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62 復仇


  第二更!拜求收藏。
  ——
  大楚王朝地廣物博,坐擁四海,南疆,北蠻、東海、中原,四片區域加起來足足有億萬里之遙,不知有多少門派盤踞其中,多少修士潛修于此,身為大楚王朝的統治者,皇甫仲陵稱得上是至高無上,權柄滔天。
  北衡只是南疆第一宗門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論及地位,卻是拍馬都不及楚皇的千分之一。此刻聽聞如此驚人的秘聞,心中之震驚就可想而知了,在他眼中,白婉晴三人的形象,瞬間變得高大無比,尊崇無邊。
  “待他醒來時,請把這枚玉簡交給他。”在北衡震驚無語時,白婉晴已制作好一個留音玉簡,遞了過去。
  北衡豈敢怠慢,連忙雙手接過,小心放入儲物法寶中,笑道:“道友放心,此事就交給北某了。不知道友還有別的吩咐嗎?”
  白婉晴想了想,再次摸出一枚令牌,遞給了北衡,“這是我的信物,不論是你,還是陳汐,遇到麻煩,盡可以來玄寰域白家來找我。”
  玄寰域!
  北衡心中再次一震,腦海中浮起一個傳說中的瑰麗世界,那個世界錦繡之極,雄渾壯闊之極,是一片擁有著無數傳奇,無數巨擎強者的神奇地方,那里……
  當北衡清醒過來時,白婉晴三人已消失不見,他低頭看著手中令牌,似玉非玉,通體瑩白如雪,煙霞流轉中,一個古色古香的“白”字在其中若隱若現,寥寥一個字,縱橫如劍,磅礴萬鈞。
  “這枚令牌一定得收好,說不定就是我的一個大機遇。”北衡小心把令牌收起來,這才松了了口氣。扭頭看向陳汐時,臉色已是變得溫煦和藹之極,心中,更是把陳汐的地位提升了一大截。
  北衡知道,自己今天是沾上了陳汐的大氣運,才獲得了這神秘的白氏家族的青睞,哪還敢把陳汐當做尋常人看待?
  嗖嗖嗖嗖……
  便在這時,無數道破空聲在隕星山四周此起彼伏地響起,幾乎是瞬間,數千數萬道絢麗的遁飛掠而至。
  北衡目光一掃四周,頓時明白了怎么回事。
  星羅宮剛才啟動九宮星煞滅仙陣,動靜實在太大了,那萬雷傾瀉而下的天地異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注意的到。
  “乖乖!隕星山怎么變成這副樣子了?”
  “好恐怖!整個星羅宮竟然化作了滿目瘡痍!誰干的?難道是天仙?要知道那九宮星煞滅仙陣,威力可是足以滅殺地仙大修士的啊!”
  “一夜之間,雞犬不留,星羅宮這是惹了多么恐怖的敵人?”
  密密麻麻的修士,駕著遁光,漂浮在隕星山四周,這些修士,皆是來自龍淵城各大勢力,有六大家族的,三大學府的,也有來自除星羅宮外的其他七大宗門的。此刻,望著那宛如廢墟的一切,每個人的神情都是震驚之極。
  星羅宮,那可是底蘊雄厚,道統延續數萬年的大勢力,其門下弟子數萬,更有柴紹這等冥化境修士坐鎮,鼎盛強大,處于南疆修行界的一流地位。然而如今,卻在一朝一夕之間悉數化作廢墟、死地,誰能不震驚?
  “咦?快看那邊,好嚇人的黑白漩渦,竟然全都是星煞雷霆匯聚,這若是炸掉,恐怕連地仙都得身死道消!”
  “啊!那里還有人!”
  “那是……”
  一瞬間,眾人的目光齊刷刷投向那足有千丈范圍的黑白漩渦,投向陳汐和北衡身上。
  “太上長老!”
  “陳汐!”
  看到北衡和陳汐,數聲驚呼驟然響起。
  北衡抬眼一看,卻見掌教凌空子和其他流云劍宗長老也在人群中,當即大聲道:“原來是凌空子,你們來的正好,如今星羅宮覆滅,你就帶著宗門長老和弟子一起,搜刮其內寶物和物資,全部送回宗門。”
  “啊!太上長老,這星羅宮該不會是您……”凌空子愕然道。
  “讓你做你就做,哪來如此多廢話?”北衡眉頭一挑,大聲呵斥道。
  “弟子遵命!”凌空子連忙領命,他這次帶了十七位宗門長老,至于弟子,卻是一個沒帶,畢竟星羅宮這場惡戰太恐怖,極容易遭遇不測,他這么做,也是為門中弟子的安全著想。然而現在,他卻后悔了,恨不得把宗門內所有弟子都喊來,一起動手,狠狠搜刮,徹底把星羅宮留下的各種寶物搬空。
  要知道,星羅宮可是龍淵城八大宗門之一,底蘊雄厚,如今覆滅死光,其留下的寶物又該有多少?
  當即,凌空子吩咐一名長老回去搬援兵,然后帶著其他十六位長老,落入隕星山廢墟中,開始搜刮起來。
  身為流云劍宗的掌教,凌空子也不止一次地來星羅宮拜訪過其掌教鐵云子,對星羅宮的藏寶樓、武藏殿、靈藥園一類的布局也是極為清楚,甫一進入隕星山,就按著腦海的回憶,直奔這些藏著各色寶物的地方奔去,簡直就跟一群打家劫舍的土匪一樣,經驗那叫一個豐富,深諳快、準、狠三味。
  這一幕看在四周各個勢力的修士眼中,心頭也頓時變得燥熱起來,星羅宮滅亡了,可其留下的家底可是一塊肥肉啊,誰不想吃上一口?
