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633 高抬貴手

這已經是星狩大會的最后一天。
  這一天,陳汐沒有任何懈怠,帶著鐵韻娉離開濁靈星之后,便一路朝其他星球上飛馳而去。
  相較于以往的濁靈星,其他星球上分布的兇獸數目明顯要稀少許多,且大多都被其他弟子掃蕩過,令得兇獸的蹤跡顯得愈發難以尋覓。
  在這等情況下,想要在這短短不足一天時間內獵殺到大量的兇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在這一天不少弟子已放棄行動,開始專心休養,靜心等待星狩大會落幕時刻的來臨。
  不過陳汐并未就此放棄,他帶著鐵韻娉,不斷在一顆又一顆星球上挪移,憑借他那龐大的意念,倒也時常能尋覓到一些落單的兇獸。
  雖說數目稀少,且極為耗費時間和精力,但聊勝于無,細水長流,總歸也算是一種收獲。
  正是抱著這種心態,直至日暮十分結束行動時,陳汐算了算,這一路上竟是再次獵殺了上百頭靈神級兇獸來,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這就是所謂的積少成多堆金山,看似微不足道的收獲,一旦累積起來,就顯得極為豐厚了。
  ……
  天邊涌出一抹紅霞,莊肅中透著一絲蒼涼。
  曠野上,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和鐵韻娉并肩而立,齊齊眺望向天際,神色間皆都一片平靜。
  在這一場星狩大會中,他們已拼盡了全力,接下來就看最終結果會如何了。
  談不上激動,也談不上期待,只等一個結尾,為這一段道途劃上一個句號。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那些在狩獵區中堅守到最后的子弟,那些端坐星空上的大人物們,那些分布于各個星球上的修道者,皆都是齊齊將目光投向了蒼穹。
  日暮已來臨,這一場空前盛大的星狩大會就將分出最后結果,落下帷幕。
  所有人都在期待著,期待那狩獵榜單上的最終名次。
  “你們說,誰最終能贏得頭籌,雄踞第一之名次?”像這樣的議論,幾乎發生在這片宙宇的每一個地方。
  “自然是蘇婉兒!”
  這是大多數人的回答,且回答的毫不猶豫,信心十足。因為蘇婉兒身邊跟著一位官洪羽,更因為他們在這一次星狩大會中一直占據著第一名的位置,從未被超越過!
  這就是他們如此堅定地認為,蘇婉兒能繼續保持第一名的原因所在。
  “蘇婉兒?那可未必,鐵韻娉在那個陳尋的幫助下,早已具備了沖擊第一的能耐。”
  也有不少人持不同意見,紛紛認定鐵韻娉在陳汐的帶領下,這一次或許依然可以創造一個奇跡。
  他們之所以敢如此推斷,也是有原因的,因為近些日子一來,鐵韻娉的名次提升實在太快了,幾乎天天都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上升著。
  再加上身邊有陳尋這等猛人相助,早已被人們看做了一匹足可以殺進前十,和蘇婉兒爭鋒第一之位的黑馬。
  唯一遺憾的便是昨天夜里,由于發生了一場驚天戰斗,那狩獵榜單罕見地沒有出現,令得人們沒發看到各個弟子在昨天所取得的具體成績。
  這也令得他們所有的推測,都是變得有些撲朔迷離了。
  至于蕭若若、羿天這兩個之前一直霸占著第二、第三名的風云人物,如今已是沒有人再去關注。
  原因很簡單,他們在大會結束之前就已被淘汰出局,連成績都沒有了,還如何去讓人關注?
  總之,在這揭曉最終名次的時刻,人們議論最多,也是爭議最大的兩個人便是蘇婉兒和鐵韻娉。
  因為那第一和第二兩個名次,必然會在她們兩個人中誕生!
  ……
  這種爭執和議論,并沒有發生在那些端坐在星空上的大人物們之間。
  因為他們早已認定蘇婉兒可以取得第一的名次,一方面是因為蘇婉兒一直就是第一名,成績耀眼無比。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他們看來,那個鐵韻娉的名次飛升再快,可終究和蘇婉兒之間有著不小的差距,在這最后的兩天時間里,完全不可能超越了。
  他們卻是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一個細節,他們此時所做的判斷,都是建立在兩天前所顯現在狩獵榜單中的成績上。
  而昨天和今天發生的一切,他們并未考慮到。
  或許,他們也注意到了,但是卻并不認為,在這最后兩天時間中,就能發生足以扭轉局面的事情了。
  對于此,羽澈女帝一直沉默不言,無人能得知她對這一切的看法,也沒有人看見,當聽到這些議論時,她那被遮掩在一塊紅紗下的唇角泛起了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意味難明。
  嗡~~
  就在這萬眾矚目的一刻,那蒼穹之中倏然亮起一道燦然金光,旋即宛如潮水般鋪展而開。
  這一剎那,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第一時間望向了第一名的位置。
  一陣金光閃爍之后,那第一的位置上,一個名字也是逐漸變得清楚起來——
  鐵韻娉!
