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649 通天門戶

陳汐沉默,心緒復雜。
  最終,他點了點頭,什么也沒說,起身走出了乾元寶樓。
  他想一個人靜靜。
  ……
  鳳岐神城極為廣袤,街道巷陌四通八達,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無不彌漫著古老滄桑的韻味。
  陳汐雙手負背,孤身一人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漫無目的。
  或許因為自幼經歷了太多坎坷和動蕩,在感情一事上,陳汐一直比較內斂,甚至是被動。
  可這并不代表他麻木和遲鈍,早在大楚王朝時,他就清楚甄流晴對自己的那一份情誼。
  或許,多年不見,誰都可能喜歡上另外一個人,陳汐對此也可以理解,但卻無法接受這種結果,明明以前如此熟稔,如今當面卻不相認,宛如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還要殘忍!
  起碼陌生人之間,以前根本沒有瓜葛,自然也談不上痛苦。
  為什么?
  陳汐想不明白。
  不知不覺,他沿著街道走出了東邊城門,眼前視野頓時一闊,一片浩瀚海洋映入眼簾中。
  轟隆隆~~~
  轟隆隆~~~
  海潮翻滾,驚浪排空,卷起千堆雪,洋洋碧海似無垠,波瀾起伏,聲似驚雷震動,壯闊浩瀚,遠遠一望,令人心胸為之開闊。
  仔細看去,甚至可以看見,這片浩瀚海洋綿延至天邊,橫跨蒼穹,直至宇宙深處,竟似無窮無盡。
  一顆顆星辰沉浮在汪洋之中,竟還沿著不同的軌跡循環,攪動漫天海水,極為壯觀。
  陳汐眼睛不禁一亮,心中積郁的苦悶倏然得到釋放,渾身都一陣曠達通透。
  這就是葬神海!
  一片埋葬著不知多少神祗,沉淪過多少宙宇星辰的海洋,橫亙于上古神域極東邊緣地帶,自古至今,也未曾有任何大勢力能夠將其降服。
  甚至沒有人敢斷言,這片海究竟有多廣袤,其盡頭又在哪里。
  陳汐衣衫獵獵,徑直來到一處臨海崖岸前,盤膝坐下,眺望遠處碧海萬頃,心境茫茫空白,無欲無求,無悲無喜,得到一種暫時的釋放。
  就在這種境地中,他腦海中河圖碎片悄然運轉,再次浮現出那一副染血殘劍圖案。
  那殘劍通體斑駁,表面血漬片片,卻自有一股凌殺萬古,睥睨寰宇的迫人之氣。
  當初,陳汐正是通過參悟這一幅染血殘劍圖,領悟出了“滅殺無形”“觀海聽濤”“歸去來兮”三式劍法,更一舉將自身劍道修為突破至劍皇之地步。
  可以說,這染血殘劍看似斑駁不堪,極不完整,可對陳汐的劍道修為的提升卻有著無法估量的作用。
  而此刻,這一幅染血殘劍圖重現,河圖碎片從沉寂中悄然運轉,令得陳汐頓時就被吸引。
  他能夠清楚感覺到,當這一切發生之后,自己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悸動。
  仿似在那葬神海極深處某個不可知的區域中,有著什么東西正在呼喚自己,看似渺渺冥冥,若有若無,可陳汐敢確定,這是真的,并不是錯覺。
  但僅僅片刻,當陳汐正欲一窮究竟的時候,這一股感知頓時消失無蹤,就連腦海中的染血殘劍圖也伴隨著河圖碎片一起消失。
  這讓陳汐怔了怔,喃喃道:“看來,那莽古荒墟恐怕的確和河圖碎片有關了……”
  他可還記得,自己從河圖碎片中辨認出的九個晦澀古字中,便有“荒”“墟”二字。
  而就在剛才,識海中河圖碎片的變動,以及心中產生的那一絲感知,都令得陳汐大致判斷出,這一切線索之間,必然有著某種呼應了。
  一想到這,他忽然對此次前往莽古荒墟產生出一抹期待,想要看看,那里究竟存在著什么,竟能夠引起河圖碎片的變化。
  直至夜色降臨,陳汐這才起身,返回城中乾元寶樓。
  “我還真擔心你遭遇這等變故,會一蹶不振了。”云擎看著陳旭回來,似松了一口氣。
  陳汐笑了笑,沒有多說,他可沒有那么脆弱不堪了,雖然他心中直至此時,也都沒有對甄流晴的冷漠態度完全釋懷。
  “這些天,你就靜心呆在洞天福地中調息,等葬神海進入蟄伏期時,便可以展開行動了。”云擎叮囑道。
  陳汐點了點頭。
  不過,就在他打算離開時,云擎似想起什么,叫住他,神色認真道:“陳汐公子,當進入莽古荒墟后,如果你和公冶哲夫發生沖突,不可避免會和那位姑娘交手時,你……會如何打算?”
