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657 樂無痕

這只蝶兒只有指甲蓋大小,通體灰撲撲的,毫生命氣息,宛如一片枯葉似的,極不起眼。
  可當陳汐看見,眼瞳卻驟然為之一縮。
  要知道,以他如今的修為,周身神光流溢,早已萬法不侵,萬塵不染,明凈若琉璃。
  別說是一片枯葉,就是一柄飛劍殺過來,周身氣機也會自主運轉,進行抵御化解。
  可如今,這只蝶兒依附在身上,他竟是渾然沒有一絲察覺,這可太不尋常了。
  “此蝶名叫湮靈神蝶,乃是上古異種,整個上古神域之中,也只有昆吾氏才能培育出。”
  申屠嫣然吐氣如蘭,眼波流轉,泛著智慧般的光澤,輕聲道,“它唯一的作用便是追蹤敵人,別說是你,就是祖神境存在,一旦被它依附在身上,也根本難以察覺到。”
  聞言,陳汐眸子中頓時閃過一抹冷冽之色,終于明白,為何那昆吾青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看來,昆吾青對你很在意啊。”申屠嫣然若有所思。
  “他原本打算和我合作,一起闖蕩這莽古荒墟,不過被我拒絕了。”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凝視著申屠嫣然白皙手指上的那只湮靈神蝶,有些想不明白,昆吾青明知自己已拒絕他,為何卻要在自己身上做出這種小動作了。
  “我就猜到是這樣。”
  申屠嫣然瑩潤飽滿的唇角泛起一抹嘲諷,星眸中是毫不掩飾地泛起一抹厭憎。
  “幸好你拒絕了,這昆吾青在整個帝域之中都是臭名昭著,和他合作的,至今為止沒有一個不被坑的,有些被坑的性命丟失,也有的被坑得家破人亡,下場凄慘,若非昆吾氏在帝域中勢力極大,像昆吾青這種貨色,早不知死多少次了。”
  聽完這一切,陳汐總算明白,怪不得那昆吾青要找自己合作,原來是其他人都清楚他的為人,只能找自己這樣一個陌生人下手了。
  “這家伙,也真夠奇葩的,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貧道。”陳汐禁不住感慨了一句。
  “你說的不錯,這次裴文雖被他所救,可按我推演,只怕遲早也要被昆吾青給禍害掉。”申屠嫣然抿嘴輕笑,星眸流波,別有一番驚人的美麗。
  說話時,她白皙修長的指尖輕輕一捻,浮現出一縷熾盛凌厲的白色神焰。
  哧啦~
  那只毫生命氣息的湮靈神蝶猛地發出一聲尖鳴,振翼欲飛,卻已晚了一步,被那白色神焰瞬間焚化,消弭一空。
  “現在一切后患都解決了,咱們走吧。”申屠嫣然笑著看了陳汐一眼,繼續朝前挪移而去。
  “嫣然姑娘,你找我究竟是為了何事?”陳汐追上去,忍不住問道。
  “路上再說。”
  申屠嫣然眨了眨眼睛,笑盈盈道,“陳汐公子,難道你連這點耐心都沒有么?還是說,你很不喜歡和嫣然一起同行?”
  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陳汐只能摸著鼻子認了。
  ……
  茫茫山巒,連綿垠。
  在其中一座怪石嶙峋的山谷中。
  裴文拱手道:“這次可多謝昆吾道友仗義出手,來日返回帝域,我定奉上一份厚禮,已報昆吾道友出手相助之恩。”
  昆吾青笑呵呵道:“裴文老弟不必客氣,我之所以救下你,也是打算在這莽古荒墟中和你合作一番。”
  裴文臉色微微一變,似想起什么,勉強笑道:“昆吾道友,在下另有要事,只怕法……”
  昆吾青當即打斷道:“裴文老弟先別著急拒絕,且聽我一言,如今我手上獵殺有葬神海兇獸一百零八頭,其精魄、血液都被我完整保存下來,你應該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說著,他深深看了裴文一眼。
  裴文心中一驚,道:“你……你……”
  昆吾青笑著點頭,坦然道:“不錯,我前些日子偶然聽說,裴文老弟你這次前來莽古荒墟,身上可是帶了一件了不得的寶貝,據說能夠將祖源靈蟲徹底馴服,于是我便思量著要和道友你合作一番,這一百零八頭葬神海兇獸,便是合作的誠意。”
  裴文臉色驟變變幻不定,陰沉道:“這么說,昆吾道友你早在救我之前,便籌謀好這一切了?”
  昆吾青笑道:“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好的和裴文老弟你合作啊,否則這一腔心血豈不是白了?”
  裴文眸中冷芒閃爍,道:“我突然有些懷疑,之前我和那小子的戰斗,也是你在暗中推波助瀾的,否則這世上哪會有如此巧合之事?”
