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637 豈敢不從

誰也沒想到,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以蕭天龍的身份,竟會不顧儀態、尊嚴、甚至毫無骨氣地直接下跪,向陳汐叩首哀求原諒。
  一下子,所有人都呆住了。
  就連陳汐都微微意外,旋即心中暗罵一聲,這混賬果然無恥!
  在這等情況下,只怕會被其他人誤會自己太過猖獗,逼迫這家伙下跪謝罪呢。
  畢竟,這蕭天龍雖比不得官洪羽、羿遜、璇拓子他們有名,可好歹也是紫冥神宗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他這么做,雖被人鄙夷無比,可對不了解內情的人而言,只怕也會認為自己‘逼’人太甚。
  啪!
  那旁邊的蕭若若氣得一巴掌狠狠‘抽’在蕭天龍后腦勺,打得他一個趔趄,成了滾地葫蘆。
  “窩囊廢!丟盡了咱們蕭氏顏面!”蕭若若柳眉倒豎,臉‘色’鐵青,氣得拂袖而去。
  那璇拓子也是再也看不下去,跟著冷哼離開。
  可顯然,這一刻蕭天龍已顧不得這些,再次重新跪好,苦苦哀求不已。
  那態度,簡直卑微到了極致,令人鄙夷詫異之余,又禁不住狐疑,這蕭天龍究竟和蕭天龍立下了什么賭約,竟被‘逼’到連尊嚴都不要了?
  一時之間,不少人望向陳汐的目光都隱隱變了,有忌憚,更有一抹憤怒。
  這家伙不但在星狩大會中一鍋端了大羿氏和靈真道觀的弟子,如今更‘逼’得這紫冥神宗弟子下跪道歉,簡直是太狂妄了!
  面對這種局面,陳汐也不禁皺了皺眉,他很清楚,在場原本就有不少人對自己有成見,尤其是那大羿氏和靈真道觀弟子更是對自己敵視不已。
  在這等情況下,自己就是去解釋,只怕也沒人會相信了。
  “前輩,既然他已認錯,咱們就原諒他一次吧,歸根究底,他好歹也是我的師兄。”
  一旁的鐵韻娉忽然開口,神‘色’間頗為平靜。
  陳汐怔了怔,皺眉道:“你可要清楚,當初正是你這位師兄,把你‘逼’迫得差點連星狩大會也參加不了。”
  “我明白,這是我和他之間的恩怨,前輩您已幫我太多,這些事情還是由我來解決吧。”
  鐵韻娉認真說道。
  陳汐忽然就明白了,這小丫頭是打算幫自己分擔來自周圍的壓力呢。
  “鐵師妹,師兄錯了,真的錯了,當初真不該冒犯了你,我發誓,以后決不會再犯下這等大錯。”蕭天龍見此,又連忙朝鐵韻娉叩首哀求不已。
  那等低賤卑微的嘴臉,看得四周眾人都一陣無語,這家伙這么搞,等于是徹底身敗名裂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雪墨域的修道界都會知道這件事,如此一來,連他身后的紫冥神宗都會為此‘蒙’羞不已。
  不過,這一切蕭天龍自己卻是真不在乎了,他早已方寸大‘亂’,惶恐到了極致,因為他自己清楚,一旦履行賭約,自己非但下跪地謝罪,還要自廢神道根基!
  這樣一來,就徹底淪為了一個廢物,到那時簡直就是生不如死,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如今雖然恥辱無比地下跪哀求,可在他心中,總好過自廢神道根基!
  歸根究底,蕭天龍看似窩囊屈辱到了極致,可實際也是再三權衡之后,才會如此做的。
  “滾吧!”
  見此,陳汐不再猶疑,‘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您……您是原諒我了?”
  蕭天龍一呆,旋即便欣喜若狂,猛地又是連連叩首十多次,這才爬起身子,灰溜溜離開。
  見此,圍觀眾人只能搖頭嘆息,這蕭天龍可真夠沒骨氣的,這以后只怕會淪為整個雪墨域的一個笑柄了。
  而對于陳汐,他們則是愈發忌憚了,在他們眼中,陳汐儼然上升到了極度危險的高度。
  先是吊打羿遜、璇拓子等頂尖大勢力子弟,然后‘逼’迫得這蕭天龍跪地謝罪,簡直兇殘到了極致。
  ……
  “這家伙如此跋扈,等此次盛會徹底結束時,只怕不止是咱們,連玄靈道觀、紫冥神宗都不會放過他了。”
  遠處人群中,羿天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禁不住冷笑出聲。
  “你說的不錯,現如今是因為有‘女’帝大人在,所以無人敢在此動手,一旦這一切結束,也就是此子被算賬之時。”
  羿遜撫‘摸’著下巴,眸中冰冷一片,“咱們大羿氏還從未吃過如此大虧,這個仇……必須得報!”
  羿天似想起什么,張嘴‘欲’言,但最終卻是硬生生忍住。
  他如今已確定,遠處那個陳尋,便是當初那個在末法之域令得他幾乎全軍覆沒的家伙。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羿天至今都還記得,對方身上攜帶著落寶銅錢和大羅天網這兩件先天靈寶!
