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670 人心不足

感謝各位兄弟姐妹的送出的吻和月票~
  ——
  發生在陳汐和公冶哲夫之間的一場小風波落幕,不管眾人心中如何作想,也不管虞丘荊心中如何憤恨嫉妒,起碼從這一刻起,在場眾人皆都記陳汐這個名字。
  半刻鐘后。
  嗡~
  烙印著血紅“生”字的門戶中擴散出一縷縷波動,旋即便陷入沉寂。
  也就在此時,那盤膝坐在古老祭壇上的老人似從沉睡中醒來,睜開了那對飽經滄桑的眼眸。
  “下一個。”他開口,言簡意賅。
  眾人頓時轟動,終于確認,雒少農一行人在半刻鐘的時間內,已順利闖過了那生門中的考驗。
  “我們走!”
  樂無痕早已準備妥當,當這一幕發生時,他便已帶著陳汐一行人閃身而出,要接受生門之考驗。
  可出乎意料的是,還有人比他們更快,提前一步抵達!
  是公冶哲夫,他同樣帶著一行人,甚至為了及時接受考驗,他都沒有跟那位老人打招呼,已是搶先一步跨入生門內。
  樂無痕見此,頓時無奈搖頭,嘆息道:“只能等下一次機會了。”
  其他人卻是有些不忿,可也是沒辦法,事情已經發生。
  嗡~~
  便在此時,那旁邊的死門中也是產生出一股奇異波動,這讓眾人微微一怔,旋即就立馬判斷出,圣子迦南也已順利通過考驗!
  果然,祭臺上盤膝坐著的老人再次開口:“下一個。”
  眾人一時有些猶豫。
  陳汐他們早已打定主意選擇生門的考驗,自不會這時候改變主意了。
  不過,很快便有一行人站出,帶隊朝死門中行去。
  “諸位不必心急,待會,應該沒人敢和我們搶了。”樂無痕目光一掃四周,便笑著開口。
  其他人點頭,倒也明白,在場之中除了那早已順利通過考驗的雒少農、圣子迦南之外,已再無其他陣營勢力能夠和他們這一行人抗衡。
  若有人敢爭搶,那么他們也不介意給對方一些顏色看看,當然,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機會很小。
  畢竟,在場之中可沒有一個愚蠢之輩,自是清楚和樂無痕他們一行人爭搶的下場有多嚴重。
  半響后,忽然一陣奇異波動從那死門中傳出,令得在場眾人皆都怔了怔,這么快?
  但旋即,他們就看見,七八道身影猛地被從那死門中丟了出來,橫七豎八跌落一地。
  這些修道者,神色間皆都帶著一抹悸動后怕之色,宛如遇到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
  “淘汰出局。”
  老人平靜開口,也不見他動作,那祭臺上驟然釋放出一股晦澀的莽古氣息,瞬息將那些籠罩。
  “不——!”
  “前輩,前輩請手下留情,我等愿再試一試,求您再給我們一個機會!”
  那些修道者見此,頓時不甘心地大叫乞求起來。
  可僅僅一瞬間,他們就被挪移走,憑空消失不見,唯有聲音在空中隆隆回蕩著。
  在場其他修道者見此,皆都心中悚然,愈發警惕,他們清楚被淘汰之后,他們便會被挪移出莽古荒墟,再無法踏足一步!
  氣氛,沒來由變得沉寂許多,有些壓抑。
  仿似早已形成了默契一般,從這一刻開始,竟是再沒有人再去選擇死門的考驗。
  沒多久,那一扇生門中傳出一陣奇異波動,幸好,這次并無修道者被淘汰出來。
  這也就意味著,公冶哲夫一行人已順利通過考驗,抵達祖源之地。
  “下一個。”老人開口。
  不等聲音落下,樂無痕已帶著陳汐他們閃身沖去,其他修道者似也早已知道沒辦法和他們競爭,倒是并無人出來爭搶。
  可就在此時,祭臺上的老人似察覺到什么,忽然輕咦一聲,道:“且慢!”
  伴隨聲音落下,那一扇生門驟然關閉,將堪堪抵達的樂無痕等人拒之門外。
  眾人頓時愕然,這是發生了何事?
  “前輩,這是何意?”樂無痕皺眉,沉聲開口。
  陳汐、申屠嫣然、虞丘荊、顓臾水等人也都是疑惑不解。
  老人沒有回答,他那飽經滄桑的眼眸中,已沒有之前的安詳平靜,反而彌漫著一股懾人的幽邃光澤,給人一股撲面而來的恐怖壓力,令得在場所有人都是呼吸一窒,臉色微變。
  那種感覺,簡直就像面對一位從無垠歲月中蘇醒過來的莽古神尊般,令人心顫。
  這一剎,就連樂無痕等人也都是心中一凜,感受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究竟發生了什么?
  這守廟人難道要阻止他們進入祖源之地?
