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666 時過境遷

眾人順著樂無痕目光望去,心中也是一振,興奮起來。
  斬靈葫蘆外,不再是灰濛濛一片,那籠罩著的莽古荒氣,也都是漸漸稀薄起來,視野逐漸清晰開闊。
  遠遠地,甚至可以看見一座古老無比的神廟通天而立!
  唰!
  斬靈葫蘆驟然靜止。
  “還好,我們來得不算晚,祖源之門此時還未開啟。”樂無痕笑著帶領眾人走出了斬靈葫蘆。
  這時候,眾人也都是看清楚,這里是一片荒蕪之極的曠野,四面八方皆都是灰濛濛一片的莽古荒氣,唯獨中央位置,矗立著一座神廟。
  神廟宇極為古老,甚至是殘破,表面蔓延著青苔,也不知屹立那里多少歲月,肅穆而滄桑。
  “那便是祖源之門的入口,名祖源神廟,傳聞乃是誕生于莽古混沌中,神秘莫測,自古至今,吸引了不知多少強者前來。”
  樂無痕隨口感慨了一句,便帶著眾人上前,“走吧,若我推測不錯,用不了多久,守廟人或許就要出現了……”
  守廟人?
  陳汐挑了挑劍眉,露出思索之色。
  他倒是聽說過,自從這祖源神廟屹立在此的那一天起,便一直有守廟人在其中守護,無人得知其來歷,同樣,也無人得知其究竟存活了多少年,顯得神秘無比。
  而想要進入祖源神廟,則必須先要通過守廟人的考驗,否則,即便抵達此地,也將無功而返。
  天地茫茫,曠野枯寂,四周充斥著灰濛濛的莽古荒氣,氣氛顯得異常的沉寂和蒼涼。
  飛遁在其中,宛如回溯到了混沌初開的莽古歲月,令人心中不由自主便升起一抹肅然。
  很快,眾人便來到了那祖靈神廟前。
  近距離觀看,那祖靈神廟顯得愈發巍峨古老,通體只是用普通的青石筑就,可去彌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滄桑厚重氣息。
  在神廟前,有著兩道門戶,極為醒目。
  左邊一個,上寫一個“生”字,字跡卻宛如從血池中浸泡而出,猩紅肆意,透著一股懾人的森寒味道。
  右邊一個,上寫一個“死”字,字跡反而古樸拙奇,中正遒勁,涌動著一股令人心靜的氣息。
  一生一死,兩個古老字跡,分別烙印在兩扇不同的門戶之上,再配合那滄桑古老的神廟氣息,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震撼力。
  就仿佛推開那兩扇門,就打開了兩個通往不同世界的大門,永生或者滅亡,只在一念之間。
  尤為特別的是,在兩扇門前的中間位置,竟還有著一方古老祭壇,表面斑駁,彌漫滄桑,并未多少出奇之處。
  可當這普普通通的祭臺出現在神廟之前,屹立在這“生”“死”兩道門戶中央時,卻顯得如此之不同尋常。
  此刻,在祖源神廟前已聚攏了許許多多身影,他們分作不同陣營,各自立在不同的位置,彼此互不干涉,又遙遙對峙,氣氛雖安靜,但無形中卻透著一股劍拔弩張的味道。
  當陳汐一行人在樂無痕的帶領下抵達時,頓時引起了一陣躁動。
  “帝域樂無痕!”
  “快看,還有申屠嫣然、虞丘荊、顓臾水他們!”
  “看來他們也都已結盟了……”
  “競爭越來越大了,他們這一支隊伍匯聚了封神之榜靈神境中的第十一名、十三名、十五名和二十一名四位神靈至尊,再加上那其他修道者的相助,這般勢力,已足可以和雒少農、公冶哲夫他們分庭抗禮了!”
