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632 爭鋒相對

同時,這些大人物心中又禁不住一陣嘆息。
  誠然如羽澈女帝所言,當目睹了那一株蒼梧神樹的神異之后,他們也生出了一絲占有之心。
  可如今被羽澈女帝毫不客氣地警告了一番,他們頓時就熄滅了這個念頭。
  倒并非是畏懼羽澈女帝的威勢,而是憑借他們的能耐,若無羽澈女帝的幫助的話,也根本不可能將那蒼梧神樹降服了。
  梼杌星系深處,茫茫神輝收斂,歸于沉寂,只留下萬千顆傷痕累累的星辰,都是在剛才大戰中受創。
  各位修道者卻并未就此沉寂,相反,他們心中的震驚已被壓抑許久,在此刻再也忍不住爆發出來,各種喧囂議論聲瞬間彌漫而開。
  “看情況,女帝大人已經成功了!”
  “是啊,原本那犁天神劍便是世間難道的一等一至寶,如今再擁有了這阿鼻濁劍,女帝大人的威勢必將更上一層樓!”
  “不過諸位,你們似乎忘了,這可是星狩大會,今夜的狩獵榜單似乎并未出現……”
  “咦,怪不得我總覺得缺少了什么,原來是狩獵榜單。”
  “不看也罷,明日傍晚便是星狩大會落幕之時,屆時名次必將分出個高低來。”
  “其實,我最期待的還是那個陳尋的表現……”
  ……
  夜色深邃,和以往不同,這一刻的濁靈星干凈、剔透、泛著一絲絲朦朧的青色光澤,寧謐安靜。
  沒有了阿鼻濁氣,也沒有了灰霾、濁靈、以及那一股壓抑人心的陰森氣氛,這一刻的濁靈星,已和其他星辰似乎并無多少區別。
  陳汐雙手負背,凝視著遠處,宛如一座紋絲不動的雕塑,他保持這個動作已經許久。
  而在他面前,那一株擎天而立的蒼梧神樹已經消失不見。
  身前的空地上,只留下一株只有一尺高,通體清瑩,枝葉蒼郁,彌漫著縷縷神性光澤的小樹。
  和蒼梧幼苗不同,它明顯像一株成熟的神樹,枝葉虬然,莖干蒼勁,葉脈紋理神秘而清晰,就連氣息,也都非蒼梧幼苗可比。
  簡單而言,它就像一株縮小了千百倍的蒼梧神樹。
  陳汐的目光便一直凝視著這株顯得很玲瓏的蒼梧神樹,眉宇緊蹙,也不知在思索什么。
  最終,他在心中輕輕一嘆,朝那一株蒼梧神樹招了招手。
  唰!
  蒼梧神樹化作一抹青光,瞬間浮現在陳汐掌心,枝葉柔軟,飄蕩著綠瑩瑩的神性光澤。
  旋即,它便悄然涌入陳汐體內,一如往常般,扎根在了陳汐體內宙宇的核心地帶。
  然后,它舒展枝葉,嘩啦啦一陣顫抖,軀干倏然拔高,沖出云霄,沖出星河……
  而它的枝葉,也如同滋生的野草,不斷蔓延,將一片片星河籠罩,垂落在體內宙宇的每一個角落。
  嗡~
  滾滾磅礴神力倏然彌漫而開,開始滋養整個體內宙宇,渾厚、精純、浩大……
  僅僅一瞬間而已,陳汐就感覺渾身充盈著用之不竭的力量,澎湃磅礴,源源不斷。
  可陳汐卻是再次輕輕一嘆,有些無奈,又有些悵然。
  耳畔,仿似再次響起了那一道聲音:“這些年多謝你照拂,為了你的道途,也為了我的道途,我注定只能離開。”
  這是蒼梧神樹的聲音,是它完成最終蛻變之后,跟陳汐展開的第一次交流,可卻是一種告別。
  是的,不出陳汐所料,蒼梧神樹在蛻變成功后,終究是擁有了屬于它自己的智慧和道行。
  所以,它的離去也是早已注定的。
  蒼梧神樹和小鼎不同,小鼎蟄居于陳汐身邊,乃是為避禍,而蒼梧神樹已蛻變成功,它擁有了自己的道途,想要精進,就必須離開陳汐,否則,不止會影響到它自己,也會給陳汐帶來諸多影響。
  這無關背叛,僅僅只是為了修行。
  不過,蒼梧神樹離開時,僅僅只帶走了自己的智慧和道行,而將自己的本體留了下來。
  或許,它已將陳汐當做了家,離開只是為了闖蕩,而不是為了永別。
  “離開便離開吧,這世上又有哪個兒郎甘心一輩子呆在父母身邊?”
  “保重!”
