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671 被包圍了

虞丘荊羞憤得直恨不得鉆地縫里。
  太丟人了!
  前一刻,他還叫囂著陳汐來歷蹊蹺,坑害了他們一行人,甚至都差點不承認陳汐和他是同伴。
  下一刻,他們這一行人反而因為陳汐的關系,獲得了不用通過考驗便進入祖源之地的資格!
  兩相對比,簡直就跟主動把臉湊上前讓人抽一樣,那感覺別提有多難受了。
  虞丘荊甚至都有些欲哭無淚。
  之前在前來祖源神廟時,他接連挑釁陳汐,卻被一舉鎮壓,徹底丟臉了一次。
  如今,當著這么多人面,又被狠狠打臉了一次,這讓他這個來自帝域的天之驕子都差點氣瘋掉。
  為什么?
  難道這家伙是自己的克星不成?
  ……
  虞丘荊在那里內心劇烈翻滾,陳汐可懶得將心思放在他身上了,聽到老人的提醒后,他毫不猶豫便點頭拱手:“多謝前輩成全。”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這等機緣,他豈肯就此錯失了?
  “去吧。”
  老人似不愿再多說,揮了揮手。
  當即,在一眾難以置信,又艷羨無比的目光注視下,陳汐和樂無痕等人一起走入到了那第三道門戶之中。
  虞丘荊自然也跟上了,只不過身影卻顯得有些灰溜溜。
  很快,陳汐一行人的背影便消失。
  而隨著他們離開,那開辟在“生”“死”兩道門戶之間的第三道門戶也是消失不見。
  若非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眾人都懷疑這第三道門戶是否存在了。
  “終于……彼之道,不孤矣。”
  看著陳汐他們離開,老人心中悠悠一嘆,思緒一下子仿似回到了無垠歲月以前,感慨唏噓不已。
  “前輩,敢問他們憑什么可以不通過考驗,便進入祖源之地?”有人嫉妒得眼睛發紅,憤憤不平道。
  是啊,憑什么!
  眾人也都是反應過來,紛紛將目光望向了那祭臺上的守廟人。
  老人似渾然不覺,直接無視了這一切,淡漠道:“考驗繼續。”
  眾人怔了怔,心中愈發不服氣,連一個理由都不給,可未免太過分了一些。
  “前輩,為什么我們不可以?”之前憤憤不平的那位修道者再次開口,已帶上了一抹質問。
  “為什么?”老人抬起眼眸,淡然看了看那人,“有些事,可是不需要理由的。”
  “可我們不服!”那人硬著脖子大聲道。
  “不服便離開吧。”老人輕描淡寫開口,下一刻,一股晦澀的莽古氣息從祭臺上彌漫而出,瞬息籠罩住那人,根本就不等他掙扎反抗,就瞬息將他帶走,消失不見。
  這一切都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看得周圍修道者心中皆都一寒,再不敢對此有任何質疑。
  同樣,他們這才想起前來,眼前這位枯瘦蒼老無比的老人,可是活了無垠歲月,歷經了無數風雨的守廟人!
  也才意識到,在前來莽古荒墟時,為何宗門中的長輩再三叮囑,無論如何也不能得罪這位守廟人。
  因為……對方完全不用任何理由,便將你驅逐出去!
  ……
  茫茫蒼穹,無垠大地。
  到處都是荒廢的痕跡,傾塌的山門、斷裂的殘垣、坍圮的石像、斑駁不堪的亂石廢墟……
  放眼望去,這片天地間,荒蕪一片,遍布廢墟,也不知存在至今多少歲月,彌漫著蒼涼悲壯的氣息。
  甚至,可以很容易就從那些廢墟中看見碎裂的尸骸、神骨、以及泛著暗淡光澤的神寶碎片。
  嗚嗚嗚~~
  風在吹,如泣如訴,令這片天地顯得愈發空寂、荒涼,令人恍惚至今啊,仿似回到了無垠歲月以前的莽古時期。
  這里的天道法則,充斥莽荒古氣,陌生而強大,足可以令神境強者感到心悸。
  這里,便是真正的莽古荒墟。
  是所有修道者心中夢寐以求的祖源之地!
