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674 威名遠播

衛子夫很知足,他清楚別看陳汐說的輕松,可真正想要尋覓更多的道根,又怎可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祖源道根可不是大白菜,哪可能讓人隨隨便便就能摘取到?
  再加上此次進入祖源之地的修道者眾多,只怕連雒少農都不敢妄言能掘取大量的祖源道根了。
  所以,衛子夫想也沒想,就答應了陳汐的條件。
  甚至,他心中還有些感激陳汐給了他兩次換取祖源道根的機會,無形中已改變了對陳汐慣有的看法。
  至于身邊的陶冬,衛子夫已懶得理會。
  陳汐看著一臉陰晴不定的陶冬,臉上的笑容逐漸變淡,道:“你若不同意,那就拿走眼前這一株五品道根,去找樂無痕他們吧。”
  陶冬聞言,心中又是一陣震怒,認為陳汐這是在故意刁難自己,可讓他就此甩袖而去,卻心有不甘。
  最終,他還是憤然道:“我答應你的條件,不過等進入那初始祖源奪取九品帝級道根時,陳汐道友你可也別指望我能幫上多少忙。”
  陳汐笑了笑,都懶得打擊對方的自信心,他可從沒奢望對方能幫自己什么忙了。
  當下,他身影一閃,已靠近那一片灘涂之地。
  嘩啦~
  不出所料,這一座祖源附近,同樣有看護者,當陳汐甫一出現,那灘涂之地的時空便一陣波動,沖出一道身披殘破甲胄,手持長戟的尸骸。
  這尸骸明顯是逝去的神祗所化,渾身死氣流溢,雙瞳灰白一片,充斥兇厲暴虐之色。
  轟!
  它甫一出現,就踏虛空而至,手中一桿丈二長戟裹挾著滔天殺氣橫空,狠狠斬殺向陳汐。
  “滾!”
  陳汐眼眸冷冽,袖袍一揮,神輝流溢,轟隆一聲,硬生生將那尸骸震得渾身崩碎,化作粉末消失,根本連一擊之力都難以抵擋。
  這一幕看得陶冬和衛子夫唇角都是一陣抽搐,那尸骸氣息強盛,堪比頂尖靈神境強者,甚至比他們兩人也僅僅稍差一絲,可如今,竟是被陳汐拂袖之間,便灰飛煙滅!
  這該有何等可怖的修為,才能辦到這一步?
  嘩啦~~
  陳汐探手一抓,一道熾盛耀眼的光團從那一道黃色光柱深處飛出,倏然落入到了陳汐手中。
  這赫然就是拿一株五品祖源道根。
  陳汐隨手施展了一個禁制封印,就張口吞進了體內,藏了起來。
  陶冬和衛子夫兩人看不上這一株道根,但陳汐可不會就此放棄了,以后拿出去無論送人,還是兌換寶物,這一株五品道根絕對能發揮出超乎想象的作用。
  “我們……”
  陳汐正打算帶兩人離開,忽然眉頭一皺,那幽邃若淵的眼眸中驀地瞇了瞇,鋒芒乍現。
  “怎么了?”
  陶冬和衛子夫一怔,但旋即,兩人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因為就在這一剎那,他們分明感受到,正有一道道強橫無比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朝他們這邊圍攏而至。
  甚至,連他們的退路都封死!
  “該死,難道他們要殺人奪寶?”陶冬驚怒。
  陳汐瞥了他一眼,心中卻是一嘆,若不是這家伙耽誤時間,只怕他們早已離開這里了,哪會碰上這等事情?
  “你們小心一些,一切聽我的,莫要擅自行動。”陳汐叮囑了一番,便將目光望向四周。
  很快,十余道神光流溢的身影,憑空浮現在四周,將陳汐三人隱隱包圍起來。
  為首的是兩名青年,左邊一個瘦削冷峻,雙眉雪白,身披一件血紅披風,一對眼眸開闔間,浮現出兩輪血色神月,懾人無比。
  右邊一個一身黃袍,膚色白凈,眉心有著一道金色火焰刺青,氣勢若烈日當空,睥睨熾盛。
  陳汐的眼眸第一時間就鎖定了這兩人,因為他們赫然也都是神靈至尊,至于其他修道者,氣息雖強盛,可大致也都和陶冬、衛子夫相當,無法對陳汐造成威脅。
  “帝域血月氏月如火!”
  “帝域巖金氏金青陽!”
  陶冬和衛子夫幾乎同時驚疑出聲,面露凝重之色,如臨大敵,整個人都緊繃起來。
  “原來是他們……”陳汐眼眸瞇了瞇,想起這兩人是何方神圣了。
  月如火,封神之榜靈神境第十四名,比排名第十五的虞丘荊稍強一分,比排名第十三的申屠嫣然稍差一分。
  而那金青陽,則在封神之榜靈神境中位列第二十四名,雖比不得眼前這月如火,可實力同樣不容小覷,畢竟是神靈至尊,且排名如此靠近,絕非尋常之輩。
  更何況,他們聯袂而來,身邊還跟隨著一眾修道者,這等情況可有些嚴峻了。
  若陳汐沒記錯,無論是月如火,還是金青陽,在當初進入祖源之地時,皆都跟隨在公冶哲夫身邊。
  換句話說,他們原本就是一個陣營的。
  眼下之所以和公冶哲夫分開行動,顯然也是和陳汐他們一行人打著同樣的主意。
  “如火道友,在下陶冬,來自帝域陶氏,不知你們前來此地,又是何意?”
