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650 那一劍的風情

壓制境界和修為!
  陳汐倒是第一次得知這樣的消息,不禁好奇道:“這么說,修為越是高,受到的壓制就越大了?”
  云擎點頭:“正是如此,你可知道這片海域為何叫葬神?因為在這無垠歲月中,不乏一些手腕通天之輩前來,欲要憑借自身威能打破這個禁錮,可最終……全部隕落了。”
  陳汐悚然一驚,這才明白,葬神海名字的含義。
  “修為弱于靈神境也不行,因為即便能踏入其中,也無法抵御其中的兇險,所以這一場前往莽古荒墟的行動,也只有靈神境的強者才能安然抵達。”
  云擎嘆息道:“這就是葬神海,一片迷一樣的海域,上古神域的范圍至此而終結,原因就出在這片海域自古至今也無人能夠將其占為己有。”
  說話時,遠處忽然響起一陣嘩然聲。
  然后,一頭渾身燃燒紫色火焰的紫凰劃破蒼穹,從遠處飛舞而至。
  那紫凰雙翼似垂云,遮蔽天地,高貴而華美,渾身彌漫著的紫色神焰,將虛空都染成紫色,煞是絢麗。
  一名紫眸銀發的青年傲然立于紫凰背脊之上,衣衫獵獵,面容英俊,渾身散發出一股迫人鋒利之氣,正是那帝域公冶氏年輕一代蓋世天驕公冶哲夫。
  一襲黑裙,面容素凈清美,氣質恬靜從容的甄流晴,立在公冶哲夫旁邊,愈發顯得那公冶哲夫尊貴不凡。
  看見兩人乘紫凰而至,在場眾人皆都禁不住升起一抹驚艷的感覺,羨慕、震撼,又有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畢竟,目前在場所有的靈神境修道者中,當屬這公冶哲夫的實力為尊。和他對比,想不讓人有壓力都難。
  而當陳汐看見甄流晴的那一剎那,心中又是抑制不住地涌出一抹酸澀,旋即便挪移開目光,不再多看。
  有時候,想要徹底摒棄一段感情,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云擎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禁不住又是一嘆,他真有些擔心,當陳汐和公冶哲夫對抗時,后者拿甄流晴作為威脅,陳汐又會如何面對了。
  那公冶哲夫乘坐紫凰前來之后,也不知有意無意,徑直帶著甄流晴來到了陳汐這片區域,。
  這讓云擎不禁眉頭一皺,隱約感覺,這家伙只怕是故意的!
  事實證明,云擎的感覺并不錯,因為就在下一剎,公冶哲夫便攬著甄流晴的腰肢,朝陳汐這邊踱步而來。
  甄流晴明顯也看見了陳汐,如墨黛眉一皺,似要拒絕,但卻身不由己似的,被公冶哲夫帶著走了過來,這讓她又是黛眉皺的愈發厲害,看了看身邊的公冶哲夫,最終并未多說什么。
  附近眾人明顯有些不解,見公冶哲夫走來,皆都紛紛避讓開一條道路。
  這讓陳汐想不注意都難,他扭頭,就看見公冶哲夫和甄流晴已靠近過來,眼眸深處驟然閃過一抹冷冽,這家伙什么意思?是故意前來羞辱自己的?
  不過,在距離陳汐已不到一丈距離時,公冶哲夫倏然佇足,朝陳汐微微一笑,便自顧自和甄流晴聊天。
  言笑晏晏,旁若無人,不時還親昵地拿手拍拍甄流晴的肩膀,儼然一副秀恩愛的模樣。
  “這混蛋,果然是故意的……”陳汐眼眸冷漠注視這一切,更令他痛心的是,自始至終,甄流晴竟并無任何一絲不愉,渾然看不出她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
  “要不要換個地方?”云擎略帶擔憂地看了陳汐一眼。
  陳汐搖頭,忽然微微一笑,道:“不用,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到什么時候。”
  笑容燦爛,卻毫無感情波動,令得云擎心中都猛地一跳,知道公冶哲夫這種舉動,已是徹底激怒了陳汐。
  ……
  就在此時,忽然一聲嘹亮無比的清啼響徹,震蕩天地,令得全場所有人神魂都是一震。
  這清啼太過嘹亮,宛如有魔性般,充滿莫大桀驁睥睨之氣。
  場中喧囂的氣氛在這一剎那陡然一靜,連那公冶哲夫都似被驚到,霍然抬眼望向遠處。
  在一眾目光注視下,八名身穿綾羅,美麗窈窕的少女抬著一坐花轎,飄飄然從遠處掠來。
  花轎上,卻是斜躺著一名青年,他儀態懶散,長發披散,胸前衣衫敞開,正拎著一個酒壺在飲酒,一張棱角分明臉頰俊美到極致,帶著一抹邪魅般的氣息。
  在其肩膀,還立著一頭火紅如燃的神獸朱雀,神駿非凡,剛才那一聲清啼,顯然便是它發出。
  “帝域雒氏少主雒少農!”
