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638 絕對壓制

場面冷清,陳汐卻怡然自得,他還是頭一遭有機會品嘗到神界的高規格菜肴,食材琳瑯滿目,無不是罕見神珍神材,就連釀制的酒水,都是外界難求。
  擱在三界中,像這等宴席簡直如傳說中的饕餮神宴般,根本無法尋覓得到。
  不過陳汐嘗了嘗這些佳肴美味的味道和火候,卻是有些差強人意,甚至感覺如果是由自己去烹飪,絕對會更好。
  畢竟,他曾經可也是一位頗富傳奇色彩的靈廚大宗師!
  “這火月宙宇乃是整個雪墨域的中央中樞,此地的物產和商貿必然也是繁榮之極,只是有些可惜,外界強敵環伺,虎視眈眈,怕是沒有機會去逛一逛了……”
  陳汐忽然心中一嘆,他可是還惦念著尋覓一些神材,將劍箓重新祭煉一番,來提升它的威能和品質,可如今看來,起碼在這雪墨域是無法實現了。
  后天靈寶大致分作了下、中、上三階,每一階又分作三品,統稱為三階九品。
  像一二三品后天神寶,便被統稱為下階神寶,能夠被洞微真神御用。
  四五六品后天神寶,便是中階神寶,發揮出的威力可以滿足洞光靈神的需求,
  以此類推,七八·九品的上階神寶,便是為洞宇祖神所準備的寶物。
  劍箓并非先天靈寶,如今的威能勉強比三品下階后天神寶要強上一些,但卻不如四品中階神寶威力強大。
  也就是說,現如今的陳汐早已踏足洞光靈神境,且已靠近靈神境的圓滿地步,可手中的劍箓威力,卻兀自滯留在洞微真神的水準,自然已遠遠不能滿足陳汐的戰斗需求。
  所以,若不更換神劍,提升劍箓的威能便是當務之急。
  可遺憾的是,由于局勢原因,陳汐根本沒機會再在雪墨域中多逗留,想要提升劍箓品質的話,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幸好,除了劍箓,他身上還有其他至寶,到不至于在戰斗中捉襟見肘了。
  “也罷,此次在星狩大會中,倒是獵取到了大量的獸核,足可以兌換一筆不菲的財富,到時候尋覓個地方購買神珍時,起碼已不必為錢財頭疼了。”
  陳汐默默思忖著,為自己接下來的行動進行籌劃。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陣悠揚若天籟般的鳴叫從水云宮外裊裊傳達而來。
  伴隨聲音,一縷縷沁人心脾的香氤氳而開,那香氣令人心神安寧,如聞道之香韻,說不出的美妙。
  這一幕,登時令得大殿中那熱鬧的氣氛為之一靜,不少人都停下手中動作,齊齊望向了大殿外。
  連那些大人物們也不例外,只不過他們神色中有驚奇,也有疑惑,顯然并未猜到什么。
  唯獨中央主座上的羽澈女帝,罕見地瞇了瞇那一對幽邃深沉的清眸,隱隱約約能夠看見,有一縷若冷電似的青色神芒,在其眸子深處驟然迸發!
  “女帝大人,似乎是……”云擎目光中驟然射出一道電芒,似猜測到什么。蒼老漠然的臉上泛起一絲驚色。
  “準備迎客。”羽澈女帝輕輕吐出兩個字。
  ……
  道香迷離,鳴叫似天籟禪音,令得這大殿、這天地、這萬物都似乎在這一剎那變得靜謐起來。
  大殿眾人已齊齊止語,神色間帶著一抹驚疑,這動靜雖不大,可卻足稱得上驚人。
  究竟是誰來了?
  就在這一眾目光注視下,大殿外那漆黑的夜空上,倏然駛來一輛寶輦。
  宛如劃破永夜的一抹火光,耀眼奪目。
  那是一輛寶輦,華蓋鎏金、古雅莊肅,四周拱衛著三十六朵瑰麗神云,彌漫縷縷道香,前方由四頭神駿高大的火麒麟拉動,神威滔滔,釋放出一股迫人的氣勢。
  華蓋云香車!
  不少人眼瞳驟然一縮,面露一抹震撼,認出了這寶輦的來歷。
  此寶輦,整個上古神域之中獨一家,乃是北極域域主勾陳帝君之座駕,可日行十域,穿梭千百宙宇!
  難道是勾陳帝君大駕光臨?
  眾人震驚,不敢置信,那南極域靠近中央帝域,浩瀚無匹,遠非雪墨域可比。
  尤其是那勾陳大帝,威名震爍天下,和北光域真武帝君、黑曜域紫薇帝君齊名,乃是上古神域眾多域主之中頗富傳奇的驚世大人物。
  對于這一切,陳汐一無所知,故而談不上多驚奇,他甚至無暇分心理會這些,依舊專心在推演,究竟該尋覓多少種神珍來祭煉,才能令神箓的威能徹底發生蛻變。
  很快,大殿眾人就暗松一口氣,在他們視野中,那華蓋云香車停靠在了大殿外,旋即,便有一名銀袍青年在一位老者的陪同下,走下了寶輦。
  顯然,此次前來的,并非是勾陳帝君!
