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39 慘敗而去

羽澈女帝蹙眉,似有些不悅。
  還不等她做出反應,便有一名弟子按捺不住,出聲道:“這位道友,你懂不懂規矩?這是雪墨域,可不是你們南極域。”
  這是一名紫衫華袍青年,有些看不慣荀陽平的跋扈氣焰。
  按理說,這句話也不算太過分,可那荀陽平聞言,唇角頓時牽扯出一抹鋒利的弧度,笑得露出一口雪白牙齒。
  “你若不服氣,便來戰斗,若不敢,便乖乖閉嘴,別只會像個娘們似的只會動嘴皮子。”
  此話顯得狂傲無比,更是激怒了在座不少女修道者,甚至連羽澈女帝都不幸被牽連到。
  有此可見,這荀陽平有多么的肆無忌憚,橫行無忌。
  紫衫華袍青年的臉色頓時憋得漲紅,冷然道:“我可不會像某些人一樣不知禮數,破壞規矩。”
  “規矩?禮數?不好意思,本公子最信奉的可不是這些,而是自己的力量!”荀陽平大喝,渾身淡金色雷紋流竄,將附近的虛空崩裂、扭曲。
  說話時,他猛地一抓,轟隆一聲,神光騰騰,雷芒洶洶,神力若汪洋般奔騰,竟隔空抓住那紫衫青年的一只手腕。
  喀嚓!
  那紫衫青年胳膊竟硬生生被撕扯斷,神血飆射,發出一聲凄厲慘叫。
  大殿眾人皆都躁動,震怒無比,這家伙太囂張,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簡直是無法無天之極。
  也有不少人心生震駭,那紫衫青年可是血月神宗弟子,在星狩大會最終排名上位列第二十七,也是一位耀眼之極的天驕,可如今,竟是不堪一擊。
  陳汐眼眸瞇了瞇,掠過一抹訝然,便即恢復如初。
  “就你這樣的廢物,也敢指責本公子?”荀陽平笑得越發燦爛,并未中止行動,而是猛地一揮手,一掌拍下。
  這一擊若落實了,非拍碎那紫衫青年腦袋不可!
  “夠了!”
  便在此時,羽澈女帝冷冷吐出兩個字,幾乎是同時,一縷青光閃爍,將荀陽平這一擊無聲化解。
  “呵呵,女帝大人這是在怪我出手太狠嗎?”荀陽平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笑吟吟說道。
  眾人見此,皆都愈發憤怒,這家伙簡直太囂張,太猖獗了!
  “青奴,勾陳帝君便是讓你如此照看你家十三少爺的?”羽澈女帝直接無視了荀陽平,眼眸略帶寒意,望向荀陽平身邊的老者。
  “老奴只負責十三少爺的安危,其他的事情,老奴也插手不得。”老者此刻依舊佝僂著身軀,皺紋密布的蒼老容顏上一絲表情也沒有,說話的語氣更是病懨懨的。
  可很顯然,他能被羽澈女帝一語叫破身份,明顯非尋常人物了。
  這個答案,令羽澈女帝眉頭禁不住再次皺了皺,這次徹底有些慍怒了。
  “女帝大人,只是切磋交流而已,若是在座這些同輩皆都承認,實力遠遠不如我,那我無話可說,立馬離開,再不踏足雪墨域一步,您看如何?”
  荀陽平雙手負背,慢條斯理說道,他容貌俊美,長發披散腰際,通體彌漫淡金色雷紋,璀璨奪目,宛如由一團雷光燃燒,威勢不可一世。
  一句話,徹底激怒了在座眾人,這家伙何止是來者不善,明顯是來羞辱他們這些修道者來了!
  連陳汐心中都禁不住感慨,這家伙真夠狂的,不過也算是擁有狂妄的資本,父親是勾陳大帝,自身戰斗力也超凡,身旁又有實力莫測的老奴相隨,若是換做尋常人敢如此囂張,只怕早被人殺死不知多少次了。
  “女帝大人,弟子愿請命和這位南極域的道友一戰!”
  “冷某雖不才,可也不畏一戰。”
  “哼,真是好膽,敢藐視我雪墨域修道同輩,決不能就此忍辱受氣了!”
  頓時之間,大殿中宛如炸開鍋,一眾弟子紛紛怒而起身,欲要向那荀陽平發起挑戰。
  “呵呵,你們之中,十之八·九皆非我之對手,我可不想落個倚強凌弱的名頭。”
  面對這一幕,那荀陽平雙臂抱胸,非但不驚,反倒是一聲冷笑,愈發不屑。
  這一下,連那些大人物們的臉色都陰沉下來,此子簡直太過跋扈了!
  “罷了,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便如你所愿。”羽澈女帝見此,知道勢不可擋,當即揮了揮手。
  當下,大殿中被分開一處空地,然后由羽澈女帝親自布下一道伸禁,作為戰斗之區域,以防波及其他。
  荀陽平見此,當即仰天長笑一聲,身影一閃便來到空地上,渾身淡金色雷紋迸射,神輝澎湃,映襯得他氣勢愈發熾盛。
  “我先來會一會你!”一名青年按捺不住,閃身而至。
  那荀陽平身姿雄峻,目光如電,斜睨著那人,不屑道:“不堪一擊的東西,你可不具備和我交手的資格!”