  “罷了,此事還是我一人知曉為好,若是被二哥他知道,恐怕殺死那小子之后,就沒我什么份兒了……”羿天的貪‘欲’最終戰勝了理智,不打算將這一切和盤托出。
  ……
  很快,夜幕降臨,水云山莊燈火通明,宛如蜿蜒的火龍,將天地都照亮。
  水云宮大殿內,早已擺滿宴席,堆滿了珍饈佳釀、神果美肴。
  羽澈‘女’帝端坐中央主座,在其下方,分別坐著來自雪墨域四面八方的大人物。
  再往下,便是陳汐等在星狩大會中取得名次的子弟,以及那些雖被淘汰,依舊留下來的一眾修道者。
  場面很熱鬧,賓客云集,言笑晏晏,宛如神仙盛會。
  羽澈‘女’帝舉辦這一場盛會的目的,一方面是為那些獲得斐然成績的弟子慶賀,另一方面,也是提供一個平臺,讓雪墨域這些年輕一代聚在一起,有一個彼此相識的機會。
  站在羽澈‘女’帝的高度,看的要比在座眾人更遠,她很清楚,以后的雪墨域,便是這些年輕人的天下,她身為域主,唯一能做的就是通過自己的影響力,為這些子弟提供一個展現自我,共同‘交’流切磋的平臺。
  至于那些子弟之間的摩擦和恩怨,在她眼中根本就不算事,有摩擦才有競爭,這修道之路自古以來,就是優勝劣汰,容不得任何的妥協。
  “等晚宴結束后,你去帶那小丫頭和陳尋一起來見我。”羽澈‘女’帝目光一掃大殿,便即低聲朝身邊的云擎吩咐道。
  “喏。”云擎點頭,旋即皺眉猶豫道,“‘女’帝大人,那個陳尋的身份似有些……”
  “不必多說,我心里清楚。”羽澈‘女’帝打斷道,一對清眸中流溢著一縷虛幻的光澤。
  云擎怔了怔,便不再言語。
  “陳尋道兄,來,我敬你一杯。”
  陳汐耳畔忽然傳來一道聲音,扭頭看去,卻是旁邊案牘后方的官洪羽,他正舉起酒杯,含笑望著自己。
  “官道友太客氣了。”當下陳汐也是舉杯略一示意,便一飲而盡。
  這一次晚宴,他們這些最頂尖的一群子弟坐在了一個區域,彼此的案牘緊挨著,也是為了方便‘交’流。
  至于那些尋常之輩,是斷無法坐在這邊的。
  見陳汐如此痛快,那官洪羽不禁再次微微一笑,旋即好奇道:“冒昧問一句,你如今的能耐,是否已躋身封神之榜靈神境層次中的前百名?”
  此話一出,附近的鐵韻娉、蘇婉兒、風劍杰皆都不著痕跡停下書中動作,齊齊豎起了耳朵。
  就連‘性’情沉穩如鐵石的夏侯鐘,以及那極為仇視陳汐的璇拓子、羿遜等人,皆都一怔,旋即便瞇了瞇眼睛,對此留心起來。
  陳汐敏銳注意到了四周氣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想了想,便即搖了搖頭。
  并未多說什么,倒不是故意隱瞞,原因就在于當初他在晉級‘洞’光靈神時,的確引起了天地異象,令得自己名字也是出現在了封神之榜上,可僅僅只是一剎那間,就被河圖碎片將這一切阻斷,連名次也被抹去。
  正因為出現這等異變,陳汐也不好對此多說什么。
  見陳汐搖頭,鐵韻娉、蘇婉兒等人皆都微微一怔,而那璇拓子、羿遜等人則暗暗松了一口氣。
  或許,他們在內心中也是不愿見到陳汐太過耀眼和厲害。
  “可惜,咱們雪墨域三千宙宇中,擁有無數‘洞’光靈神境存在,可這些年來,卻再未曾有一人的名字出現在封神榜單上,這不得不說是一種遺憾。”
  那官洪羽飲了一杯酒,感慨不已。
  “師兄,當初你可是說過,你如今已臻至靈神境圓滿地步,相信用不了多久,必然可以將實力再提升一步,到那時,或許就足可以躋身封神之榜的行列之中了。”
  蘇婉兒在一旁笑說道,聲音中有著一絲驕傲。
  官洪羽啞然,笑而不語,顯然是默認了。
  附近眾人見此,心中皆都禁不住吃驚不已,若非蘇婉兒開口,他們都還不清楚這件事呢。
  一時之間,不少人望向官洪羽的眼神都變了,更有許多人借此機會頻頻向官洪羽敬酒,恭維不已。
  官洪羽倒也爽快,來者不拒,氣氛也是熱鬧不已。
  唯獨在陳汐這邊,除了官洪羽、蘇婉兒和他說上幾句話之外,其他人都如避瘟神般,無人與陳汐寒暄,倒是顯得頗為冷清。
  這就是這些人認為的大勢,陳汐徹底得罪了幾個大勢力,注定無法善終,故而誰也不愿此時和他‘交’往了,以免被牽連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