  當這個名字映入視野,所有人都徹底呆滯,宛如泥塑似的,內心卻是不可抑制洶涌出一片驚濤駭浪。
  這一刻,鴉雀無聲,氣氛寂靜,但所有人內心卻是早已被震動得無法平靜。
  正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啪!
  玉霄神宗大長老墨詹手中的茶杯崩碎,而他卻似渾然不覺,目光死死盯著那第一的名字,唇角禁不住顫抖起來。
  噗!
  有大人物猛地噴出一口酒水來,憋得老臉通紅,顯得頗為狼狽。
  其他大人物們也都神色各異。
  像大羿氏長老羿聞和靈真道觀長老妙崖兩人,看到這個名字時,也不知被勾引起了什么令他們憤怒的事情,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無比。
  “鐵韻娉!”
  終于,一道聲音劃破了這種沉寂,旋即,這片宙宇各個區域內轟然響起一陣喧嘩,聲浪震動云霄。
  “居然是她?”
  “這怎么可能?蘇婉兒居然被一個來自紫冥神宗的小丫頭超越了!”
  “老天,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哈,哈哈,我猜對了,果然是鐵韻娉!我就知道在那陳尋的幫助下,這最終的名次肯定會發生意外!”
  這一刻,當看到鐵韻娉真正取得第一時,就連那些原本認為鐵韻娉能夠取得第一的人們,也禁不住感到有些震驚。
  畢竟,他們之前所做的猜測,連他們都不敢去肯定了,可如今,偏偏就應驗了!
  局面一下子變得沸騰,到處都是喧嘩聲,有人為鐵韻娉而震驚,也有人為蘇婉兒惋惜不已。
  ……
  “怎么會……這樣?”
  狩獵區一顆星球上,官洪羽有些怔怔,當看到那第一的位置是鐵韻娉,而不是身邊的蘇婉兒時,他也有些難以置信。
  “師兄,當初咱們在濁靈星被那陳尋救助時,我就隱隱猜到會這些,只是沒想到,這竟會真的發生了。”
  蘇婉兒努力讓自己顯得平靜,可心中卻是有著一抹不可抑制的苦澀在縈繞,無法驅散。
  “是啊,我也猜到了,可真正去面對時,總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覺。”官洪羽輕嘆,神色間略顯復雜。
  ……
  水華神城,水云宮,那些在星狩大會中不幸被淘汰的弟子,在出局之后,便被齊齊挪移至此。
  “姐,姐,你說我該怎么辦,這星狩大會都已落幕了,我……我這次徹底失敗了!”
  此刻,蕭天龍徹底慌了,六神無主,雙手死死抓住蕭若若的袖口,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再無法保持鎮定。
  他和陳汐之間曾立下賭約,早在被淘汰出局時,他就知道自己失敗了,可心中兀自有著一絲僥幸,希冀那陳尋也會被淘汰出局,如此一來,就算不分勝負了。
  可他哪曾想到,那陳尋非但沒有被淘汰出局,反而一舉幫那鐵韻娉取得了星狩大會的第一名,這讓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這一刻,他就像被巨錘狠狠砸在心中,整個人都快要崩潰掉,他沒有勇氣去面對賭約失敗后的下場。
  看見蕭天龍這樣子,一旁的蕭若若、璇拓子、陸燕等人同樣也都是臉色鐵青,心亂如麻。
  這個結果……他們同樣也沒有想到!
  “為今之計,只能去找師門前輩出面,若能幫忙解除賭約,那再好不過。”
  璇拓子深吸一口氣,臉色陰沉道,這個提議讓他感到無比的恥辱和憋屈,可卻不得不如此做,所謂形勢不由人便是如此。
  “對對對,璇拓子大哥說的對!”蕭天龍就像抓到救命稻草,連忙點頭,根本毫無一絲恥辱的感覺。
  他這副嘴臉只看得璇拓子皺眉慍怒不已,這混賬果然是爛泥扶不上墻,毫無氣節可言!
  “師兄,若是師門長輩出面也無用的話,又該怎么辦?”蕭若若連忙出聲,她也有些看不下弟弟那副窩囊嘴臉了。
  “那就……”璇拓子眸子中冷芒一閃,“動手殺了他!”
  “可是這樣做,依舊無法解除賭約啊。”蕭天龍呆了呆,旋即焦急道。
  璇拓子再懶得廢話,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自己一個外人能幫忙到這里,已經是仁至義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