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661 梵天九震

虞丘荊的話音剛落,不少目光也都是若有若無地看向陳汐。
  氣氛中有著一絲微妙。
  顯然,不少人都把虞丘荊這番話當作是在警告陳汐。
  陳汐自然也聽得出來,他神色波瀾不驚,心中卻有些奇怪。
  從自己一開始見到虞丘荊,再到現在,這家伙似乎總在有意無意地針對自己。
  無論是挑撥那些修道者測探自己的實力,還是拿自己的來歷為借口質疑自己,看似態度公正平和,但卻令陳汐敏銳嗅到了一絲敵意。
  陳汐猜不透原因,但心中卻開始警惕起此人。
  “好了,既然事情都已商議完畢,那咱們就出發吧,我可有些迫不及待想前往祖靈之地走一遭了。”
  樂無痕袖袍揮動,嗡的一聲,一個造型古樸,通體金燦燦的神葫,滴溜溜一陣旋轉,騰空而起,蒸騰出億萬淡金色神輝
  斬靈葫蘆!
  一件樂氏祖傳的先天靈寶,葫蘆內天生一縷混沌本源力量,威能莫測,可衍化為無形神刃,于無聲無息之中斬落神之靈魄,最是凌厲霸道。
  眾人看見此寶,皆都眼睛一亮,不少人甚至流露出一抹艷羨,即便是在帝域中,這等先天靈寶也是罕見之極,不可多得。
  陳汐心中也是暗自感慨,這就是底蘊的可怕了,非大勢力大宗族,根本無法與之比擬。
  若他沒猜錯,那一直被樂無痕背負在背上的兩桿青銅短矛,也是一對強大無匹的先天靈寶!
  “諸位,走吧,此次便有我充當急先鋒,為大家開辟出一條坦蕩大道來!“
  樂無痕大笑一聲,身影一縱,便帶著眾人齊齊騰空,倏忽間已鉆入到了那斬靈葫蘆內部。
  嗡~
  下一刻,虛空劇烈波動,斬靈葫蘆驀地爆發出一聲奇異轟鳴,猛地破開云層,穿梭時空而去。
  ……
  斬靈葫蘆內自成乾坤,其中不止密布山川河岳,且還修建有恢弘華麗的建筑,瓊樓玉宇,亭臺樓閣,盡顯神道之變化。
  “諸位道友請隨意,這里有四時佳釀、各色珍饈,不喜熱鬧的,可以在一側房屋靜修,據我老子說,在斬靈葫蘆中修行,可是比尋常洞天福地都要略勝一籌,你們若不信,大可以試一試,哈哈哈。”
  樂無痕帶著眾人來到一處殿宇庭園中,指著周圍笑著介紹了一番。
  只見庭園中神木蓊郁、仙草葳蕤、零散羅列著一座座打磨光滑神玉案牘,案牘上盛放著各色各樣的佳釀、珍饈、仙果、點心……五顏六色,氤氳神輝,煞是豐盛。
  “無痕公子真是好會享福啊。”
  眾人直看得一陣贊嘆,他們很清楚樂無痕,性情疏闊豪邁,不拘小節,但對享受卻極為講究,無論什么時候,無論在什么地方,都不忘給自己準備一些消遣享受之物。
  很快,眾人便席地而坐,聊天的聊天,飲酒的飲酒,氣氛顯得頗為融洽。
  “陳汐道友,我看你似乎對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并不感興趣?”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樂無痕坐在了陳汐一側,見陳汐自斟自飲也不說話,不禁好奇開口,不過話中內容,卻耐人尋味。
  “自然感興趣,不過我也不敢妄言一定能夠奪取到,畢竟像無痕公子這樣的高手如此之多,可讓我著實沒多少信心。”陳汐笑著搖頭。
  他對待此寶的態度,的確并不過于熱衷,如果有可能,他自會去竭力爭取,不過前提卻是先去阻止那公冶哲夫的行動。
  這便是陳汐的做人準則,既然答應過羽澈女帝的事情,他自不會去敷衍了。
  “哈,什么高手,那祖源之地可非同尋常,不止要拼實力,還要講究一定的機緣,機緣不到,實力就是再強大,也是無濟于事。”樂無痕灑然大笑。
  陳汐笑了笑,道:“所為機緣,也是要有實力去爭取。”
  樂無痕深以為然,感慨道:“的確,這修行之路,步步維艱,尤其是對我們神靈至尊而言,想要一直爭鋒前進,比之尋常人其實要更困難,這也是為何我前來莽古荒墟的原因。”
  他飲了一口酒,繼續道:“即便最終沒能成功,可也能夠有機會在其中獲得七品君級、八品王級層次的祖源道根,也算不錯了。”
  陳汐如今已是清楚,祖源道根按照品質的不同,劃分做了九品,前三品可以稱作是普通級別的祖源道根,雖然相對而言也頗為罕見,不過在上古神域各大域境中,也是可以尋覓到的。
  四、五、六品祖源道根,已經算的上是頂尖層次,只有各大域境中最頂尖的勢力中,才能尋覓到能夠誕生這等寶物的福地。
  像尋常修道者,能夠獲得一株頂尖層次的祖源道根,已經感覺是莫大的機緣了。
  而六品以上的祖源道根,在上古神域一千多個域中,都堪稱是罕見,可遇不可求,尋常修道者甚至都不敢去惦記。
  因為這等層次的道源祖根實在太罕見了,每出現一株,必然會被那些古老大勢力一搶而空。
  像這等層次的祖源道根,大致分作七品君級、八品王級、九品帝級!
