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42 兩個條件

見璇拓子這般模樣,蕭若若也清楚,能夠讓對方做出如此表態已經是極限,不能再奢求什么了。
  她當即一咬牙,答應道:“那好,就這么決定了!”
  “姐,你……你也不理會我的死活了嗎?”蕭天龍叫道,聲音中帶著憤怒。
  啪!
  蕭若若再忍不住狠狠抽了對方一個響亮耳光,呵斥道:“閉嘴!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了!”
  蕭天龍被這一巴掌打得臉頰紅腫,腦袋都有些發懵,不過神智卻是稍稍清醒過來,認識到自己姐姐肯定不會不管自己的。
  “諸位,你們若是有興趣對付陳尋那家伙的話,倒是可以和我們大羿氏合作一番。”
  一道聲音忽然在旁邊響起,伴隨聲音,大羿氏二公子羿遜、三公子羿天出現在了眾人視野中。
  見此,蕭天龍一呆,旋即內心就一陣狂喜,剛張嘴欲要答應,卻被那璇拓子冷冷瞪了一眼,被嚇得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吞了下去。
  “抱歉,我等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璇拓子淡然開口,直接拒絕。
  羿遜笑了笑,不以為然,點頭道:“既然如此,我等也不勉強。”說著,便帶著其弟弟羿天轉身離開。
  “姐,這次那小子也把大羿氏給害慘了,咱們為何不和他們聯手,一起對付那小子?”蕭天龍疑惑,卻不敢去問璇拓子。
  “只是對付一個陳尋而已,我玄靈道觀需要和大羿氏聯手嗎?”璇拓子身影平淡,但卻自有一股睥睨傲意。
  “那是,那是。”蕭天龍連忙賠笑。
  “蕭師妹,走吧,我們一起去見師門長輩。”璇拓子直接無視了蕭天龍,轉身而去。
  “可惡!有什么好神氣的!”蕭天龍在心中破口大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還是灰溜溜跟了上去。
  ……
  “第一?倒是有些意外了。”
  曠野上,陳汐雙手負背,當看見那狩獵榜單上的名次時,也禁不住微微一陣驚訝,旋即就笑出來。
  一方面是替鐵韻娉高興,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鐵韻娉獲得第一名之后,自己便完全不需要找什么機會,便可以受到那羽澈女帝的接見了。
  這才是真正令陳汐欣慰的地方。
  “第一……我居然獲得了星狩大會的第一名……這這這……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鐵韻娉已是激動的語無倫次,嬌小的身軀都在微微發抖,她眼眸望著那狩獵榜單,似猶自不敢相信。
  陳汐不禁啞然,倒是沒想到,這小丫的反應會如此之大。
  其實想一想,他一路從大楚王朝抵達太古戰場、玄寰域、仙界、道皇學院……在這個過程中,不知獲得了多少第一,早已對此司空見慣,自不可能會像鐵韻娉那般激動了。
  “前輩,這次……這次多謝您了!”鐵韻娉說著說著,聲音忽然變得哽咽,眼眶中淚霧蒸騰。
  陳汐怔了怔,拍著對方肩膀道:“這本就該屬于你的,以后的路還長,萬不可就此懈怠了。”
  鐵韻娉吸了口氣,狠狠點頭道:“前輩教訓的是。”
  教訓?
  陳汐不禁苦笑,這丫頭看來對自己太過盲目崇敬了,這樣可不好。
  ……
  嘩啦~~
  蒼穹上,狩獵榜單一陣波動,猶如漣漪般悄然消失不見。
  旋即,一股奇異的力量倏然降臨在這片狩獵區之中,籠罩在每一個弟子身上。
  啪啪啪~~
  下一刻,包括陳汐在內的所有弟子身上攜帶的“神諭”驟然爆碎,化作一股股時空之力,將他們裹挾住,悉數帶出了狩獵區。
  至此,這一場持續兩個月時間的星狩大會就此落下帷幕。
  所有人都清楚,用不了多久,關于那陳尋、鐵韻娉的一切,便將如颶風般擴散到整個雪墨域中,轟動天下,為人們所熟知。
  ……
  水云宮。
  伴隨著一股時空波動,此次在星狩大會中堅持到最后的一百零七名弟子,以及他們身邊的領隊者、神奴齊齊出現在水云宮前。
  結束了!
  一眾弟子見此,皆都禁不住長松一口氣,神色間泛起一抹激動期待之色,接下來,便是領取獎勵的時刻了。
  此時,那老者云擎早已立在水云宮前,目光一掃這些弟子,便淡淡道:“爾等聽令,女帝大人有請。”
  說著,水云宮大門倏然開啟,云擎當先轉身走了進去。
  陳汐等人皆都神色一整,不敢再胡思亂想,齊齊朝水云宮中行去。
  水云宮內空間極大,恢弘壯闊,雕梁畫柱、神霧氤氳、充滿莊肅威嚴之感。
  此刻,那中央主座上,羽澈女帝一襲火紅鳳袍,頭戴鳳冠,修長綽約的身影坐在其上,渾身神輝縈繞,眼眸似宙宇星空般幽邃,散發出一股無上威嚴。
  在她下方兩側,一眾來自雪墨域的大人物們依次而坐,一個個神色肅然,氣度沉凝,將屬于祖神的威嚴展現得淋漓盡致。
  大殿中氣氛令人不由自主便心中一凜,無人敢喧囂不敬。
  “拜見女帝大人!”
