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45 痛徹心扉

在河圖碎片的融合過程中,其表面曾不止一次地浮現出一行行晦澀而神秘的古文。
  而以陳汐的能耐,距今為止也才不過從中認出九個古文,分別是荒、神、墟、古、帝、域、紀、主、極。
  在星狩大會時,他偶然聽到了中央帝域的名字,于是隱隱感覺,河圖碎片中所浮現的古文,或許和中央帝域有著一絲關聯。
  可當此刻從羽澈女帝口中得知“莽古荒墟”這個地方時,頓時又心中一動,河圖碎片中提供的線索,又和這“莽古荒墟”分不開干系。
  這并非是一種沒有緣由的胡亂推測,而是源自陳汐本能的一種強烈直覺。
  細細分析,則不難發現,無論是那中央帝域,還是這莽古荒墟,皆都是上古神域中極為不尋常的區域。
  前者乃是上古神域一千多個域境中的中央樞紐,盤踞著不知多少通天大勢力、以及超乎想象的古老道統,尋常修道者根本就難以抵達。
  而后者陳汐雖不清楚,可聽了羽澈女帝剛才的一番話,卻是隱隱明白,那里或許不如中央帝域那么出名,但絕對也是一處了不得之地了。
  畢竟,能夠誕生出道源祖根,又能吸引帝域諸多神靈至尊前往的,絕對不同尋常了。
  正是基于這種認知,陳汐才會一瞬間把這一切和河圖碎片中浮現的神秘古文聯系起來。
  這其中……難道真有某種關聯?
  陳汐思緒如飛。
  “考慮如何?”
  見陳汐遲遲不言,羽澈女帝不禁有些疑惑,在她看來,即便是拒絕,也不必要考慮這么久的。
  “為什么是我?”
  陳汐猛地從沉思中清醒,整理了一下思路,卻發現自己根本沒什么思路,頓時苦笑開口。
  “原因有很多,例如你想要晉級祖神境,就必然要前往莽古荒墟走一遭,再例如,你想要知道神衍山的山門所在,也必然需要借此機會進入中央帝域。”
  羽澈女帝徐徐開口,“更何況,去對付那來自公冶氏的小家伙,同樣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
  陳汐頓時眉毛一挑:“那來自公冶氏的家伙究竟是誰?”
  前兩個原因,他倒也承認,畢竟他此刻已經清楚,對于擁有神靈至尊潛質的自己而言,想要晉級祖神境界,的確需要前往莽古荒墟走一遭。
  因為只有在莽古荒墟中,才能夠誕生出適合神靈至尊晉級祖神的道源祖根。
  而同樣,陳汐欲要從羽澈女帝那里得到前往神衍山宗門的答案,也只能接受這個條件。
  所以,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其實已開始接受這一切,否則也不會關心那來自帝域公冶氏的家伙究竟是誰了。
  “公冶哲夫。”
  羽澈女帝淡淡道,“這小家伙是公冶氏近些年來最杰出的一名天驕子弟,以神靈至尊的潛力躋身在封神之榜靈神境中的第九名,在整個帝域也是赫赫有名的風云人物。”
  頓了頓,她繼續道:“這次前往莽古荒墟,公冶哲夫和其他神靈至尊的目的一樣,便是奪取那新誕生的一株九品帝級道源祖根,而憑借他如今的能耐,成功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公冶哲夫。
  帝域公冶氏年輕一代最杰出的天驕人物,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九名!
  光是聽聽這些字眼,就足以讓陳汐清楚,這樣一個耀眼無比的蓋世天驕有何等了得。
  與之相比,那勾陳帝君的十三子荀陽平頓時就顯得暗淡不少。
  畢竟,一個在封神之榜靈神境上排名第九,一個排名第七十六,可想而知彼此之間的實力相差多大。
  聞言,陳汐又是一陣苦笑,這羽澈女帝還真看得起自己啊,居然讓自己去對方這樣一個變態。
  雖說只是阻止對方,不讓其成功奪得那一株九品帝階道源祖根,可陳汐可是很清楚,這個要求并不比殺死對方容易多少了。
  “不行,這個條件太過危險,除非女帝大人您也答應我一個條件。”陳汐深吸一口氣,沉吟道,“不,兩個條件。”
  “你說。”羽澈女帝毫不猶豫道,“別說兩個條件,只要我能辦到的,統統可以答應你。”
  這讓陳汐不禁怔了怔,頓時明白,自己想不答應都不行了。
  一時之間,他腦海中飛快思索著,道:“我需要一大批神材來祭煉寶物,這是第一個條件。”
  “好,沒問題。”羽澈女帝答應的干脆利落,一些神材而已,對她這等身份而言,并不算什么。
  “第二個條件,讓鐵韻娉那小丫頭跟隨在您身邊修行。”陳汐見此,也不再猶疑,飛快提出第二個條件。
  這讓羽澈女帝不禁微微訝然地瞥了陳汐一眼,道:“沒想到,你對那小丫頭倒是頗為寵愛,你可知道,她的修行資質并不算好,跟隨在我身邊,也不可能短時間內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陳汐笑道:“我明白,但我看重的是她的心性和毅力,總有一天,她必然會一鳴驚人的。”
  羽澈女帝若有所思道:“你說的倒也不錯,好,我答應你。”
  陳汐拱手道:“那就多謝女帝大人了。”
  “還有沒有其他條件?”
