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629 運籌

這一刻,即便是分布在各個星球上的修道者,也都清楚看見,一道煌煌綠光從梼杌星系最深處沖出,光芒青翠澄澈,彌漫宙宇星空。
  幾乎同時,一抹灰濛濛劍氣迅擴散,與之分庭抗禮!
  那等場景,太過震撼人心,宛如太古神跡,呈現于宙宇之中,如此耀眼,如此壯闊。
  而當羽澈女帝祭出犁天神劍,釋放出億萬清色劍輝,呼嘯于九天之上時,局勢一下子變得愈混亂。
  能夠清楚看見,梼杌星系最深處的無數星辰,在此刻都劇烈顫抖起來,被那驚世般的對決所席卷。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一場星狩大會落幕前的一夜,竟會生如此大的動靜!
  沒有人再去關注狩獵榜單,所有人的心神都被眼前這一幕所震撼,所吸引。
  ……
  轟隆隆~~
  狂暴的轟鳴聲在耳畔響徹,震蕩神魂,可怖凜冽的氣流不斷沖擊而至,令得陳汐宛如置身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浮萍,快要被淹沒。
  這一刻的他,拼盡力量也只能讓自己不至于被擊垮,而反擊,簡直成為了奢望。
  甚至,陳汐都懷疑,若非蒼梧幼苗吸引了那阿鼻濁劍的所有注意力,自己只怕早就被碾壓而亡了。
  這太不可思議,一件誕生于雪墨域混沌中的第一兇兵,便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毀滅力,這簡直有些匪夷所思。
  “也不知那誕生于三界混沌中的第一至寶盤古斧是否也具備這等恐怖的威勢了……”
  這一刻,陳汐莫名其妙想起了三界,想起了盤古斧,想起了自身攜帶的大羅天網和落寶銅錢。
  同樣是先天靈寶,可威力之間的差距,從這一刻就能明顯體會出來。
  有時候陳汐也會懷疑,為何混沌之中,會孕育出各式各樣的先天靈寶?
  難道那混沌本源之中,還存在著某種凌駕于混沌本源的意識不成?
  這種意識或許可以稱之為造物主?
  這問題聽起來很簡單,可仔細去思索,卻越想越令人心驚,尤其是陳汐如今早已在道途上達到一定高度,可每當思索這個問題時,卻依舊感到一眾難言的心悸和震撼。
  他推測不到任何線索,所以想不明白,而一切不明白的東西,往往會讓人心存敬畏和忌憚。
  未知,便是恐懼!
  但旋即,陳汐就回過神來,徹底清醒,臉色有些難看。
  他知道,自己的道心在剛才那一剎那,被震懾得出現一絲破綻,故而引起了一些雜念,若非及時驚醒,后果不堪設想!
  畢竟,此刻的他正處于一種恐怖的激戰之中,哪怕毫無還手之力,可一旦出現任何一絲差池,免不了就會落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不行,再這樣下去,只能被動挨打,且一旦蒼梧幼苗失利,自己也難逃一劫……”
  陳汐深吸一口氣,眉宇間泛起一抹決然,神智徹底恢復冷靜,開始尋覓出手的機會。
  蒼穹上,灰濛濛的劍氣縱橫,肆虐狂暴,將蒼梧幼苗釋放出的一縷縷青翠神鏈絞碎,轟震若雷鳴,光雨飄灑。
  原本,以蒼梧幼苗如今的力量,定然難以抵御這般恐怖攻擊了,可有了犁天神劍加入,方才抵御住了那阿鼻濁劍的攻擊。
  眼下的局勢,儼然成為了犁天神劍和蒼梧幼苗合力,一起對付阿鼻濁劍的場景。
  并且,阿鼻濁劍隱隱有被壓制的跡象。
  也正因如此,陳汐這個漏網之魚放在能在這一場激戰的夾縫之中存活下來。
  不過這種狀況極其危險,一旦蒼梧幼苗、或者犁天神劍任何一方失利,都將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因為他已身處局中,看似只能自保,可自身和蒼梧幼苗之間早已不可分割,這一切都注定,他根本無法置身事外。
  轟隆隆~~
  光雨紛飛,三件無上神物之間的對抗,所產生的爆碎洪流不斷擴散,將這片天地都撕裂、變得混亂。
  而此刻的陳汐,卻早已對這一切不再問津,他所有的心神全部都專注在戰場之中,仔細觀察著局勢的每一個細微變化。
  腦海之中,更是瘋狂地推演著一切有可能的應變之法,為的無非是讓自己掌握主動權!
  哪怕僅僅只是一絲也好,這樣就可以保證自己性命不再受制于這一場戰斗。
  大戰越演越烈,驚動寰宇,震蕩九霄云外,那阿鼻濁劍釋放出的劍氣不斷被斬碎,如若光雨飛灑。
  同樣,犁天神劍和蒼梧幼苗釋放出的攻擊,也在這種碰撞中不斷飛濺,擴散八方。
  若按照這種勢頭展下去,整個濁靈星都有可能會淪陷,被這一場戰斗徹底齏粉!
