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35 勾陳后裔

天色灰濛濛,一道道漆黑身影若迅疾的閃電,呼嘯流竄于這片天地之間,碾碎時空,造成無盡混亂。
  這些漆黑身影,皆都是一頭頭濁靈,他們渾身裹挾濃濃黑色阿鼻濁氣,宛如來自煉獄的死靈魔物,瘋狂大吼著,面目猙獰,駭人無比。
  轟!
  官洪羽一劍劈殺而去,劍光若射日驚虹,將前方沖殺而至的十余頭濁靈硬生生逼退。
  這時候的他,衣衫染血,長發披舞,眉宇間的儒雅之氣被一抹凜冽肅殺之氣取代。
  他眸光冷峻,唇角緊抿,雖身處重重包圍之中,卻依舊如同一塊海底碣石,任憑萬流沖刷,也是無法撼動。
  但隨著時間推移,官洪羽的眉宇卻緊緊鎖住,有些凝重。
  原因就在于他身邊的蘇婉兒,體力已嚴重透支,妍麗婉柔的臉頰上蒼白透明,嬌小的身軀都在微微顫粟。
  雖然她自始至終緊緊咬著櫻唇一言不發,可官洪羽清楚,她的道心正在遭受著劇烈的沖擊,快要被阿鼻濁氣侵蝕。
  這讓官洪羽心情不禁有些沉重,唯一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守衛在蘇婉兒身邊,將那一群又一群如潮水般圍攻上來的濁靈殺退。
  “婉兒,堅持住,只要堅持到明天日暮十分,這一切就將落下帷幕。”官洪羽盡量讓自己聲音顯得輕松,以此來鼓舞身旁的蘇婉兒。
  “師兄,我一定會的,您別再為我分心,能在這一場狩獵中取得今日之成就,哪怕讓我現在出局,我也不會有任何不甘。”蘇婉兒勉強一笑,同樣故作輕松,不想讓官洪羽擔憂自己。
  她何嘗不清楚,在這濁靈星上廝殺至今,官洪羽的體力也是消耗巨大?
  轟隆隆~~
  又是一群濁靈悍不畏死沖殺而來,逼迫得官洪羽顧不得再多說,只能全力廝殺。
  可他心中卻是有些焦慮,按照這種勢頭發展下去,他們能夠堅持到明天日暮嗎?
  噗!
  忽然,身旁的蘇婉兒渾身猛地一顫,咳出一口血來,整個人的精氣神一下子萎靡到了極致。
  “婉兒!”官洪羽大驚,猛地一咬牙,將蘇婉兒背負身上,“不要再多想,快拿出丹藥服食!”
  轟!
  因為這一剎那的分心,一頭濁靈趁機沖殺而至,將官洪羽震得身軀猛地踉蹌倒退,渾身氣血也是一陣劇烈翻滾。
  “師兄小心!”蘇婉兒見此,禁不住焦灼大叫。
  “我沒事。”官洪羽一咬牙,也不知施展了何種秘法,渾身神光轟然爆綻,再次立穩身軀,將那些圍上來的濁靈逼退。
  可僅僅一盞茶時間,他的臉色也是開始漸漸變得蒼白,氣喘吁吁,隱隱有一種支撐不住的跡象。
  沒辦法,這些濁靈太多了,且實力強勁,悍不畏死,仿若根本殺不完,在這等情況下,官洪羽戰斗力再驚人,可也經受不起這等近乎沒有盡頭的消耗戰了。
  甚至,若能給他哪怕片刻時間休息,情況都不至于變得如此嚴重。
  可恨!
  望著那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濁靈大軍,官洪羽心中輕嘆,難道真的要就此止步了?
  不甘心啊!
  婉兒可一直是第一名,若就此被淘汰出局,他怎能甘心了?
  更何況,明天日暮十分,就是大會結束之時,眼見成功在望,誰又能就此放棄了?
  轟隆隆~~
  不管官洪羽心中如何憤恨不甘,那些濁靈依舊在持續地,悍不畏死地沖殺而來,那種冷酷無情的模樣,令人遍體生寒。
  “一定要堅持到晚上,一定!”官洪羽在心中瘋狂吶喊,眼睛都充盈上一絲血絲。
  這一刻的他,體力已消耗殆盡,完全憑借著一股卓絕堅韌的意志在強撐著。
  可隨著時間推移,他的意志也禁不住出現一絲動搖,意識甚至都隱隱有模糊的征兆。
  轟!
  猛地,一股恐怖巨力沖擊在身上,將官洪羽整個人撞飛出去,連同他背上的蘇婉兒,齊齊跌落在遠處。
  還不等他們身軀墜地,已經有許許多多蓄勢以待的濁靈瘋狂沖來,儼然一副要將他們徹底撕碎的模樣。
  “真的不行嗎……”官洪羽再強大,在這一剎那心中也禁不住涌出一絲絕望。
  可就在這一剎那,他耳畔忽然響起一陣劍嘯,如龍吟,似道鳴,初開始低弱,而后驟然拔高,響徹九天十地!
  幻覺嗎?
