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652 陰魂不散

這家伙倒也并非表面上那么狂妄……
  看著昆吾青離開,陳汐皺了皺眉,倒是不敢小覷這些來自帝域的古老世家子弟。
  其實想想也是,能夠擁有神靈至尊潛質,且將名字躋身封神榜單上的,又怎可能會有一個蠢貨了。
  沒有再多耽擱,陳汐繼續朝前挪移而去。
  按照羽澈女帝的指點,只要一直往葬神海深處挪移,必然就可以看見莽古荒墟的入口。
  對于此,陳汐倒是深信不疑,因為在這一路上,他發現其他修道者也都如同他一樣,沿著固定的方向一路挪移。
  ……
  不知不覺,已是數天過去。
  這些天中,陳汐一路上幾乎把時間都用在了趕路上,因為擁有蒼梧神樹的緣故,令得他根本不必花多少時間恢復體力,便可一直挪移持續挪移下去。
  就這樣,竟是超越了不少提前行動的修道者,直至后來,甚至很長時間都再看不見一個身影。
  不過陳汐卻很清楚,距今為止,他可還沒能超越那雒少農、迦南、公冶哲夫。
  所以,心中也不可能生出什么自豪情緒了。
  這數天的前進,也是令陳汐發現,不少修道者皆都如同那昆吾青一樣,在尋覓著各種機會伺機獵殺海中的兇獸,當然,也不乏一些發生在修道者之間的戰斗和廝殺。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奇怪,難道獵殺這海中兇獸,對進入莽古荒墟還有什么幫助不成?
  抱著姑且一試的打算,陳汐一路上倒也獵殺了七八頭兇獸。
  不過他倒并沒有像昆吾青那樣以修道者的尸骸血肉為誘餌,而是直接把自己當做誘餌,放出一些血漬來吸引兇獸,十次中,倒也能成功一兩次。
  然后,他將這些兇獸的尸骸都收集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
  轟!
  這一天,當陳汐行進在一片海域時,再次以同樣的方法,引誘出一頭生著三足,背脊長滿玄青尖刺,頭顱如牛,模樣極為怪異的兇獸來。
  它沖出海面,渾身尖刺猛地擴散,宛如一柄柄長矛似的,猛地朝陳汐覆蓋而來。
  鏘!
  陳汐手持劍箓,不慌不忙一斬而去。
  嘩啦~~
  可就在他出手的同時,一抹雪亮匹練破時空而來,化作一輪殘月鎮殺而下。
  噗!噗!
  陳汐的劍,和那一輪殘月幾乎同一時間斬殺在那一頭兇獸身上,將其身軀硬生生斬為三截,血水迸射,當即便慘死當場。
  陳汐見此眼眸微微瞇著,并沒召集去清理戰場,而是朝一側掃視而去。
  “咦,沒想到,道友咱們又見面了,好巧啊。”那里的時空中,浮現出一道身影,面容狹長,一襲綠袍,正是那昆吾青。
  “對我而言,你的到來可是很不巧。”陳汐淡然道,他才不會認為這是一次偶然的見面。
  “呵呵,道友可別誤會,我只是見你實力不俗,忍不住想要和你合作一番。”
  昆吾青笑吟吟道,“憑借咱們兩人的能耐,若是能一起行動,就是進入那莽古荒墟,也足可以不懼任何人了,而那時對于奪取那一株九品帝階祖源道根也必將不吹灰之力,道友以為如何?”
  說到這,他一拍額頭,笑道:“當然,為了表達誠意,我昆吾青愿對天發誓,絕對不會做出坑合作伙伴的舉動了。”
  若是換做其他修道者,面對這等邀請只怕非心動不可,畢竟,這家伙又是發誓,又是許下美好前景的,再加上自身又是封神之榜靈神境中排名前二十的存在,想不讓人心動都難。
  不過陳汐卻是想也不想就開口拒絕:“抱歉,我習慣了一個人獨來獨往,道友好意我心領了。”
  他可是很清楚,對方說的好聽,到后只怕連自己的骨頭都會毫不客氣吞掉了。
  與之合作,疑是為虎作倀,殊為不智。
  昆吾青皺了皺眉,認真道:“道友,你不再考慮考慮?據我所知,不少神靈至尊如今都已各自結伴,開始一起行動,在這等形勢下,你一個人若想在莽古荒墟中有所斬獲,希望可渺茫的很。”
  陳汐笑道:“多謝道友相邀,我心意已決。”
  昆吾青臉色一沉,似有些不悅,旋即又忽然笑起來,點頭道:“好,很好,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那就祝道友你一路順風,旗開得勝,告辭。”
  說罷,他深深望了陳汐一眼,便轉身呼嘯而去。
  “這家伙,緣故欲要和我合作,明顯心懷不軌了……”陳汐看著昆吾青離開的方向,唇邊泛起一抹冷峭弧度。
  旋即,他就是眉頭一皺,意識到一個問題,若真如昆吾青所言,那些神靈至尊都已各自結盟,那問題可就有些嚴重了。
  以公冶哲夫的威望和身份,只怕輕輕松松都能拉攏到一些神靈至尊一起合作了。
  而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欲要阻攔對方奪取祖源道根的行動,明顯就會變得困難重重。
  “難道,真要先找一些人合作一番?”陳汐沉吟許久,終還是搖了搖頭,不再多想,打算先進入莽古荒墟,視情況而采取行動。
  接下來,陳汐著手將殺死的那頭兇獸尸骸收走,便繼續朝前飛遁而去。
  一路再遇到什么波瀾。
  就這樣又足足行進了七天時間,就在陳汐都感覺自己都差不多橫跨了上百個宙宇的距離時,忽然,他眼瞳驟然一縮,佇足停滯在半空中。
  在他的視野中,極遠處的海域上空,浮現出一個巨大比的門戶,擎天而立,壯闊廣袤比。
  這門戶大的不可思議,宛如開鑿在宙宇間的一個黑洞,能將乾坤都吞噬。
  能夠清楚看見,一顆顆星球被海水推動,隨波逐流般滾入進了那門戶之中,眨眼消失不見。
  那可是星球!
