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53 申屠嫣然

這一股劍意實在太可怖!
  如莽荒般厚重、似天道般曠遠、若道源般原始,甫一涌現,便刺激得陳汐靈魂都顫粟,壓抑比。
  陳汐不禁心顫,他如今可是神靈至尊,且劍道修為已臻至劍皇地步,冠蓋世間絕大多數同輩,近乎傲視群雄,可如今在這一股劍意面前,他竟是感到如此力,宛如滄海一蚍蜉,渺小之極。
  這是在劍道上達到何等地步,才能夠擁有的威勢?
  陳汐終于敢確定,在劍皇之境上,還有崇高的劍道境界,還有強大的劍之奧義存在!
  畢竟,那僅僅只是一幅染血殘劍圖而已,其烙印的一股劍意卻能達到這般駭人地步,可想而知這柄殘劍之主的劍道修為,已臻至了何等匪夷所思之層次。
  嗡~~
  但很,陳汐就顧不得多想,河圖碎片不斷波動,令得那一副染血殘劍圖愈發清晰,那一股劍意也是越來越熾盛……
  陳汐只覺腦海嗡的一聲震蕩,一幅幅奇異而神秘的畫面猶如浮光掠影似的,倏然涌現心中——
  垠宙宇,漆黑空寂,一道頎長背影佇足宙宇中央,在其腳下,斜插著一柄鐵劍。
  還不等陳汐看清那一道背影的模樣,旋即,畫面陡然一換,一道道神威滔天的身影出現,有三頭六臂、手握秩序神鏈的魔神咆哮天地,震碎寰宇。
  有掌控日月、高不知多少萬丈的金身法相屹立,通體釋放億萬道光,照亮諸天。
  有乘坐仙葫而至,通體流轉混沌太極圖案的道人,坐掌清虛、口宣真言,響徹乾坤。
  有人面獸身,身軀若山岳的蠻神腳踏神蛇,臂纏雷霆……
  有血海滔滔,擁有上智慧法身,衍化窮眾生相……
  ……
  一幅幅壯闊的畫面,一道道神威量的恐怖的身影,令陳汐看得神魂搖曳、道心震動、要窒息。
  那隨隨便便一道身影,都強大的不可思議,非靈神可比,非祖神可比,甚至比陳汐見過的羽澈女帝的氣息都要強大太多!
  他們宛如一尊尊掌控諸天神道的大主宰,足可傲視萬古!
  這一剎那,雖僅僅只是目睹了一幅幅畫面,但那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卻震懾得陳汐道心差點崩潰淪陷掉。
  幸好,這一切畫面僅僅出現了一剎。
  唰!
  下一刻,畫面又是一變,一道劍氣橫掃諸天,似從萬古長河而至,斬殺而下。
  然后——
  三頭六臂、掌控大道神鏈的魔神被斬!
  掌控日月,身比天高的法相金身被斬!
  口宣真言,乘坐仙葫而至的道人被斬!
  人面獸身、腳踏神蛇的蠻神,擁有上智慧、衍化眾生相的血海……那一道道神威滔天的身影,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抵御,部在這一劍之下被斬殺!
  這宙宇、這時空、這天經地緯、天道秩序……統統被這一劍碾碎、斬殺!
  這是何等之上神威?
  這又是何等雙之一劍?
  法想象!
  仿似世間任何詞匯都法形容這一劍的威勢,因為那等威勢已完超出了所有想象。
  甚至陳汐都來不及看清楚,整個人都如遭雷擊,眼前刺痛,渾身都不可抑制地顫粟起來。
  嗡~
  畫面又是一變,依舊是那一片垠宙宇、漆黑而空寂、但卻只剩下了那一道背影,以及……其腳下斜插著的一柄鐵劍。
  鐵劍已殘破,鋒刃染血,顯得暗淡比。
  “此生執劍斬萬道、殺萬敵,終于得見終極之途,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驀地,那道背影仰天大笑,聲震宙宇,激動、奈、悲愴、解脫……
  終,他身影驟然崩碎,化作點點光芒消失。
  唯獨只剩下那一柄殘缺鐵劍,在空寂漆黑的宙宇中顫抖著,哀鳴著……
  轟!
  陳汐只感覺腦海一震,徹底從那一幅幅奇異畫面中清醒過來,臉色已是蒼白一片,渾身都被冷汗浸透,眉宇間兀自縈繞著一抹揮之不去的震撼。
  那背影……難道就是殘劍之主嗎?
  終極之途又是什么?
  那一場大戰之后,他明明已取得勝利,為何終又突然消失了?是離開了?還是……隕落了?
  一個個疑問涌上心頭,令陳汐怔怔許久。
  終,他也只能大致確定,河圖碎片中浮現的那一副染血殘劍,便是那一道背影主人手中的鐵劍。
  其他一切,再所知。
  或許,有一天當他達到那位背影主人的高度時,就會明白這一切,但絕對不是現在。
  ……
  許久之后,陳汐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為何自己在甫一踏入這莽古荒墟之后,河圖碎片便會產生如此異動?
