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11-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11-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11-24)     

神箓1626 太極圖案

“快看看,今日排名可有什么變化。”
  “幸好,排名第一的蘇婉兒還在,有了前兩次蕭若若和羿天被淘汰的事件發生,我還真擔心蘇婉兒也會惹到那個煞星陳尋。”
  “是啊,那家伙的確是個煞星,誰碰到他都會倒霉。”
  “嗯?排名四十左右的位置上,怎么沒有了鐵韻娉的名字?難道她和她的領隊者陳尋終于提到鐵板,被淘汰出局了?”
  “白癡!你沒看到嗎,鐵韻娉排名第二十一位!”
  “二十一?老天!這才過去一天時間,她就一躍提升將近二十個名次?”
  “變態啊!這肯定是出自那個陳尋的手筆!”
  當熟悉的狩獵榜單在夜色中鋪展而開,頓時引起了各方修道者的關注。
  當看見蘇婉兒依舊保持第一的位置時,不少人都不自覺暗松一口氣,而當目睹鐵韻娉的排名從第四十名一躍躋身第二十一名時,頓時引起了無數嘩然。
  眾所周知,排名越靠前,競爭就越慘烈,尤其在那前五十名中,每提升一個名次都難比登天。
  可就是在這等嚴峻殘酷的形式下,鐵韻娉的名字卻宛如一道冉冉升起的明星似的,一躍占據第二十一位,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她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這個問題應該問那個陳尋,我曾關注過,一天前,鐵韻娉的狩獵的靈神級兇獸還是三百七十頭,可如今,卻已經達到了六百九十三,也就是說,一天時間內,她殺死了三百二十三頭靈神級兇獸!”
  “三百二十三頭啊,那可是堪比三百多位的洞光靈神境存在,那陳尋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匪夷所思,超乎想象!”
  “按照這種速度持續下去,只怕在兩天后星狩大會結束時,那鐵韻娉的排名說不定還能躋身前十之列呢!”
  人們議論紛紛,陳汐和鐵韻娉儼然成為了他們津津樂道的話題人物。
  就連星空上那些大人物目睹這一幕時,都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若是換做一位洞宇祖神做到這一步,他們根本不會產生多大感觸,可當這一切發生在一個洞光靈神身上時,這就顯得太過不尋常了,甚至有些不可思議!
  那小子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怎會如此變態?
  這個疑惑這些天一直縈繞在這些大人物們心中,只不過此刻顯得如此強烈,令他們無法保持鎮定。
  唯獨羽澈女帝和云擎的注意力,全部鎖定在濁靈星上,蓄勢以待,靜靜等候著阿鼻濁劍出現。
  不出所料,沒多久阿鼻濁劍再次釋放劍氣,縱橫九霄之上,欲斬掉那蒼穹上鋪展而開的狩獵榜單。
  羽澈女帝毫不遲疑動手,祭出犁天神劍,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今夜之中,并無出現什么意外,戰斗最終以勢均力敵而再次落幕。
  這讓羽澈女帝有些不解,難道昨夜出現的一絲轉機,已經就從消失了嗎?
  或者說,這其中另有隱情?
  云擎同樣想不明白,皺眉沉吟不語。
  “繼續關注,按照之前我在帝域中得到的那位大人物推演,此次便是降服阿鼻濁劍的最佳時機,一旦錯過,以后將再難尋覓這等機會。”
  羽澈女帝深吸一口氣,火紅裙裳飄舞,宛如一株紅蓮在夜風中搖曳,尊貴、孑然、孤傲。
  云擎眼睛驟然一縮,終于明白,為何羽澈女帝會借助此次星狩大會不惜一切去降服那阿鼻濁劍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來自帝域一位大人物的點撥!
  而若說這世上有資格指點羽澈女帝的,也只有那蟄居在帝域中的大人物們了。
  “那個陳尋今日表現如何?”羽澈女帝忽然開口問道。
  狩獵榜單就在夜空中懸浮,鐵韻娉的名次清楚可見,從中便可以輕易推斷出陳汐的表現如何,而很顯然,羽澈女帝并非問的是這些。
  “這小家伙似身懷某種異寶,氣機很難被鎖定,也正因如此,他在對付那些濁靈時,一直占據著絕對優勢,至于其他情況,老奴還無法推斷出來。”云擎整理了一下思緒,低聲回答道。
  “遮蔽全身氣機的異寶么?不對,若是這樣,定然不會引起阿鼻濁劍的注意了,據我觀察,這小家伙身上只怕另有玄機。”
  羽澈女帝若有所思,清眸中涌動著虛幻迷離的光澤,“拋開這些不談,單憑這小家伙那非同尋常的來歷,都值得你多去留意一些。”
  留意什么,她沒說,但云擎卻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難道女帝大人她早已窺破了那小家伙的來歷?