  羽澈女帝道,“坦白說,你提出的這兩個條件對我而言,并不算多苛刻,反倒是讓我有些過意不去。”
  陳汐搖頭:“對您而言,或許只是舉手之勞,但對晚輩而言,這確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
  羽澈女帝眼眸中不禁泛起一抹欣賞之色,不驕不躁,不卑不吭,知進退,明榮辱,這小家伙的品行倒也難得罕見的緊,也只有神衍山才能培養出這等傳人了。
  “事不宜遲,我這便去為你準備神材,而你可以借此機會好好準備一番,一個月后,我會派云擎送你前往莽古荒墟。”
  略一交代,羽澈女帝便起身,從陳汐那要了一份需要準備的神材名單,便飄然而去。
  ……
  “前輩,您……真的要走嗎?”
  一處環境靜謐的洞天福地中,鐵韻娉低聲開口,清秀妍麗的臉頰上有不舍,也有失落。
  “我已答應了羽澈女帝,并且這次行動危險重重,也不適合帶你一起前往。”
  陳汐有些不忍心,其實他頗為欣賞鐵韻娉,在她身上,經常能看見年少時自己的影子,一樣的執著和內斂。
  “放心吧,留在羽澈女帝身邊修行,絕對比跟隨在我身邊要強上太多了,等有一日你修行有成,大可以隨時隨刻來見我。”
  “嗯,我聽前輩的。”鐵韻娉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各種情緒,點頭說道。
  陳汐笑了笑:“那就這樣,我先回去準備一番,你安心修行,留在這里,絕對不會有人再找你麻煩了。”
  說著,他便轉身而去。
  “前輩……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變得更強大,那時候,您就不必再這樣丟下我了……”
  望著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消失在洞府外,鐵韻娉頓時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失聲喃喃起來,一對眸子中已是淚水盈盈。
  這些天的相處下來,早讓她把陳汐當做了長輩親人,在陳汐的照拂下,她學到了太多東西,也品味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關愛和呵護,這對于出身苦寒,自幼孤獨無依的她而言,簡直就跟做夢一般。
  可如今,夢似乎終究要醒了……
  ……
  龍鱗寒鐵、墨玉混沌草、五炁**水、洞竅碧光石……
  當天晚上,羽澈女帝便遣人送來了所有陳汐祭煉神箓需要的神材,共計三百七十二種,每一種都是罕見珍惜無比的神材,價值驚人。
  甚至按照行情而言,這些神材加起來的總價值,甚至都超過了一件品相不錯的先天靈寶!
  而此刻,這些琳瑯滿目的神材則如小山堆似的,放在陳汐身前,令他不得不感慨,身為雪墨域三千宙宇的域主,行動效率之高果然堪稱嚇人。
  這若讓自己去兌換,只怕跑斷腿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就將這些神材全部給搜羅到了。
  嗡~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將劍箓祭出,一如從前般,開始祭煉那一種種神材……
  劍箓乃是符兵道寶,是神衍山的獨門不傳之秘法,和世間大多數寶物皆都迥然不同。
  因為它不止威能奇大,且擁有無限提升的可能性,單單這一點就絕非其他寶物可比。
  但同樣的,祭煉符兵道寶卻極為消耗神材,這種消耗程度更是其他寶物的數倍有余。
  像現在,祭煉劍箓的這一切神材加起來,若是去祭煉其他后天神寶,甚至都可以祭煉出七八件中階神寶出來。
  可如今祭煉劍箓時,也只能將其威力提升至比中階六品神寶略強一籌,但卻又比上階七品神寶略差一絲的地步。
  不過付出這等代價,所換來的效果也是極為驚人的,起碼在中階神寶之中,劍箓的威能足可以占據絕對優勢。
  而中階神寶,原本就是洞光靈神境強者能夠完美駕馭的寶貝,品階再高,就有些吃力了。
  對于此,陳汐倒是看得很平淡,他并未想那么多,對此唯一的認知便是,這一次祭煉成功后的劍箓,足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徹底發揮出來,比之以往,起碼要強大三成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