  然而就在這時,北衡冷冷一哼,聲音之大,就跟在天地間響起了一聲炸雷,震得周圍修士頓時從貪欲中清醒過來。
  當看到北衡那殺氣騰騰的眼神,所有人都不自禁心中一緊,徹底放棄了分一杯羹的打算。
  北衡是誰?
  那可是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地位超然的地仙境大人物,有這一位實力恐怖的老怪物坐鎮,誰還敢輕舉妄動?
  更為重要的是,周圍修士在心中已認定,星羅宮的滅亡跟北衡肯定脫不開關系,甚至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想一想吧,連整個星羅宮都葬送在這個老怪物手中,誰還敢老虎嘴上拔虎須?那跟找死有什么區別?
  既然分不到肉,周圍修士紛紛扭頭離開,一是害怕引起北衡誤會,二是他們要早早地把星羅宮覆滅的消息傳回背后的勢力,這可是個天大的消息,星羅宮覆滅,關系到以后龍淵城勢力的布局和利益,沒誰敢怠慢了。
  “哼,算這些家伙識趣。”
  北衡冷冷一哼,抬眼望向陳汐,卻見他頭頂上的黑白漩渦,已從千丈范圍縮小至百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汲取一空。
  “怪胎啊,那千丈范圍的黑白漩渦內,涌動的星煞雷霆之力簡直就跟張江大河一樣,他瘦小的身體,怎可能容納這么多星煞雷霆?”北衡又是一陣驚嘆。
  轟!
  片刻后,陳汐頭頂的黑白漩渦只剩下磨盤大小,被他巨鯨吞水般汲取一空,而他緊閉許久的眼眸,也在此刻緩緩睜開。
  噼里啪啦!
  一抹蘊含著雷霆、颶風、星辰、五行、陰陽道意的漩渦,在其雙眸中一閃而過,重歸寂靜。
  這是怎樣一雙眼眸啊?
  深邃、清澈、仿似世上最璀璨的星辰,帶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神秘吸引力,仿似能把人的魂都吸進去!
  而陳汐整個身軀,歷經太陰、太陽、風、雷霆四種巫力的淬煉,變得越發完美,渾身肌膚晶瑩剔透,光滑細膩,簡直比水還柔軟,比玉還白凈,一頭長發漆黑飄灑,泛著絲絲亮澤,整個人宛如涅槃重生、脫胎換骨一般,完美異常。
  這副身軀別看瘦削峻拔,仿似弱不禁風,但卻堅硬得堪比玄階法寶,隨手一捏,就能捏爆黃階法寶,強悍之極。
  “煉體和煉氣皆已達到紫府圓滿,只差一步便可進入黃庭之境,很快,就有可以進入洞府了,季禺前輩再見到我,恐怕會嚇一跳吧,畢竟距離上次見面,也才剛剛過去幾個月,他怎可能想到我會修煉的這么快?”
  陳汐似是想起季禺驚詫的模樣,唇邊不由浮起一抹微笑,然而當他抬眼一掃四周,卻不由一怔。
  原本山清水秀,一派仙家氣象的隕星山,如今卻化作了一片焦土,斷壁殘垣、滿目瘡痍,宛如廢墟一般,一片凄慘死寂的景象。
  在那廢墟深處,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等十幾個人,正在挖掘著什么,神色興奮,卻已沒了白婉晴三人的身影。
  “這才過去多長時間,這隕星山怎會變成如此模樣?星羅宮覆亡了嗎?白姨他們呢?”陳汐惘然四顧,心中升起種種疑惑。
  “就在你修煉的時候,星羅宮被那位白藤長老所滅。”北衡似看出陳汐疑惑,感慨道:“衍存數萬年的大宗門,卻在一朝一夕之間悉數化作焦土,世事之變化無常,的確是令人唏噓啊。”
  “那他們三人呢?”陳汐對星羅宮的滅亡不感興趣,他很早就認為,星羅宮擁有柴紹這樣的跋扈弟子,滅亡也是遲早的事情。
  “這是那位女修士留給你的。”北衡遞給陳汐一枚玉簡,正是白婉晴留下來的,“他們三人剛才已離開,前往蘇家府邸,打算為你除掉心腹之患。”
  什么?
  白姨要幫我滅掉蘇家?
  陳汐剛接過玉簡,還沒來得及看,便被北衡的話打懵了。
  蘇家,可以說是陳汐最為痛恨的仇人,婚約被撕、爺爺的死、弟弟的右手被廢……他自幼到大所遭受的種種羞辱和折磨,幾乎出自蘇家的示意。
  可以說,他這些年來刻苦修煉,努力變強的最終目的便是報仇,如今李家已被他滅掉,而蘇家也已元氣大傷,距離復仇的目標也越來越近。
  然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以他的實力,還無法撼動蘇家的根基,所以他才會躲在流云劍宗,等待著有朝一日實力變強,徹底摧毀蘇家,哪里會想到,就在剛才,白婉晴已經前往蘇家,要為自己復仇?
  “她……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陳汐的心情已復雜到極致,當下再不猶豫,施展神風化羽遁法,朝蘇家暴掠而去。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做,純粹是心中的沖動,無法遏制的沖動,仿似只有親眼見到白婉晴,才會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小子!”北衡搖了搖頭,旋即一愣,“對啊,蘇家一滅,其留下的寶物可也都成了無主之物,可不能便宜了其他人……”
  當即,北衡一招呼凌空子,令其回宗門調遣弟子,前往蘇家,而自己則快速朝蘇家飛掠而去。
  沒多久,他隱隱看到,一抹洶洶火光直沖蒼穹,赫然是蘇家的方向!
  ——
  PS:熱感冒了,眼淚鼻涕直流,頭昏腦漲,這章碼得極為吃力,若有紕漏,請大伙擔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