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31 為老不尊

神光氤氳,道韻蒸騰,此刻陳汐的身軀宛如置身洪爐之中,被那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斷錘煉升華。
  這等力量極為可怖,宛如來自混沌道源,將陳汐原本具備的神體一舉提升了一個檔次。
  此刻的他,周身皮膜瑩潤若玉石,筋骨似百煉神鋼,就連那體內經脈穴竅,也宛如世間最珍貴的神石雕琢而成,烙印著大道紋理,彌漫著玄妙神韻。
  轟隆隆~~
  沸騰若熔漿的氣機牽動滾滾神力,不斷在體內進行周天循環,每循環一次,便將那一股涌入體內的神秘力量消耗一成,而他自身的修為也是隨之提升一分!
  這等提升速度簡直太過驚世駭俗,神道之路何其艱澀,尋常洞光靈神境存在閉關千年、萬年之久,都不見得能讓自身修為精進一籌。
  可此刻陳汐的修為,卻在短短幾個呼吸時間中節節攀升,突飛猛進,那等場景若被其他修道者看見,非驚掉下巴不可。
  陳汐的意識已從黑暗痛苦中蘇醒,第一時間便注意到了自身正在發生的驚天變化,即便以他的鎮定,此刻也禁不住一陣吃驚,不敢置信。
  這是怎么回事?
  那一股神秘力量又是從何而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目光已遙遙望向蒼穹上。
  激戰在持續爆發,太極圖案瘋狂旋轉,依舊在不斷吞噬天地間那一股狂暴破碎的力量。
  只不過此時,這一股狂暴力量在進入陳汐體內后,已無法再給他帶來多少痛苦。
  這一切都源于他那正在發生驚人蛻變的神軀,以及不斷提升的修為……
  而在蒼穹上,無論是蒼梧幼苗,還是犁天神劍,皆都已施展全力,將那拼死掙扎的阿鼻濁劍死死壓制,再無之前的兇性。
  嗡嗡嗡~~
  阿鼻濁劍甚至開始哀鳴,像陷入蛛網之中的蟲兒,被不斷束縛,快要被捕殺。
  陳汐瞇著眼睛看著犁天神劍,忽然心中一動,隱隱猜測到自己剛才獲得的那一股神秘力量,究竟出自何人之手了。
  可這一股神秘力量究竟為何物,他卻是一點也推測不出來,因為在他的修道生涯中,還從未見過如此神異的力量,居然可以令原本重傷垂死的自己,在極短時間內便重塑生機,發生脫胎換骨般的驚人變化。
  將目光收回,陳汐不再多想,將自己所有心神都集中在了眼前的太極圖案上。
  這是一種循環,溝通在陳汐、蒼梧幼苗之間,其最終目的便是促使蒼梧幼苗進行最終的蛻變!
  轟隆隆~
  狂暴的力量不斷沖擊著陳汐周身,但時過境遷,已無法再給陳汐造成任何傷害。
  相反,正是由于這一股狂暴力量的沖擊,令得陳汐體內那一股神秘力量的煉化速度加快,反而間接激發了陳汐氣機潛能,令得他的神體和修為的蛻變也是不斷加快。
  一切都朝著有利的方向發展著……
  嘭!
  一盞茶功夫后,蒼穹上驀地產生一股驚天碰撞。
  快要被逼到絕境的阿鼻濁劍發出一聲暗啞哀鳴,竟是倏然轉身,欲要逃竄。
  “動手!”
  幾乎在這同一時間,早已蓄勢以待的羽澈女帝猛地運轉所有力量,悉數灌入那犁天神劍中。
  唰!
  一片滔滔清色劍氣垂落宙宇,將整個濁靈星都遮蔽,綻放出熾盛刺目的神光。
  這一擊如此宏大,堪稱驚世,令得那些一直關注這一戰的所有修道者心中都狠狠一震,倒吸涼氣不止。
  “要結束了嗎?”
  星空上一眾大人物猛地齊齊起身,心神激蕩不已,這阿鼻濁劍可是雪墨域混沌中誕生的第一兇兵,而就在今夜它就將被降服,在這等時候,沒有誰能夠坐得住了。
  轟隆!
  濁靈星上,億萬劍氣齊齊震蕩爆碎,擴散出擁有毀天滅地之威的余波。
  在這等凌厲殺伐之下,那阿鼻濁劍拼盡一切,最終也無力掙脫,身影很快就淹沒在那犁天神劍的攻擊中。
  成功了!
  羽澈女帝眸中驀地涌現出一抹難掩的激動和喜悅,一襲如火鳳袍搖曳,勾勒出綽約修長的身影。
  為了這柄傳說中的第一兇兵,她已不知等待了多少歲月,而今終于達成所愿,心中之喜悅也就可想而知。
  “祝賀女帝大人!”一旁的云擎拱手,蒼老容顏上也僅是欣慰激動之色。
  其他大人物們也是如夢初醒,紛紛拱手,齊聲道賀不已,一時之間,整個星空上一片道賀聲,顯得好不熱鬧。
  ……
  成功了嗎?
