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67 拜峰


  第一更!拜謝書友“天龍八音”的捧場支持!
  ——
  流云劍宗此次開山門招收弟子,盛況空前,凌空子身為掌教,也展現出極大的魄力,在入宗測試之前,大開山門,除了主峰擎云峰和后山禁地之外,全部向外人開放,任何想要報名加入流云劍宗的子弟,都可以提前進入流云劍宗內,瞻仰觀摩,游玩欣賞。
  人流如織,摩肩接踵。
  此時的流云山脈內,從南疆各個城池趕來的少年少女們,在護衛和家人的陪同下,早早地來到流云劍宗內,不僅是為了親眼見識一下流云劍宗的底蘊和實力,最為重要的是,想趁此機會與流云劍宗內的長老和弟子多多接觸,混個臉熟,若能攀附上一些交情,自家子女在入宗測試的時候,豈不是能多受到點照顧?
  作為家人、長輩,都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誰不希望子女能拜入南疆第一宗門,從此金鱗化龍,一飛沖天?
  當然,那些生活在南疆底層的普通貧家弟子,極少有能來到這里。
  因為這一路上要經過無數的兇險山脈、荒野、沙漠,危險無比,其中不僅有流寇、盜匪,還有著兇獸妖獸,沒有強大的護衛保護,沒有精良的飛行法寶可供駕馭,很有可能在半路上就殞命在各種危險中。
  像沐瑤和沐文飛姐弟倆,在進入龍淵城之前,若非得到陳汐的救助,恐怕也早已被星羅宮那三名子弟禍害了。
  “看,這就是恪心峰,其上住著的就是名震南疆的絕世天才陳汐,孩兒,日后你若能達到像陳汐這樣的成就,爹就把整個家族交給你,其他長老誰敢不同意?”
  “璇兒,看到了嗎?娘跟你說的那個滅殺龍淵蘇家一名兩儀金丹修士,和六位黃庭修士,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名,收服仙器浮屠寶塔的陳汐,就住在這山峰上,你日后若進了流云劍宗,可一定要以他為目標,好好修煉,咱們母女倆在家族中的地位,就全靠你了。”
  “孫兒,你整日里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今日爺爺帶你來,就讓你瞧瞧,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那陳汐只比你大幾歲,如今已是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的結拜兄弟,你呢,就只會在咱們那巴掌大小的城池中胡作非為,有什么驕傲得瑟的?”
  在流云劍宗的上百座山峰中,恪心峰無疑是人流最多的一個,一些少年少女在長輩和護衛的陪同下,上得恪心峰,游覽觀看,而這座山峰的主人陳汐,則成了眾多長輩口中,教訓或者鼓勵自家子女的榜樣,顯得熱鬧無比。
  “肅靜!這里是恪心峰,乃是我家太上師叔祖清修的地方,爾等若再敢喧嘩,定將你們入宗測試的資格統統取消!”
  董方大聲呵斥道,他帶著三十五名內門弟子,駐守在恪心峰大殿之前,身穿樣式統一的青衣,腰掛內門弟子令牌,威風凜凜。
  這些來恪心峰觀摩的少年少女,和他的家人護衛們,頓時不再說話,鴉雀無聲,望向董方等人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敬畏、羨慕。
  “我家太上師叔祖吩咐,各位都是從南疆各大城市遠道而來,路途辛苦,特令我等奉上仙果佳釀,不成敬意,還望笑納。”
  一旁,嫻雅成熟的王璐微微一笑,旁邊的三十五名女弟子當即奉上一盤盤的珍饈玉露,佳釀妙果,禮數周到,毫無驕橫之色,讓人如沐春風。
  見到這一幕,這些來恪心峰觀摩的人群,心中又是一陣感慨,瞧瞧,這才是大宗門的底蘊啊。
  “這位道友,不知我等能否拜見一下陳汐前輩?”人群中,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開口了,他臉上皺紋密布,老態龍鐘,年齡都足以做陳汐的爺爺了,卻稱呼陳汐為前輩,偏偏神情還是如此恭敬真摯,讓人不由感覺怪怪的。
  不過,在場眾人卻沒有誰覺得不妥,修行界實力為尊,更何況陳汐可是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的兄弟,稱一聲前輩也是應該的。
  “抱歉,我家太上師叔祖如今不再恪心峰,諸位若想拜見,明日入宗測試時,我家太上師叔祖會在其中觀禮,自然能夠見到。”董方說道。
  聞言,眾人難免有些失望,不過能夠來恪心峰一趟,他們也感到滿足了。
  陳汐的確不在恪心峰,這些日子,每天上恪心峰游覽的人數暴增,原本清幽絕俗的清修之地,如今卻跟熱鬧的菜市場沒什么區別,再加上每次都有人慕名而來,欲要拜訪他,一次兩次還好,多了連圣人都會煩,更何況是他。
  所以,他只得暫時躲了出去。
  ——
  ——
  流云劍宗外。
  一處流瀑水潭旁,陳汐手握青卷,正在參悟符道。這部書籍名為《周虛衍丁十三圖》,是他從流云劍宗的藏典樓中借來的,其中記載著十三種巨型陣法的推演、煉制、以及布局之法。構思精妙,暗合天理。
  他要修習的其中其中的推演之術。
  符道浩瀚如海,上窮天機,下匯地理,紛繁復雜,宙宇萬物莫不蘊含天機,想要把世間所有符、陣皆修習到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只要領會推演之術,任何符陣都可以衍化而出,甚至可以衍化出全新的符陣。