  陳汐眼眸驟然一瞇,沉默許久,道:“放心,我答應的事情一定會盡力去做到。”
  說罷,他長身而起,返回自己訂下的洞天福地。
  “希望如此吧。”看著陳汐離開的背影,云擎忽然心中一嘆。
  他不擔心陳汐因此而退避,反而擔心當他和公冶哲夫交手時,對方拿那個甄流晴為人質,來威脅陳汐……
  ……
  從這天起,陳汐閉關在冬天福地中便再未曾現身。
  而隨著時間推移,鳳岐神城也是變得越來越熱鬧,幾乎每天都有修道者從四面八方趕來。
  其中大部分雖非神靈至尊,可也是上古神域各個區域中的頂尖巔峰存在。
  這也很正常,那莽古荒墟神秘而廣袤,埋藏著不知有多少機緣,可不止僅僅有一株九品帝級道源祖根那么簡單。
  這也令得此次前來的修道者,哪怕明知道自己完全無法和那些來自帝域中的神靈至尊競爭,也毅然而然趕赴前來的原因所在。
  距離葬神海進入蟄伏期的前一天,陳汐從打坐中醒來,深吸一口氣,便起身走出了洞天福地。
  今天,便是他和云擎約好的時間,因為就在今天夜里,葬神海便將進入蟄伏期,若等待明天再出發,明顯就太遲了。
  云擎早已等候在外,看見陳汐,當即便帶著他一起離開乾元寶樓,前往葬神海的方向行去。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破空挪移,宛如一片絢麗多彩的光雨,密密麻麻,朝著同一個方向飛馳而去。
  陳汐訝然發現,這一天的鳳岐神城,氣氛顯得格外熱鬧,同時又有一股風雨欲來似的氣息。
  顯然是所有修道者都明白,當那葬神海進入蟄伏期之后,真正的競爭就要開始了!
  屆時,無論是為了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還是為了莽古荒墟中的其他機緣,勢必會發生諸多殘酷競爭和廝殺。
  云擎和陳汐都并不著急,步伐不疾不徐。
  “這些天我一直在打探消息,可以確定的是,此次進入莽古荒墟的神靈至尊,攏共有十六人,排名在前十的,目前只有公冶哲夫一人。”
  云擎飛快向陳汐介紹這些天發生的消息,“不過,這僅僅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究竟來了多少神靈至尊,卻是無法確定。”
  陳汐默默將這一切記在心中,并未多言。
  “不過奇怪的是,據女帝大人得到的消息,此次前來莽古荒墟的神靈至尊中,還有兩個比公冶哲夫更厲害的蓋世天驕,可如今竟是一點消息也無。”
  云擎沉吟不已,“但不管如何,你務必記住,此次的行動競爭必然殘酷,一切以小心為重。”
  陳汐卻是問道:“那兩個比公冶哲夫厲害的家伙是誰?”
  “一個是雒氏部落少主雒少農,一個是佛宗圣子迦南,兩人分別排名在封神榜靈神境中的第三名和第七名,實力深不可測,在帝域之中都是威名遠播的奇才。”
  談及這兩人,云擎聲音中帶著一抹驚嘆,似艷羨,似感慨。
  雒少農是誰,陳汐并不關心,令他好奇的是,那佛宗圣子迦南,讓他沒來由想起了再三界時所認識的佛子真律。
  “看來,佛界在上古神域中的勢力也不容小覷啊。”陳汐心中若有所思,甚至想到,連佛界都在上古神域中擁有勢力,那凰族、龍界呢?是否也如此?
  “有機會一定要前往帝域一趟,那里才是整個上古神域的中央樞紐之地,也只有抵達那里,或許才能尋覓到自己想要的。”陳汐心中暗自做出決定。
  不知不覺,兩人已走出城外,前方便是那一望無際,橫貫宙宇深處的葬神海。
  只不過和陳汐前些日子所見不同,原本澎湃洶涌的葬神海,如今已漸漸趨于平靜,就像一頭兇獸快要陷入蟄伏睡眠中。
  遠遠望去,碧海無垠,波瀾微漾,宛如一泓明鏡,映照諸天萬象,就連海水中沉浮的一顆顆星辰,都已停止,不再運轉循環。
  這一切無不表明,這一片被人談而色變的無垠大海,快要徹底進入蟄伏期了。
  此刻,在那海之畔,早已立著不知多少的身影,密密麻麻,粗略一數,起碼不下上千之數。
  且他們的修為,幾乎沒有一個低于洞光靈神境的,甚至不乏一些祖神境存在!
  不過那些祖神境強者,大都明顯都是扈從一流,跟隨著一個又一個靈神境修道者身前,充當著護衛的角色,就好像陳汐身邊的云擎一樣。
  云擎在一旁沉聲開口:“你不必擔心那些祖神強者,如今的葬神海雖歸于蟄伏,可對修為超過靈神境的強者而言,卻反而比以往更恐怖,他們一旦踏入其中,境界和修為皆都會受到絕對壓迫,寸步難行!”
  ——
  ps:第四更晚上9點之前。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