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636 不可一世

“這丫頭,倒是鴻福當頭,氣運驚人啊!”
  有大人物暗暗感慨。
  只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少女而已,卻能夠得到陳汐的一路相助,最終獲得星狩大會第一名的榮譽,如今更是即將得到羽澈女帝的親自指點,這如何不讓人感慨。
  這就是氣運的力量,往往能夠在不經意之間,就讓人煥發出翻天覆地的變化,從而改變了人生軌跡。
  但鐵韻娉的反應,還是出乎了不少大人物們意料,她同樣也如同那風劍杰、蘇婉兒一樣,欲要將這第一名的獎勵贈予陳汐。
  和其他兩人不同的是,在陳汐的拒絕之下,她竟是不肯答應,說如果陳汐不接受,那她也不要這獎勵了。
  這一幕,直讓在座一眾大人物們看得咂舌不已,不少人倒也開始欣賞起鐵韻娉,這丫頭不貪圖名利,更懂得感恩圖報,著實難得。
  對于此,陳汐也不禁有些無奈,他一路修行至今,早已擁有了屬于自己的修煉方式,哪還需要他人指點?
  更何況,他們神衍山的修煉之路,可是和外界皆都不同,乃是以符道為核心,這世上也極少有人有能耐去給予指點。
  可是這話他又不能講出來,因為這樣一說,絕對會給人一種狂妄的看法,甚至會令羽澈女帝心生不悅。
  怎么辦?
  看著身邊少女那倔強而堅定的眼眸,陳汐不禁有些頭疼。
  “放肆!你們將女帝大人的賞賜當做何物了?”老者云擎皺眉開口,有些不悅。
  在座一些大人物皆都有些幸災樂禍。
  尤其是那大羿氏羿聞、靈真道觀妙崖,都巴不得云擎剝奪了這個獎勵,讓陳汐和鐵韻娉誰也得不到了。
  可出乎他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羽澈女帝忽然開口,道:“既然這樣,就讓這個獎勵讓他們兩人共同獲得。”
  眾人皆都一呆,這樣也可以?
  一下子他們又都禁不住有些眼紅,原本能夠獲得獎勵的只是一個鐵韻娉而已,如今又多出了這陳尋,這簡直就是沒天理了!
  那羿聞和妙崖見此,更是郁悶得差點吐血,萬沒想到,局勢竟會發展到這等地步,女帝大人她……未免也太偏心了吧!
  而陳汐同樣也是微微一怔,旋即就拉住鐵韻娉的手,齊齊朝羽澈女帝行禮:“多謝女帝大人抬**!”
  “好了,你們六個也都下去吧,晚上記得前來參加晚宴。”羽澈女帝揮了揮手。
  當下,陳汐、鐵韻娉、官洪羽、蘇婉兒、風劍杰、夏侯鐘六人齊齊拱手,旋即便退出水云宮。
  ……
  水云宮外,便是水云山莊,也就是陳汐他們這些子弟當初參加星狩大會時,所匯聚的地方。
  只不過此刻,山莊中的人數卻是變少很多。
  那些在星狩大會中被淘汰的弟子,大多都已黯然離開,不愿再逗留在這片傷心地。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參賽者留了下來,像大羿氏羿遜、羿天他們,像靈真道觀璇拓子、蕭若若他們,像紫冥神宗蕭天龍、陸燕他們……
  這些弟子約莫有兩三百人,除了他們之外,便是那些在星狩大會中取得名次的弟子了,加上陳汐等人在內,也有上百之數。
  此刻,這些子弟皆都匯聚在水云山莊中,或閑談,或品茗,或靜修打坐,倒是沒有人離開。
  因為過不了多久,由羽澈女帝安排的盛大晚宴便將開始,在這等情況下,誰又愿意離開了。
  “看!官師兄他們出來了。”
  “恭喜官師兄,恭喜婉兒師妹。”
  當官洪羽、蘇婉兒從大殿中出來之后,頓時被一群人圍上來,熱切寒暄不已。
  其中不止有玉霄神宗的弟子,也有其他勢力的傳人,有此可見官洪羽在雪墨域年輕一代的影響力何等之大了。
  即便是王道劍宗的風劍杰和夏侯鐘,此刻也都是被一群人圍住,場面好不熱鬧。
  唯獨陳汐和鐵韻娉一起出現時,一下子冷場了,儼然一副無人問津的場面,所有望向兩人的目光中皆都頗為復雜,有忌憚、有排斥、有厭憎、有敵視,不一而足。
  按理說,榮獲第一名之后,本該受到諸多追捧的,可眼下卻出現這等情況,不得不說有些尷尬。
  歸根究底,一方面是因為無論是陳汐,還是鐵韻娉,在星狩大會之前幾乎是毫無名氣,根本沒人認識他們兩個。
  但最重要的是,現如今人人都清楚,在星狩大會中,陳汐連續將那玄靈道觀和大羿氏兩大頂尖勢力的弟子一股腦給徹底得罪了。
  在這等情況下,誰還敢跟他們靠近乎?
