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630 花落誰家

在陳汐之前的推演中,一切都以蒼梧幼苗的蛻變為核心。
  為了做到這一步,就必須能夠讓蒼梧幼苗汲取到足夠多的阿鼻濁氣來作為養料。
  然而按照之前的局勢,蒼梧幼苗、犁天神劍、阿鼻濁劍三者之間激烈爭鋒,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去汲取阿鼻濁氣。
  所以,陳汐只能自己去動手。
  于是,他拼盡手段施展出了太極圖案,不斷吞噬那天地間流溢的各種力量,然后以自身體內宙宇為橋梁,將這一股力量引入體內。
  如此一來,蒼梧幼苗留在他體內的本源之力,便可以間接去汲取和煉化。
  同時,蒼梧幼苗煉化掉的力量,又為它自身蛻變提供了助力,最終,太極圖案、陳汐、蒼梧幼苗三者之間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
  不過這種做法卻極為危險,關鍵就在于太極圖案吞噬的力量太過狂暴,而陳汐自身實力相對而言又太弱,一旦扛不住這一股狂暴力量的沖擊,可不止是失敗那么簡單,甚至會要了陳汐的小命。
  但幸好,這一刻歷經無盡痛苦折磨,陳汐總算還是成功了。
  此刻,太極圖案瘋狂旋轉,依舊在不斷吞噬那天地間流竄的各種力量。
  然后以陳汐為橋梁,涌入體內宙宇中,被蒼梧幼苗的本源力量不斷汲取煉化。
  如此一來,原本快要被沖垮的體內宙宇,也是暫時得到穩定,不復之前那般兇險。
  不過陳汐卻不敢有任何大意,因為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而非結束!
  就像此刻,他周身劇痛猶在,時時刻刻都倍受那一股狂暴力量的沖擊和煎熬。
  除非蒼梧幼苗徹底蛻變,否則這種狀態只能一直持續下去。
  ……
  蒼穹上,蒼梧幼苗伸展枝葉,彌漫億萬青濛濛霞光,化作一條條神鏈,擴散八方,神威無量。
  得到陳汐之助后,它的威勢明顯提升不少,每一寸脈絡里都蒸騰著神性精光,神秘耀眼。
  這一幕似是激怒了那阿鼻濁劍,攻擊愈發肆虐狂暴,萬千灰濛濛劍氣猶如來自地獄,不斷和那青色鏈條碰撞廝殺在一起。
  而犁天神劍在羽澈女帝的掌控下,潑灑劍輝,激射九霄,配合著蒼梧幼苗一起,將這一切攻擊都震碎,且隱隱已開始壓制得那阿鼻濁劍!
  轟隆隆~~
  轟隆隆~~
  三種無上力量在這片天地對決,余波擴散而出,映現在那梼杌星系深處宙宇,耀眼無匹。
  所有目睹此幕的修道者皆在震撼,這一場戰斗持續至今,非但沒有結束的征兆,且愈演愈烈,那等可怖威勢,直看得他們心神搖曳,渾身毛骨悚然。
  太可怖了!
  人們甚至敢確信,就是祖神境存在卷入其中,只怕都會毫無招架之力。
  “看來今晚,那阿鼻濁劍定會被降服了!”星空上,有大人物發出感慨。
  “成敗就在今夜,看目前局勢,明顯女帝大人占據上風。”
  “不過諸位可看出,那一道綠色神光是何物?怎會于今夜突兀冒出來?”
  “那是一株神木,據老夫觀察,似乎正是傳說中的蒼梧神樹!”
  “蒼梧神樹?不是早在太古時期便已滅絕了嗎?”
  “上古神域擁有諸多域境,上萬宙宇,誰能保證這等神物會就此湮滅?”
  “且不管這些,老夫好奇的是,這株蒼梧神樹究竟是從何而來?”
  一眾來自雪墨域境的大人物們議論紛紛,卻無人能推演出,那蒼梧神樹的來歷。
  甚至,他們都懷疑,那蒼梧神樹說不定就是羽澈女帝找來的一位盟友。
  當然,他們也只能在心中暗自揣測,牽扯到羽澈女帝的秘密,一旦說出口,就成了冒犯。
  “云擎,做好準備。”正自操控犁天神劍對敵的羽澈女帝忽然傳音開口,聲音中非但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有些凝重。
  這讓云擎不禁微微一怔,眼下局勢明明對他們極為有利,為何女帝大人她神情依舊如此凝重?
  “阿鼻濁劍要反撲了,接下來的攻擊勢必可怖之極,若能擋下,它將再無逃脫可能,若是擋不下……”
  羽澈女帝說到這,便抿嘴不言,但話中意思卻已經讓云擎徹底明悟。
  云擎不敢怠慢,運轉全部修為,蓄勢以待。
  就在這一剎那,羽澈女帝那一對美目中驀地閃過一縷清色神光,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要開始了!”
  ……
  鏘!鏘!鏘!
  驀地,陳汐耳畔響起一串密集無比的劍吟,暗啞、渾濁、其中更透著一股暴怒的味道。
  這阿鼻濁劍要拼命了嗎?
  陳汐悚然,神魂都在顫粟。
  幾乎是同時,蒼梧幼苗,犁天神劍也是各自涌動神輝,釋放可怖攻擊,青色的神鏈和凌厲的劍氣交相輝映,轟隆隆席卷而去。
  一時之間,這片天地都在塌陷、沉淪,可怖的余波擴散,將整個濁靈星都震得劇烈搖動不休。
  噗!
