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624 舉手之勞

羿遜含怒出手,神箭之威,將時空都撕裂出一條長長的裂縫,原本在裂縫附近佇足的濁靈,皆都在這一箭下被洞穿齏粉。
  轟!
  最終,這一道神箭在千里之外的虛空中炸開,爆綻出億萬碎裂神芒,充斥天地,奪目之極。
  幾乎是同一時刻,眾人視野中赫然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從中一閃而出。
  那人一襲青衫,濃密長發飛舞,面龐清俊,赫然正是那個陳尋!
  一瞬間,這些大羿氏子弟皆都明白了,剛才他們所經歷的一切,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而搞鬼之人正是這陳尋!
  一下子,他們的臉色皆都變得難看之極,渾然沒想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覺間,落入到了別人的算計之中。
  若非羿遜及時發現,他們都還以為那些宛如千軍萬馬般出現的濁靈只是偶然遇到的突發情況。
  “殺!一定要殺了這該死的東西!”眾人暴怒,直將陳汐恨到了骨子里,紛紛怒吼著,朝陳汐沖去。
  “糟糕!”羿遜臉色驟變,厲聲喝斥,“你們想找死嗎,給我滾回來一起行動,誰敢擅自離隊,嚴懲不貸!”
  他很清楚,在這濁靈大軍的圍困下,一旦他們分散開來,那絕對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眾人聞言,神智頓時一清,從憤怒中脫離,不敢擅自行動,再次匯聚在羿遜身邊。
  可他們心中卻極為不甘,看著遠處的陳汐,簡直就跟吃了死蒼蠅似的,別提又多難受了。
  如今,他們也只能把一腔的憋屈和憤怒發泄在那不斷沖殺上來的濁靈身上。
  ……
  遠處濁靈大軍中,陳汐身影不斷閃爍,施展了天道秘紋之后,令得他全身氣機被完全遮蔽,哪怕近在咫尺,若不留心,也根本無法鎖定他的氣機。
  再加上,他不斷施展挪移之法,即便被察覺到,也會在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令得那些濁靈根本無計可施。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不時還施展手段,釋放出一縷又一縷的蒼梧幼苗氣息,宛如誘餌似的,吸引了源源不斷的濁靈從四面八方朝這邊洶涌匯聚而來。
  這么做的目的當然很簡單,就是趁此機會,借助濁靈的力量,把這些大羿氏子弟一鍋端了!
  ……
  “不對!那小子怎會安然無恙?”羿天忽然驚叫出聲。
  正在竭力廝殺的眾人頓時也發現,遠處的陳汐身影頻頻閃爍在密密麻麻的濁靈大軍中,可自始至終,竟沒有遭受到任何攻擊。
  這讓他們又是吃驚又是疑惑,憑什么那小子這么幸運,而他們卻要遭受這些濁靈大軍的不斷沖殺?
  這其中難道有什么玄虛不成?
  “不管如何,先集中精力,殺出重圍再說!”羿遜臉色陰沉,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
  可令他們絕望的是,無論怎么沖殺,那濁靈仿似殺之不盡,而他們的體力則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消耗,有不少子弟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
  “啊——!”
  忽然,一名弟子慘叫一聲,被一個濁靈近身,整個右臂都被抓碎,若非他隨身攜帶的神諭自主爆碎,將其強制挪移淘汰出局,他的頭顱都差點被破開。
  “羿坤!”
  “該死!”
  眾人驚怒,悲憤交加,可卻是無計可施,因為那濁靈實在太多,根本就殺之不盡。
  這一刻,就連羿遜心中也禁不住憑生一股無力感,直恨得目眥欲裂,無語對蒼天。
  片刻后。
  又有一名弟子由于體力不支,被淘汰出局。
  這就像一條導·火索,在接下來的一炷香時間內,接二連三有弟子被淘汰。
  以羿遜的能耐,也僅僅只能護住羿天,至于其他弟子,他已再無力去理會。
  又是半刻鐘過去。
  場中已僅僅只剩下羿遜和羿天兩人,大羿氏其他子弟竟都是全部被淘汰掉。
  這等嚴重損失,直刺激得羿遜快要瘋狂,臉色鐵青到了極致,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卻把他們逼得淪陷到這般凄慘地步,這一切讓羿遜的心都快淌血,更是把陳汐恨到了極致。
  “可惡!可惡——!!”旁邊,羿天同樣被刺激的眼睛通紅,忍不住嘶聲大吼起來。
  “當初你們偷襲我時,可曾想過會有今天?”
  忽然,遠處傳達來陳汐那淡然平靜的聲音,顯得如此刺耳,令得羿遜和羿天皆都恨得牙齒都快咬碎。
  “相較而言,我已經足夠仁慈了,起碼沒有主動出手去偷襲你們,否則你們以為能夠堅持到現在?”