  足可以讓千萬生靈棲居其上,可和那門戶一比,就像小孩子手中玩的球似的。
  而陳汐佇足之前,簡直就像立在天門前的一只螻蟻般,如此之渺小,宛如蚍蜉草芥般微不足道。
  幾乎是一瞬間,陳汐就斷定,那便是通往莽古荒墟的入口!
  事實也正是如此,就在此刻,陳汐赫然看見,在那門戶之前的海面上,還佇足著一個個黑點,那赫然是一個個的修道者。
  他們正在不斷靠近,化作一道道遁光,騰空朝那門戶之中掠去,很就消失不見。
  陳汐佇足原地,凝視許久,等那些身影消失得七七八八,這才展開行動。
  隨著越來越靠近那一道擎天而立的門戶,一股渾厚比的莽古混沌氣息也是撲面而來,壓迫得陳汐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他連忙運轉部修為,方才化解掉這一股壓力,不過也正是如此,讓他愈發認識到,且不提那些祖神境以上的大人物,單單是洞微真神前來,絕對法靠近那門戶一步了。
  直至抵達那門戶之前,陳汐臉色已是凝重比,那一股莽荒混沌氣息太濃烈了,宛如實質,不斷從門戶深處噴薄而出,令得他挪移時都變得滯澀,行動遲緩起來。
  “莽古荒墟……看來那其中的天道法則,只怕都是由這一股氣息所衍化,進入其中,也不知會遇到何等兇險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目光中閃過一抹決然,閃身便朝那門戶之中沖去。
  令他意外的是,就在剛進入門戶那一剎那,一股可匹敵,法抵御的恐怖吸力猛地籠罩身,將他整個人裹挾,下一刻,他眼前一黑,便不受控制地被帶入到了那門戶深處。
  ……
  蒼穹曠遠,山巒莽莽,天地間涌動著一股澎湃的莽荒氣息,宛如一剎那間回到了太古歲月,回到了那混沌初開,鴻剛生的時代。
  一切都充滿了原始的味道。
  這里看不見人煙、看不見城池、看不見任何的建筑,只有茫茫的山川、湖泊、古林……
  一片山岳前,陳汐佇足,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神色間帶著一抹驚詫,這就是莽古荒墟?
  在他之前的預想中,還以為這里是一片死絕之地,到處充滿各種被遺棄的荒蕪廢墟,誰曾想,竟是這樣一片所在。
  忽然,陳汐眼眸一凝,赫然看見,在不遠處的一座崖壁巖石縫隙中,竟生長著一株彌漫著混沌光澤的神藥。
  它約莫一尺高,花葉纖柔,飄曳在風中,每一寸地方都烙印混沌紋理,蘊生道韻妙諦,釋放出絲絲縷縷的氤氳光澤。
  這明顯是一株罕見的神藥,品相不凡,超出陳汐想象,以往根本未曾見過。
  而就在這一剎那,陳汐起碼在那崖畔上發現了三株像這樣的神藥!
  “這里……果然處處充滿難以想象的機緣。”陳汐心中禁不住驚嘆,實在很難想象,這莽古荒墟之中,究竟埋藏著多少神藏了。
  嗡~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前去采擷神藥時,忽然腦海中的河圖碎片竟是悄然運轉,再次浮現出了那一副染血殘劍圖案。
  和以往不同,這一次的圖案顯得極為清晰,殘劍上的血漬,鮮紅透亮,都似乎要流淌出來一般。
  為令陳汐意外的是,就在這一剎那,他分明從這染血殘劍圖上感受到了一股與以往不同的恐怖劍意,充盈著莽古、曠遠、原始的味道,刺激得他神魂都一陣顫粟!
  ——
  ps:第六送上,多謝各位兄弟姐妹的投票和安慰,金魚都看見了,很感動,長期寫作,本就壓力極大,金魚也是俗人一個,看見月票慘淡,不可避會產生一些消極情緒,在這等情況下,大家的鼓勵和安慰絕對是對金魚大的支持,謝謝,謝謝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