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59 原始心經

周圍氣氛變得詭異,所有望向陳汐的目光中,都帶上一抹狐疑、不服。
  申屠嫣然萬沒想到,自己已經解釋如此清楚,局面反而沒見好轉,反而愈發糟糕起來。
  這讓她愈發不悅,清麗無匹的容顏上也是帶上一抹冷色。
  “嫣然姑娘莫要介意,大家也是為以后的行動著想,故而才會對這位陳汐道友的實力有所懷疑。”
  忽然,那一直冷眼旁觀的虞丘荊開口,他衣冠勝雪,豐神俊朗,一言一語莫不帶著一股睥睨風采。
  “虞丘兄所言極是。”
  “對,此次行動畢竟非同小可,我等以往也從沒聽說過這位陳汐道友,難免有些擔憂他實力是否可行了。”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申屠嫣然見此,也不好再動怒,道:“以后你們便會知道,陳汐公子的能耐有多厲害。”
  “何必等到以后,眼下樂無痕這家伙還未抵達,趁此時間,不如找個人出來,和陳汐道友切磋一番,用實力來證明一切,豈不是更好?”
  有人提出一個意見,頓時就獲得不少人的贊許。
  申屠嫣然黛眉一皺,心中暗嘆,事情終究還是不可避免地發展到了這一步,她都不知道是該稱贊這些家伙勇氣可嘉,還是悲哀他們有眼無珠。
  陳汐眼睛瞇著,自始至終都沒多說一個字,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當聽聞這個建議提出來時,他唇角忽然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看來,無論在哪里,實力才是王道啊!
  當然,陳汐也清楚,若自己的名氣足夠大,他們定然也不敢如此不敬了。
  換句話說,這些家伙敢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質疑自己,完全就是因為自己來自雪墨域,而非是帝域,再加上又聲名不顯,名字沒有出現在封神之榜上,所以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對待自己。
  再加上申屠嫣然在一旁處處維護自己,令得他們心中愈發不平衡,故而事態才會發展到這等地步。
  陳汐理解這些,但卻無法接受,來自帝域有什么了不起?憑什么自己就要受到他們的質疑?
  這是一種對自己的藐視,更是一種排斥和不敬!
  “陳汐道友,你意下如何?”那虞丘荊開口,他也想看看陳汐究竟有何等能耐了。
  “當嫣然姑娘找我合作時,其實一開始我是拒絕的。”
  陳汐沉默片刻,這才開口道,“不過,現在再說這些也沒用,既然諸位對我實力有所懷疑,那么……”
  說到這,他忽然一笑,目光一掃眾人,淡然道:“那就來戰吧,讓陳某看看,來自帝域的諸位,又有什么資格來質疑陳某了!”
  這句話淡然從容,卻有一股迫人的睥睨霸氣,不止是對眾人質疑的一種回答,更是一種還擊!
  你們懷疑我不行。
  同樣,我還懷疑你們究竟行不行!
  陳汐性情內斂沉穩,看似淡然出塵,與世無爭,可實則骨子里也極為驕傲,怎可能在此刻退縮了。
  不過,這句話落入眾人耳中,卻顯得尤其刺耳,令得他們心中愈發不舒服。
  “呵呵,好氣魄!我倒要看看,你是虛張聲勢,還是真有這般能耐了!”驀地,一聲冷笑傳出。
  轟!
  伴隨聲音,一名紫袍著身,身姿昂藏的青年一步踏碎時空,倏然來到陳汐對面。
  這青年儀態孤峻,周身彌漫赤色神焰,顧盼之間,神采飛揚,倒也頗為引人側目。
  “小子,我名曹禎,來自帝域玄天神山,一旦出手,可受控不住,你可要小心了,若無法抵擋,最好趁早投降,免得讓嫣然姑娘以為我是故意在欺負你!”
  他甫一站出,便傲然開口,眸子如電冷冷鎖定陳汐,眉宇見殺氣騰騰,迫人無比。
  陳汐哦了一聲,便再無他言,神色淡然沉靜,但在那曹禎看來,卻成了一種藐視和不屑。
  轟!
  曹禎冷哼一聲,身影猛地一展,周身蒸騰億萬赤色火焰,居然化作了一輪火焰神日,帶著滔天火光,向著陳汐鎮殺而去。
  眾人眼眸一瞇,齊齊露出興奮之色。
  曹禎只一振身軀,便施展出了一種可怖道法,周身神力衍化作一輪烈日,照耀九霄,著實驚人。
  “玄天神山的無上妙法‘火日照山河’!”