  說話間,他抬起右手,巨大的雷芒浮現,形成一條狂暴雷龍,朝那弟子狠狠掃去。
  吼!
  雷龍咆哮,那巨大的身軀蒸騰雷光閃電,鋪天蓋地,轟隆一聲狠狠撞在那弟子身上,還未靠近這片區域,就被震飛了出去,渾身焦黑,慘嚎不已,重傷垂死。
  一眾弟子駭然,那青年可是他們中一等一的存在,可如今,竟不堪一擊,宛如土雞瓦狗般被擊敗。
  一時之間,不少自認不如那青年的子弟皆都猶豫,不敢上前。
  這一幕,看得一眾大人物們都是眼皮狂跳不已,不得不承認,哪怕這荀陽平囂張之極,可實力可也強橫到了極致,在洞光靈神境中,已是頂尖中的巔峰存在。
  “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場!”荀陽平見此,愈發張狂,濃密長發飛揚,飄逸出一縷縷雷芒閃電,懾人無比。
  陳汐皺了皺眉,這家伙囂張倒也罷了,出手也是狠辣之極,剛才那一擊,可差點要了對方性命。
  “哼,我倒也看看,究竟是誰不自量力!”便在此時,驀地一聲冷哼響起,那璇拓子撣了撣衣衫,飄然來到場中。
  唰!
  沒有任何遲疑,他祭出一柄白玉道劍,揮手便斬了過去,劍意如驚濤,層層疊疊,充盈道家無上玄氣。
  轟!
  荀陽平眼睛一亮,猛地一拳就轟了過去,拳頭和劍氣碰撞,竟如金戈交鳴,尖銳刺耳,神輝轟震。
  “也不過如此,才修出七道神臺靈光而已,也敢再我面前逞能?不嫌丟人嗎!”荀陽平嗤笑出聲。
  這家伙絕對是拉仇恨的一把好手,一句話,都能把人活活氣死。
  神臺靈光,指代的便是晉級洞光靈神境時,自身神臺中蘊生出的靈光數目,分作了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九品。
  能夠一舉聚齊七道靈光,已經是難得罕見的天資和底蘊,可如今,在那荀陽平眼中,卻顯得丟人,這如何不氣人?
  “囂張!”璇拓子大怒,修行至今,還從未有人敢如此羞辱與小覷他。
  “怎么,你還不服?像你這般貨色,我一個人足可以碾壓一群。”荀陽平冷笑,很是傲岸。
  轟!
  璇拓子不再多言,再次持劍殺來,道劍晶瑩、蒸騰出滾滾道家秘紋玄光。
  其他人也都震怒,連璇拓子都被說的如此不堪,那他們這些人算什么?
  荀陽平赤手空拳,渾身爆綻一道道若鎖鏈似的雷霆,化作熾烈神芒,碾碎虛空,簡單粗暴地沖殺而去,聲勢狂猛,若萬軍壓境,不可阻擋。
  一時間,這里神輝爆綻,道音轟震,兩道身影交鋒在一起,無比的激烈,若非羽澈女帝早早布下禁制,只怕瞬間這水云宮就會被毀滅一空。
  “技止此耳?無聊!”
  突然,荀陽平周身蒸騰出一朵又一朵雷電花朵,晶瑩剔透,花瓣皆纏繞雷霆法則,精致中噴吐出可怖無比的氣息。
  旋即,這些雷電之花詭異地瞬間綻放,飆射出一縷縷金燦燦的電芒。
  嘭!
  猝不及防之下,璇拓子只能舉劍抵擋,但卻被震得道劍顫抖,渾身氣血翻騰,險些失守,但卻已經明顯落于下風。
  轟!
  猛地,這些雷電花朵全部炸開,化作雷霆洪流,無邊無際,將璇拓子整個人震得連連咳血,踉蹌倒退,最終再也按捺不住,身軀被狠狠震飛出去。
  噗!
  血光迸濺,他全身上下傷痕累累,栽倒在地,竟是重傷再也起不來。
  “若非我留有余力,就憑剛才一擊,你必死無疑。”荀陽平傲然立在場中,渾身雷芒流竄,愈發威猛懾人。
  這讓人們震駭,齊齊色變,太強了,這家伙簡直就是個怪物,掌控雷霆,無堅不摧,連璇拓子這等人物都慘敗其手。
  “這家伙應該也具備了神靈至尊的潛力……”陳汐在一旁目睹這一切,黑眸中不禁泛起一抹異色。
  不止是陳汐,在場其他大人物們也都猜到這一點,臉上蒙了一層寒霜。
  璇拓子慘敗的太快,他們都懷疑,哪怕是官洪羽上場,是否也不是那荀陽平對手了。
  而羽澈女帝同樣蹙眉,清眸中神芒涌動,也不知在思索什么。
  “呵呵,怎么沒人了?剛才你們一個個不是叫囂著要挑戰本公子嗎?現在怎么全不出聲了?”
  荀陽平眸光一掃眾人,每個被他盯上的弟子臉色皆都一陣青一陣白,心中雖憋屈憤恨之極,卻是沒人敢再應戰。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