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72 以一對二

交談之際,眾人已來到了那一處祖源。
  這是一片坍塌峽谷,峽谷中央亂石堆砌,荒蕪不堪,而那一道翠綠色光柱,便是從那亂石堆中噴涌而出。
  神曦蒸騰,彌漫出一縷縷的祖靈之氣。
  那些祖靈之氣呈現琥珀般的透明之色,神性非凡,雖只是一縷縷,極為縹緲,可所有修道者都清楚,別看不起眼,寥寥一縷祖靈之氣,便足可以壓斷一座十萬大山!
  祖源,便是誕生祖靈之氣的區域,而祖源道根,便蘊生于其中。
  轟!
  忽然,峽谷中一片廢墟震動爆碎,倏然沖出一頭渾身漆黑,三足、體大如象,頭頂生著一支獨角的兇獸來。
  吼~~
  這頭兇獸周身彌漫狂暴神性氣息,氣焰滔天,一聲嘶吼,震碎八方風云,令天地都色變。
  “呵呵,我們運氣不錯,看守這六品祖源道根的只是一頭三足烏蠻獸。”樂無痕不驚反喜。
  說話時,那一頭三足烏蠻獸已咆哮一聲,踏碎時空,沖殺而至,頭頂一支獨角中驀地泛起一道神性光圈,烏黑幽邃,攝魂奪魄。
  “孽障!還不束手就擒?”
  樂無痕仰天大笑,鏘的一聲,他探手一抓,背上一桿青銅短矛握在手中,輕輕一掃。
  轟隆~~
  短矛洶涌著磅礴神力,將時空都碾碎為亂流。
  嘭的一聲,這一擊力道極為霸道,不止崩碎了那一道烏黑光圈,且這一擊之下,硬生生將那一頭三足烏蠻獸砸得粉身碎骨,血肉橫飛,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鏘!
  樂無痕收起短矛,拍了拍手,隨口道:“誰需要這一株六品祖源道根,自己去取。”
  自始至終,就像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顯得異常瀟灑。
  “這家伙戰斗力倒是了得,比他虞丘荊強了不止一點半點。”陳汐若有所思。
  在他看來,他們這一行人中,樂無痕、申屠嫣然的實力大致相當,虞丘荊要稍稍次之,最為看不透的,當屬那顓臾水,他極為低調,又是一位神魔煉體流神境強者,戰斗力絕對不容小覷了。
  那些修道者一陣遲疑,這僅僅只是一株六品道根,他們倒并非看不上眼,而是心存希冀,認為接下來或許還能尋覓到更好的道根,故而有些遲疑。
  按照約定好的分配原則,當一個人擁有祖源道根之后,就該輪到其他人,依次排序,除非大家都各自獲得一株道根之后,或許還能有希望獲得第二次機會,但那等機會無疑要渺小太多了。
  并且,時間也只怕根本不夠用。
  其實這種心思不難理解,若整個祖源之地就僅僅只有這一株道根,他們只怕會毫不猶豫去爭搶。
  可現在,可供他們選擇的機會太多,反而心中就生出了許多其他想法,總想著下一次遇到的,肯定要比這一株品階高,但至于結果究竟如何,連他們自己也不敢確定。
  所以,他們才會如此猶豫,如此慎重。
  最終,還是走出一人,道:“多謝無痕公子相助,這一株六品道根就由我來收取吧。”
  此人一襲黑衣,樣貌端正,氣質老練沉穩,名叫衛子夫。
  “子夫你莫客氣,都是自己人,快快去取吧。”樂無痕灑然一笑,他很欣賞對方的選擇。
  別看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便尋覓一處祖源,可以后隨著進入此地的修道者越來越多,想要再奪取一株品階不錯的道根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衛子夫此刻能做出這等選擇,雖顯得很保守,但無疑卻很明智。
  唰!