  就在這一片死寂氣氛中,老人的目光從樂無痕、申屠嫣然、虞丘荊等人身上一一掃過……
  最終,落在了陳汐身上。
  這一剎那,眾人分明看見,老人目光中驟然爆綻出一抹駭人無比的光,令人眼睛都一陣刺痛。
  可這些卻抵不過他們心中的震驚,因為他們隱約判斷出,那守廟人做出這一切,似乎一切都是因為那個陳汐所引起!
  就連樂無痕等人也一陣驚疑不定,這一切是因為陳汐嗎?可這又是為什么?
  沒有人知道。
  而被老人目光凝視的陳汐,更是感到一股幾欲窒息的壓迫之力,渾身都是一僵,心中不禁駭然,這老家伙要做什么?
  幸好,僅僅一剎那間,老人目光中的光澤便消褪,重新變得沉靜而安詳,只不過卻比以往多出一抹復雜之色。
  “小家伙,你過來。”老人沙啞開口,朝陳汐招了招手。
  果然是因為他!
  眾人心中一震,確定守廟人阻止樂無痕他們一行人進入生門,是因為陳汐引起。
  難道這家伙身上有問題不成?
  “無痕公子,嫣然姑娘,你們這下看到了,我早說過這陳汐來歷有問題,如今可好,因為他的出現,令得咱們也受到牽連,無法及時進入那生門之中進行考驗。”
  虞丘荊臉色陰沉,沉聲傳音給其他人。
  其他修道者聞言,心中也是一陣不舒服,自打陳汐加入他們的陣營,就一直發生一些意外,如今,更是被阻止在生門外,無法接受考驗,這讓原本就對陳汐心存不滿的他們,愈發感到不滿了。
  “莫要言之過早,你這么說,可是有失風度。”申屠嫣然蹙眉,瞥了虞丘荊一眼。
  “先看看情況。”樂無痕也在一旁開口。
  “哼,若是這陳汐真的有問題,我們可決不答應再和他結盟了!”虞丘荊冷哼。
  “對,虞丘大哥所言極是,少了陳汐,我們同樣可以進入祖源之地。”不少修道者也紛紛開口。
  申屠嫣然心中泛起一抹慍怒,正待說什么,卻被樂無痕攔住:“稍安勿躁,我有一種直覺,陳汐不會有事。”
  ……
  被老人點名,陳汐陷入沉默,片刻后才抬步,來到祭臺前拱手道:“不知前輩有何吩咐?”
  同時,他心中警惕起來,已做好了準備,一旦發生什么不妙,就立刻做出反擊。
  他猜不透老人的心思,但卻不得不做出最壞打算。
  老人并未有什么動作,他只是凝視著陳汐,仔細打量著,那睿智而飽經滄桑的眼眸中,復雜之色越來越濃郁,似想起了什么事情,心生無限感慨。
  氣氛有些詭秘。
  沒有人開口,所有目光都齊刷刷落在陳汐身上,似要看守廟人會對他做出些什么。
  但最終,老人什么也沒做,他只是把目光挪移開,落在了樂無痕他們身上,然后問陳汐:“小家伙,那些是你同伴?”
  聲音剛落下,那虞丘荊便忍不住叫道:“不……”剛叫出一個字,就被一旁的樂無痕制止:“閉嘴!”
  這一刻的樂無痕,再無往日那灑然不羈的笑容,臉色冷峻,有一股迫人的威勢,竟是震懾得虞丘荊心中一顫,再不敢多言。
  虞丘荊附近的其他修道者原本也要開口,可當看見樂無痕這般模樣時,頓時也都噤若寒蟬。
  陳汐將這一幕捕捉在眼中,臉上卻并無什么波動,只是輕輕點頭道:“不錯。”
  老人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遠處一臉陰沉的虞丘荊,蒼老無比的容顏上罕見地泛起一抹笑意,意味深長。
  但最終,他并未對此說什么,只是揮手道:“你們不必進行考驗了,進去吧。”
  當聽到前半句時,眾人心中皆都一震,就連樂無痕、申屠嫣然的心中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可當聽到后半句那三個字時,他們一下子又呆住,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用考驗,便考驗進入祖源之地!?
  何止是其他人,就連陳汐都禁不住怔了怔。
  轟~
  忽然之間,祭臺后方,在那生死兩扇門戶之間的位置,竟是再次浮現出一道門戶來,其內彌漫瑩瑩光澤,很是神秘。
  眾人心中皆都一震,根本就沒想過,竟還會有第三道門戶來,難道那其中就是考驗順利抵達祖源之地的通道?
  “若再不走,這一道門戶便將關閉了。”老人看著有些發怔的陳汐,不禁提醒了一句。
  這一下,眾人徹底確信,老人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居然真的讓陳汐他們一行人不必進行考驗,便可以順利抵達祖源之地!
  “怎么……怎么會這樣?”
  而當目睹這一切,虞丘荊簡直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記無形耳光,整個人都不好了。
  ——
  ps:第二更送上,繼續呼喚月票,大家嗨起來!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