  陶冬笑著開口,他們陶氏宗族和血月氏之間也有不少聯系,他雖和月如火沒什么交情,可畢竟皆都來自帝域,彼此背后宗族又有關聯,所以打算試探一下,看能否網開一面。
  “陶氏?陶冬?呵呵,兄弟,別指望能夠攀關系了,這可救不了你們三人。”
  月如火臉色依舊冷峻,皮笑肉不笑開口,直接將陶冬的話堵死,令得他臉色變幻不定。
  一旁的金青陽也是笑吟吟開口,悠悠說道:“不錯,若想免于一死,就把那一株五品道根交出來,我等絕對不會再為難你們一分。”
  無論是月如火,還是金青陽,乃至于他們身邊的一眾修道者,皆都是一副吃定陳汐三人的模樣,咄咄逼人。
  氣氛,一時肅殺緊張無比。
  一旁的陳汐卻是忽然笑了,朝一旁的陶冬說道:“你看,你認為的次品道根,卻引來兩位神靈至尊搶奪,你現在還決定不要嗎?”
  陶冬一呆,氣得差點想一把掐死陳汐,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次品道根?
  此話落入月如火等人耳中,卻成了一種羞辱,令得他們臉色都是陰沉不少。
  “我再問一次,你們究竟是交還是不交?”月如火冰冷開口,聲音如刀般鋒利。
  陶冬心中一顫,將目光望向陳汐,猶豫道:“要不……就把道根交給他們吧,時間還充裕,咱們以后還有機會。”
  雖然這話有些窩囊,可在這等時刻為了保命,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如此了。
  畢竟,那可是月如火和金青陽!
  如果僅僅只是他們中的一個人,陶冬自信以陳汐的能耐,絕對可以幫他們化險為夷。
  可是當他們兩位神靈至尊一起出動時,陶冬可絕對不認為陳汐能夠與對方對抗了。
  連陳汐都不行,他和衛子夫就更加不行了。
  “這混賬,還真是什么話都能說得出口啊。”
  陳汐心中鄙夷,若非局勢不允許,他真想問一問,你的驕傲呢,優越感呢,統統哪里去了?
  真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慫包啊!
  陳汐懶得理會陶冬,飛快囑咐衛子夫:“看好這家伙,其他交給我處理了。”
  衛子夫點了點頭。
  陳汐見此,不再遲疑,一步跨出,冷冷將目光掃向對面的月如火和金青陽,體內氣機驟然沸騰,整個人身上多處一抹睥睨肅殺之氣。
  “陳汐!你……你這是要做什么?你可知道這么做會讓我們也受到牽累?”
  陶冬見此,登時嚇得色變,欲要阻止陳汐,卻被一旁的衛子夫死死拉住:“陶冬!別忘了,陳汐手中還有神羅貝,就是打不過他們,咱們也大可不必畏懼了!”
  陶冬苦澀搖頭:“就是樂無痕他們接到消息,又哪可能來得及……”
  ……
  “呵呵,我還以為你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沒想到你這家伙還挺有骨氣。”月如火冷笑,嘲諷開口。
  他身旁眾人哄堂大笑。
  在祖源神廟前,他們這些人大都曾見過申屠嫣然當眾和陳汐示愛的那一幕。
  當時連他們心中也是頗為嫉妒,眼下遇上這等絕佳機會,自不介意狠狠收拾對方一次。
  甚至在月如火看來,若能讓申屠嫣然知道這小子慘敗自己手中,那就更好了。
  這也說明,潛意識地,他根本就不認為陳汐有多大能耐了。
  不止是月如火,包括金青陽在內的其他修道者,也都對陳汐很不以為然,甚至是不屑。
  關鍵就在于,陳汐聲名不顯,且名字根本沒有出現在封神之榜靈神境前百名中!
  而封神之榜可是上古神域最具權威的榜單!
  他們自不會對此產生質疑,這就給他們造成了一個極大的錯覺,認為陳汐實力泛泛,根本無法和他們對抗。
  他們可不知道,虞丘荊就是如此認為,接過卻被陳汐打得心里差點留下陰影,至今都耿耿于懷,郁郁寡歡。
  “若你們再這么廢話下去,我們可就不奉陪了。”陳汐淡然開口,聲音不疾不徐,仿似渾然沒察覺到來自四周的嘲諷和不屑。
  ——
  ps:第六更送上!下一章晚上9點半左右!強烈呼喚月票!月票!月票!
  ...
  ...