  君、王、帝!
  三個完全不同的字眼,代表著三種完全不同的祖源道根,一種比一種罕見,絕對是連神靈至尊這等存在都夢寐以求的至寶。
  而如今,莽古荒墟開啟,傳聞誕生出一株新的九品帝級祖源道根,自然令無數人都垂涎。
  尤為重要的是,那祖源之地中,可不止只有九品帝級祖源道根!
  “哈哈,無痕兄你又說笑,此次咱們結盟而來,論及力量,也渾然不遜色于其他任何人了,在這等情況下,何愁不能奪得那株帝級祖源道根?”
  這時候,對面的虞丘荊忽然笑著開口,顯然是聽到了陳汐和樂無痕之間的對話。
  樂無痕曬然笑了笑:“話可不能這么說,此次咱們五位神靈至尊都有機會,量力而行,盡力而為便足矣。”
  虞丘荊張嘴還要說笑什么,忽然,猛地一陣天搖地動,令得眾人皆都心中一凜,停下了手中動作。
  他們如今在斬靈葫蘆中,竟受到這等震動,難道外界發生了什么事?
  嘩啦~
  樂無痕猛地起身,袖袍一揮,驟然之間,蒼穹猶如化作透明,映現出一幅幅外界畫面來。
  然后眾人便看見,那外界竟是有無數兇險在爆發,蒼穹漆黑如夜,劇烈翻滾,閃爍著雷霆閃電。
  無數可怖而龐大的獸影,穿梭呼嘯在天地之間,它們怒吼著,咆哮著,將時空都踐踏為碎片,攝人心魄。
  不時還能看見,大道崩殂、天魔亂舞、神血染空、萬物紊亂等等可怖亂象,充斥在天地每一寸空間。
  那等場景,簡直讓人懷疑世界末日來臨了,震撼神魂。
  “怪不得,我們已經進入亂魔境了,諸位不必擔心,有斬靈葫蘆防護,絕對不會出現什么意外了。”
  樂無痕松了一口氣,神色輕松道。
  眾人也都神色一松,不再關注,顯然,他們也早已清楚這亂魔境的一切。
  陳汐卻是有些心驚肉跳,他很清楚,若是憑自己的能耐,只怕想要通過這亂魔域會很艱難了。
  這就是莽古荒墟,充斥諸多機緣的同時,也埋伏著諸多的殺機和兇險。
  像眼前這亂魔境,便是莽古荒墟中的一大兇地,別說尋常靈神境強者,就是頂尖層次的靈神境強者,也都不敢孤身踏入一步。
  而想要進入祖源之地,就必須穿過這一片亂魔境,有此便可想而知,那祖源之地可也不是誰都能夠抵達的。
  幸好,陳汐此時已不必擔心此點。
  嘭!嘭!嘭!
  斬靈葫蘆劇烈顫抖,發出震蕩聲,顯然是遭受到了可怖的攻擊,這讓眾人心中又不免一陣凜然。
  “嗯?那是?”
  “是佛宗圣子迦南!”
  驀地,有人驚咦出聲,將所有人目光都吸引過去,望向外界。
  只見一名身穿月白色僧袍的青年,腳踏芒鞋,手持枯木禪杖,行走在黑夜之中。
  他神色沉靜安詳,又帶著一抹磐石般的堅毅從容氣魄,閃電、雷霆無法動其心魄,群獸、魔影無法阻其步伐。
  他就這樣走著大災大難中,走在那末日般的可怖天地里,身影渺小,可卻給人一種無可撼動的感覺。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遠處那茫茫黑夜中。
  眾人無言,心中皆都有涌上一抹凜然,甚至是震撼。
  “好強!”
  有人再忍不住感慨出聲,打破了沉寂。
  “這就是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七名的實力,真不知道那排名第三的雒少農又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眾人一時之間,心中皆都有些沉重,對手越強大,便意味著競爭也越殘酷。
  “這便是帝域佛宗之氣象,圣子迦南修的是‘知我,執我,至我’之道途,注定一切要一人去承受、去闖蕩。這也就意味著,此次的行動中,他只有一個人,而在無其他幫手。”
  樂無痕輕笑出聲,眸光灼灼道,“這樣的話,我們也大可不必畏懼他了。”
  陳汐聞言,眼眸卻是不禁瞇了瞇,一個人,一條路,獨自尋求真我道途!和這樣的一個厲害角色競爭,又豈是說說那么容易?
  ——
  ps:昨晚失眠了,凌晨5點才睡著,精神徹底萎靡,白天一天眼睛發酸,感覺干任何工作都沒有比寫書苦逼了,偏偏我還這么喜歡,這是怎樣一種情懷?第二更稍晚。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