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68 祖源之地

祭臺發光,蒸騰虛無光澤,勾勒出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面容模樣逐漸清晰。
  那是一位老者,披著一件看不出材質的黑色長袍,身軀枯瘦無比,像風干的竹子,他的面容上皺紋溝壑交錯,鬢角頭發花白如銀,在風中輕輕飄蕩。
  他實在太蒼老了,無論是肌膚,還是鬢角的發梢,都透著沉甸甸的歲月痕跡,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滄桑氣息。
  可他那一對眼眸,卻是黑的發亮,宛如蒼穹最耀眼的星辰,明凈、安詳、平靜,古井不波,似能窺伺人內心最深處的所有秘密。
  他周身并未什么氣息,就像普普通通一個垂暮老人,可當眾人的目光望去,心中卻沒來由升起一股敬畏的情緒。
  就像面對一座屹立風雨中無盡歲月的豐碑,給人心靈以震撼。
  守廟人!
  幾乎一剎那間,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認出對方的身份,根本沒有任何懷疑。
  因為他盤膝坐在那祭臺上,因為他渾身秘密的蒼老滄桑氣息,就已是最好的證明。
  沒有人再開口,所有目光都凝視在老人身上,這一刻的氣氛,顯得莊肅而沉靜。
  老人的目光安詳而明凈,帶著一股洞察世事的睿智和淡泊,他似已歷經了太多像眼前這樣的事情,所以甫一出現,便開口說道:“你們想必都已清楚規矩,想要進入祖源之地,那便開始進行考驗吧。”
  他的聲音沙啞而低沉,曠遠悠悠,似回蕩在天邊,又清清楚楚地響徹在每個人耳畔。
  聞言,眾人皆都心中一振,目光中驟然多出一抹期待熾熱之色。
  老人見此,蒼老干癟的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緬懷,在這無垠歲月中,他已見多了這樣的目光,可每一次看見,依舊讓他不免心生感慨。
  “前輩,那我就第一個接受考驗了。”忽然,位列最前方的雒少農大笑開口,渾身彌漫出一股傲岸桀驁的氣息。
  “原來是來自雒氏的小娃娃,怪不得。”老人眼眸中盡是滄桑睿智之色,點頭道,“你要選何種考驗?”
  雒少農心中一凜,似沒想到一下子就被老人識破了身份,原本不羈桀驁的神色變得認真起來,指了指那一扇生門,道:“這個。”
  “去吧,一炷香時間。”
  老人揮了揮手,嗡的一聲,神廟前的那一扇烙印著一個血色“生”字的門戶倏然開啟,其內幽邃黑暗,令人根本看不清楚。
  當下,雒少農帶著身邊一行人,轉瞬踏入到了生門中,消失不見。
  嗡~
  門戶重新關閉,將其內一切隔絕。
  “生門已開,誰愿接受死門之考驗?”老人緩緩開口。
  眾人面面相覷,相較于那神秘莫測,步步殺機的死門,他們大多都寧愿選擇生門。
  畢竟生門之中,雖說擁有殺之不盡的靈神古尸,可好歹并無任何不確定的殺機,只需努力沖殺便可以了。
  “小僧愿意一試。”便在眾人遲疑之際,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
  伴隨聲音,一襲月白色僧衣,腳踏芒鞋,手持枯木禪杖的佛宗圣子迦南越眾而出。
  他神色一如往常般恬靜、平和,渾身都帶著一股堅毅之氣,還有一股迥異于其他修道者的禪味。
  眾人驚詫,不過當看見是迦南,皆都露出恍然之色,對方可是封神之榜靈神境位列第七的存在,無論選擇生死哪個門戶,皆都顯得理所當然。
  “果然。”陳汐心中暗道,憑直覺他就知道,修煉真我道途的迦南,必然不會畏懼一個“死”之考驗了。
  “南無珈藍,寶木禪枝,執我返璞,求真問佛……呵,想不到,時隔這么多年,佛宗終于有圣子參悟這一條道途了,此心已稱得上不俗。”
  老人看了看迦南,明凈的眼眸中閃過一抹訝然,旋即便恢復古井不波,揮手道:“去吧,一炷香時間。”
  佛子迦南雙手合十作揖,便飄然進入到了那一扇“死”門中,消失不見。
  “其余人靜心等待吧,多準備一些時候,總歸是沒什么壞處的。”老人目光一掃其他人,便即閉上了眼睛,似陷入到了沉睡。
  至此,兩扇門戶都已有人在其中進行考驗,眾人想要進入,只能等雒少農一行人和迦南從中出來。
  “你們說,少農公子能在多少時間內順利通過考驗?”
  “必然不可能是一炷香。”
  “這不是廢話,按我推測,一盞茶功夫,便足夠了。”
  “呵呵,一盞茶?你可未免太小覷少農公子的能耐了,我敢確定,半刻鐘之內,少農公子必然順利過關!”
  “那你說圣子迦南呢?”