  “明白。”最終,云擎點了點頭,并未過多詢問,有些東西既然女帝大人不說,那么就不是他這個神奴應該去知道的。
  ……
  白晝一如往常來臨,距離此次星狩大會已經僅剩兩天時間。
  按照狩獵榜單上顯示,截至目前,依舊沒有被淘汰出局的弟子,已經僅僅剩下一百一十三個。
  而踏足濁靈星上的弟子,更是不足十人,其中包括陳汐、鐵韻娉,也包括官洪羽、蘇婉兒等人。
  至于其他子弟,大都出于安全考慮,并未靠近濁靈星,而是選擇留在了狩獵區外圍。
  畢竟,以他們如今的名次,只需要堅持到大會落幕的那一刻,便可以獲得到一筆豐厚的賞賜了。
  濁靈星上,當白天來臨的那一刻,陳汐便帶著鐵韻娉再次出發,翻山越嶺,穿梭于濃濃黑霧之中。
  一上午的時間,讓陳汐再次故技重施,搞定了三批濁靈,合計九十三頭。
  按照道理而言,這個成績已經算驕人,和昨天的表現也不逞多讓,但陳汐卻是皺起了眉頭,似并不滿意。
  直至晌午十分,他忽然佇足,不再采取行動,而是抬起眼眸,朝東方凝視而去。
  他已經在心中仔細推演出來,按照這種速度,雖說可以在大會落幕時,令鐵韻娉的名次躋身前十,可卻無法保證能夠讓蒼梧幼苗進行徹底的蛻變!
  這才是令陳汐皺眉和不滿意的真正原因。
  “接下來,我們前往東方靠近!”
  最終,陳汐眸中閃過一抹決然,做出決定,之前他一直忌諱靠近東方,擔心再被那阿鼻濁劍盯上。
  可很顯然,這樣的保守戰術,卻有一個弊端,那就是無法尋覓到足以令蒼梧幼苗蛻變的契機。
  鐵韻娉呆了呆,便即點頭道:“我聽前輩的。”
  這些天的經歷,讓她早已對陳汐產生了一種毫無保留的盲目信任,自不會對他的決定產生任何的疑惑和質疑了。
  “有可能會很危險,但你放心,拼盡一切,我也會保證你堅持到大會落幕的。”陳汐認真說道。
  他的氣機很敏銳,意念也強大無比,能夠清楚感知到,越是靠近濁靈星東方,不止是濁靈的數目會越來越多,且空氣中開始多出一份滲人的威壓。
  那是來自阿鼻濁劍的氣息,陰森、邪惡、冰冷無情,令陳汐也不得不去慎重對待。
  鐵韻娉點了點頭,清秀的小臉上盡是堅定之色,甚至這時候陳汐讓她退賽,她都會毫不猶豫答應了。
  因為她已經感知到,歷經了這一場持續將近兩個月的狩獵行動后,她自身已經蛻變提升了太多,哪怕獲得不到“蘊靈移魂神丹”,她也自信憑借自己的努力足可以踏足洞光靈神境。
  所以,她此時此刻早已不把狩獵名次放在心中。
  沒有再廢話,一旦做出決斷,陳汐便不再浪費任何時間,帶著鐵韻娉開始全力朝東方靠近。
  路途上,自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濁靈,但卻無法阻擋陳汐前進的步伐。
  直至傍晚十分,他們已獵殺了足足三百頭靈級兇獸,再努努力,成績已經可以和昨天持平。
  但陳汐志不在此,他是來尋覓令蒼梧幼苗蛻變的機緣的,但遺憾的是,直至此時,他依舊一無所獲。
  這就是機緣的難覓了,虛無縹緲,仿似無跡可尋,令人只能去“撞”運氣,而無法具體去探索出來。
  不過,這一路上倒是令陳汐注意到,隨著越來越深入東方區域,空氣中的阿鼻濁氣變得越來越濃郁,宛如濃稠的液體似的,籠罩在天地之間。
  并且那阿鼻濁劍所釋放出的冰冷森然威壓,也是越來越濃烈,宛如懸在頭頂的利劍,令人提心吊膽。
  甚至,就連濁靈的戰斗力也開始變得比以往強橫,一個個簡直堪比頂尖巔峰的洞光靈神,若非陳汐有禁道秘紋遮蔽氣機,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就闖到這里了。
  即便如此,他們一路上還是遭遇了許許多多的戰斗,有的是不可避免,有的則是陳汐有意為之,目的無非是為了幫助鐵韻娉提升名次,哪怕后者心中早已不在乎這些。
  這就是陳汐的原則,答應的事情必須做到,不求他人感恩戴德,但求自己問心無愧。
  轟隆隆~~
  一盞茶時間后,忽然,遠處那濃稠無比的灰濛濛霧靄中,傳來一陣劇烈無比的戰斗波動,驚擾天地,令那片時空都變得扭曲混亂起來。
  其中還傳來一陣陣濁靈的大吼聲音,顯得極為懾人。
  這讓陳汐心中一凜,警惕到極致,釋放出一縷意念橫掃而去,很快,他就一挑劍眉,訝然道:“原來是他們。”--5362+dpataioin+4039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