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647 他故意的

鳳岐神城。
  這座修建于蒼穹之上,白云之巔的古老城池及其廣袤,通體泛著淡淡金色,莊肅而宏大。
  這里是修道者探險的落腳地,是上古神域最東方邊緣地帶上的唯一一座神城。
  再往東,便是葬神海,那里已經不再屬于上古神域的范疇。
  因為葬神海和尋常意義上的海洋不同,近乎無垠似的擴展向了未知宙宇,乃至于未知神域!
  不夸張地說,這就是一片比宙宇還廣袤的海洋,海水中甚至可以尋覓到一顆顆璀璨的星辰。
  甚至有傳言說,葬神海中埋葬的不止有神祗的尸骸,還有數不勝數的星空宙宇!
  有此便可以知道,這一片葬神海有何等之廣袤,絕對乎想象,也正因如此,上古神域的勢力范圍才會在此戛然而止,再無法涵括更多的區域。
  原因就是有這葬神之海阻擋在此。
  近些日以來,隨著一則有關九帝階道源祖根的消息傳出,位于葬神海中某個區域的“莽古荒墟”再次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而位于葬神海之畔的鳳岐神城,也是因為這一側傳聞突然變得熱鬧起來。
  幾乎每天,都有來自不同區域的修道者奔赴而至,等待著莽古荒墟重現世間,等待著去爭奪那帝階道源祖根!
  ……
  “陳汐公,再過半個月,葬神海便會進入蟄伏期,屆時也正是前往莽古荒墟的最佳時期,所以這些日以來,試圖前往莽古荒墟的修道者,皆都只能停留在鳳岐神城中等待。”
  云擎收起墨麟寶輦,帶著陳汐朝鳳岐神城中行去,便走邊向陳汐介紹其中情況。
  陳汐靜心聽著,目光不時打量四周。
  這座天空之城,和他以往所見完全不同,格局空闊而宏大,無論是街道,還是建筑,頭充滿著古老滄桑的韻味,那是歲月的痕跡,是歷史的沉淀。
  街道上的行人,幾乎清一色都是修道者,有人族,也有其他種族的強大生靈,形形色色。
  但是最常見的,卻是神奴!
  一批又一批衣衫襤褸,神色憔悴而麻木的神奴,被裝載在一艘又一艘寶船中,運達于此,而后由早已等候于此的一些神境強者押解,送往了城中不同區域內的奴隸營。
  單單是陳汐跟隨云擎走進城中的這一段時間,就看見了不下上艘寶船,押解了不計其數的神奴抵達于此,那等場景,也是為震撼人心。
  “這些神奴皆都是下界而來,被上古神域各大宙宇中的勢力所抓捕,然后給強行押送至此,目的便是為了讓這些神奴前往那未知神域中探新的領域和資源。”
  云擎淡漠道,“一般而言,這些神奴十之八·九會喪命在那未知神域中,即便僥幸能夠存活下來的,也大都淪為奴隸,一輩只能為某些大勢力賣命。”
  陳汐皺眉,心中隱隱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他很清楚,當初若是自己實力不濟,只怕早在進入末法之域時,也被那大羿氏抓走,淪為一名神奴了。
  所以,當看見這樣一幕,再聽到云擎的解釋,心中情緒也是頗為復雜,有沉重,有厭憎。
  不過陳汐也清楚,這種情況幾乎生在上古神域的每個角落,對那些上古神域中的生靈而言,對此早已司空見慣,單憑自己一個人之力,也根本無力去改變什么。
  就像眼前的云擎,何嘗不也是羽澈女帝身邊的一名神奴?
  唯一的不同或許在于,云擎和那些被押送至鳳岐神城中的神奴不同,命運也是完全不一樣。
  “如果有朝一日,當我能夠擁有足以扭轉整個上古神域格局的力量時……或許以后便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再生了吧?”
  陳汐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復雜的情緒,不再多想,現如今的他,多想也是徒勞。
  ……
  接下來,陳汐也失去了觀摩欣賞這座鳳岐神城的興趣,在云擎的帶領下,兩人徑直來到一處名叫“乾元寶樓”的地方,訂了兩處洞天福地,然后便聚在一樓大廳中,叫了一份酒菜閑聊起來。
  乾元寶樓乃是鳳岐神城規模最大的一座酒樓,據說其幕后主人來自帝域某個通天大勢力,是以這么多年來一直屹立于此,無人敢在此尋釁滋事。
  此刻,這乾元寶樓一層大廳內早已坐滿賓客,無不是衣飾華美、氣非凡的修道者。
  事實也的確如此,能夠在此消費的,也根本不可能是尋常之輩了,因為單單是這里的價格,都不是尋常修道者能消費起的。
  一層大廳內很熱鬧,幾乎每一桌的賓客都在議論著有關莽古荒墟的事情。
  “這次情況有些不妙啊,據我所知,單單是今天,帝域中已再次來了位神靈至尊存在,像虞丘氏的虞丘荊、昆吾氏的昆吾青、顓臾氏的顓臾水,他們個可分別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中的第十六、第十九、第二十名!”