  “迦南?不清楚,佛宗之輩一向神秘,不過這迦南能躋身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七之位,必然也不會差哪里了。”
  人群議論紛紛,都在揣測雒少農一行人和迦南究竟需要多少時間能夠過關。沒有人會認為,這兩位會被淘汰出局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是沒心思多關注,趁此時間,他正在心中琢磨“心之秘劍”。
  如今的他,隨著心境修為蛻變,達到第一鍛之境后,連同他對劍道的浸淫也是再次突破,臻至到了劍皇境第一重天。
  別看依舊是劍皇之境,可比之以往,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劍道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像之前在斬靈葫蘆中對陣虞丘荊時,陳汐之所以能如此輕易地摧垮同樣臻至劍皇之境的虞丘荊的最強一擊,便是來自于劍道修為上的突破。
  這也令得陳汐愈發認識到了“心之秘劍”的厲害,為了提升自己的戰斗力,幾乎抓緊了每一絲可供利用的時間,去參悟和琢磨心之秘劍。
  “咦,沒想到,道友你居然也抵達這里了,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忽然,一道聲音在耳畔響起,驚醒了沉思中的陳汐。
  他抬眼看去,就看見不知何時,那紫眸銀發的公冶哲夫,帶著甄流晴來到了自己這邊。
  此刻,公冶哲夫正略帶訝然地看著陳汐,一旁的甄流晴則眼睛望著別處,神色恬靜依舊,卻給人一種心不在焉的感覺。
  而在附近,同樣不少修道者皆都略帶驚訝地望著陳汐,就連樂無痕、虞丘荊他們也都不例外,似都沒想到,公冶哲夫這般封神之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竟會認得陳汐了。
  氣氛有些怪異,周圍投來的目光也太多,這讓陳汐頓時眉頭一皺,神色變得淡漠,道:“意外嗎?在這里能見到哲夫公子,我也很意外。”
  一句話,就讓周圍眾人頓時敏銳到一絲劍拔弩張,針鋒相對的味道,皆都禁不住驚詫,難道這家伙還和公冶哲夫有仇?
  樂無痕面露思索之色。
  申屠嫣然卻是黛眉一挑,看了看公冶哲夫身邊的甄流晴,又看了看陳汐,心中隱約猜到了些什么。
  虞丘荊心中卻是有些幸災樂禍,唇角泛起一抹若有如無的弧度。
  至于其他人,皆都是神色各異。
  “呵呵。”
  公冶哲夫笑了笑,忽然攬住甄流晴肩膀,道,“道友,我勸你最好還是少打流晴的主意,最好死了這條心,否則,我可不會像上次那般放過你了。”
  聲音淡然、卻充斥著一股睥睨霸道之色。
  自始至終,一旁的甄流晴一直沉默不言,根本沒辦法從她神色中看出任何一絲情緒。
  而當聽到公冶哲夫的話,附近眾人皆都嘩然。
  “我沒聽錯吧,那家伙居然和公冶哲夫搶女人?”
  “那家伙是誰?難道不知道公冶哲夫是何許人物?他竟敢這么做,簡直就是色膽包天啊。”
  “換做我是公冶哲夫,若有人敢跟我搶女人……呵呵,我可不會這么好說話了。”
  就連樂無痕、虞丘荊等人也都是心中一震,有些難以置信陳汐竟曾干出過這樣的事情。
  這一刻,陳汐被一眾議論聲所不屑、嘲笑、乃至于詆毀。
  不過他神色依舊沉靜,似置若罔聞,只是靜靜看了一眼沉默不言的甄流晴,便心中一嘆,將目光挪移在公冶哲夫身上,道:“你前來就是為了警告我?”
  公冶哲夫輕輕一笑,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搖頭道:“不,別誤會,我可不是來找你的。”
  說著,他將目光望向了陳汐旁邊的申屠嫣然,唇角泛起一抹燦然笑容,極富魅力,“嫣然小姐,我能否和你借一步說話?”
  儼然一副徹底無視了陳汐的模樣。
  這讓周圍頓時產生一陣哄笑,看向陳汐的目光就像看一個小丑似的,充滿憐憫和戲謔。
  陳汐抿了抿嘴,陷入沉默,心中徹底蒸騰起一抹沸騰殺機,他清楚,公冶哲夫就像上次在鳳岐神城一樣,是故意帶著甄流晴一起,當眾羞辱自己!
  雖然,陳汐并不清楚其中原因,但這些已經完全不重要。
  忽然,他感覺掌心被一只溫潤柔軟的手掌握住,旋即,耳畔便響起申屠儼然那悅耳清脆的聲音:“不好意思,我現在沒空。”
  陳汐渾身一震,有些愕然地看了一眼申屠嫣然,卻見對方已轉過頭,星眸似水,盈盈望著自己,充滿柔情。
  她……這是要做什么?
  “為什么?你以前可不會這樣。”
  不等陳汐反應過來,公冶哲夫便皺眉開口,一對紫眸瞥了一眼申屠嫣然和陳汐握住的手掌,瞳孔驟然縮了一下。
  “難道你沒看見……”
  申屠嫣然看也不看公冶哲夫一眼,只是凝視著陳汐,吐氣如蘭,柔聲道,“我還要陪他呀。”
  ——
  ps:明天會全力沖刺10更,小伙伴們請攢好月票,第一更在早上10點,另外,縱橫有個催更活動,打賞送月票、飛吻、催更一條龍服務,歡迎小伙伴們踴躍參與~--5362+dpataioin+4081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