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640 咄咄逼人

荀陽平目光掃視眾人,神色狂傲,毫不掩飾自己的藐視,見遲遲無人應戰,他忽然嘆氣,失望搖頭:“原本以為這里聚集了雪墨域最頂尖的靈神境高手,可如今一見,呵呵……”
  話沒說完,可那一句“呵呵”卻如此之刺耳,配上他那傲慢不屑的神情,刺激得大殿眾人氣得差點瘋掉。
  囂張!
  實在太囂張了!
  連陳汐都有些看不下去,心中罕見地被勾起一絲戰意,可見荀陽平這家伙猖狂到了何等地步。
  “我來領教你的高招!”
  “我來!”
  幾乎是同時,大殿中兩道身影齊齊沖出,閃入那戰斗區域,那赫然是官洪羽和大羿氏二公子羿遜。
  兩人之前顯然沒有商量過,見對方竟和自己一樣沖出,都不禁怔了怔。
  “讓我來。”
  官洪羽瞥了一眼羿遜。
  “哼,還是讓我來吧。”
  羿遜冷哼一聲,目光如刀,死死盯著場中的荀陽平。
  眾人見此,皆都禁不住為兩人那一份勇氣喝彩,哪怕還未開戰,可兩人卻夷然不懼現身,挑戰那荀陽平,這等膽魄可非尋常可比。
  那些大人物們見此,也都不禁暗暗點頭,在這等局勢下,兩人能挺身而出,本身已很不易。
  可那荀陽平對此卻是不屑一笑,輕佻伸手指了指官洪羽和羿遜,道:“你,還有你,既然迫不及待找虐,就一起上吧,也省的浪費本公子的時間。”
  此話一出,眾人直氣得七竅生煙,直恨不得把這家伙的嘴給撕碎了,簡直囂張到沒邊了。
  官洪羽和羿遜也是臉色一沉,自尊心受到莫大羞辱,他們修行至今,可極少體會過這種感覺。
  “這混賬!”甚至,一位大人物再也按捺不住咒罵出來,可見被氣成什么樣子了。
  唰!
  忽然,那跟隨荀陽平一起前來的枯瘦老者抬起眼皮,渾濁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電,掃了那大人物一眼。
  一剎那間,那大人物臉色驟變,心中升起一抹不可抑制的悸動,渾身毛骨悚然。
  “青奴,你若動手,可別我不客氣!”羽澈女帝清眸冷冷瞥了青奴一眼,傳過去一道意念。
  那枯瘦老者瞇了瞇眼睛,頓時又恢復原來模樣,顯然,他對羽澈女帝也頗為忌憚。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只有極少數人,大殿中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依舊在關注戰局中。
  “你退下!”
  官洪羽神色罕見地冷峻,不愿和羿遜聯手。
  “要退也是你退!”
  羿遜寸步不讓,兩人皆都是雪墨域靈神境中最頂尖的翹楚,骨子里皆都驕傲之極,不愿占任何一絲便宜。
  “哼!廢話可真夠多的!”
  那荀陽平頓時不耐,猛地縱身,渾身淡金雷紋轟鳴,大放金色盛光,整個人宛如一輪雷日,沖殺而去。
  轟!
  他雄峻的身軀震碎時空,一拳橫掃,宛如十萬大山橫推,鎮殺向官洪羽。
  與此同時,左臂一擺,若倒卷之星河,滾滾雷暴閃電洶涌而出,目標直指一側的羿遜。
  這一瞬間,他竟是同時施展兩種無上法門,攻擊向官洪羽和羿遜兩人!
  這是何等自信狂妄,才敢如此做?
  眾人面色驟變。
  對官洪羽和羿遜而言,荀陽平此舉,更是一種羞辱,令得兩人皆都徹底震怒,沒有再遲疑,齊齊動手。
  嗡!
  官洪羽五指并攏,根根晶瑩,彌漫五色神輝,流動五行神道法則之力,凝聚為一片蔚然云霄,鎮殺而下。
  崩!崩!崩!……
  羿遜則手持一柄古樸獸骨大弓,挽弓拉弦,一剎那間就飆射出千百道刺目無比的神箭,撕裂時空,呼嘯而去。
  如此近的距離,以箭道之術狙殺,那威力簡直可怖到了極致,令得附近眾人都紛紛閃避,擔心被波及到。
  羽澈女帝更是在這一剎那,赤紅袖袍一揮,祭出一件寶盆狀神寶,化作一道光幕,將這一片戰斗區域籠罩,若不這么做,連禁制都無法抵御其中的戰斗余波。
  咚!
  虛空炸開,這里神輝爆碎,成片的神道法則崩碎,烈光騰騰,神力若亂世洪流迸濺。
  一剎那,三者之間就沖起千般無上妙法,萬般可怖寶術,在那里不斷廝殺、對抗。
  鏘!
  官洪羽手中出現一桿青銅長槍,氣勢驟然一變,威猛若天神,欲殺伐天下。
  同一時間,那荀陽平冷哼一聲,手中出現一柄四尺長戰刀,表面雷霆激射,纏繞縷縷熾盛電弧,狂暴無比。
  眾人見此,皆都心中振奮,終于把這家伙逼迫得祭出兵刃了!