  陳汐再扛不住這等可怖壓迫之力,唇中咳血,身軀如若篩糠似的劇烈顫抖。
  而在他面前的太極圖案,在此刻也劇烈哀鳴搖晃起來,快要崩滅。
  “該死!”陳汐咬牙,猛地大吼一聲,將全身力量全部凝聚,悉數灌入太極圖案之中。
  這一刻,他已顧不得自身傷痛,他只知道,一旦太極圖案破了,蒼梧幼苗的蛻變也將就此中止,而自己也注定難逃一劫!
  嗡~~嗡~~
  得到陳汐神力相助,那太極圖案這才有驚無險地穩固下來。
  可那阿鼻濁劍宛如困獸猶斗,拼盡的手段,令得天地間所溢散的力量也是變得愈發狂暴,當這些力量被太極圖案吞噬之后,直接就作用在了陳汐身上。
  咔嚓!
  猶如被一座十萬大山狠狠撞在身上,陳汐只感覺渾身骨頭都在一瞬間被震碎,筋脈扭曲碎裂。
  噗噗噗~~
  旋即,他周身皮膚一寸寸炸裂,神血飆射。
  遠遠一望,此刻的陳汐簡直成了一個血人,皮肉炸裂,白骨隱現,渾身再無一寸完好之地,凄慘無比。
  若按照這種狀況持續,用不了片刻,他整個人都會被這一股狂暴力量撕碎齏粉。
  嘩啦~~
  體內宙宇中,蒼梧幼苗的本源力量似要意識到不妙,分出一股綠瑩瑩的神力,開始幫助陳汐修復傷軀。
  然后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陳汐那原本渾身傷痕累累的身軀剛被修復,就又被那一股狂暴力量撕碎,如此循環,恰似樹木一枯一榮不斷在身軀上呈現。
  可這對陳汐而言,簡直比殺了他都難受,撕裂、修復、撕裂、修復……那種不斷循環上演的痛苦差點折磨得他整個人都崩潰掉。
  若換做意志稍不堅定之輩,只怕早已被折磨得神魂崩潰,道心失守,繼而身隕道消了。
  可即便這樣,陳汐的處境依舊是危險無比,因為他的身軀根本就經受不住如此摧殘,當達到他所能負荷的極限時,便會轟然碎裂,徹底斃命。
  陳汐已被折磨的快要神智模糊,從修行至今,他什么痛苦沒有體會過,可像今日這般的狀況,卻是絕無僅有!
  尤為要命的是,他此刻已別無他法,只能憑借自身的意志苦苦強撐著。
  ……
  “云擎,將太一神水拿出來!”星空上,羽澈女帝似已目睹了這一切,忽然一咬牙,清眸中閃過決然。
  “女帝大人,這可是……”云擎一驚,有些猶豫,這太一神水可是至寶,可遇不可求,乃是羽澈女帝千辛萬苦才搜集而來,價值無量,其功效之妙,足可以令一尊重傷垂死的祖神在瞬間恢復至巔峰狀態,且毫無弊病!
  “拿出來!”羽澈女帝聲音中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
  云擎張了張嘴,最終長嘆一聲,探手摸出一個只有拇指大小,通體雪白的羊脂玉瓶。
  “這次倒是便宜這小家伙了。”云擎有些不舍地撫摸了一下玉瓶,最終一揮手,嗖的一聲,玉瓶已化作一道白光,撕裂時空而去。
  ……
  神魂在顫粟。
  意識在模糊。
  這一刻的陳汐,宛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快要沉溺,甚至都沒有任何的念頭再去關注正在發生的戰斗。
  這是瀕臨崩潰的征兆,陳汐很清楚,一旦沉溺,便意味著死亡,可他卻再無力去改變什么。
  他所能做的,就是用僅存的一絲理智,努力守衛著靈魂神火不滅……
  劇痛已變成麻木,身軀仿似已不屬于自己……
  怎么辦?
  難道這次已注定難逃一劫?
  陳汐不甘心!
  “真不行的話,只能孤注一擲,放棄……嗯?”就在他準備做出某個決定時,忽然感到一股清涼溫潤的力量涌入到了身軀之中。
  宛如春風化雨,澆灌在了干涸龜裂的天地中,讓他渾身每一寸爆碎的血肉、碎裂的筋骨、崩壞的經脈**竅都驟然獲得一股沛然無比的生機。
  這一股力量純厚、神異、似蘊含著無窮的勃勃生機,像潮水般涌遍全身,令陳汐一下子從劇痛煉獄脫身,舒服得宛如浸泡在溫泉之中。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他渾身的傷勢恢復如初,不止如此,那一股力量將他周身經脈**竅、皮膜筋骨全部都重塑了一遍,變得愈發堅韌,彌漫著一縷縷精純的神性氣息。
  而他體內的氣機,也是一下子超越以往巔峰,沸騰到極致,連帶著他的修為,竟硬生生在這一剎那暴漲了一大截!
  ——
  PS:不少小伙伴問什么時候大爆發,金魚的打算是下周末前,因為要籌備細節和大綱,最重要的是后期情節真的很難很難寫,沒寫過書的小伙伴肯定無法體會這種抓耳撓腮揪頭發也寫不出個屁的感覺,這感覺挺折磨人的,總之,下周肯定會爆發的,爆發必然會在10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