  嘩啦~~
  虛空波動,一行身影飛馳其中。
  “這祖源之地廣袤之極,傳聞在莽古歲月時,這里曾誕生過某種祖源秘寶,引來無數大人物紛紛出手,在此征伐激戰,隕落了不知多少的通天大人物,眼前這些廢墟,便是當年所造成。”
  “聽聞,當初這里可是混沌中但是的一群強大神祗棲息的國度,神跡輝煌,可如今,終究被風打雨吹去,化作了滿地狼藉。“
  “不過可以確定,如今這祖源之地比那葬神海、亂魔境都要兇險百倍,甚至存在著一些堪比祖神境的怪物,諸位可務必當心。”
  一路上,樂無痕飛快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消息,一一告之其他人。
  陳汐劍眉一挑,堪比祖神境的怪物?這可著實有些棘手了。
  其他人也都面露一抹凝重,他們雖是靈神境中頂尖一流佼佼者,甚至不乏神靈至尊,可面對祖神這等存在,依舊顯得很弱。
  “諸位倒是不必擔心,那些怪物皆都是隕落于此的神祗殘魂所化,論及實力,并無法和真正的祖神媲美,起碼神靈至尊出手,便足可以硬撼對方。”
  申屠嫣然徐徐開口,令得眾人心中頓時松了口氣,但也不敢大意了,畢竟,他們這邊才四位神靈至尊,其他人可都沒達到這等層次。
  “那些祖源道根又分布在哪里?”陳汐忽然開口問道。
  眾人皆都怔了怔,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一抹復雜,他們直至此時,也無法明白,那位守廟人為何會如此高看陳汐,甚至因為陳汐,都免去了一場考核。
  這也讓陳汐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變得愈發神秘起來。
  沒有人再敢質疑陳汐,包括虞丘荊,連續遭受數次沉重打擊之后,整個人都變得沉默起來,從進入這祖源之地后,便不曾說過一句話。
  “按照以往慣例,初始祖源在一個月之后才會出現,而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便藏在初始祖源中。”
  樂無痕笑著開口,解釋了一遍。
  原來,這祖源之地中,分布著諸多的“祖源”,像九品以下的道根,便分布在這些分布在祖源之地不同區域的“祖源”之中。
  不過這些“祖源”中卻有一處極為特殊的存在——“初始祖源”。
  傳聞那里乃是莽古混沌開辟最初形成的一處“祖源”,延存至今已不知多少歲月,神秘無比。
  自古至今,這處“初始祖源”中每隔上一段漫長歲月,便會誕生出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吸引了不知有多少驚采絕艷之輩前來,為了爭奪這一場機緣而大打出手。
  可即便如此,也是無人能說出初始祖源究竟藏在哪里,顯得極為神秘。
  所以,當修道者抵達這祖源之地后,只能去等,等那“初始祖源”自己現世。
  幸好,雖說無法具體判斷出初始祖源的位置,但通過以往的經驗,還是讓修道者能夠大致推斷出,初始祖源出現的大致時間。
  樂無痕之所以如此了解,也是來自其宗門長輩的指點,擱在其他修道者身上,別說知道初始祖源出現的時間,只怕連初始祖源是什么都不清楚了。
  這就是帝域古老大勢力的底蘊,這些大勢力延存的時間太久遠了,所掌握的消息,自然不是其他人能夠比擬。
  “這次我們前來的時間還算充足,趁此時間,倒是可以在這祖源之地中搜尋一些其他品級的道根。”
  樂無痕笑著開口建議,先幫助其他修道者去獲取祖源道根,這是他們在一起行動時,便達成的一個協議。
  眾人對此自然不會有意見了。
  和外界不同,拋去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不談,這祖源之地也可以稱得上是一片充滿大機緣的區域。
  這里不止存在著許許多多其他品級的祖源道根,還不乏七品君級、八品王級這等可遇不可求的祖源道根,這在上古神域一千多個域境,無數個宙宇中,可是絕對無法見到的!
  當然,相較于那一品到六品的祖源道根而言,七品君級、八品王級道根自然也是頗為稀罕。
  跟隨陳汐他們這一行人的修道者中,皆都把目標定在了六品以上的祖源道根上,哪怕再差勁,五品也勉強夠用。
  而陳汐、樂無痕、申屠嫣然、虞丘荊、顓臾水他們五位神靈至尊的目標,則都鎖定在了八品王級,以及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上。
  層次不同,實力不同,能夠追求的機緣自也不會一樣了。
  沒多久,極遠處的地方,一道通天而起的翠綠色光柱出現,頓時吸引了陳汐一行人的注意。
  那金色光柱擎天,泛著神秘的翠綠色神輝,顯得耀眼無比,遠遠望著,就有一股撲面而來的渾厚祖靈氣息。
  “那是一座六品祖源!”
  樂無痕眼睛一亮,笑道,“我們的運氣倒是不錯,那里必然蘊生著一株六品祖源道根。”
  其他人也都振奮,眸光灼灼,六品祖源道根啊,這在上古神域中可也是罕見的很。
  就是在帝域中,也只有那些古老無比的頂尖大勢力中,才擁有能夠蘊生出這等品級的祖源之地了。
  “六品?”
  陳汐卻是有些好奇,樂無痕又是通過什么辦法,判斷出前方那一座祖源是六品這個等級的?
  ——
  ps:大家加群的熱情太火爆了,現在1群已經滿了,加不了人了,2群還有少量空位,小伙伴們可以加2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