  陳汐立在遠處,看著被濁靈大軍圍攻得狼狽不堪的羿遜和羿天,神色沉靜,波瀾不驚。
  他可不會忘了,當初在末法之域時,這些大羿氏子弟把自己迫得多么不堪和窘迫。
  也不會忘了,在這一場星狩大會中,對方一次又一次對自己的偷襲的狙殺。
  而現在,就是他展開報復的時候!
  至于這樣是否會徹底得罪大羿氏,陳汐根本就不曾考慮過這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早在末法之域時就有了答案。
  “很好,我記住你了,等星狩大會結束之后,我會用行動告訴你,得罪我大羿氏的后果,究竟有多嚴重!”
  那羿遜忽然深吸一口氣,神色間的慍怒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決然和冰冷,聲音一字一頓,字字如刀,肅殺狠戾。
  說著,他扭頭望向身旁羿天:“我們離開!”
  “離開?”羿天一呆。
  羿遜卻是不再解釋,抬手拿出一塊神諭,掌指發力,嘭地一聲,光雨飛灑,一股時空之力浮現,直接將羿遜挪移出局。
  也就是說,他在這一刻選擇了自己主動出局!
  可見,若非知道再無殺出重圍的希望,羿遜定然也不會如此做了。
  “二哥!”羿天見此,總算徹底明白過來,又驚又怒,可最終,這一切都化作了極度的不甘和慌亂,下意識地,他就也捏碎神諭,選擇了主動出局。
  至此,大羿氏所有參與到星狩大會的子弟全部被淘汰!
  這一點倒是和那璇拓子所在的靈真道觀很像,同樣是得罪了陳汐,最終落得這般全軍覆沒的后果。
  極遠處,陳汐目睹這一切,神色倒并未發生什么波瀾,他沉默許久,最終搖了搖頭,飄然而去。
  ……
  這天夜里,當狩獵榜單出現在蒼穹上,當目睹大羿氏子弟的名字全部消失無蹤之后,再次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之前,璇拓子等一眾靈真道觀弟子被淘汰出局,已令人們感到詫異和震撼。
  而今,才過去不足兩天時間,以羿遜為首的大羿氏子弟竟也重蹈覆轍,全部被淘汰,簡直就如同耳畔響徹一道驚雷,驚得關注這一場狩獵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
  這太過震撼!
  要知道,那璇拓子守護的蕭若若,那羿遜守護的羿天,可皆是最熱門的奪冠人選,可如今,在星狩大會還沒落幕時,他們居然就被淘汰出局了!
  這一切究竟是誰做的?
  人們好奇,不自覺腦海中便浮現出一個名字——陳尋!
  因為上一次璇拓子等人被淘汰,便是這個陌生的年輕人一人所為,如今見羿遜等人被淘汰,人們下意識就想起了這個名字。
  “又是這個陳尋!”星空上,有人慍怒大喝,是來自大羿氏的長老羿聞,只見他臉色陰晦,眼眸中直欲噴出火來,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
  其他大人物們心中也是無法平靜,他們皆都已確定,羿遜等人的出局,又是那陳尋所為,可卻依舊無法想象,這小家伙究竟是怎么辦到這一步的。
  “這小家伙也真夠狠的,這么一鬧,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有人嘀咕。
  其他大人物們心中也都奇怪,是啊,那陳尋這么搞下去,可等于徹底得罪了靈真道觀和大羿氏,他難道就不擔心被秋后算賬?
  當然,這些話他們是決計不會說出來的,一方面是礙于羽澈女帝的威勢,另一方面若是說出來,也會顯得太沒氣量,雖然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鏘!
  夜色下,忽然一聲劍吟響徹宙宇,暗啞低沉,透著陰邪、森然的可怖氣息。
  在座一眾大人物皆都心中一凜,那阿鼻濁劍又出動了!
  幾乎同時,一直沉默不言的羽澈女帝,也是祭出犁天神劍,素手輕輕一揮,劍氣騰空,綻放無量大光明。
  一如往常那樣,兩件先天寶物于夜色星空上,再次交鋒。
  可在濁靈星上的陳汐,卻看到了一股和以往不同的場景,在那濁靈星東方,噴薄出了一道灰濛濛的神劍,被滾滾黑霧所籠罩,劍意如森森煉獄,攝魂奪魄!
  陳汐眼眸一瞇,確信那必然就是阿鼻濁劍無疑,因為僅僅望過去一眼,就讓他由內而外感受到一股徹底的寒冷,連靈魂中永恒不滅的神火都似乎要熄滅掉!
  這讓陳汐大吃一驚,連忙收攏心神,再不敢望過去一眼,這等兇兵的氣息太過駭人,非現如今的他能夠去抵御。
  嗡~~
  可就在此時,被陳汐收入體內宙宇的蒼梧幼苗,竟是在這一刻突兀躁動起來,產生出一股可怖的波動,竟似是要從體內沖出,朝那極遠處的阿鼻濁劍撲去。
  ——
  ps:第三更送上,手疼的厲害,來日再爆,另外今天生日雖然沒收到多少月票,但卻收到了不少小伙伴的祝福,謝謝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