  有人驚呼,旋即,整個場面宛如炸開鍋,轟動不已,所有人都流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似沒想到,他竟會前來了。
  雒少農!
  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三的存在!
  這意味著,在整個上古神域一千多個域境,無數個宙宇中的靈神境中,除了排名在他之前的寥寥兩人,他已堪稱無敵!
  “這家伙……還是一如既往的出人意料啊。”公冶哲夫那一對紫眸中旋轉著冷電。
  這一刻,連陳汐也不禁將目光望了過去,旋即心中也是一凜,敏銳察覺到,對方氣息之強盛,簡直堪稱生平僅見,令他都感到一絲壓力。
  這讓陳汐愈發感慨,這世上的變態可真夠多的,與之對比,那荀陽平簡直是不值一曬。
  “咦,那不是佛宗圣子迦南?”忽然,有人驚咦出聲。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這才愕然發現,在那極遠處另一側位置,不知何時已佇立著一名僧人。
  他一襲月白色粗布僧袍,腳踩芒鞋,手持一柄枯木禪杖,面容普通,毫不出眾,唯獨氣質恬淡,若古井不波,又如崖岸碣石,巋然沉凝,若不仔細看,很容易讓人忽略掉他。
  和那雒少農的出場方式相比,這圣子迦南簡直低調到了極致,直至此時,才被人們所發現。
  可卻無人敢小覷對方,因為這可是一尊在封神之榜靈神境中排名第七的存在!
  足足比那公冶哲夫都高出兩個名次!
  一下子,場中都讓出現兩位傳聞中的蓋世天驕,一下子就蓋過了那公冶哲夫的風頭,將全場的目光都齊齊挪移到了這兩位身上。
  倒并非是小覷公冶哲夫,而是眾人根本就沒想到,這兩位竟會在這等時刻抵達了。
  “看來,羽澈女帝所得到的消息并不假,這雒少農和迦南已陸續而至了……”
  陳汐的反應要顯得平淡許多,他此次前來,對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并不多上心,再加上因為甄流晴的關系,令得他現如今的心思完全就挪移在了那公冶哲夫的身上,所思所想,無不是該如何去阻止對方的行動了。
  天色逐漸變得黑暗,當夜幕徹底籠罩,遮蔽蒼穹時,那遠處的葬神海終于徹底陷入蟄伏,死寂沉沉,無風無浪,甚至連一絲漣漪都沒有,透著一種詭秘般的寂靜,神秘而令人心悸。
  可這一幕對在場那些修道者而言,卻令得他們皆都是心中一振,躁動起來。
  “終于可以展開行動了!”
  “快快行動,若晚上一步,只怕連湯都喝不上了。”
  “走!”
  在一陣喧嘩聲中,一道道色澤絢爛的遁光破空而起,照亮蒼穹,呼嘯著撕裂時空,倏然朝葬神海深處沖去。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都被那斑斕的遁光充斥,密密麻麻的修道者展開行動,鋪天蓋地,那等情景也是極為壯觀的。
  不過,眾人速度雖快,卻快不過那雒少農、迦南和公冶哲夫,三者幾乎在第一時間便展開行動,一剎那之間,就消失在了茫茫海面之上。
  “務必要小心,莽古荒墟中兇險之極,和上古神域中完全不同,若是遇到危險,切記以自己的性命為重。”云擎再次神色嚴肅地叮囑了一番。
  陳汐點頭表示明白。
  “去吧,我會在這里等你回來,保重。”云擎道。
  唰!
  拱了拱手,陳汐身影一閃,當即也是毫不遲疑朝那遠處的葬神海破空而去。
  僅僅一瞬,就消失不見。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小家伙,你可千萬不要在美色面前栽跟頭了……”
  云擎目視陳汐的身影遠去,禁不住喃喃自語起來。
  ……
  夜色下的葬神海,宛如一面死寂沉沉的鏡子,神秘無比。
  不時能夠看見,一道道亮麗的光束從海面下沖起,照亮夜空,那是一顆顆懸浮在海水下面的星球所釋放出的星光,被海水浸泡著,有一種瑰麗透明的美麗。
  葬神海很大,仿若無垠。
  挪移了一盞茶時間后,四周已很難再看見其他身影,天地間仿似只剩下了陳汐一人。
  這也很正常,一旦進入這葬神海,便意味著競爭已經開始,若非關系深厚之輩,沒人愿意和其他人一道行動了。
  陳汐自然也不例外。
  “果然,這里的天道法則明顯變得稀薄,天地間多出了一股莽荒混沌似的力量,或許正是因為這一股力量,才會令得祖神境以上的強者不敢涉足這片海域吧?”
  一邊挪移,陳汐一邊感知著四周,敏銳發現了這葬神海的一切,果然和上古神域有著諸多不同。
  原因就出在那一股莽荒混沌似的力量上,神秘而厚重,無所不在,籠罩在葬神海的每一寸區域之中。
  ——
  ps:第五更在11點之前。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