  有人驚嘆,認出曹禎甫一動手,便動用了殺招,明顯要一舉將陳汐摧垮,狠狠給他一個下馬威。
  他們許多人都清楚,曹禎雖非神靈至尊,可在靈神境中也是浸淫多年,戰斗力之強橫,遠超同輩中人。
  “一上來便施展此法,未免太高看那小子了,曹禎這家伙可有些小題大做了。”同樣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曹禎太把那雪墨域的小子當回事了。
  “不錯,對方畢竟是神靈至尊,曹禎采取這種策略,倒也穩妥,并沒有疏忽大意了,眼下就看那小子能抵抗多久,若是能和曹禎打個平手,便算可以了。”
  虞丘荊輕笑,向一旁的申屠嫣然傳音,卻是渾然沒注意到,后者那一對星眸中露出一抹憐憫,有些不忍目睹。
  說時遲,那時快,這些都是眾人在目睹曹禎出手后,一剎那間的心理反應。
  ……
  轟!
  此刻,那一輪神日大放光明,火焰滔天,將時空都熔化,威勢可怖到了極致。
  甚至在這一剎,不少人都臉色微變,察覺到曹禎這一擊比他們預想的還要更強大!
  這就是曹禎的打算,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萬鈞,一擊將對方摧垮。
  只有如此,才足夠震撼。
  也只有如此,才能展現出自己的絕對力量,以及徹底踐踏對方的自尊。
  同樣,也只有這樣,才能向眾人證明,向申屠嫣然證明,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哪怕是神靈至尊,也不堪一擊!
  當然,在內心深處,也有著一絲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擔憂,萬一對方真如嫣然姑娘所說那樣厲害,該怎么辦?
  所以,他全力出手了,動用了自己最強的手段。
  ……
  一道道震驚的目光中,忽然響起一道極為憤怒、詫異、不甘的尖叫!
  眾人這才發現,這尖叫竟是出自曹禎!
  轟!
  那一輪渾圓的烈焰神日,猶如被鋒利刀刃切開的大餅,一分為二,朝兩側崩潰,神輝迸濺。
  一抹劍氣似煌煌閃電,出現在曹禎身前。
  那是陳汐的劍氣,于剎那之間劈開了烈日,裹挾著凌厲的鋒芒,繼續朝曹禎破殺而去。
  這一抹劍氣比閃電明亮,比颶風更迅捷,凌厲到了極致,也駭人到了極致。
  嘭!
  曹禎祭出一柄神刀對抗,卻被這一抹劍氣硬生生將神刀震飛出去,他握刀的手掌更是被崩裂,鮮血迸射,白骨隱現。
  那劍氣震蕩之力,轉瞬間來到他手腕,涌遍他全身,然后他整個人都被震得不得不閃避倒退。
  痛!
  駭然!
  驚恐!
  曹禎的眼瞳都擴張到極致,吼中發出一道痛苦而驚慌的尖叫,唇角也是再次迸射出一道血水。
  這是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劍道?
  為什么竟會有如此恐怖的殺傷力?
  曹禎來不及思考,心神在這一剎那間被恐懼代替,尖叫著拼命向后閃避。
  他退的快,那一抹劍氣卻進的更快。
  猶如長了眼睛似的,撕裂時空、洞穿經緯、充斥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凌厲之氣,有一種直抵人心的震撼氣魄。
  曹禎頓時絕望,臉色蒼白入紙,這比如蛆附骨更嚇人,比如影隨形更令人膽寒,因為這是劍氣,殺伐果斷,是會要人命的!
  “我認輸!”
  幾乎下意識地,他驚叫出聲,眼瞳中已滿是驚恐與惘然,他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自己又會敗得如此快,敗得如此徹頭徹尾。
  唰!
  那一抹劍氣驟然靜止,堪堪停在曹禎咽喉一寸之地,分毫不差,劍氣釋放出的鋒氣,刺激得他咽喉肌膚一疼,浸出一滴殷紅血珠。
  這讓曹禎簡直如同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整個人都懵在那,心生大恐怖。
  ……
  周圍氣氛死寂,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便被這一幕驚得神色呆滯。
  太快了!
  這一切幾乎在瞬間完成,從曹禎出手,到其尖叫認輸,何止是電光石火那般簡單。
  正因為太快,也因為沒有人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所以才會顯得格外震撼人心。
  嘩啦~~
  寂靜的氣氛中,那一抹劍氣如同流光,飄然消弭。
  陳汐抬眼看了看四周,又將目光看向了曹禎,道:“道友,你也不會認為我是在故意欺負你吧?”
  這是在回應曹禎之前那句話。
  周圍氣氛愈發安靜,人們難以置信,原本以為曹禎已動用全力,陳汐即便不會立刻敗北,起碼也會陷入被動局面,于是他們興奮期待著,誰知道,最后慘敗的,竟會是曹禎了。
  且是在一擊之間便一敗涂地。
  在場之中,唯一猜到這個結局的,只怕就是申屠嫣然了,因為早在開戰之前,她便已露出一抹憐憫,不忍目睹。
  為何?
  因為她知道,陳汐很不簡單!
  裴文都敗在其手中,昆吾青都不敢冒然與之對戰,又被她申屠嫣然如此看重,怎可能會是尋常人物?
  這一刻,申屠嫣然心中竟隱隱有著一絲痛快感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