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669 道根真容

我要陪著他呀。
  寥寥一句話,被申屠嫣然那清脆悅耳宛如天籟般的聲音,以一種軟糯輕柔的口吻說出,如此的理所當然,又如此的驕傲,聽得周圍眾人皆都呆滯,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尤其是,她容顏清艷,星眸似水明亮,擁有著絕代風華,傾世風姿,此刻竟當著眾人之面,說出這等溫婉柔情的話來,簡直差點讓附近眾人都瘋掉。
  申屠嫣然是誰?
  那可是帝域無數年輕人心中愛慕之極的絕世佳人,她出身尊貴,智慧無雙,更是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十三名的存在!
  連雒少農這般傲世人物都毫不掩飾欣賞,當眾向她表露心跡,甚至愿意為她奪取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但最終,還是被她拒絕了。
  可是現在,她居然……當著眾人之面,向一個聲名不顯的年輕人表露心跡,這讓在場眾人如何不震驚?
  那年輕人究竟是誰?
  嫣然姑娘怎么會和他在一起了?
  該死!
  真是該死啊!
  在場不少修道者的心都要碎掉,恨不得把陳汐給生吞活剝了。
  也有人艷羨嫉妒無比,這小子好逆天的艷福,居然折下了申屠嫣然這一枝傾世之花!
  一些女修道者皆都好奇,申屠嫣然連雒少農都能拒絕,卻原來是看上了這年輕人,他……又是何方神圣?憑什么能虜獲申屠嫣然的芳心?
  一時之間,因為申屠嫣然一句話,整個場面都快要炸開鍋,可見其魅力何等之大。
  樂無痕他們這一行人雖已清楚陳汐來歷,并且也清楚陳汐和申屠嫣然才認識不久,可當看見這一幕時,依舊禁不住一呆。
  或許,申屠嫣然是看不慣公冶哲夫當眾羞辱陳汐,可為了幫助陳汐,她竟做出這等付出,這代價未免太大了吧?
  不管真假,起碼今日之事若是傳出去,簡直會在帝域中引發一場大地震!
  尤其是虞丘荊,當看見申屠嫣然握著陳汐的手掌,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樣時,心中的妒火簡直快要壓制不住,臉色都陰沉下來。
  是的,他同樣愛慕著申屠嫣然,甚至比其他人更甚,所以當第一次見到陳汐和申屠嫣然并肩出現時,他心中便一陣不舒服,這一路上他之所以故意針對和敵視陳汐,便源于此。
  而今,看見自己愛慕的女子對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家伙青睞如此,可想而知虞丘荊心中有何等之憤怒嫉恨。
  但不管如何,此時的主角并不是虞丘荊,也不是樂無痕他們,更不是周圍那些修道者。
  而是公冶哲夫、陳汐和申屠嫣然,或許還得加上一個甄流晴。
  ……
  在看見申屠嫣然握住陳汐的手,以一種理所當然的驕傲口吻說出那句話之后,公冶哲夫并沒有震驚,他只是感覺很荒唐。
  他認識申屠嫣然很久了,自然清楚在申屠嫣然以往的眾多追求者中,根本沒有眼前這個陳汐。
  所以,當他聽到這句話時,立刻就認為,申屠嫣然只不過是拿陳汐為借口,為的就是拒絕自己的邀請罷了。
  “嫣然,你不愿借一步說話就直接跟我說,何必拿這位道友當借口呢?”公冶哲夫唇角含笑,似眼前發生的一切并未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借口么?”申屠嫣然幽幽一嘆,星眸凝視著陳汐,略帶幽怨地咬了咬櫻唇,道,“你看,他們都不信任咱們。”
  聲音中透著一絲埋怨,像久別重逢的妻子在跟丈夫撒嬌。
  在場眾人何曾見過申屠嫣然居然會流露出這等幽怨嬌嗔的模樣?都不禁一下子看呆住。
  一旁的虞丘荊嫉恨得牙齒都塊咬碎。
  這該死的家伙,嫣然姑娘都說到這等份兒上了,他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簡直就是該千刀萬剮啊!
  此刻的陳汐,經歷了初始的震驚、愕然之后,此刻的心中僅剩下了苦笑。
  他當然清楚,自己和申屠嫣然絕對沒任何男女方面的關系,甚至可以確定,申屠嫣然這么做,一來是幫自己出口惡氣,故意要令公冶哲夫難堪,另一方面,也是以此來拒絕公冶哲夫的邀請。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會天真的認為,申屠嫣然就是看上自己了。
  不過,申屠嫣然既然愿意演戲給大家看,陳汐也樂得去配合,所以,他才并沒有出口否認。
  所以,他一直沉默著,沉默著被申屠嫣然牽著手,沉默著聽申屠嫣然柔情似水,含情脈脈地“演戲”。
  直至此刻,當聽到申屠嫣然這句話后,甚至很配合地探出手臂,攬住了申屠嫣然纖細柔滑的腰肢。
  動作自然,但陳汐還是敏銳察覺到,當自己手指觸碰到申屠嫣然纖腰上的肌膚時,后者嬌軀不易察覺地僵了一下,但旋即,她就順勢依偎在了陳汐肩頭,嬌軀又僵硬了一下。
  這讓他心中不禁暗自好笑,這或許就是演戲所付出的小小代價吧?