  分布于其他星球上的修道者們有些吃不準,因為在他們的視野中,只能看見那梼杌星系最深處,被一片茫茫神輝充斥,璀璨奪目,再看不清楚其中一切。
  可他們還是能大致判斷出,那阿鼻濁劍這次只怕真的被降服了,因為此時此刻,已再無戰斗波動產生。
  ……
  對于陳汐而言,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注意到這一切,也看清楚了這一切。
  是的,此刻阿鼻濁劍被降服了!
  不過對陳汐而言,這并無什么意義,也談不上什么遺憾,因為他從一開始就從未惦念過要將阿鼻濁劍占為己有。
  嘩啦啦~~
  滾滾神輝中,蒼梧幼苗的身影擎天而立,枝葉流溢著青翠欲滴的神輝,氣息變得愈發強盛。
  大戰結束,但蒼梧幼苗的蛻變并未結束,它開始趁此機會,將自己的枝葉擴散而開,籠罩八方**,將那滾滾爆碎的阿鼻濁氣全部都覆蓋。
  陳汐停下了手中動作,太極圖案逐漸消失。
  這一刻,已不用他再去幫忙,最終能否蛻變成功,完全就看蒼梧幼苗自身了。
  不過,陳汐并未就此放松,他雙手負背,凝視著遠處的蒼梧幼苗,如星空般幽邃的黑眸中涌動著沉思之色。
  今夜蒼梧幼苗的驚變,有種隱隱脫離他掌控的跡象,這讓陳汐忽然意識到一個往日從沒有思考過的問題。
  太古時期的那一株蒼梧神樹,可是一位威能蓋世的大人物,擁有智慧,更擁有震爍諸天的戰斗力。
  那么當自己這株蒼梧幼苗最終蛻變成功,又是否就會和以往不同,擁有了屬于它自己的意識和道行?
  不知覺地,陳汐眉頭漸漸皺起。
  對于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他本能中就產生一股排斥,但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心中輕嘆一聲,不再多想。
  蒼梧幼苗已經幫助自己太多,若此次蛻變之后真發生一些無法預估的事情,那就隨它去吧。
  轟!
  一陣恐怖的力量波動沖霄而起,此刻的蒼梧幼苗,于半空中大放神光,宛如一輪青翠欲滴的烈日,煌煌浩大,將夜空照亮,將覆蓋在濁靈星上的阿鼻濁氣全部一掃而空!
  然后,它那原本有些模糊的擎天身軀,開始變得清晰,莖干、枝葉、脈絡、根須……無不涌動出厚重的神性氣息,驚擾八方風云。
  這一刻的它,儼然成為了一株上通九霄,下接大地的神樹,枝葉蒼郁,遮蔽蒼穹!
  遠遠一望,仿似看見一位蓋世神祗在此刻展露崢嶸,激蕩風云。
  陳汐見此,抿了抿嘴唇,心中有欣慰、激動、喜悅,也有一絲連他自己都說不出的復雜情緒。
  他怔怔佇足,就如此凝視著。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在自己體內,那一股神秘力量也已被煉化一空,他自身神體和修為的蛻變,同樣在這一刻落下帷幕。
  ……
  “又一尊蒼梧神樹蛻變成長起來了……”星空上,羽澈女帝喃喃,語氣中有著一抹罕見的驚嘆。
  這一場星狩大會進行至此,充滿了諸多變數,有機緣,有殺機,也有一些超乎意外的事情。
  對于羽澈女帝而言,陳汐的出現,就是一個意外,但還談不上令她動容。
  可當蒼梧神樹出現時,她終于不可避免吃了一驚,旋即就意識到,自己眼中的一場機緣,對那蒼梧神樹而言,何嘗也不是一場機緣?
  自己降服了阿鼻濁劍,而蒼梧神樹則從中得到了徹底蛻變的威能,這在之前,可是羽澈女帝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不對!
  忽然,她皺了皺黛眉,清眸凝視著遠處的濁靈星,遮掩在紅紗下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難明的弧度。
  “這一切機緣的獲得,可是和那小家伙分不開干系呢……不過,一飲一啄,皆有定因,他已經得到了太一神水,重塑神軀,也算是償還了他一個因果。”
  羽澈女帝很清楚,那蒼梧神樹必然和那陳尋有著莫大干系,而之前降服阿鼻濁劍,同樣離不開蒼梧神樹的相助,故而在這一場機緣之中,她、蒼梧神樹、陳汐之間也算是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了。
  只是此刻羽澈女帝想起那一位帝域大人物對自己的指點時,心中兀自不免有些驚意。
  難道那位……已經推演到了今日將發生的一切?
  “女帝大人,那蒼梧神樹似是無主之物,以您如今的威能,何不趁此機會,連同它也降服了?”
  忽然,一位大人物開口,引起了眾人注意,紛紛把目光望向了羽澈女帝。
  “我可沒那么大能耐。”羽澈女帝瞥了眾人一眼,“我勸你們最好也別它的主意,這等神物可不是你們能夠惦念的!”
  眾人神色一滯,被羽澈女帝一語道破心思,不免有些訕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