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628 機緣落定

荒野無垠,彌漫著濃濃黑霧。
  黑霧之中,不時傳出一陣又一陣尖利刺耳的獰叫,那是濁靈的咆哮,如惡魔的嘶吼,令人心悸。
  陳汐一手持劍,一手牽著鐵韻娉,若一抹悄無聲息的流虹,在黑霧中穿梭,在濁靈嘶吼中前行。
  一路向東。
  一路殺伐。
  兩人所過之處,一具具濁靈尸骸倒地,化作齏粉,堪稱所向披靡,勢如破竹。
  可一路上,陳汐的神色卻是逐漸凝重,眸光開闔間,冷芒流溢,盡是警惕之色。
  他們已越過官洪羽所言的三萬里范圍,進入到屬于阿鼻濁劍的領域。
  在這一片領域中,覆蓋著一重宛如實質的森然肅殺之氣,迫人心魂。
  濁靈的數目在此開始銳減,直至變得稀少,再也尋覓不到。
  天地間,只有一縷縷猶如黑色神焰的阿鼻濁氣在氤氳,寂靜無聲,詭異可怖。
  以陳汐如今的威能,在這一刻也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心中更悄然縈繞上一絲危險的征兆。
  他抿著嘴唇,清俊的面龐上一片堅毅,最終不顧鐵韻娉反對,將她暫時收起,藏身在自身攜帶的神寶之中。
  然后,他一個人獨自前行。
  這屬于阿鼻濁劍的領域之中,已再無濁靈的蹤跡,鐵韻娉再跟隨他身邊,反而會牽累到他的行動。
  更何況,沿途所獵殺的濁靈數目已經夠多,幫助鐵韻娉躋身前十也是不費吹灰之力。
  一路前行,被收進體內宙宇的蒼梧幼苗同樣一直在不斷汲取阿鼻濁氣,且隨著越往東方靠近,它汲取的阿鼻濁氣也越來越多。
  令陳汐欣慰的是,蒼梧幼苗的蛻變速度明顯加快,如果說之前的它只是一株莖干遒勁、枝葉青翠欲滴的小樹苗,那么此刻的它,儼然已枝葉豐茂,隱隱有凌云之勢。
  這樣帶來的好處便是,在他這一路上的獵殺行動上,幾乎已擁有了源源不斷的神力源泉,而不必再借助神晶。
  再輔助他那心嬰層次的道心修為,已完全可以做到持續不間斷作戰。
  這和在三界時幾乎沒什么區別。
  道心的強大,提供了超絕的戰斗耐力,而蒼梧幼苗的幫助,更讓陳汐擁有了不間斷作戰的力量。
  兩相輔助之下,陳汐已不懼任何僵持持久的戰斗。
  像官洪羽這等子弟,在面對那濁靈大軍無窮盡的圍困下,也被逼的體力嚴重透支,差點被淘汰出局。
  原因就在于缺乏可供持久作戰的力量,而陳汐顯然不必再為此而擔憂了。
  不過,這并非是蒼梧幼苗蛻變的最終結果,所以,陳汐并未停止自己的步伐。
  蒼梧幼苗,只是幼苗而已,當它真正成為蒼梧神樹,那才是最具威勢之時!
  遙想太古時期,那一株立足混沌,溝通仙界的蒼梧神樹,可是一位蓋世巨擘,神威無量,震爍諸天,堪比螞蟻至尊、混沌神蓮、伏羲、女媧、太上教主這等存在!
  作為蒼梧神樹留下的一株本源,蒼梧幼苗一旦蛻變成功,可想而知能夠擁有何等滔天的能耐。
  氣氛死寂,迫人心魄的森然殺機越來越強烈,刺激得陳汐渾身每一寸神經都緊繃起來。
  他神色凝重,眸中警惕,宛如一張被拉滿的大弓,做好了隨時應對兇機的準備。
  他沒有停頓步伐,依舊在朝前行。
  在這茫茫黑色天地間,仿似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孤獨行進,如此渺小。
  忽然,陳汐佇足,抬頭望向蒼穹。
  按照時間推算,夜晚將在一刻鐘之后蔓延而來。
  但這次,陳汐不打算再藏匿起來,因為明日傍晚,這一場星狩大會便將結束,到得那時,哪怕他想留下都不可能。
  這也就意味著,今晚若是不能讓蒼梧幼苗晉級,明日或許就將再無機會!
  陳汐渾然不知道,和他一樣,羽澈女帝也把今晚當做了降服阿鼻濁劍的最后機會。
  兩者目的不同,但似乎隱隱間有著一種奇妙的聯系。
  蒼梧幼苗欲要晉級,就離不開汲取阿鼻濁氣,而阿鼻濁氣的來源便是那阿鼻濁劍。
  如此推演,其實陳汐一路尋覓的契機,同樣和阿鼻濁劍有著必不可分的關聯。
  ……
  一刻鐘后。
  肉眼可見的如墨夜色,悄然擴散而至。
  陳汐瞇了瞇眼睛,最終咬牙,打算如以往那般,將蒼梧幼苗的氣息全部壓制。
  可就在這一剎那,一股沛然無匹的神性波動轟然從其體內爆發,令得陳汐渾身猛地一僵。
  旋即,蒼梧幼苗嘩啦一聲,竟是從其體內沖起,令得他拼盡一切力量,竟都是無法將其壓制!