  其實陳汐忽略了一點,以申屠嫣然的身份,憑什么為了他要做出這么大的犧牲?甚至不惜得罪公冶哲夫?
  再退一步說,以申屠嫣然的身份、名望、修為,為什么要跟他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家伙演戲?
  這或許是演戲,可以后外界怎么看待她?其他人可不會認為這是一出戲了!
  當看見陳汐的手,搭在了申屠嫣然的纖腰上,而后者一副欣喜中略帶羞赧的模樣時,公冶哲夫的臉色終于沉了下來。
  他若記得沒錯,自從申屠嫣然修行至今,可從沒有和任何一名男子如此親昵過!
  附近眾人見此,更是心頭巨震,他們原先也頗為懷疑,可當看見這一幕時,
  “呵呵,不錯,不錯。”公冶哲夫一對紫眸泛著冷光,深深看了陳汐一眼,便帶著甄流晴轉身而去。
  “咱們好像讓哲夫公子有些不愉快。”申屠嫣然輕聲道。
  “好像的確是。”陳汐道。
  他心中卻是毫無任何一絲高興,因為自始至終,甄流晴一直沉默,就像對一切事情都漠不關心。
  而當看見公冶哲夫離開,眾人也都是心緒復雜之極,誰也沒想到,這個被公冶哲夫出言威脅嘲弄的家伙,這個被他們鄙夷的家伙,居然陡然一變,成為了申屠嫣然距今為止唯一一個親口承認的男人。
  世事難料啊!
  眾人心中嘆息。
  “這家伙,簡直太可惡了,明明都已擁有了嫣然姑娘這等絕世美人,還惦念著哲夫公子的女伴,此心可誅!”
  不少人憤憤不平。
  “唉,我倒是艷羨那小子,能贏得嫣然姑娘的芳心,此生也足可以無憾了。”
  也有人艷羨不已。
  尤為令一些人幾欲發狂的是,一些女人目睹這一切,更是對陳汐產生出強烈的興趣來……
  樂無痕等人也都情緒復雜,沒想到一場小風波之后,反而讓陳汐占了申屠嫣然莫大便宜,這簡直讓人無語。
  不管別人如何議論,心中又是做如何感想,這一刻的陳汐,已是收回了攬住申屠嫣然纖腰的手,低聲道:“不管如何,這次多謝了。”
  “你……認為我是在演戲嗎?”申屠嫣然眼神幽怨,聲音帶著一絲失落。
  陳汐頓時一怔,這女人該不會入戲太深了吧?
  旋即,就看見申屠嫣然撲哧一聲笑出來,星眸中閃過一抹狡黠得意之色。
  陳汐見此,頓時無奈搖頭,和申屠嫣然接觸越多,便可以清楚發現,對方擁有著傾世之風華,可性情卻難以令人琢磨,時而端莊淑靜,典雅高貴,時而古靈精怪,宜嗔宜喜,時而幽怨似水,柔弱可憐,氣質形象簡直是千變萬化。
  令人甚至都分辨不出,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她。
  “陳汐!”忽然,虞丘荊臉色陰沉地走來。
  陳汐頓時眉頭一挑,這家伙又要做什么?
  申屠嫣然也是收斂笑容,恢復了慣常的嫻靜氣質。
  “你在和我們結盟時,為何沒有提及過,你和公冶哲夫之間還有矛盾?”虞丘荊沉聲開口,帶著一抹質問的味道。
  此話一出,令他們這一行人的目光皆都望來。
  “這似乎是我私人事情,沒必要一一稟告吧?”陳汐目光瞇了瞇,這家伙上次失敗后,難道還不死心?
  “可你要清楚,如今我們是一個陣營的,若是進入祖源之地后,因為你而招來一些沖突,牽連到我們怎么辦?”虞丘荊咄咄逼人。
  “那你說要怎么辦?”陳汐反問。
  虞丘荊頓時怔住,張了張嘴,卻是不知該如何回答,難道要把陳汐踢出陣營?那肯定不行,首先樂無痕、申屠嫣然他們都不會答應了。
  畢竟,哪怕不愿意,他也不得不承認,陳汐的戰斗力很強,在陣營中足可以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可若說就這樣算了,他又極為不甘心,最終冷哼道:“咱們雖同為一個陣營,可若是牽連上一些私人恩怨,還請你自己去解決,我等可沒義務去幫忙。”
  陳汐笑道:“這是自然,還有什么疑問嗎?”
  見陳汐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虞丘荊直恨得牙癢癢,可卻又無可奈何,最終只能憤憤瞪了陳汐一眼,扭頭離開,一副不愿和陳汐為伍的模樣。
  這就叫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陳汐已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已成為這個陣營的核心一員,想要找他麻煩,也不像從前那般輕松了。
  ——
  ps:第一更送上,第2、3、4更分別在中午12點、下午2點、5點。今天金魚會全力奮戰一天,小伙伴們,有月票就統統砸過來吧!另外,公布一下群號,1群:161270336,少量空位。2群:410189159,氣氛相對熱鬧。歡迎各路喜歡符皇的小伙伴加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