  “的確,若再算上前些日抵達的那九位神靈至尊,如今可足足有十二位神靈至尊匯聚于鳳岐神城了,這等曠世罕見的一幕在以往哪可能會生了。”
  “唉,你們所言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只怕也有不少神靈至尊抵達了!”
  “真是無奈啊,往日里難得一見的蓋世天驕,卻在近段時間齊齊出現在鳳岐神城,這樣一來,競爭之殘酷也就可想而知,只怕我等想要從那莽古荒墟中撈取到一些好處都困難無比。”
  “還不是那一株九帝級道源祖根惹的禍,也不知哪個挨千刀的爸這個消息泄露了出去,令得這些天前來鳳岐神城的修道者與日俱增,再這樣下去,情況只會對咱們這些尋常靈神境存在越來越不利。”
  “那可不是,可恨的是,距離那葬神海進入蟄伏期還有半個月時間,若非如此,老早找個機會出海前往莽古荒墟了,哪還會像現在這般干著急。”
  “呵呵,忘了告訴你們,據我所知,那帝域公冶氏的公冶哲夫也將在今天抵達!”
  “什么?公冶哲夫真的要來嗎?”
  “公冶哲夫……”
  當提及公冶哲夫的名字,一樓大廳內的議論聲頓時變得喧囂噪雜,不乏驚異、驚嘆的聲音。
  陳汐將這一切都一絲不落地聽進耳中,心中也是不禁暗暗感慨,半個月前在雪墨域時,一個荀陽平都讓在場那些修道者震驚成那樣,若是他們目睹這樣一幕的話,又該作何感想?
  是的,如今這鳳岐神城中匯聚的神靈至尊多了!乎想象,擱在上古神域任何一個地方,只怕都會引起莫大的轟動了。
  畢竟,那可是神靈至尊,千萬中無一,曠世罕見,每一個都如此耀眼,宛如蓋世天驕。
  如今,這些耀眼無比的天驕們,卻不約而同匯聚于一個區域,想不引起轟動都難。
  另一方面也可以從中看出,那一株九帝級祖源道根的吸引力何等之大,連神靈至尊也無法拒絕其誘惑了。
  “虞丘荊、昆吾青、顓臾水……”陳汐在心中默默思著有關這人的資料。
  對于同樣擁有神靈至尊潛質的陳汐而言,也只有同等層次的強者才會引起他的重視。
  就像這個名字,分別代表著封神之榜靈神境上排名第十六、十九、二十的強大存在。
  單單是看他們的排名就知道,他們的實力有何等之強大,即便在神靈至尊之中,都屬于翹楚般的人物。
  在羽澈女帝給陳汐的那一枚玉簡中,同樣也記載這有關這人的一些資料。
  可以說,這人皆都是出身于帝域古老世家中,每一個的背·景都是驚人無比。
  和這般人物競爭,甚至不得不考慮得罪他們之后,是否會被他們背后的勢力所仇視了。
  “帝域乃是整個上古神域中最鼎盛的核心域境,其中的古老勢力不計其數,而像這虞丘氏、昆吾氏、顓臾氏,雖比不得那寥寥幾個古老道統,但也算是帝域中一等一的存在了,每一個宗族延存至今的歲月,都在千萬年以上,堪稱是龐然大物。”
  似看出陳汐在思什么,云擎傳音解釋了一句,“不過你倒不必擔心這些,你此次只需阻攔那公冶哲夫一人便足夠。”
  頓了頓,云擎繼續道:“更何況,以你的背·景,也根本不必忌憚這些勢力。”
  言外之意就是,你可是神衍山傳人,完全可以不必考慮得罪對方的后果。
  陳汐聞言,不禁怔了怔,若有所思,寥寥一句話,讓他對神衍山在上古神域中的勢力又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這時候,乾元寶樓外忽然傳來一陣躁動,旋即,便有一男一女并肩走進了這一層大廳。
  男身姿頎長,紫眸銀,面容英俊無匹,他身披黑色鶴氅,膚色白皙若玉石般,踱步之間,自有一股迫人的鋒芒之氣,懾人無比。
  當看清這男模樣,原本噪雜喧囂的一層大廳頓時變得寂靜,鴉雀無聲,所有人臉上皆都泛起一抹震驚。
  陳汐也不禁瞥眼望去,可惜,他并不認得那男是誰,對他而言,那完全就是一張為陌生的面孔。
  可是當他目光從男身上掠過,落在其旁邊的女身上時,就頓時凝固,瞳孔驟然擴張,渾身都是一僵。
  ——
  ps:第二更下午3點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