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662 九道劍痕

當看到迦南的第一眼,陳汐就清楚,這絕對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對手,或許樂無痕他們不畏懼迦南,但陳汐卻不得不重視對方。
  這純粹是一種直覺。
  當然,陳汐自不希望這一場行動中會和對方碰上了。
  一炷香后。
  斬靈葫蘆不再震動,漸漸趨于平穩無聲。
  不過當陳汐目光望向外界時,卻發現灰濛濛一片,竟是什么也看不見了,顯然,他們已經跨過了那一片亂魔境。
  不過,斬靈葫蘆飛遁的速度卻是驟然銳減,宛如陷入泥沼之中,滯澀緩慢無比。
  “諸位,我們已經抵達莽古荒氣中,最少也需要一個月時間才能抵達祖源之地,這已經是斬靈葫蘆最快的速度,畢竟這莽古荒氣非同尋常,別說先天靈寶,即便是我們憑借實力去飛遁,也會受到極大的限制。”
  樂無痕開口解釋道,“不過幸好,這莽古荒氣所覆蓋的區域中并無任何危險,諸位倒是可以借此時間,靜心調息一番,等抵達那祖靈之地后,可就再沒這等機會了。”
  眾人聞言,皆都點頭,表示理解。
  “一個月時間?倒是可以借此機會,去參悟一番那鐵劍傳承了……”陳汐怔了怔,便立即做出決定,長身而起。
  “陳汐道友,你這是去哪里?”虞丘荊訝然開口。
  “去閉關。”陳汐隨口道。
  “閉關?”虞丘荊好笑道,“只一個月時間,坐在此地調息調息便轉眼即逝,閉關的話,只怕時間不夠用吧?”
  其他人也都有些好笑,一個月啊,閉關能修煉出個什么來?這家伙難道以為一個月后,他就能修為再次突破不成?
  陳汐笑了笑,沒有理會這些,轉身而去。
  ……
  “這家伙,還真是個奇葩。”
  看見陳汐離開,有人忍不住搖頭。
  “嫣然姑娘,這陳汐究竟是你怎么認識的,我感覺這家伙來歷可是蹊蹺的很啊。”
  也有人趁此機會,向申屠嫣然問起陳汐來歷。
  這句話,得到了不少人認同,紛紛將目光望向申屠嫣然。
  之前他們質疑和排斥陳汐,是認為陳汐實力有問題,聲名不顯,在陳汐擊敗曹禎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后,他們又不甘心被陳汐打壓了士氣,表面上沒說什么,心中可并未對陳汐的態度有多少好轉了。
  申屠嫣然一眼就看出了這一點,心中忽然涌出一絲厭憎,這些家伙,一個個自視甚高,眼高于頂,看不起其他域境修道者,也不知哪里來的優越感了。
  若是離開了背后勢力的庇護,他們只怕早被人修理不知多少次了吧?
  “我也去靜修一番。”
  不等申屠嫣然開口,那慣常沉默的顓臾水忽然開口,起身徑直離開了這里。
  眾人不禁一怔,有些不確定顓臾水是何故如此。
  “或許,他也看不慣這些家伙了吧?”申屠嫣然若有所思,同時,她也是翩然起身,道,“我也想一個人靜靜,諸位還請隨意。”
  說罷,她人已是款款而去。
  眾人見此,大致猜出一些什么,臉色皆都有些陰郁。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小子嗎?
  虞丘荊眸子中冷光一閃,心中慍怒不已,嘴上卻是笑道:“好了,咱們繼續飲酒。”
  “對,來來來,飲酒。”樂無痕仿似沒有察覺氣氛的變化,爽朗大笑,拎著酒壺便暢飲起來。
  “這家伙,又在裝糊涂。”虞丘荊瞥了樂無痕一眼,不動聲色地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
  ……
  靜室中。
  陳汐盤膝而坐,不再理會身外瑣屑之事,瞬間便斬滅心中諸般雜念,開始坐照觀摩自我意識。
  嘩啦~~
  識海中,意念如海,奔涌不休。
  那其中涌動著的,有陳汐的記憶、智慧、感悟、經驗,晶瑩剔透,遍生神輝。
  九道靈光化作的神臺,坐鎮靈魂,恰似一座亙古不朽的祭臺,熊熊燃燒著不滅之靈魂神焰。
  很快,隨著陳汐潛心參悟,一股龐大的傳承烙印浮現于意識之海,被陳汐所捕捉。
  轟!
  僅僅一剎那,無數的傳承奧妙猶如奔騰的洪水,轟隆隆涌入陳汐所有感知中。
  這些傳承奧妙似文字,卻晦澀而神秘,似道音,卻古老拙奇,渺渺冥冥,玄妙無比。
  最終,化作了一篇道訣,在陳汐意念中呈現。
  道訣名曰:【原始真我大自在無上心經】!
  又名:【原始心經】
  陳汐心中一震,有些意外,明明是染血殘劍圖的傳承,怎會呈現出一部心力修煉法門?