  下一剎,衛子夫已縱身落入峽谷,來到那蒸騰神曦,彌漫縷縷祖靈之氣的亂世堆前。
  他深呼吸一口氣,小心翼翼俯身,施展手段將那亂石堆震碎,頓時裸露出一抹耀眼熾盛無比的翠綠色光團,像一輪翠綠色小太陽似的。
  這一剎,連陳汐都忍不住仔細看去,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祖源道根,自是好奇不已。
  翠綠光團約莫拳頭大小,絢爛無比,周圍籠罩渾厚純凈的祖靈氣息,神圣非凡。
  以陳汐如今的眼力,幾乎瞬間就注意到,說它是道根,倒不如說是一種蘊含著一股磅礴祖靈之氣的力量,其內隱隱似有無窮生機,宛如種子,似只要給它一片土壤,就能瞬間扎根成長為參天大樹。
  而所謂“土壤”,自然就是修道者自身的神道根基。
  這也很好理解。
  嗡~~
  衛子夫驀地一揮袖袍,涌出一股赤色神霞匹練,將那一個翠綠光團裹挾卷起,裝入到了手中早已準備好的一個玉盒中。
  旋即,衛子夫施展一種神禁將玉盒封印,這才松了一口氣,唇角泛起一抹笑意。
  有了祖源道根,在沖擊祖神境時,便不再是無根浮萍,擁有了晉級最基本的條件。
  “好了,我們出發吧,耽誤時間越多,競爭便會越大。”
  當下,樂無痕吩咐了一聲,便帶著眾人再次展開行動。
  “無痕道友,這祖源道根的品階又是如何判斷的?”路上,陳汐禁不住問道。
  樂無痕笑道:“很簡單,不同品階的道根,釋放出的顏色也是不一樣,大致分作了黑、白、赤、橙、黃、綠、青、藍、紫,分別對應著祖源道根的九種品階。”
  “黑色最次,濁雜不堪,紫氣最盛,乃帝尊之氣象。”
  “同一種品級的祖源道根,其實也有優劣之分,大致分作了普通、上乘、頂尖三個層次,像這一株六品祖源道根,色澤翠綠,純凈剔透,光暈中祖靈之氣純厚,已稱得上是六品頂尖的級別了。”
  聽完這一切,陳汐這才恍然大悟,終于明白,那一株九品帝級祖源道根,必然是呈現出紫色神輝了。
  ……
  因為有了衛子夫的例子,其他修道者心中皆都火熱不已,對接下來的行動充滿了期待,摩拳擦掌。
  可令他們失望的是,整整一天過去,竟是再沒能尋覓到一處祖源,這個結果,令得不少人心中都隱隱升起一絲悔意,反倒有些羨慕衛子夫當初的選擇了。
  幸好,時間還算充裕,他們倒是并不捉急。
  對于此,樂無痕早有先見之明,但也沒有多說什么,因為他清楚,隨著越來越靠近祖源之地的核心地帶,能夠尋覓到道根的區域也會隨之增多。
  唯一的麻煩便在于,到那時候的話,修道者的數目也必然會多許多,免不了會產生競爭和摩擦。
  而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一直在思索一件事,那就是關于守廟人對待自己的態度。
  他為什么會免去考核,放他們這一行人安然抵達祖源之地?
  難道,他從自己身上看出了什么不成?
  幾乎是出于一種本能,就讓陳汐便把這一切和河圖碎片、染血殘劍、乃至于鐵劍主人的傳承聯系在了一起。
  河圖碎片中曾映現出“荒”“墟”兩個古字跡,隱隱將線索指向了這莽古荒墟。
  而進入莽古荒墟后,染血殘劍產生異變,令自己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鐵劍主人的傳承,從而參悟出了《原始心經》和《心之秘劍》,令自己的戰斗力也是突飛猛進。
  并且,在還沒抵達這祖源之地時,他心中便曾浮現出一絲感應,感知到在那正北方向,似隱隱有著什么東西在呼喚自己。
  而這祖源之地,正位于當初他所判斷出的正北方向。
  所以,當那守廟人忽然因為自己,而免去了一場考驗之后,陳汐頓時就感覺,守廟人態度的變化,只怕就和這些有關了。
  不過令陳汐難以判斷的是,究竟是因為河圖碎片,還是因為染血殘劍的傳承?
  一路上,他就在思索這個問題,卻遲遲無法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
  “那是……七品君級祖源道根!”驀地,一聲驚呼傳出,驚醒了正在沉思的陳汐。
  他抬眼看去,就見極遠處的敵方,一道青色光柱直沖九霄,煌煌浩瀚。
  “君級祖源道根啊!”
  那些修道者的呼吸都變得粗重,目光發亮,毫不掩飾自己的熾熱占有**。
  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別看只比六品道根高出一個品階,可其所帶來的好處,卻是有著天壤之別!
  連樂無痕、申屠嫣然等人都怔了怔,有些驚訝,他們這一行人的運氣未免太好了吧。
  像這等級別的祖源道根,連他們也都是心動不已。
  沒有任何遲疑,一行人朝著那一道青色光柱蜂擁呼嘯而去。
  這是一片深山,那一道青色光柱便是從中涌出。
  不過,當陳汐一行人抵達,看清楚那深山中的情景時,頓時像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心中的希冀和興奮不翼而飛。
  那深山中,躺著一頭渾身鮮血淋漓的龐大兇獸,明顯剛死去不久,且這方圓千里之地,到處殘留著戰斗的痕跡。
  陳汐他們那還不明白,早有人搶在他們之前先抵達了?
  一名修道者不死心,沖到那青色光柱前,仔細搜尋,卻最終一無所獲,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該死!我們來晚了一步,那可是一株君級祖源道根啊!”有人憤慨,極為不甘心。
  其他修道者也都失望不已,悶悶不樂。
  “看來,我們有必要改變一下行動策略了。”樂無痕忽然開口,沉吟道。
  ——
  ps:就在剛剛,悲催的停電了,金魚已經殺入網吧碼字,今天拼到凌晨也要10更,求月票鼓勵~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