  可眾人依舊不敢怠慢,因為能夠乘坐華蓋云香車前來的,身份絕對不簡單了。
  那青年貂裘銀袍,滿面倨傲,膚色中呈現出一縷縷奇異的淡金雷紋,骨子里涌動著無法掩飾的狂傲,霸氣而睥睨。
  遠遠一望,便知此子非尋常,乃蓋世天驕,擁有著足以傲視群倫的天賦和資本。
  反倒是他身邊的老者,就顯得極為尋常,灰衣黑帽,面容普通,枯瘦的身軀佝僂著,亦步亦趨跟隨在那青年身邊。
  可在座那些大人物們卻是心中一凜,以他們的能耐,竟都無法看出那老者的深淺!
  這一老一少,乘華蓋云香車而來,一個光芒萬丈,一個深不可測,令得全場氣氛都是變得沉寂。
  就在這一片沉寂中,那銀袍青年雙手負背,大步走入大殿之中,每一步跨出,風雷涌動,雷芒綻放于其腳下,懾人之極。
  “南極域,降霄宮荀陽平,見過羽澈女帝。”銀袍青年直至中央主座前,方才頓足,然后微微一拱手,便郎笑出聲。
  哪怕面對羽澈女帝,他身上也是流淌著一股難掩的睥睨傲然之意。
  南極域。
  降霄宮。
  還姓荀!
  聽到這些字眼,在座眾人皆都呼吸一窒,這家伙果然是勾陳大帝的后裔!
  因為那降霄宮,便是勾陳大帝的修道之地,最重要的是,世人皆知,勾陳大帝的名字便是荀斂狂!
  這銀袍青年自稱荀陽平,眾人哪還猜不出對方來歷?
  這一刻,就連陳汐都禁不住意外地抬起頭,瞥了那荀陽平的背影一眼,旋即便搖了搖頭,低頭繼續推演起來。
  對方來歷再驚人,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洞光靈神強者而已,又和自己毫無瓜葛,他也懶得去關注。
  這世上來歷顯赫之輩那么多,難道來一個就要去關注一個不成?那太耽誤時間了,且毫無意義。
  “哦,當年在南極域見到你父親時,你才不過剛蹣跚學步,如今可都已這么大了。”羽澈女帝開口,清眸如水,不起漣漪,聲音也是一如往常般淡然。
  她認出了對方,乃是勾陳帝君膝下第十三子,性情跋扈狂傲,近些年在南極域中極負名氣。
  聽到羽澈女帝以長輩自居,更談及他年幼蹣跚學步之時,荀陽平神色之間不禁一滯,旋即就哈哈大笑道:“沒想到,女帝大人還記得我。”
  聲震大殿,若驚雷般隆隆作響,令得在座眾人皆都皺眉,這家伙可真夠狂的,哪怕是勾陳帝君的后裔,面對羽澈女帝也終究是晚輩而已。
  “不知這次荀公子來我雪墨域有何貴干?”羽澈女帝卻似是渾不在意,淡然開口。
  “貴干倒是談不上,我只是偶然游歷于此,聽說此次召開的那一場星狩大會已落幕,我忍不住好奇,便來會一會同道中人。”
  荀陽平灑然笑道,“女帝大人您該不會怪我不請自來吧?”
  原來只是路過……
  眾人見此,不禁暗自感慨,這勾陳帝君的后裔派頭好大,出入水云宮也鬧出如此大動靜,這世上只怕也只有他才敢這么做了。
  “有朋自遠方來,自當歡迎。”
  羽澈女帝忽然起身,目光一掃大殿,“諸位,我來為你們介紹,這是南極域域主勾陳帝君膝下第十三子,修道至今不過六百余年,便已踏足洞光靈神境,乃是不可多得的天驕俊杰。”
  眾人聞言,皆都恍然。
  “女帝大人過獎了,本公子醉心修煉,此次外出游歷諸多神域,也是為了尋覓更多和同輩中人切磋交流的機會。”
  荀陽平頓了頓,“如今聽聞這大殿中已匯聚了雪墨域靈神境中最優秀的天驕子弟,不知能否讓本公子借此機會,和大家討教一二?”
  說到最后,他一挺身姿,渾身淡金雷紋涌動,睥睨而狂傲,目光如電般掃視全場。
  果然是來者不善!
  眾人聞言,心中皆都一凜,對方前來,竟是要向在座那些頂尖靈神境弟子發起挑戰。
  一下子,氣氛陡然變得沉寂緊張起來。
  “這家伙,還真夠無聊的。”陳汐皺了皺眉,在心中嘀咕了一句,被荀陽平的大嗓門吵得無法專心推演。
  “可惜,星狩大會已經結束了……”羽澈女帝似也有些意外,但旋即便平靜開口。
  不過,還不等她說完,就被荀陽平大笑打斷,“這眼前不正是切磋的最佳機會嗎?宴席之上若無戰斗助興,可未免太過無趣。”
  這一下,羽澈女帝罕見地皺起黛眉,清眸中涌上一抹冷冽,似被這荀陽平的無禮態度激怒!
  ——
  ps:明天童鞋結婚,會保證有一更,第二更看情況,如果沒有,就補回來。唉,金魚忽然發現身邊童鞋朋友這兩年趕趟結婚,這是為哪般呢,做一名安安靜靜的單身狗不好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