  這的確是一部修煉心之秘力的法門。
  陳汐確信,因為早在符界時,他就曾在機緣巧合之下,從大衍塔中獲得了【功德無量金身】的法門,那同樣是一部修煉心力的典籍。
  正因如此,他一眼就窺破了這部【原始心經】的玄奧所在。
  強自按捺住心中疑惑,陳汐開始感知其中奧義。
  許久之后,他猛地睜開眼睛,長長吐了一口氣,心中已是豁然開朗,念頭通達。
  這的確是心之秘力的修行法門,如果說【功德無量金身】修煉的是心氣、心丹、心魂、心嬰四大境界。
  那么,這【原始心經】便是修煉的心嬰層次以上的境界!
  這才是讓陳汐震驚的地方。
  因為他早先還以為,心之秘力的極限,便在心嬰地步,可很顯然,眼前的事實告訴他,這個認知是有偏差的。
  【原始心經】分作了九鍛,每一鍛是一個不同境界。
  一鍛,便是一重天,能夠在道心之中,開辟出一方心之宙宇。
  九鍛,便是九重天,也就意味著可以開辟出九座心之宙宇!
  最終,九座心之宙宇歸一,可算作臻至圓滿,抵達此地步,可得原始之數,悟真我之象,觀大自在!
  越是參悟,陳汐越是震驚,對心之秘力的了解也是更深刻。
  簡而言之,心嬰,便是他如今的心力境界,這個境界,就好比一個嬰兒,而【原始心經】的修煉,就是讓心嬰獲得修煉之法,迅速成長起來!
  而那九鍛之境界,便是提升心嬰的九個階段!
  “有了此法門,可不止是提升心力那么簡單……”陳汐很清楚,心之秘力的作用有多么不可思議。
  不止能夠讓自己擁有持續作戰的能力,對感悟道意,錘煉修為,同樣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眼下更讓陳汐震驚的是,在這部【原始心經】的后半部,赫然烙印著一篇以心力御用劍道的法門!
  以心力駕馭劍道,這才以往,陳汐可是從未想過,故而震驚之余,頓時如同被捅破了一層窗戶紙,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他沒有任何耽擱,仔細參悟下去,隨著時間推移,他的目光也是逐漸變亮,有訝然、有驚喜、有那以置信。
  最終,他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怪不得,那鐵劍主人的劍道如此驚人,原來想要在劍皇之境更上一層樓,是需要從心之秘力入手的……”
  按照其上所言,劍皇之境,同樣分作九層,被叫做劍皇九重天!每一個階段,都是劍道上的一種完全蛻變,威力也是隨之翻天覆地提升。
  這一部心力御劍的法門,可以稱作是【心之秘劍】,令陳汐嘖嘖稱奇的是,這部劍訣儼然和【原始心經】的九重境界相輔相成,彼此呼應。
  也就是說,擁有第一鍛心之秘力,便可以施展出劍皇一重天的威力,擁有第二鍛的心之秘力,可以施展出劍皇二重天的威力,如此類推。
  擁有九鍛之心力,便可以施展出劍皇九重天的威力!
  劍皇九重天之上,被叫做“終極劍途”,乃是真正的大自在永恒無極真我之劍途。
  鐵劍之主,便是突破了劍皇九重天,踏上了“終極劍途”,如此方才能一件橫斬寰宇,殺萬千神佛!
  許久之后,陳汐心中才稍稍恢復平靜。
  “原始心經、心之秘劍、劍皇九重天……我如今已經在心嬰層次滯留太久,若能突破,或許戰斗力也能隨之再次提升一個臺階了。”
  陳汐默默思忖許久,沒有遲疑,開始去嘗試修煉。
  唰!
  半響后,在他道心中,一直盤膝閉目坐著的心嬰,于此刻忽然睜開了眼睛,清澈漆黑,流溢著神秘的光。
  這心嬰面容和陳汐一模一樣,只是宛如嬰兒般大小,此刻他卻是雙手虛按,凝結出一道神秘手印。
  嗡~~
  隨著這一道手印凝結,心嬰周身驀地彌漫出一縷縷如若實質的晶瑩光澤,氤氳蒸騰,圣潔宏大。
  這便是心之秘力,此刻,心嬰正隨著陳汐心意,開始運轉【原始心經】第一鍛的修煉法門。
  嘩啦啦~~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甚至有些驚人,僅僅一炷香時間,陳汐就分明感覺到,自己所有的心之秘力宛如潮水般,都被調動、牽引、在心嬰體內循環不休,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
  這一股力量實在太玄妙,存于道心之中,循環在心嬰之內,看似在方寸之間,實則宏大無垠。
  方寸之地,便是形容的心臟之小。
  像古人所言的“方寸大亂”,就是指一個人心亂了。
  可如今,在陳汐的方寸道心中,在那心嬰的體魄內,卻有一股比浩瀚還要磅礴的力量在循環,隱隱竟似要衍化作一方宙宇的雛形!
  ——
  PS:寫修煉法門是最累的,要進行嚴絲合縫的設定,還要查閱一些以前文章中不知道丟哪里的資料,耗費時間,幸好,總算搞定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