  昆吾青臉色一沉,皺眉道:“裴文老弟,有些話可不能亂說,我昆吾青名聲雖然有些不好,可也絕對干不出這等事情來。”
  裴文狐疑地打量了昆吾青片刻,終道:“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否則我寧可拼死,也絕不會答應和你合作。”
  昆吾青見此,登時暗松一口氣,大笑道:“裴文老弟,你就放心吧,若沒有你手中的血荒神鐘,我豈非白忙活了一場?咱們這叫合則兩利,何愁大事不成?”
  裴文哼道:“不要高興太早,若被我知道你心懷不軌,就立馬中止這一場合作,絕回旋余地。”
  昆吾青認真道:“那是當然。”
  他心中卻是冷笑不已,甚至涌出一抹殺機,想要趁此機會,一舉殺了對方,然后搶走其身上的血荒神鐘,但終,他還是按捺住這種沖動。
  裴文不能殺。
  血荒神鐘乃是裴氏重寶,和世間其他神寶皆都不同,想要祭用,需要輔助一種神秘晦澀的口訣。而這種口訣,在裴氏一族中,也只寥寥幾人才能掌握。
  甚至,其他人即便知道口訣,也斷然法施展出來,故而,昆吾青也是不敢冒險一試。
  啪!
  便在此時,昆吾青身上忽然傳出一聲細微的碎裂聲,這讓他臉色猛地微微一變,探手就拿出一塊早已碎裂的灰色蟲蛹。
  “看來,那小子已經發現了湮靈神蝶了……”昆吾青皺眉,眼眸中閃爍不定。
  對于陳汐,他一直都看不透,對方太過神秘,從第一次見面時,他便升起一種直覺,此子非同尋常,決不能有任何小覷。
  這種直覺很莫名其妙,但昆吾青卻是很清楚,正是憑借自己這種獨特的直覺,才會讓他這些年遭遇一些兇險時,能夠逢兇化吉,化險為夷。
  所以,從一開始見到陳汐時,就引起了他的興趣,于是將一只珍貴比的湮靈神蝶悄然寄存在了陳汐身上,試圖摸清楚陳汐的底細。
  抱著這種心思,在抵達莽古荒墟之后,他甚至故意在暗中動用手段,將裴文等一行人引到了陳汐的位置,在聲息之中,就促成了一場戰斗發生。
  通過這件事,讓他不止測探出了陳汐那可怖的戰斗力,是間接地幫助到裴文,讓裴文欠下了一個人情,從而完成了他預先設計好的計劃。
  這個計劃便是,借助裴文身上的血荒神鐘,然后再配合他自己身上的一百零八頭兇獸精魄、血液,一舉引誘并馴服一頭祖源靈蟲!
  這便是昆吾青的計劃。
  從進入葬神海時,便一直在進行著,直至如今,一切都顯得極為順利,讓昆吾青自己心中也不禁有些自得。
  可此刻,看著手中那破碎的灰色蟲蛹,確定陳汐身上那只湮靈神蝶已經死去,昆吾青心中忽然泛起一抹不好的預感,就好像某些事情隱隱脫離掌控了一般。
  “昆吾道友?”裴文皺眉。
  “沒事,我只是想起一些事來,我們一起走吧,祖源之地的入口如今只怕已經開了。”昆吾青猛地從沉思中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笑著開口。
  “哦。”裴文眸光閃爍了一下,點了點頭。
  ……
  “合作?”
  另一邊,滾滾蒼穹云海中,陳汐和申屠嫣然并肩飛遁,當得知申屠嫣然居然也是要找自己合作時,他不禁微微有些詫異。
  “不錯,公子有什么疑問,但講妨。”申屠嫣然笑盈盈問道,她一襲霓裳,飄曳飛舞,宛若凌波仙子,曼妙而靈動。
  “為什么是我?”陳汐毫不客氣,直接問出來。
  “很簡單,因為你的實力足夠強大,而我們如今也恰缺少一些可靠的盟友。”申屠嫣然回答的也很坦然,通過接觸,她已經知道陳汐脾氣,知道他不喜拐彎抹角。
  我們?
  陳汐敏銳注意到這個詞匯,挑眉道:“還有其他人?”
  “不錯,除了你和我之外,我們這邊還有三位神靈至尊,以及一些戰斗力驚人的頂尖層次靈神境存在。”
  申屠嫣然耐心解釋道,“這莽古荒墟極其危險,但還不至于難以存活,可那祖靈之地則不同,以雒少農、迦南、公冶哲夫他們這等人物,也絕不敢單獨行動了。”
  祖靈之地,乃是帝域荒墟中的一片區域,傳聞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便誕生于其中。
  這一點陳汐倒是清楚,只是他渾然沒想到,那祖靈之地竟會被描述的如此恐怖了。
  這一刻,他陷入到沉思,在考慮究竟是否要和申屠嫣然他們合作。
  ——
  ps:謝謝林姐的打賞捧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