  官洪羽怔怔,忍不住抬眼掃視四周,卻愕然發現,那瘋狂從四面八方殺來的濁靈大軍,此刻就像秋后被收割的莊稼,一茬又一茬地倒下。
  這……
  官洪羽心中猛地一震,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師兄,這該不會是幻覺吧?”耳畔,傳來蘇婉兒猶如夢囈似的聲音。
  鏘!
  那劍嘯再次響徹,這一次,官洪羽終于看清楚,那是一道道從天而降的劍氣!
  肅殺、凌厲、裹挾億萬法則神輝、夭矯若驚龍、迅猛似閃電,密匝匝若傾盆大雨而下,將這片天地覆蓋,將那時空都撕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而身處其中的那些濁靈,也是瞬間被這滂沱劍雨淹沒……
  嘶!
  官洪羽倒吸一口涼氣,意識徹底清醒過來,終于明白,這是有強者出手相助!
  他猛地站穩身軀,再次抬眼望去時,方圓萬里之內的濁靈大軍,竟是再無一個能夠站立起身!
  就連這片天地中的漆黑霧靄也都被驅散一空。
  然后,官洪羽和蘇婉兒皆都看見,一個少女手持神劍,身影挪移在戰場中,一劍接著一劍將地上的濁靈頭顱斬碎,動作嫻熟精準,明顯不止是第一次這么做了。
  這一幕直讓官洪羽二人看得眼睛都直了,腦袋有些發懵,這一切都發生太快,讓他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們沒事吧?”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徹,驚醒了官洪羽和蘇婉兒。
  兩人回頭望去,就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附近,正神色淡然地望著他們。
  “陳尋?”
  官洪羽腦海中靈光一閃,脫口出聲。
  這些天來,他同樣也注意到了狩獵榜單上名次的變化,自然也聽說了有關鐵韻娉和陳汐的一切。
  再結合剛才陳汐那斬殺四方濁靈的可怖手段,令得官洪羽不假思索就判斷出,對方必然就是那個陳尋!
  甚至,他還記得當初在報名參加這一場星狩大會時,他還曾和陳汐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出于一種直覺,就讓他感覺陳汐極為不尋常,可還是沒想到,對方竟會如此不尋常了。
  “不錯,正是在下。”陳汐點了點頭。
  “真的是你!”
  當聽到這個名字時,蘇婉兒也是一驚,旋即就有些恍然,又有些不可思議,原來,眼前這年輕人就是這些日子里最受矚目的那個陳尋!
  陳汐笑了笑,并未多解釋。
  之前他之所以出手相助兩人,也是順手為之,畢竟彼此無冤無仇,陳汐還沒小氣到把參與狩獵行動的子弟都視作仇敵了。
  “剛才多謝道友了!”官洪羽抱拳,認真道。
  “多謝。”蘇婉兒也從官洪羽背上下來,躬身行禮。
  之前若非陳汐相助,他們就會直接被淘汰出局,這等恩情,他們自是感激不已。
  “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陳汐笑了笑,便轉身朝鐵韻娉走去。
  距離大會落幕僅剩下一天多點的時間,再加上他至今還未尋覓到令蒼梧幼苗蛻變的機緣,所以自不敢耽擱任何時間了。
  這時候,鐵韻娉也已清理完戰場,見陳汐走來,便興奮道:“這次攏共獵殺了二百三十九頭。”
  數目看似稀少,但是,這可是一個個堪比洞光靈神的存在,意義之大遠超數目。
  “我們繼續行動。”陳汐點點頭。
  見陳汐說走就走,官洪羽不禁一呆,旋即似想起什么,連忙道:“道友且慢,過了此地三萬里范圍,便是那阿鼻濁劍的領域所在,一旦靠近,如同邁入雷池,后果不堪設想!”
  陳汐皺了皺眉,沉默片刻,道:“多謝道友提醒。”
  說話時,他帶著鐵韻娉繼續前行,并未打算就此停留。
  這讓官洪羽又怔了怔,凝視著陳汐許久,最終苦笑搖頭不已,他有些無法理解陳汐的行為。
  “師兄,你說他該不會是要去降服阿鼻濁劍吧?”蘇婉兒忽然開口。
  官洪羽一驚,旋即聳了聳肩道:“誰知道呢,但不管如何,咱們總歸欠下他一個人情,來日定要找個機會報答于他。”
  頓了頓,他繼續道:“咱們走吧,先離開這里。”
  如今兩人的體力都已嚴重透支,當務之急必須先休養一番。
  傍晚來臨,原本就灰暗的天色變得越來越陰沉,夜色就將來臨,官洪羽忍不住再次回頭,凝視著陳汐和鐵韻娉離開的方向,心中思緒萬千。
  他們……究竟是為了什么?
  ……
  星空上,羽澈女帝忽然抬起眼眸,如火裙裳在風中飄曳,她凝視著遠處,深吸一口氣,徐徐道:“云擎,明日傍晚,一切都將落幕,今晚便是我們降服阿鼻濁劍的最后機會,你可做好準備?”
  “定當全力以赴!”云擎原本微微有些佝僂的身軀猛地挺直,蒼老的容顏上浮現一抹睥睨決然之意,整個人忽然多出一股難以形容的迫人氣概。
  ——
  ps:第二更10點半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