊強大無匹的神祗,死后,則化作了一具具只知殺戮、嗜血的死寂靈體。
  此刻,這些濁靈顯然察覺到了蒼梧幼苗所釋放出的奇異波動,瘋狂奔襲而來。
  他們速度很快,施展時空挪移,完全不遜色于任何洞光靈神境存在。
  唰!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抬手抓住鐵韻娉,剎那之間就消失在原地,在每搞清楚濁靈星上的狀況前,他可不想跟這些濁靈硬拼了。
  但很快,陳汐就發現,這些濁靈宛如通靈似的,居然一路追攆了上來,且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有新的濁靈加入進來,很快就匯聚了不下上百個!
  這讓陳汐眼眸不禁一瞇,旋即便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一個問題,這些濁靈可都是被蒼梧幼苗吸引而來。
  沒有任何遲疑,他袖袍一揮,當即就把蒼梧幼苗收起來,藏入體內宙宇,同時施展禁道秘紋,遮蔽全身氣機。
  果然,沒多久,這些濁靈宛如失去目標,變得惘然,佇足原地,一陣躁動,卻再無法追鎖定陳汐。
  “沒想到,蒼梧幼苗把這些阿鼻濁氣當做養料,這些濁靈同樣也把它視作了大敵,這樣的話,自己一旦祭出蒼梧幼苗,只怕就會吸引來源源不斷的濁靈攻擊了……”
  陳汐皺了皺眉,他實力再強橫,可也架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濁靈攻擊,尤其是這些濁靈每一個的實力還都堪比洞光靈神境存在。
  旋即,陳汐皺起的眉頭就舒展而開,他忽然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不過在付諸實踐前,他還先搞清楚濁靈星上的狀況,以防在行動時遭遇什么意外。
  “糟了,竟忘了這丫頭還無力去抵抗阿鼻濁氣的侵襲。”陳汐扭頭一瞥,就看見沒有了蒼梧幼苗的保護之后,鐵韻娉的狀況頓時變得不妙起來。
  她小臉蒼白中透著一股黑氣,目光恍惚,呆滯無神,渾身都在微微顫粟,似正在做著一場噩夢,卻無法醒來。
  陳汐哪還敢猶豫,探手抓住鐵韻娉的手,度過去一到渾厚的神力,幫其一舉抵消掉那些入侵體內的阿鼻濁氣,直至對方神色恢復如常,這才暗松一口氣。
  這濁靈星上的確太過兇險,任何一絲的疏忽,都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了。
  ——
  ps:第二更下午6點前。今天金魚生日,求月票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