  他們可不想因為這些,間接被這兩大頂尖勢力的子弟仇恨上了。
  陳汐倒是不在乎這些,帶著鐵韻娉穿過人群,隨意尋覓了一處僻靜角落,便一屁股坐了下來。
  鐵韻娉同樣不在乎,她抱著雙膝坐在陳汐旁邊,低聲道:“前輩,您說大會結束后,便會離開雪墨域,到時候能不能……也帶上我?”
  陳汐一怔,旋即苦笑聳肩道:“關鍵是,連我自己還不確定具體要去哪里呢。”
  鐵韻娉抬起清秀絕俗的小臉,認真道:“前輩,無論您去哪里,是龍潭虎**也好,還是苦寒偏遠之地也罷,只要能讓我跟隨在您身邊修行,我都無所謂的。”
  言辭誠懇,帶著一抹深深的期待。
  陳汐點頭道:“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丟下你不管的,畢竟也是因為我,讓你受到了玄靈道觀和大羿氏他們的仇視。”
  鐵韻娉著急了,道:“前輩,是我牽累了您才對,您若覺得我是個負擔,那我……”
  “好了。”陳汐無奈打斷道,“等我安排好行程,視情況再做決定如何?”
  鐵韻娉怔了怔,心中有些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
  陳汐知道對方心情低落,可卻并沒有去安慰,他的仇敵太多,肩膀上擔負的東西也太多,在無法保證自己絕對安全的情況下,又怎忍心鐵韻娉這小丫頭跟隨在自己身邊?
  忽然,前方人群一陣躁動,旋即,一行人徑直朝陳汐這邊行來。
  那為首的赫然是靈真道觀長老妙崖,在他身邊還跟著璇拓子、蕭若若、蕭天龍、陸燕等人。
  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朝陳汐這邊行來,頓時就吸引了不少目光注意。
  “難道靈真道觀這就要那個陳尋算賬了?”
  “說不準啊,畢竟晚宴馬上要開始了,這時候去找那個陳尋的麻煩,明顯有些不妥。”
  人們議論紛紛,他們都清楚,靈真道觀一眾弟子在星狩大會中慘遭淘汰,完全是由陳汐一人所做,換做是他們,只怕都咽不下這口氣了。
  陳汐挑了挑眉,雖不愿,但最終還是站起了身軀,他可不想被人俯瞰著說話。
  “小家伙,你不必緊張,此次老夫前來找你,只是想讓你高抬貴手,解除一個賭約。”
  妙崖來到陳汐身前佇足,負手于背,淡淡開口說道,儼然以前輩的身份自居。
  “不錯,只要你解除和我弟弟的賭約,以往咱們之間的恩怨便一筆勾銷。”蕭若若在一旁飛快說道。
  賭約?
  眾人一頭霧水,但卻是愈發好奇了,這陳尋究竟和那蕭若若的弟弟立下了什么賭約,竟不惜請來妙崖長老當說客?
  看了一眼旁邊的蕭天龍,陳汐心中頓時恍然,嘴上卻道:“賭約既然立下,焉有解除的道理,更何況,我即便這樣做了,你們靈真道觀難道真的會不再來找我麻煩?”
  妙崖眉頭一皺,有些不悅,他原本就不愿前來,可扛不住璇拓子和蕭若若齊齊請求,只能前來,卻哪曾想到,眼前這小家伙說話還如此強硬。
  他臉色一沉,道:“這么說,你是打算一直對抗下去了?”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威脅。
  陳汐笑了,眼眸直視著妙崖,說道:“什么叫對抗?自始至終,只不過是你們玄靈道觀輸不起罷了。一場公平競爭的狩獵大會,你們玄靈道觀弟子被淘汰了,就要怪責到我頭上,別人被你們淘汰,是否也得一起找你們玄靈道觀討要個說法?這算什么道理?又有什么道理可言?”
  此話一出,倒是引起在場不少人共鳴,他們皆都是早早被淘汰出局的,看見這樣一幕,自是有些為陳汐憤憤不平。
  妙崖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哪曾想到,眼前這小家伙閉口不談賭約的事情,偏偏拿這些說事,簡直是可惡之極!
  尤其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在這晚宴即將來臨的時刻,他還不能直接出手,這感覺簡直比吃了死蒼蠅還難受。
  “哼,很好,果然是膽魄十足,希望下次見到你時,也能保持這等膽魄了!”
  妙崖瞇著眼睛凝視陳汐許久,最終撂下一句狠話,便拂袖轉身而去。
  見此,眾人不禁面面相覷,連璇拓子和蕭若若都怔住,沒想到事情非但沒辦成,反倒惹怒了妙崖師叔。
  而附近不少人更是暗暗咂舌不已,這陳尋可真夠硬氣的,連妙崖的面子都不給。
  噗通!
  忽然,那蕭天龍猛地跪倒在地,朝陳汐砰砰磕頭不已,嘴中兀自哀求:“我錯了,真的錯了,還請陳尋道兄大人大量,饒恕我這一次……”
  眾人一下子都被驚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