  陳汐深吸一口氣,仰頭望著遠處夜空,遙遙拱了拱手。
  ……
  夜色愈發深沉,濁靈星上寂靜無聲,愈發寧謐。
  陳汐雙手負背,獨自行走在曠野上,夜風習習,吹動青衫獵獵作響,烏黑長發在風中飛舞。
  這天地間只剩下他一個人,卻并不孤單。
  相反,他很享受這一刻難得的寧靜,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像這般寧靜過了。
  從進入末法之域,再到這雪墨域之中,從被大羿氏族人圍捕,再到被太上教葉琰追殺,直至如今參加進入星狩大會,他幾乎沒有一刻停歇過。
  直至經歷了剛才那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他終于才有了這一段短暫的寧靜。
  這時候的陳汐,宛如放空了自我,什么也不想,什么念頭也沒有,就這樣肆意地行走,卻感覺如此愜意、平靜、舒適。
  但最終,他卻忽然佇足,從這一種空白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黑眸中泛著明亮的光澤。
  已經夠了。
  道途維艱,充滿荊棘、風雨、無常,短暫的休整之后,終究還是要上路。
  這就是修道之路!
  既然選擇了,就注定將披星戴月、風雨無悔。
  這一刻的陳汐,重拾斗志,不再執泥過往,不畏怖于將來,心境平和中透著無比的堅定和執著。
  嘩啦啦~~
  在他體內,氣機無聲運轉,沸騰不休,神臺懸浮于靈魂之上,綻放縷縷神秘霞光,一切都如此井然有序,圓滿如一。
  而他的心境,也在這一夜之間得到一種蛻變,變得愈發從容、堅定、干凈。
  這就是經歷所帶來的益處,這一夜,他歷經生死考驗,歷經無盡痛苦折磨,最終因禍得福,令得自身神體宛如涅槃般重塑,連修為也是節節攀升,隱隱快要瀕臨圓滿地步。
  當然,這一切也離不開那一股神秘力量的幫助,雖然陳汐并不清楚那是來自羽澈女帝所饋贈“太一神水”,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無上至寶,但他卻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驚人蛻變,這一股神秘力量功不可沒。
  “只差一步,便能抵達靈神境圓滿地步,下一個門檻便是洞宇祖神境了……”
  陳汐隨地而坐,開始審視自我。
  細算起來,從他晉級洞光靈神境至今,才短短不足半年時間,可自身修為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已快要碰觸到靈神圓滿地步,這般精進速度擱在整個上古神域中,足可以稱得上是驚世駭俗了。
  但陳汐自己可是很清楚,之所以能達到這一步,雖有大機緣之助,但自己何嘗不是付出了太多心血,就在之前,甚至差點連小命都搭進去。
  所以對此,陳汐倒談不上有多大喜悅了。
  “以我如今的戰斗力,哪怕再對上全盛時期的葉琰,應該也足可以擁有一戰之力,只是祖神之威無法揣度,以后一旦遇上,還當謹慎小心為妥。”
  將自身實力徹徹底底感知一遍后,陳汐大致判斷出了自己如今的修為處在了何等地步。
  那就是在同一境界之中,已很少再能碰上對手,而如果是跨境戰斗,起碼已具備了一拼之力。
  不過陳汐可是清楚記得,當初自己晉級洞光靈神時,即便擁有了“神靈至尊”的潛力,可在封神之榜靈神境的排名中,卻依舊只能位列最末的一百位上。
  而如今他修為大幅度精進,或許可以讓排名更高一些,但絕對高不到哪里去了。
  這也就意味著,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之中,在洞光靈神這個境界中,自己暫時還不能稱得上是無可匹敵。
  當然,若是擱在這雪墨域之中,陳汐倒是很自信在同一輩之中,已很難尋覓到真正的對手。
  “這次狩獵可是把那大羿氏和靈真道觀徹底得罪慘了,等明日大會落幕時,或許便應該開始籌謀離開雪墨域了……”
  陳汐沉吟,“只是不清楚,鐵韻娉這丫頭的排名最終會位列第幾,若是第一的話,自可以跟那羽澈女帝請教一些事情,可若不是的話……就只能靠自己去爭取機會了。”
  陳汐此來最初的目的,奔來就是想通過羽澈女帝,了解一些關于神衍山、女媧道宮的事情。
  如今大會即將落幕,他自不會將此事給遺漏了。
  翌日一早。
  陳汐袖袍一揮,鐵韻娉的身影悄然顯現出來,她抬眼四下一望,不禁微微一怔。
  “這是哪里?”
  鐵韻娉有些不確定,蒼穹蔚藍,萬里無云,竟再無一絲灰霾濁氣,渾然不似她所認知的濁靈星。
  陳汐笑著把昨晚發生的一切簡要解釋了一下,便道:“走吧,今日傍晚,大會便將落下帷幕,抓住這最后的時間,我們再去其他地方獵殺一些兇獸。”
  “噢。”鐵韻娉下意識點頭,腦袋兀自有些發懵。
  剛才陳汐雖說的輕巧,可當聽聞那阿鼻濁劍已被降服時,她心中兀自有些不敢置信,這感覺就好像睡了一覺再睜開眼睛,一下子整個世界都變了樣子一樣。
  尤為重要的是,她敏銳察覺到,眼前這位前輩的氣息,竟比之以往變得愈發深不可測了,雖然依舊如以往般淡然沉靜,可卻令她心中不自覺便生出一絲敬畏來。
  ——
  ps:身體有些不舒服,這一章更新有些晚了,大家擔待一二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