  陳汐等人進入大殿后,皆都躬身向羽澈女帝行禮。
  “免禮。”
  羽澈女帝揮了揮手,道,“這次星狩大會雖有不少意外發生,但總算圓滿落幕,爾等能夠在數千弟子中脫穎而出,堪稱一方之俊杰,值得贊賞。”
  聲音清冽、低沉,雖平靜,卻有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
  話音剛落,一旁的云擎拍了拍手,當即有一行美麗侍從魚貫而出,各自托著一個玉盤,玉盤上盛放著一尊淡紫色玉瓶。
  當看見這一幕,不少弟子眼中皆都泛起一抹火熱,他們幾乎瞬間就猜出,那玉瓶中必然是來自帝域丹道神尊青大師親手煉制的“蘊靈移魂神丹”!
  一種可以幫助洞微真神境修道者筑就靈臺神光,破境晉級洞光靈神境的稀罕神丹!
  對于陳汐這等洞光靈神而言,自然對此沒多少興趣,不過當看見羽澈女帝一下子就拿出上百的“蘊靈移魂丹”時,依舊不免一陣咂舌,這等大手筆,恐怕也只有羽澈女帝才能辦到了。
  “好了,排名前三的弟子以及他們身邊的領隊者暫且留下,其余弟子請先行離開休息,晚上女帝大人會安排宴席,為爾等慶賀。”
  云擎開口,聲音隆隆響徹整個水云宮。
  當下,絕大部分弟子皆都恭敬行禮,轉身離開,大殿中頓時只剩下了鐵韻娉、陳汐、蘇婉兒、官洪羽、以及一名黃衣青年和他身邊的領隊者。
  那灰衣青年便是此次星狩大會的第三名,名叫風劍杰,來自雪墨域頂尖大勢力王道劍宗,長得豐神俊朗,唇紅齒白,并沒有多少極為特別的地方。
  令人側目的,反而是風劍杰身邊的領隊者,此人一襲普通灰衣,長發披肩,面容剛毅、虎背熊腰,氣質沉凝若鐵,不動如山,給人一股撲面而來的剛烈睥睨氣勢。
  他名叫夏侯鐘,王道劍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名氣雖不如官洪羽、璇拓子、羿遜等人大,但卻是眾人中行事作風最為低調的,因而顯得頗為神秘莫測。
  唰!
  一下子,大殿中所有目光都聚攏在了這六名子弟身上,若仔細去分辨,不難發現,幾乎大半的目光都在打量陳汐。
  其余目光也都差不多聚攏在官洪羽和夏侯鐘身上,至于獲得前三名的鐵韻娉、蘇婉兒、風劍杰三人,反倒沒有引起多少關注。
  這也很正常,在座大人物皆都清楚,此次星狩大會中,真正起到大作用的,反倒不是這些參賽弟子,而是這些弟子身邊的領隊者!
  而陳汐在此次星狩大會中的表現,無疑就像一匹黑馬,耀眼得令人無法忽略。
  只不過,有些望向陳汐的目光卻并不友善,像大羿氏長老羿聞、靈真道觀長老妙崖,望向陳汐的目光皆都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慍怒和厭憎。
  對于此,陳汐變得的很平靜,眼觀鼻鼻觀心,直接將所有目光都忽略掉了。
  鐵韻娉卻是有些微微的不自在,她自幼在苦寒中長大,那經歷過這等宏大場面,心中不免惴惴不安,雙拳不自覺就悄然緊攥起來,身體僵硬若石。
  “嗤~”
  忽然,那大羿氏長老羿聞目光一掃鐵韻娉,禁不住嗤笑出聲:“諸位道友請看,此次的星狩大會第一名,居然緊張得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了,這若傳出去,非成為一個天大的笑柄不可。”
  聲音中透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嘲諷。
  一眾大人物們皆都啞然,有不少人也是跟著輕笑出聲,大殿中那莊肅的氣氛頓時消散無蹤。
  可這些聲音落入鐵韻娉耳中,卻令她臉色一下子變了,有些慌亂,她哪會想到在這等莊肅地方,那些大人物中竟會有人拿自己開涮,一時清秀的臉頰都不禁漲紅,愈發緊張起來。
  或許,她可以心無畏懼地面對比自己更厲害的兇獸,可當面對這再坐的一眾祖神大人物時,卻依舊不免心生敬畏,不自覺就把自己的姿態放得極低,所以在面對這等狀況時,才會顯得如此手足無措。
  陳汐頓時皺眉,瞥了一眼那遠處的羿聞,也是嗤地一聲笑出來:“果然,這世上永遠不缺乏為老不尊的老家伙,以前我還不相信,現在卻不得不信了。”
  此話一出,全場為之一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