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51 煉道血瞳

葬神海所覆蓋區域的天地之間,充斥著一股和上古神域完全不同的莽古混沌氣息。
  這一股力量無所不在,但卻根本無法被汲取,宛如運轉天道的發展之力一般,渺冥無跡。
  這讓陳汐也是心中一凜,意識到進入這葬神海之后,已超出了上古神域范疇,再不能像以往那般對待眼下處境。
  他變得更加小心,甚至放緩了挪移的速度。
  就這樣足足過去了一炷香時間,就在陳汐還以為自己有些小題大做的時候,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凄厲慘叫,在這寂靜無比的夜色中顯得極為滲人。
  陳汐眼眸開闔間,閃過一抹冷電,倏然橫掃而去,卻看見極遠處的一片海域上,神血彌漫,染紅海水,而在海水下方,有一個龐大的陰影倏然消失不見。
  這讓陳汐眉頭一挑,自忖道,難道這葬神海之下,還蟄伏著許許多多可怖未知的生靈不成?
  他不會看錯,剛才明顯有人喪命,被海底的那一個龐大陰影所殺,只是可惜,當陳汐目光掃過去時,那一道陰影已消失不見。
  “看來,這葬神海上也不安全啊……”陳汐深吸一口氣,隨手就將劍箓祭出,愈發不敢怠慢。
  他繼續前行,一路上倒是并未遇到危險,但四周的海域之中,卻是時不時傳來一聲凄厲慘叫,在這茫茫夜色中,令得氣氛愈發森然懾人。
  陳汐臉色也是變得警惕無比,他可不希望在還未抵達莽古荒墟時,就出現什么意外了。
  嘩啦~~
  許久之后,蒼穹中一陣破空聲,一頭巨大的神禽橫空,雙翼一展足有百丈,刮起一陣颶風,將海水都掀起千重巨浪。
  剎那之間,就從陳汐頭頂掠過。
  那神禽悲背上,佇足著一些身影,當看見陳汐孤身前行,皆都流露出一抹異色。
  “咦,那不正是前些日子在乾元寶樓去搭訕公冶哲夫女伴的那家伙嗎?”
  “哈哈,果然是那頭癩蛤蟆,沒想到,他居然也來了,還獨自一人,難道不怕被人謀財害命?”
  “還別說,這樣的蠢貨往往都膽大包天的很。”
  神禽盤旋空中,并未著急離開。
  陳汐抬頭,看著那些修道者,瞇了瞇眼睛,忽然就笑了,當初在乾元寶樓時,被人嘲笑也就算了,畢竟人多眼雜,萬一惹出什么事端可就很麻煩。
  可如今,在這葬神海上,只有靈神境強者才能夠踏足,又如此空曠,完全是一派月黑風高殺人夜的絕佳環境,陳汐自不會再委屈自己了,否則那可就太窩囊了。
  唰!
  陳汐隨手一劍斬出,一抹煌煌劍氣破空而去,詭秘而刁鉆,令人防不勝防。
  那些修道者正自談笑嘲弄陳汐,卻猛地身體一趔趄,差點從神禽背脊上跌下來。
  旋即,他們就駭然發現,腳下神禽一對羽翼硬生生被斬落,羽毛飛灑,神血傾盆而下,發出一聲尖利悲鳴。
  “混賬!這家伙居然敢偷襲咱們!”
  “可惡,竟殺害了我的碧眼雪光雕,我要你償命!”
  那些修道者臉色一沉,勃然大怒,一躍騰空而起,祭出各種神寶,狠狠朝陳汐殺來。
  對于此,陳汐看也不看,又是一劍斬去,浩浩蕩蕩、磅礴萬鈞,恰似星海倒卷,威力無與倫比。
  劍皇之境第二式——觀海聽濤!
  轟隆~~
  僅僅一剎那間,劍氣摧枯拉朽,將所有攻擊碾碎擠爆,儼然一派無堅不摧的架勢。
  這群修道者很強,在靈神境中也屬于頂尖翹楚,可惜遇到了陳汐,根本就不是對手,相差太懸殊。
  連勾陳帝君的后裔,擁有神靈至尊潛力的荀陽平都被陳汐輕易吊打,更何況是他們。
  “你……你究竟是誰?”那些修道者大吃一驚,寥寥一擊,便讓他們意識到了陳汐的不凡,完全在他們之上。
  下一刻,他們就叫不出來了,被陳汐劈出的那一抹劍氣震得咳血,宛如被十萬大山碾壓,整個人都倒飛出去,噗通噗通下餃子似的墜入到了葬神海中。
  對于這種人,陳汐可沒有任何同情心,也該讓他們知道什么叫禍從口出。
  不過陳汐并未下殺手,教訓教訓便足夠了,他還不至于小氣到對方嘲諷自己一句,就一舉將對方滅殺的地步。
  吼~~
  可出乎陳汐意料的是,不等他下殺手,那海面之下卻猛地躍出一頭龐大的獸影,張口一吞,竟是將那些修道者全部吞進了肚子中。
  這頭兇獸形體若夔牛,卻生著一對血瞳,長著一對龍角,通體遍布漆黑鱗片,泛著冰冷金屬似的光澤
  “啊——!”