  轟隆隆~~
  激戰愈發熾烈,戰局中刀光、槍影、神箭碰撞在一起,神光四溢,實力稍弱之輩,甚至再無法窺伺到其中局勢。
  同時,這里道音轟震,形成可怖的戰斗漣漪,碾碎時空,不斷擴散,震得四周禁制和那寶盆狀秘寶都是嗡嗡顫抖不已。
  可見,這一次交鋒多么的可怖,放在外界,都不知道要毀掉多少城池、齏粉多少山岳湖泊。
  “哼,兩人聯手也不過如此,真夠讓本公子是失望的!”驀地,戰局中傳出荀陽平的大喝,宛如炸雷,震得眾人耳膜嗡嗡作響。
  嘭!
  旋即,眾人就駭然看見,那荀陽平手中雷刀一劈,硬生生將官洪羽手中青銅長槍震飛。
  而后,荀陽平身影狠狠一靠,官洪羽整個人宛如被十萬大山撞到,渾身骨骼在剎那間崩斷,口鼻噴血,狠狠倒飛了出去。
  哧啦!
  幾乎是同時,一道神箭破空而至,但卻被荀陽平猛地一把抓住,單憑掌力,便咔嚓一聲就將神箭捏碎齏粉。
  “滾!”
  荀陽平轉身,若蓋世神魔臨世,手中長刀裹挾萬千雷芒閃電,撕裂時空,朝羿遜碾壓而去。
  嘭的一聲,古樸獸骨大弓從中斷裂,羿遜慘叫一聲,渾身肌膚焦黑、塊塊龜裂、整個人宛如一截焦木,直挺挺跌飛出了戰局。
  這些發生太快了,令人都來不及反應,官洪羽和羿遜便在同一時刻齊齊敗北,場面慘烈之極。
  “兩人聯手也不過如此,真是夠弱的。”荀陽平大笑,長發飛舞,手中雷刀激射電芒,霸道狂傲無匹。
  眾人徹底呆滯住,之前他們無不希冀官洪羽二人聯手能扳回一局,誰曾想,他們竟也敗北,且敗得如此慘烈。
  那家伙難道真的是不可戰勝的?
  眾人絕望,無法接受這個局面。
  尤其是那些大人物們,皆都臉色鐵青,難看之極。
  就在這一片死寂中,傲立戰局中的荀陽平抬起頭,眸子如太陽般璀璨,掃視群雄,唇角勾起一抹濃濃的不屑:“這就是你們眼中的天驕人物?也不過如此,還有誰自認比這倆家伙強的,給本公子站出來!”
  一片死寂。
  這一刻眾人難得的沒有鼓噪,沒有憤怒,皆都被這殘酷的現實打擊得有些心灰。
  連璇拓子、羿遜、官洪羽這等最頂尖的人物都敗北,還有誰能挫敗這狂妄無比的家伙?
  “陳尋兄,都這時候了,你還忍得住么?”忽然,那重傷倒地的官洪羽沙啞開口,目光望向了大殿一側。
  陳尋?
  聽到這個名字,原本心灰的眾人微微一怔,旋即眼眸中驟然涌起一抹明亮,對啊,自己怎么忘了這家伙!
  一時之間,不少目光都齊齊望向了同一個方向,那里有一方古木案牘,案牘后方,盤膝坐著一道瘦削身影,面龐清俊,氣度沉靜,正是陳汐。
  見眾人目光望來,陳汐禁不住心中一嘆,他之所以遲遲忍耐到現在,倒并非是畏懼對方,也不是故作高深,僅僅是因為,他真的不想趟這一場渾水。
  畢竟,他又非雪墨域之輩,且早先無論在大殿外,還是在大殿中,他和鐵韻娉一直被周圍眾人冷落和排斥,他哪可能有心情替他們出頭了。
  雖說他也極為看不慣這荀陽平,可當看見羿遜那些家伙被打得如此凄慘時,心中還是頗有些快意的。
  不過,此刻被官洪羽點名,又被周圍眾人目光注視著,陳汐頓時知道,自己只怕想設身事外都難了……
  “陳尋,你若能擊敗他,我保你在雪墨域中無人再敢找你一絲麻煩。”
  忽然,耳畔出來一道悅耳低沉的聲音,陳汐怔了怔,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羽澈女帝,對方一對清眸正凝視著自己,目光中隱隱有期許之意。
  見此,陳汐頓時做出了決定,傳音道:“當初在濁靈星,女帝大人已幫晚輩化解了一場危難,如今女帝大人既然開口,晚輩怎敢不從命。”
  說著,他長身而起,一步跨出,倏然來到了戰局之中,目光淡然望著對面的荀陽平,道:“你不是要戰斗么,我陪你。”
  聲音平靜,淡然出塵,并無任何虛張聲勢,卻自有一股令人心靜的力量。
  在座眾人見陳汐終于現身,心中振奮之余,又不禁有些復雜,大概也是想起了之前他們對陳汐的冷落和排斥。
  羽澈女帝見此,清眸中卻是泛起一抹亮澤,這小家伙倒也不錯,不枉自己當時以太一神水幫他一遭。
  “呵呵,你這家伙好大的架子,你可知道,本公子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種人,太裝!”
  荀陽平倨傲無比,打量著陳汐,聲音中帶著一抹蔑視,“你要不要再叫幾個幫手?”
  說著,他目光一掃四周,道:“或者,你們在場誰不服的,都一起上也可以,本公子可已經沒有耐心陪你們玩下去了。”
  ——
  PS:醉醺醺終于碼出了這一章,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求月票鼓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