  忽然,陳汐漆黑猶如深淵似的眼眸中爆綻出一縷冷芒,整個人氣勢驟然一變。
  他已想到一個絕妙主意,但卻極其危險,甚至有可能讓自己陷入絕境之中,可此時此刻,他已顧不得這些。
  嘩啦~
  他整個身軀轟然涌動無量神輝,衍化作億萬神秘符文縈繞周身,令他多出一股睥睨懾人的蓋世之氣。
  鏘!手中劍箓一聲清吟,隨著手腕轉動,倏然在虛空中劃出一個渾圓圖案。
  旋即,纏繞身軀四周的億萬神秘符文猶如找到宣泄口,一股腦朝那渾圓劍痕中涌入。
  于是——
  陰陽生,龍虎交匯,光暗現,黑白交融,四種無上神道法則,于此刻匯聚渾圓劍痕之中,映現出一道完美無缺的太極圖案!
  這就是太極法則,是陳汐早已參悟掌控的至高大道之一,融合了陰、陽、光明、黑暗四種大道之力,在此刻被陳汐一舉施展出來,匯聚為一道渾圓劍痕之中。
  但這并不算完!
  下一刻,陳汐便施展鯤鵬神術,以吞噬之道韻灌入太極圖案之中。
  轟!
  太極圖案驟然光,轟鳴旋轉起來,黑白流溢、陰陽互換,釋放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吞噬之力。
  這片時空都扭曲、崩裂、化作碎裂的亂流,跟隨太極圖案一起瘋狂旋轉。
  “疾!”陳汐驀地一聲大喝。
  太極圖案旋轉的愈恐怖,宛如星空黑洞,隨著陳汐的心意,開始瘋狂吞噬那飄灑于天地間的碎裂神芒。
  那些神芒,有阿鼻濁劍被震碎的劍氣,同樣也有來自蒼梧幼苗、犁天神劍在戰斗中被擊碎的力量……
  而這些原本混亂擴散的力量,在此刻則太極圖案釋放出的吞噬之力牽引,不受控制朝這邊涌來。
  轟隆隆~~
  一瞬間而已,那狂暴的亂流就被吞噬進入太極圖案,源源不斷,由于這等力量太過狂暴,彼此更是劇烈沖突,如今被一起吸入太極圖案,一瞬間就令得太極圖案都開始劇烈震動,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陳汐似早已猜到這一點,猛地一咬牙,心凝形釋,徹底釋放開自己的體內宙宇,將這一股狂暴的力量全部引入體內。
  一剎那間,陳汐臉色驟然蒼白,渾身青筋如蚯蚓般凸顯爆綻,整個人宛如一下子活吞了十頭蒼龍,快要爆開。
  可他卻并未終止這一切,反而眉宇間閃現一抹瘋狂之色,將自身力量全部敞開,不再防御,完全任由這一股狂暴力量涌入。
  痛!
  無法言喻的痛!
  宛如萬劍攢心,更似被鈍刀一寸寸切割,刺激得陳汐清俊的面龐扭曲,牙齒都快咬碎。
  若非他道心堅毅,非尋常可比,只怕早已承受不住就此放棄了。
  畢竟,這等狂暴力量可是來自阿鼻濁劍、蒼梧幼苗、犁天神劍這三件無上神物,哪怕僅僅只是碰碎的力量,也根本不是現如今的陳汐能夠抵御和化解。
  這也是為何他之前拼盡手段,施展出太極圖案的原因所在,為的就是借助這一道太極之力,最大程度地化解掉這狂暴力量中蘊含的可怖沖擊力和殺傷力。
  否則,若是直接去吞噬,那簡直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轟隆隆~~
  狂暴的力量撕裂陳汐的血肉皮膜,震碎他的經脈穴竅,最終化作滔滔洪流,涌入其體內宙宇,開始瘋狂肆虐。
  那些密布體內宙宇的星辰,原本皆都是由神力法則所化,堅固無比,堪比神鐵頑石,可此刻卻如同紙糊一般,被這一股狂暴力量輕易摧垮崩碎。
  若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整個體內宙宇都會被沖垮,令陳汐徹底喪失掉神道根基,就此淪為廢人。
  這一刻,身陷于無邊劇痛之中的陳汐,也是不得不分出一絲神智,緊張地關注這一切。
  從剛開始祭出太極圖案,再到吞噬這一股狂暴力量入體,一切都在陳汐預先的意料之中,接下來所生的,若是一旦偏離他的推演結果……
  嗡~~
  幸好,等等的過程僅僅一剎那,并不讓人提心吊膽,當那一股狂暴力量快要碰觸到體內宙宇的核心,驀地一股渾厚無比的力量沖出,化作青翠欲滴的波動,轟然擴散而至,將那一股狂暴力量籠罩……
  那是蒼梧幼苗留在體內宙宇中的一股本源之力,而此刻,則像嗅到血腥的鯊魚,將那一股狂暴力量壓制,開始全力汲取!
  成功了!
  見此,陳汐懸著的心徹底放松,整個人猶如從生死關走了一遭,渾身都被冷汗打濕,心中兀自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驚悸。--9274+d8z1w+1882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