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43 神城鳳岐

落寶銅錢!
  大羅天網!
  當聽到這兩個名字時,整個大殿氣氛瞬間一凝,死寂一片,空氣都宛如凝固。
  包括那些大人物在內,眼眸皆都睜大,似不敢置信。
  這何止是不同尋常,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對在座一眾大人物而言,對這兩件先天靈寶絕對不會陌生了,一件是來自太上教教主,一件來自神衍山之主伏羲,在整個上古神域都頗負盛名。
  尤為關鍵的是,這太上教和神衍山絕對是死對頭,自無垠歲月以前建立道統至今,便一直是勢同水火,互不兩立。
  而按照那羿天的說法,眼前這個陳尋,一個人居然同時擁有了分別來自太上教和神衍山的一件至寶,這簡直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還有一部分年輕一輩修道者并不了解這些,可當目睹大殿中的氣氛變化,目睹一眾大人物臉上的驚異之色,頓時也就明白,這件事的確是非同小可了!
  一時之間,不少目光望向陳汐的目光都變了,帶上一抹驚疑不定的色彩。
  這家伙難道真的是從下界而來?并非是誕生于上古神域中的修道者?
  這若是真的,那簡直匪夷所思。
  因為在他們的觀念中,一切下界來人,皆都是弱不可堪之輩,是神奴,卑賤無比。
  這是一種身份上的不認同,而無關修為!
  這一刻,陳汐那清俊臉龐上看似平靜如初,可那一對黑眸深處卻泛起一抹冰冷殺機,一閃即逝。
  他很清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后果,所以自從參加星狩大會至今,便一直未曾動用大羅天網和落寶銅錢。
  可卻不曾想,就在這最后關頭,卻被那羿天一語道破了這一切,將他的**暴露,這讓陳汐如何不怒?
  尤為重要的是,一旦暴露這些,也等若是暴露了他的身份,依照太上教那無孔不入的勢力分布,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找上門來了!
  “羿天,你可敢對你自己說出的話負責?”忽然,蘇婉兒憤然開口,打破大殿中的沉寂。
  她感覺這一切實在是荒謬,就在之前,陳汐可是力挽狂瀾,幫他們這些雪墨域年輕一代化解了一場危難,可如今,這羿天不知感恩圖報,卻像一條瘋狗似的一陣亂咬,這讓她很是不悅。
  不少人皆都和蘇婉兒一樣的看法,聞言,皆都有些不悅地看向了羿天。
  那大羿氏的長老羿聞皺了皺眉,沉聲道:“天兒,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羿天見此,仿似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叫道:“我敢對天發誓,絕對沒有說謊!”
  頓了頓,他忽然又一咬牙,臉色怨毒望著陳汐:“并且諸位有所不知,當初在末法之域,就是這家伙殺害了我大羿氏諸多族人,連一直照拂我長大的九伯,也命喪此子之手!在這等情況下,我又怎可能會認錯人?”
  聲色俱厲,充斥怨恨,震蕩大殿。
  這一切又像一個重磅炸彈,震得大殿不少人皆都心神搖曳,無法鎮定。
  原來,這陳尋早先就和這大羿氏有仇啊,怪不得在星狩大會中,他會一舉將那些大羿氏子弟全部淘汰掉了。
  如此一想,看向陳汐的不少目光中皆都帶上一抹狐疑,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陳尋,這一切可都是真?”羿聞沉著臉,目光如電望向陳汐,咄咄逼人。
  “小家伙,你還是解釋解釋這一切吧。”
  “哼,我就知道這小子來歷蹊蹺,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這一刻,那原本就對陳汐極為仇視的靈真道觀妙崖,以及其他一些大人物,皆都出聲,言辭頗為不善。
  而陳汐此刻的處境,頗有點千夫所指,四面楚歌的味道。
  “諸位,你們這是在審判罪人嗎?”鐵韻娉忽然出聲,氣得清秀絕俗的小臉上盡是憤怒。
  “我也想問問,為何我和陳尋前輩獲得了星狩大會第一名,就要受到你們的冷落和排斥?”
  字字鏗鏘,充滿憤怒的質問。
  眾人皆都神色一滯。
  “如今,又是陳尋前輩出手,擊敗那荀陽平,幫你們化解了一場危難,令整個雪墨域年輕一代的名譽得到保全,可是為何他這么做之后,你們又要如此對待于他?”
  這一刻的鐵韻娉,完全豁出去了,陳汐的遭遇讓她感同身受,徹底出離憤怒。
  最后,她目光一掃大殿眾人,一字一頓吐出三個字:“為什么?”
  一時之間,整個大殿中都回蕩著鐵韻娉那憤怒、痛心、難過的聲音。
  眾人啞口無言,渾然都沒想到,一個小丫頭竟會如此沉不住氣,甚至有些不悅,他們哪曾被如人此當著面質問過?尤其是質問他們的還是一個身份低淺的小丫頭?