  一陣慘叫從那兇獸口中傳出,很快就戛然而止,顯然是徹底喪命在了兇獸腹中。
  對于此,陳汐倒是并無任何憐憫,只是微微有些意外,更有些警惕,萬沒想到,這海水之下竟會如此兇險了。
  嘩啦~~
  那頭兇獸血瞳冰冷地掃了一眼陳汐,便身影一閃,鉆入到了海水之下,顯然,它并不意和陳汐在海面之上對決。
  “看來,這些兇獸的智慧明顯極高,已懂得了進退之道。”陳汐劍眉一挑,愈發感到了這片海域的不同尋常。
  那些修道者可都是頂尖層次的靈神境存在,哪怕被自己震傷,也并未傷及本源,可如今卻一股腦被那兇獸一口吞噬,可想而知其實力何等之強大。
  “葬神海,葬神海……怪不得敢叫這個名字。”
  陳汐心中暗自感慨一番,身影一閃,朝更高的虛空中飛遁,拉開了和海面的距離。
  沒多久,約莫前行了百萬里之地后,一股徹骨冰寒的氣息傳來,空氣中隱隱還有一股血腥。
  陳汐頓時眼眸瞇了瞇,赫然看見,極遠處的海面竟凍結為冰層,厚不知幾丈,覆蓋方圓數萬里,冰面上堆積著一些尸骸、獸骨,以及一些神寶碎片,甚至有不少殘肢斷臂被凍結在了冰層中,顯得極為詭異。
  “這應該是一種冰寒屬性的無上道法所造成,出手之人對水之神道的掌控,明顯在小成地步……”
  陳汐在心中飛快推演,隱約感覺,出手之人的實力絕對不會比自己差多少了。
  轟隆!
  忽然,冰層之下傳來一陣劇烈晃動,轟然崩碎,旋即一頭通體金燦燦的龐大身影沖出。
  這是一頭足有千丈長,身軀粗大無比,似龍非龍,似蟒非蟒,腹部生長四只鱗爪的兇獸。
  它甫一沖出,就張開血盆大口,猛地一吸,就將那碎裂冰層中的斷肢、殘臂、尸骸一股腦吞噬進嘴中。
  “這似乎是……一個陷阱?”陳汐眼眸一瞇,猛地身影一閃,躲在遠處。
  唰!
  幾乎是同時,一抹寒芒猛地從遠處時空中迸射而出,化作一輪冰寒殘月的形狀,一斬而下。
  噗~
  幾乎是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那一頭身軀可怖的兇獸頭顱就被斬落,龐大的身軀劇烈搖擺,噴灑出若瀑布似的血水。
  旋即,一名面容狹長,身披綠袍的青年一閃就出現,他拿出一尊玉瓶,瓶口對準那兇獸尸骸,嘩啦一聲,竟是將其尸骸攝取,一股腦裝入到了玉瓶中。
  “不錯,有了這頭四爪蟒龍尸骸為誘餌,足可以在進入莽古荒墟之后,吸引起祖源靈蟲的注意了……”
  綠袍青年微微一笑,將玉瓶小心收起,旋即目光如電般,倏然朝陳汐藏身之地掃來。
  旋即,他唇角勾起一抹微笑,道:“道友,既然相見了,何必再躲躲藏藏?我昆吾青又非惡人,難道會吃人不成?”
  “你不會吃人,但卻會坑人。”淡然的聲音中,陳汐那峻拔的身影一閃而出。
  與此同時,他心中卻是一凜,昆吾青?那不就是排名在封神之榜靈神境第十九名的那位神靈至尊?
  “哦?此話何解?”昆吾青笑吟吟道。
  “剛才為了引誘那頭孽障,你可是足足殺死了三位靈神境強者,將他們的尸骸分尸凍結于冰層之中,這般狠辣手段,可不止是坑人那么簡單了。”陳汐淡然說道。
  “哈哈哈,一些廢物而已,能被我昆吾青利用一次,已經算是他們的榮幸了。”
  被揭穿后,昆吾青非但不惱,反而大笑起來,那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令得陳汐不禁皺了皺眉。
  顯然,這昆吾青濫殺成性,早已非第一次這么干了。
  “我只是好奇,以你的身份,僅僅只是獵殺一些兇獸而已,為何要用如此卑劣的手段?”陳汐挑眉道。
  “哦,看來道友你并不清楚,這片海域中的兇獸,可是很難捕獵,除非以神境強者的血肉為誘餌,否則它們可是根本不會現身的。”
  昆吾青慢條斯理說道,“這樣一來,我也只能出自下策了,否則,我怎可能會愿意讓那些垃圾臟了我的手?”
  說到這,他眼眸中忽然泛起一抹高深莫測之色,悠悠看著陳汐,道,“我如果要選擇對手,肯定會選像道友你這樣的,而不是那些垃圾。”
  陳汐心中頓時升起一抹警惕,嘴上卻笑道:“正好,見識了剛才的一切,我也正想領教領教道友你的手段。”
  昆吾青眼眸瞇了瞇,凝視陳汐許久,突然就笑了,然后竟是袖袍一揮,轉身而去。
  “你這家伙我看不透,所以還是不動手為妙,即便要動手,在進入莽古荒墟之后也未嘗不可以,但現在可絕對不行……”
  大笑聲中,他整個人撕裂時空,倏然而去。
  ——
  ps:帶這一章,今天已經更新5章,累死累活卻只收到2張月票,呵呵,突然感覺很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