  “諸位小心,千萬不要招惹樂無痕他們,對方實力太強,遠非咱們能夠抗衡。”
  人們議論紛紛,看向陳汐他們的目光中,或多或少皆都流露出一抹忌憚和敬畏。
  當然,他們的目光大多停留在了樂無痕、申屠嫣然、虞丘荊、顓臾水他們四人身上,至于陳汐,卻甚少引起注意。
  沒辦法,他面孔陌生,又非封神之榜上的有名人物,別人想知道他的身份都難。
  和陳汐他們一行的其他修道者們,見眾人目光齊刷刷望來,皆都挺起胸膛,面露一抹矜持之色,顯得很是驕傲自負。
  他們的確有理由驕傲,因為放眼全場,能夠和他們這一行人媲美的陣營的確屈指可數。
  不知何時,人群自動為陳汐他們一行人分開了一條路,樂無痕似對此見怪不怪,徑直帶著眾人越過人群,來到了最前端。
  這個位置,已是最靠近那祖源古廟,此刻立足在這里的修道者們,相對而言并不多。
  顯然,并不是誰都有資格占據這等絕佳位置。
  陳汐立在人群中,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四周情況。
  相對于進入葬神海時,如今能夠抵達此地的修道者數目,明顯要少了太多,只寥寥三百余人。
  而如果陳汐沒有記錯,從鳳岐神城出發時,可足足有數千的修道者一起出動。
  這也就意味著,在進入葬神海之后,必然有一部分修道者沒能抵達莽古荒墟中。
  同樣,在進入莽古荒墟之后,也注定有一部分修道者無法橫跨亂魔境,自然也沒辦法通過莽古荒氣所覆蓋的區域,最終抵達此地。
  其實想一想也很好理解,此次前來莽古荒墟的修道者,大部分都明知無法和那些神靈至尊爭奪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甚至為了自身性命考慮,他們根本便沒打算前來這祖源之地了。
  因為他們很有自知之明,目的也很簡單,就是在莽古荒墟中尋覓一些可供得手的機緣便足夠了。
  像陳汐甫一抵達莽古荒墟,便從一處崖岸巖石縫隙中尋覓到了三株罕見無比的神藥。
  這也就意味著,僅僅只是莽古荒墟中所分布的機緣,已足夠滿足那些修道者此行的需求。
  而如今,能夠成功抵達在這祖源神廟前的,必然是靈神境中的頂尖佼佼者,不乏神靈至尊的存在。
  換而言之,眼前這三百余名修道者,絕對堪稱是上古神域諸多域境中最頂尖的洞光靈神境,一個個都是宛如蓋世天驕般的存在。
  且他們并非散沙一片,早已各自結盟,一旦進入祖源之地后,為了奪取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必然會成為最可怖的競爭對手了。
  到那時候,絕對會不可避免地發生劇烈沖突。
  當然,以陳汐如今的目光看去,在場之中能夠引起他重視的,并不算多。
  “嗯?”
  忽然,陳汐眼眸不易察覺地瞇了瞇,因為就在左側前方的位置上,他看見了一道熟悉的倩影。
  一襲黑裙,身段苗條修長,面容恬靜清美,渾身彌散著一股靈秀致遠的味道,赫然就是甄流晴。
  毫無疑問,在她旁邊立著的,自然就是公冶哲夫,他身姿頎長,紫眸銀發,身披黑色鶴氅,膚色白皙若玉石般,隨意一立,自有一股迫人無比的鋒芒之氣。
  兩人并肩而立,身邊還拱衛著一群修道者,宛如眾星拱月般,顯得尤其惹眼。
  陳汐心中一嘆,便收回了目光。
  自從在鳳岐神城中偶然見到甄流晴,他的心緒便一直頗為復雜,由最初的激動、喜悅到后來的憤怒、惘然,再到如今的黯然和平靜,宛如歷經了一場輪回般,其中滋味,實在是難以具體描摹。
  “甄流晴……真留情……如今卻已是無情……罷了,若她已打算忘掉自己,那邊忘掉吧。”
  陳汐深吸一口氣,搖頭摒棄掉腦海雜念。
  他不敢再多想下去,因為擔心會控制不住情緒,再次沖上去去質問甄流晴,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
  忽然,一道陰柔低沉,透著一股懶洋洋味道的聲音倏然在場中響起——“嫣然小姐,沒想到你果然也來了,真是讓我有些驚喜啊。”
  場中頓時一靜,鴉雀無聲。
  所有目光都齊齊望向了場中最前方的一個人身上,那人儀態懶散,濃密長發披散,一張臉頰俊美到了極致,帶著一抹邪魅的氣息。
  尤其是在他肩頭,還立著一頭火紅如燃的神獸朱雀,神駿桀驁,睥睨無雙。
  此人,正是封神之榜靈神境中位列第三的雒少農,一位來自帝域古老宗族雒氏的年輕一代蓋世人物,其名頭在整個帝域都是赫赫有名。
  也只有雒少農開口,也才會達到這等效果,一瞬間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尤其當眾人看見雒少農的說話對象竟是申屠嫣然時,更是引起了不少人震動。
  申屠嫣然,那可也是帝域中冠蓋天下的絕代佳人,不知多少修道者將她當做了心儀的對象。
  “小女子何德何能,竟能讓少農兄如此掛懷,倒是有些受寵若驚了。”申屠嫣然明顯有些意外,怔了怔,便即徐徐開口,聲音清脆若叮咚溪水,動聽悅耳。
  再配上她那絕代風華,令人皆都眼睛一亮,不少修道者眼中甚至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愛慕之色。
  “哈哈,嫣然你知道我的為人,又何必如此客氣。”
  雒少農邪魅俊美的臉頰上泛起一抹燦爛笑容,眸光灼灼盯著申屠嫣然,道,“嫣然,若你過來和我一起行動,我保證讓你順利進入初始祖源,至于其中的帝級祖源道根,只要你答應做我雒少農的道侶,我也一定幫你奪過來!”
  眾人頓時嘩然,誰都沒想到,雒少農竟會在此刻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向申屠嫣然發出如此邀請。
  不,這已不是邀請,明顯和示愛沒什么區別!
  ——
  ps:這兩天投月票的小伙伴出奇的少,大家是攢著打算周二爆發時候投嗎?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