  嗡~~
  下一刻,一片濃碧湛然的神光,驀地沖霄而起,青翠欲滴,照耀天穹,而蒼梧幼苗的身影則在其中若隱若現。
  只不過此刻的它,枝葉片片大如席,葉片脈絡浮現出神秘晦澀的道紋,涌動混沌氣,而它的樹干虬勁若蒼龍,上通九霄,下入大地,恰形成一幅“擎天立地”的壯闊場景。
  遠遠一望,在這灰濛濛夜色下,一株蒼梧幼苗,卻像撐起了整個蒼穹的脊梁!
  這一刻的它,儼然就是一株參天神樹,屹立萬古,撐天盤地,傲視諸天。
  嘩啦啦~~
  嘩啦啦~~
  蒼梧幼苗甫一出現,葉脈間便流溢出一道道青翠欲滴的神性鏈條,倏然朝四面八方擴張蔓延而去。
  宛如遮天神網,沿途所過,那地間的阿鼻濁氣無不紛紛被拘囿、汲取,煉化一空,化作了蒼梧幼苗的養料。
  這一幕極為壯闊,可卻令陳汐心中升起一陣驚濤駭浪,怎么會這樣?
  蒼梧幼苗不受控制地脫體而出,讓他憑生一種脫離掌控的感覺,這感覺讓他心中隱隱產生一絲不安。
  但旋即,陳汐就敏銳注意到,雖然蒼梧幼苗離開,開始自主汲取天地間的阿鼻濁氣,但它的一股本源,卻兀自扎根于自己體內世界之中,不分彼此,宛如一體。
  這讓陳汐暗松一口氣,頓時明白,自從在玄寰域獲得蒼梧幼苗的那一刻起,這株神異的寶物,早已視自己為歸宿,宛如血溶于水,注定不可分割。
  可很快,陳汐臉色就驟然一變,因為就在這一剎那,他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無匹的冰冷殺機,猶如風暴一半,轟隆隆從那極遠處呼嘯而至。
  這片天地開始變得陰晦、肅殺、陰冷、多出一股罪愆、邪祟的恐怖力量。
  阿鼻濁劍!
  這一次,夜晚蒼穹上那“狩獵榜單”還未出現,它竟已被驚動,釋放出滔天神威。
  陳汐暗呼一聲糟糕,下意識就運轉全身神力,周身發光,猛地騰霄而起,持劍立在了蒼梧幼苗前。
  轟隆~
  極遠處黑暗中,滾滾黑霧若狼煙涌起,然后一柄灰濛濛神劍影子浮現其中,釋放出的威壓,令天地都色變。
  果然是它!
  哪怕隔著不知多少距離,可陳汐還是一眼認出,那正是阿鼻濁劍,一件誕生于雪墨域混沌中的第一兇兵,集邪祟、陰森、罪愆于一體,威勢恐怖駭人之極。
  該死!
  陳汐渾身毛骨悚然,單單氣息,都令得他呼吸一窒,不禁有些心涼,就這樣正面與之抗衡,只怕自己就是有九條命,也根本不夠看吧?
  嘩啦~~
  不過,令陳汐驚詫的是,這一刻的蒼梧幼苗竟是主動出擊,釋放出一條青翠神鏈,猶如一條狂舞的神鞭,撕裂時空,朝極遠處籠罩而去。
  鏘!
  幾乎是同時,那阿鼻濁劍猛地發出一聲暗啞渾濁的劍吟,劈出一道灰濛濛劍氣。
  一瞬間而已,天地被分為兩半,一半被恐怖陰邪的劍氣充斥,一半被青翠欲滴的神光籠罩,場景駭人,匪夷所思。
  旋即,轟隆一聲,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對撞在一起,劍氣縱橫,神光流溢,蒸騰沸騰,轟然擴散。
  陳汐只感覺耳膜差點被震裂,道心顫動,別說幫忙,竭盡全力方才能求一個自保。
  這等力量的交鋒,著實太過駭人,恐怕就是祖神境存在來此,都只能退避三舍,不敢攖其鋒芒!
  ……
  “嗯?”
  “蒼梧神樹!”
  “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竟再次目睹了這等天地神物出現,怪不得那阿鼻濁劍會如此暴躁……”
  “我明白了,這就是那帝域大人物口中的轉機!云擎,事不宜遲,你幫我護法!”
  “喏!”
  星空上,當蒼梧幼苗橫空出現,引動阿鼻濁劍提前現身時,也是被一直關注此地的羽澈女帝和云擎同時察覺。
  一時之間,兩人眼眸中皆都涌動出明亮神輝,振奮中流露出無盡決然。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羽澈女帝當即采取行動,和以往不同,這一次,她紅裳翻滾,修長綽約的身影直接一閃,便來到高空中,祭出犁天神劍,唰的一聲,劈殺而去。
  這一幕,令得在座其他大人物皆都一陣吃驚,夜幕才剛降臨,狩獵榜單更未出現,怎么女帝大人她提前動手了?
  旋即,他們就看見,在羽澈女帝動手那一剎那,梼杌星系最深處,驀地爆綻出一道煌煌耀眼的綠光,照亮宙宇夜空。
  旋即,又是一道渾濁暗啞的劍吟呼嘯響徹,震蕩諸天。
  這等情景,太過宏大壯闊,直看得那些大人物們神色呆滯,難以想象怎會在今晚發生這樣匪夷所思的一幕。
  ——
  ps:第二更送上,求一下月票~~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