  因而推演能力的強弱,就關系到符陣師水平的大小,推演能力越強,領悟到的天機就越多,所描摹出的符紋、所布下的符陣就越強。可以用來煉器、煉丹,殺敵、困敵、聚靈、化煞、療傷、排云、行雨等等,無所不包,無所不能。
  陳汐修習推演之術,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融合《萬藏劍典》八大劍勢,窮盡其中的無窮變化。
  當然,推演能力越強,反過來又令他對符道的認知和感悟越深,起到了相互促進,相互補益的作用。
  “一元兩儀生,飚飚三霞領,恛剛七元蓋,八景入太元,飛灑九天外。瓊扉生景云,靈煙絕幽靄……”陳汐沉浸在書卷中,神魂精準快速地推演著各種符文的變化,渾然不覺時間流逝。
  突然,遠處的山路上,猛地響起一陣密集的馬蹄轟鳴聲,地面都在顫抖,塵土飛揚。
  很快,一隊大約五十人的彪悍騎士,騎著火云血鬃馬,衣甲鮮明,神色肅殺,呼和著朝這邊疾馳而來。在這些騎士中間,還有著一輛六匹豹麟獸拉著的華麗馬車,珠玉懸掛,云紋密布,寶光繚繞。他們的速度極快,轉眼之間,就來了瀑布水潭一側。
  “停!”為首一名燕頜虎目的中年朝后揮揮手,這支隊伍頓時停頓下來,顯得訓練有素,精悍之極。
  “喂,小家伙,前方可是流云劍宗所在之地?”中年看到陳汐,也不下馬,居高臨下喝問道。
  “不錯。”陳汐點頭,心中卻是一嘆,恪心峰呆不得,這里也呆不得,看來還得再尋一個幽靜的地方,才能靜心修煉啊。
  這些日子無數人從四面八方朝流云劍宗匯聚而來,大多少年少女都有護衛家奴陪同,比眼前這支隊伍更加囂張跋扈的也是大有人在,這中年口吻高高在上,頤指氣使,陳汐倒也不覺得什么。
  “董缺,咱們一路從嵐海城奔來,日夜不停,正好在這里歇息一陣,一會再上山。”一個身穿錦袍,頭戴玉冠的英俊少年,從華麗的馬車中走了下來。
  “好。”被叫做董缺的燕頜虎目中年,大聲答應了一聲,開始指揮著其他胡維熟練地搭建帳篷。
  “小家伙,讓讓吧,這處水潭我們嵐海城王家占了。”由于水潭才只十余丈范圍,陳汐又坐在水潭之邊,頓時顯得有些扎眼了,那董缺當即走至陳汐身前,居高俯視,帶著壓迫和威脅說道。
  陳汐眉頭一皺。
  “算了,董缺,別讓他走,待會我還有很多話要問他呢。”
  英俊少年揮揮手,徑直來到水潭邊,就著清澈的水潭洗了把臉,盤膝坐在地上,從護衛手中接過一盞盛滿猩紅美酒的透明酒杯,痛飲了一口,砸著嘴巴,說道:“小子,我問你,你可識得陳汐?”
  這少年十四五歲大,言談之間卻是透著一股頤指氣使的驕傲氣息,專橫霸道,老氣橫秋。
  陳汐只感覺有點好笑,但還是點點頭。
  “哦,那你告訴我,他是不是真如傳說中那樣厲害?”英俊少年眼睛一亮,再次問道。
  陳汐搖了搖頭:“不知道。”
  英俊少年哈地一聲笑出來:“你這家伙也太無知了,我在嵐海城都聽說了他的名字,你身為龍淵城之人,怎么會沒聽說過?”
  陳汐問道:“道友難道找陳汐有事嗎?”
  “告訴你也無妨,那陳汐如今是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的結伴兄弟,位尊權重,據說此次流云劍宗招收弟子時,他還會在一側觀禮。我已經打通了他的關系,明日的入宗測試,我有十成的把握能通過。”英俊少年矜持一笑,悠悠說道。
  “哦,不知道友你是如何做到的?”陳汐訝然問道,他的確很詫異,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眼前這小家伙啊。
  “不可說,不可說。”英俊少年神秘一笑,卻是不肯吐露實情,反而問起陳汐:“對了,你也是為了參加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而來?”
  陳汐搖頭道:“不是。”
  英俊少年嘆息道:“也是,此次流云劍宗開山門招收弟子,足足有十萬多人報名,而名額則只有一百個,你孤家寡人一個,沒錢沒勢,參加測試也通過不了,倒也自知之明啊。”
  轟隆隆——
  便在這時,遠處的山路上,再次響起一片密集如鼓點的馬蹄聲,聲勢還在這英俊少年一行人之上。
  片刻后,一隊聲勢浩大的隊伍朝這邊奔來,六十四名騎著墨角獸,身穿魚鱗玄甲,身披赤紅披風的護衛拱衛兩側,中間則是一輛仿似由冰晶玉石鍛造而成的寶輦,帷幕華美,八獸拉攆,氣派十足。
  寶輦上還掛著一串串透明鈴鐺,隨風一晃,叮咚脆響,宛如清泉流水,清靈飄渺,令人的心也不由清靜下來。
  遠遠一望,這一隊人馬猶如一片潮水般,翻滾而來,不旋即,也來到了水潭旁邊。
  “王家?哼,我就知道,他們肯定也回來的。”英俊少年抬眼一掃,便即發出一聲冷哼,似是對新出現的這支隊伍認識許久了。
  ——
  PS: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說家長冒著高溫酷暑,帶著子女去大學旅游,目的都是為了讓子女好好學習,爭取上個好大學,看著照片中一個個被烈日曬得汗流浹背的父母,心中就莫名的感動和難受,于是也就有了這一章的前半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