  “小姑娘,我等可沒有審判陳尋的意思,你這么說可有些過火了。”有大人物沉聲開口,暗含批評警告之意。
  其他人也都紛紛頷首。
  鐵韻娉見此,心中愈發憤怒,正欲再次開口,卻被陳汐笑著制止住,不讓她再多說。
  旋即,他目光淡然,一掃眾人,道:“說了這么多,我只想問一句,這一切和你們有關嗎?”
  言外之意就是,我的來歷和你們有關嗎?我是否擁有這兩件先天靈寶,又和你們有關嗎?
  是啊,有關嗎?
  眾人神色又是一滯,被質問的啞口無言,有些不知該從何說起。
  唯獨羿天,見陳汐一副死不認賬的模樣,氣得目眥欲裂,大叫道:“陳尋,你敢做不敢認,簡直就是卑鄙之極!”
  陳汐臉色一下子變得冰冷,眸子里殺機迸射,道:“你若再誣蔑于我,可別怪我不客氣!”
  轟~
  一股可怖的威壓碾壓而去,嚇得那羿天心中一顫,臉色驟變,忍不住倒退出兩步。
  可旋即,他心中就涌出一抹無比羞憤,自己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嚇退了!
  “哼,休得放肆!”那羿聞一步上前,冷哼道,“這一切怎么和你無關?若真是你殺了我大羿氏那么多族人,你以為今日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陳汐眼睛瞇了瞇,笑道:“證據呢?僅僅因為你們族人一家之言,就把一切栽贓我頭上,你們大羿氏可真夠霸道的。”
  “證據?”
  那羿聞嘿然冷笑道,“只要你乖乖配合,跟老夫回一趟大羿氏,便可證明你是否清白,你敢是不敢?”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濃濃不屑:“呵呵,你們大羿氏憑什么要我乖乖配合?真當我陳尋好欺負了?”
  說著,他周身氣勢驟然一變,變得睥睨而強盛,“不就是因為在星狩大會中淘汰了你們大羿氏子弟嗎?你這老家伙若不服,不如我們也比拼一番,看一看我陳尋是否會懼怕了!”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這陳尋未免太強勢了,敢直面跟大羿氏叫板,這哪還像一個洞光靈神境敢做的事情?
  而聽到陳汐罵自己為老東西,羿聞頓時怒極而笑,須發飛揚,道:“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兒,既然你邀戰,老夫若不答應,可就顯得太窩囊了!”
  轟隆!
  說話時,他一步跨出,周身祖神氣息轟震,宛如一尊大魔神復蘇,氣勢驚擾八方,可怖之極。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峭弧度,夷然不懼。
  眼見就要有一場大戰一觸即發,忽然一道清冽悅耳的聲音響起——“胡鬧!”
  寥寥兩個字,卻宛如一道颶風,橫掃大殿,令得所有人都心中一顫,感受到一股窒息般的壓抑。
  而原本對峙的陳汐和羿聞也是呼吸一窒,周身氣機受到一股絕對壓制,令得他們甚至寸步難行!
  然后,在一眾震驚目光的注視下,羽澈女帝雙手負背,踱步走至陳汐和羿聞之前,清眸如電,蒸騰青色神輝。
  她一襲火紅鳳袍飄曳,修長綽約的身影愈發出塵,宛如一尊真真正正的女帝君般,有一種迫人的睥睨之威。
  “此事,休要再提。”
  她目光一掃陳汐,便落在了羿聞身上,顯然,是在警告對方莫要再過火。
  “都散了吧,此次宴會進行至今,也該結束了,陳尋和鐵韻娉,你們隨我一起來。”
  清冷低沉的聲音中,羽澈女帝轉身返回。
  陳汐眼眸瞇了瞇,最終還是應承下來。
  眼見陳汐就要和羽澈女帝一起消失在大殿,那羿聞臉色一陣掙扎,忽然道:“女帝大人,可是……”
  羽澈女帝驀地佇足,頭也不回,僅僅袖袍一揮,輕描淡寫。
  轟!
  一股無形力量倏然擴散,竟在一剎那間,將羿聞這尊洞宇祖神嘭的一聲震飛出去,慘叫倒地,渾身一陣抽搐,竟是再無法站起!
  眾人震駭,皆都倒吸涼氣,這也太可怖,一尊祖神竟在一剎那間被鎮壓。
  陳汐心中也是狠狠一震,羽澈女帝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匪夷所思的高度?
  “我說了,此事休要再提,你卻不聽,既然如此,你便留下吧,什么時候大羿氏之主前來主動道歉,我或許考慮會放你離開,若是等我親自找上大羿氏……后果可不會如此簡單了。”
  羽澈女帝清冽低沉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宛如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可看著那地上兀自掙扎慘叫的羿聞,再聽著這種警告,眾人心中皆都發寒,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