  染血參見圖、莽古荒墟、河圖碎片……這三者之間莫非真的有著某種關系?
  莫名其妙地,陳汐再次想起了在河圖碎片中曾辨認出的九個晦澀古字中的“荒”“墟”二字。
  嗡~~
  忽然,陳汐心中再次出現那一股熟悉的感知,似在這莽古荒地的某個地方,正有什么東西在遙遙呼喚自己。
  之所以熟悉,是因為早在進入鳳岐神城的第一天,他意間來到葬神海前,便曾感受過這一股呼喚。
  不過和上次不同,這一次的感知雖然依舊若有若,可卻比上次要清晰。
  陳汐甚至一下子就判斷出,這一縷呼喚來自莽古荒墟的正北方!
  可當他欲要確定這一切時,卻發現這一縷感知又再次消失,完不由他掌控。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禁不住朝自己識海中的染血殘劍圖感知過去。
  轟隆~
  也就在他的意念甫一碰觸到那一副染血殘劍圖,后者驟然發光,整個圖案驟然化作一抹澎湃的力量,涌入到了陳汐意識之中。
  數的劍道感悟猶如潮水不斷奔騰,沖擊得陳汐腦袋都要炸掉,因為這一股意念實在太龐大、令他如今的實力都有一種隱隱法承受的感覺。
  很,這一切的劍道感悟倏然靜止,化作了一道“鐵劍”圖案,烙印在了陳汐意念中。
  這明顯是一種傳承。
  其中蘊含著龐大得法想象的劍道感悟,如今,都已貯藏在陳汐意念中!
  陳汐意外,有些難以置信,可當他去感知這一股鐵劍傳承時,卻發現,這赫然是真的!
  因為其中傳承的那一股莽荒、曠遠、原始般的劍意顯得如此之熾盛和濃烈,其中包羅著龐大比的經驗和感悟,讓他的心神差點就一下子沉浸其中法自拔。
  而當陳汐再次感知河圖碎片時,卻發現其中已經再沒了那一副染血殘劍圖案。
  這一切都證明,這一刻的他,的的確確是獲得了染血殘劍圖中所蘊含的所有劍道傳承之力!
  “沒想到,剛抵達莽古荒墟便獲得了這般機緣,哪怕就是此時離開,也足可憾了!”
  陳汐不禁有些激動,在劍道修為臻至劍皇之境后,他的確進入到了一種滯澀期,法再在劍道上再有精進,原因有很多,但重要的便是缺乏劍皇之境以上的認知和傳承。
  如今,機緣巧合之下,竟能夠獲得染血殘劍的傳承,可想而知給陳汐帶來了何等大的驚喜。
  畢竟,就在剛才,他可是親眼目睹了那一幅幅驚世般的畫面,目睹了那法用任何語言形容的一劍之威能!
  這般足以殺萬道,斬萬敵的劍道傳承,可想而知有多強大。
  若非身系要事,還要阻止那公冶哲夫的行動,陳汐直恨不得現在就閉關,好好鉆研潛修一番。
  “雖說沒有充足的時間磨礪,不過這一路上的時間卻不能浪了,能參悟多少是多少……”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沉思不已,他很清楚此次競爭對手的實力有何等強大,且這樣的對手還有可能不止一個。
  陳汐雖不畏懼,可捫心自問,卻絕對的必勝把握,故而抓緊時間提升戰斗力,也是多多益善。
  何況,如今擁有了這鐵劍傳承,恰可以學以致用,以那些競爭對手為磨刀石,以此來磨礪提升自身實力。
  一想通這點,陳汐當即不再遲疑,展開行動。
  唰!
  身影一閃,他徑直來到那崖畔巖石之側,小心翼翼將其中生長的一株神藥采擷,略一大量,便滿意地收了起來。
  這神藥的確不凡,孕育著澎湃的混沌道氣,枝葉每一寸地方都蘊生著神秘的道紋,超乎他以往所見,價值自不可估量了。
  而像這樣的神藥,這崖畔巖壁上竟生長著三株,可想而知這莽古荒墟中存在的機緣何其之多了,也怪不得能夠吸引來上古神域諸多蓋世天驕前來。
  哪怕不是為了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僅僅是這些神藥、神珍一類的機緣,都足以令所修道者搶破腦袋。
  像陳汐,才剛剛抵達莽古荒墟,就一眼瞥見了這三株罕見神藥,可不僅僅只是運氣那么簡單,關鍵就在這莽古荒墟充滿難以想象的秘藏。
  唰!
  陳汐身影再次一閃,順手將第二株神藥采擷。
  不過就在他打算采擷后一株神藥時,忽然心中一跳,下意識便停止動作,身影猛地朝一側遠遠避開。
  哧啦~
  一條玄青色神鞭破時空而至,輕輕一纏,就將那一株神藥給連根拔起。
  ——
  ps:第二晚11點左右,另外鄭重嚴肅認真說明一點,金魚真的真的不是女生啊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